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不在?”,白柒也奇怪,之前她是先联系穆尚,后联系巧儿,并未来过这里,在知道巧儿弄丢钥匙后就去了第四阵基找陆隐,她本身也不知道巧儿不在这。
陆隐面色平静。
被白柒招来的是一个解语者,只是明眸初级,算是巧儿的追随者,他恭敬道,“很快就是穆天师寿辰,巧儿姐帮穆天师准备寿礼去了,不在这里”。
白柒刚要说话,陆隐先开口,“什么时候离开的?”。
那个解语者不认识陆隐,而且以他的修为也不可能看到第四阵基发生的事,“一个月前”。
陆隐目光一冷,一个月前就不在,却没人告诉他,他淡淡道,“听说盘结原宝阵法的钥匙丢了?”。
那个解语者道,“是,巧儿姐不小心弄丢了”。
“那怎么解决?”,陆隐又问。
那个解语者不在乎,“解决?以后再说吧,巧儿姐还急着准备穆天师的寿礼,哪有功夫管这种事”。
白柒脸色难看。
陆隐笑了,“是啊,丢就丢了吧,无所谓的,新城里那些人本就属于必死之人,死了就算了”。
“巧儿姐也是这么说的”,那个解语者笑道,“那些都是被四方天平放逐的人,都是罪人,死了也无所谓,他们如果能死在战场上也算将功折罪,还要感谢巧儿姐呢”。
“行了,闭嘴”,白柒厉喝。
那个解语者一惊,不敢再多说,他觉得不对劲了,有些忐忑,但并没有害怕,他是巧儿的人,而巧儿,是穆尚天师的弟子,那可是原阵天师,半祖也不敢得罪。
陆隐再次大笑,看向那个解语者,“穆天师知道钥匙丢了吗?”。
解语者想了想,没有回答。
“看来是不知道了,如果让穆天师知道巧儿瞒着他,肯定会发怒的,要不要告诉他呢?”,陆隐喃喃道。
那个解语者当即道,“穆天师当然知道钥匙丢了,但寿辰重要,他说一切等寿辰后再说”。
陆隐笑着点头,“看来新城那些人要出来必须等穆天师寿辰后了”。
那个解语者还要说什么,白柒皱眉,“让巧儿来”。
解语者迷茫,“巧儿姐在准备穆天师的寿礼,不方便来”。
“没事,不急,穆天师寿辰重要,等她忙完了再来吧”,陆隐道,说完,挥挥手,“你也去吧,穆天师寿辰,你不送点寿礼?”。
“多谢前辈,晚辈这就走了”,解语者大喜,也不问白柒,连忙退去,之前心中那点忐忑直接丢了,他觉得陆隐这个人很好说话,而且也是想跟穆天师搞好关系吧,以后如果有机会可以帮他说两句好话。
在那个解语者离开后,白柒想要说什么,陆隐嘴角弯起,“你觉得钥匙会丢吗?”。
白柒原本牟定的态度变得迟疑,她知道要用钥匙解开原宝阵法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个时间至少五天,而穆尚寿辰临近,巧儿急着准备寿礼,那就有的考虑了,或许,她钥匙真丢了,也或许,她不想浪费这个时间,更或许,她直接将钥匙扔了,就为了不浪费这个时间。
白柒希望巧儿只是不想浪费时间,现在找到她还能打开原宝阵法,而不是真的把钥匙丢了,如果那样,事态会变得麻烦。
她正想跟陆隐商量一下,陆隐直接招来了狱蛟,对白柒道,“破解原宝阵法没那么麻烦”。
下一刻,狱蛟嘶吼声传来,令第一阵基震动,无数人骇然失色,狱蛟横掠第一阵基,将第一阵基的星空都遮挡了,随后巨大的力量掀飞了无数人和尸王,差点令白迟都被掀飞。
他恼怒盯向远处,却敢怒不敢言,这是祖境生物。
夏德脸色难看,这是他们神武天的狱蛟,如今沦落为陆小玄的坐骑,可恨。
眼看着狱蛟到来,白柒大惊,“陆小玄,你要做什么?”。
以祖境生物之威,任何举动都会引来所有人关注,包括主宰界白望远那些人。
陆隐道,“放心吧,没打算做什么,不过这原宝阵法总该破掉,不然我的人可出不来”,说着,他看向白柒,“还是说你也想让我等等”。
白柒没有说话,让他等?当今树之星空唯有祖境才敢这么做吧,穆尚过分了,巧儿也过分了,明明那么乖巧伶俐的丫头,难道对陆家有仇?
即便有仇也不应该这时候报复。
閃婚老婆要翻身
狱蛟到来,对着白柒张牙舞爪。
白柒警惕,也很忐忑,她在背面战场那么多年历经生死,却还没被祖境强者这么近距离威胁过。
白銀聖歌 放晴空
假裝愛過 蘇打紅茶
陆隐站在狱蛟背上,“走”。
原宝阵法不一定要破解,也可以–撕开,狱蛟完全可以撕开下面的原宝阵法。
至于新大陆的威胁,对于祖境生物来说,新大陆,阵基其实都一样,没什么区别,如果永恒族能在新大陆对他造成威胁,在阵基之上一样可以。
看着陆隐毫不在意的冲向新大陆,白柒羡慕,祖,遥远的境界,无数无数的人想尽办法都达不到,自古以来诞生了多少祖?数起来好像很多,但相对于整个人类基数就低的无法想象了,已经不是亿万分之一可以计算的。
竹馬鑲青梅 北傾
一百个有资格成祖的修炼者中能有一个真正成祖已经相当不错了,而这所谓的一百个有资格的人几乎就是四少祖,十二天门门主那种人,而那种人在所有人类中的基数同样低的无法计算。
黃河撈屍人
迷霧圍城(下)
放眼整个第五大陆不过诞生了多少十决层次的人,而十决层次也并非都有资格成祖,即便有资格还破三关,也就是四少祖层次,四少祖又有多大的几率成祖?太低太低了。
然而如此低概率成就的祖境强者,竟然会被陆小玄这个三次源劫修为征服,她实在想不通陆小玄怎么做到的。
陆隐没在意白柒怎么想,别说白柒,就算白望远那些人都想不通陆隐怎么做到的,最后悔的莫过于夏神机,如果早知道有可能驯服狱蛟,他早就尝试了。
在他们认知中,祖境怎么可能成为坐骑,他们没有这个概念,只知道将狱蛟锁在神武天,并承诺出手次数,每帮神武天一次,就减少一次机会,当机会用完,狱蛟就可以自由。
这是夏神机能想到的唯一利用狱蛟的办法,他想不到可以驯服这条路,而狱蛟同样没有过这种想法,如果可以选择,狱蛟宁愿被夏神机驯服,至少能出去张牙舞爪,反正被困在神武天也是困。
一个没有想,一个没智慧,最终成全了陆隐。
十一種孤獨 理查德·耶茨
陆隐站在狱蛟头顶朝着新大陆冲去,距离当初从第二阵原掉落新大陆过去多久了?才几十年,几十年后再次前往新大陆,什么都不同了,他也有了带走这些人的资格。
当初离开的时候他就承诺过要带走他们,这一天终于来了。
越接近原宝阵法,陆隐越惊叹穆尚的能力,这个盘结原宝阵法没有什么攻击防御能力,但却环环相扣,层层锁结,形成了即便半祖都打不出去的原宝杀机。
看着原宝阵法,陆隐沉思,这个原宝阵法貌似还可以叠加,只要找到合适的原宝,可以无限叠加,他能看出来,就是不知道这是穆尚有意为之还是得到的,如果是他创造,此人无愧于史上最年轻原阵天师头衔。
本来陆隐想撕开这个原宝阵法,但那就太可惜了,他完全可以通过这个原宝阵法感悟,以他对解语的认知,可以学会。
穆尚之所以去忆闲书院破解文祖留下的火凤暗凰原宝阵法也是存了感悟与学习的想法,对于任何一个原阵师来说,感悟和学习原宝阵法的机会是很难得的,当然,战场除外。
这个原宝阵法让陆隐有想学的冲动。
不过还是要先将舟棠那些人带出来,他们在新城太久了,早就可以离开。
既然不破坏原宝阵法,陆隐就让狱蛟缩小,然后 进入,这个原宝阵法只能进,不能出,他要进去不会阻拦。
妾本驚華
其实以他对原宝阵法的理解,完全可以穿过大部分原宝阵法,一个原宝阵法很难困住原阵天师层次的人,穆尚就可以随意穿梭忆闲书院的原宝阵法,而他即便不是原阵天师,经验也完全不输原阵天师。
看着两旁原宝杀机如同绳结一般缠绕,这种布置尽管不难,却很繁琐,一两个绳结轻松,但这放眼望去,得有千万个绳结了,每个绳结都由原宝杀机构成,比解语原宝复杂千百倍,不是原阵天师很难布置出来。
陆隐没有多研究,进入原宝阵法后下方就是新城。
新城寂静无声,从高空看,大地都是暗红色。
陆隐皱眉,有这个原宝阵法笼罩,不仅舟棠那些人出不去,尸王,也出不去,意味着任何一次战斗都是不死不休。
不杀光尸王,尸王也出不去,包括永恒族半祖级别强者,这里的战场比任何他见过的战场都要残酷。
而这种残酷的厮杀带来的结果就是死亡,新城还剩下多少人?
陆隐让狱蛟收敛气息,身体缓缓降落,出现在新城的土地上,这个地方,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