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清楚的记得,上一次在玄界之中制符的时候,商夏以三十五张四阶符纸,最终成符共计一十四张,成符率才刚刚达到四成。
然而即便如此,在当时也已经震惊了整个通幽学院。
之后在向符堂上缴武符的时候,符堂上下甚至还特意进行唱符,更是在整个通幽城都引起了轰动,甚至让通幽学院拥有了一位大符师的消息都传到了幽州之外。
然而仅仅不到三年的时间过去,商夏现在以三十四张四阶符纸成符二十一张,成符率达到了令人恐怖的六成!
要知道,到了商夏这般大符师的境界,成符率每提升一点都几乎可以说是在制符术上的巨大突破,更遑论他这一次一口气将成符率提升了两成!
这个消息如果再传出去……
商夏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暂时还是保持低调的好!
在玄界之中进行修养恢复的商夏,随手将一张制作精良考究的请柬打开,只见上面有一行字迹自行浮现:“兹定于七日之后,于天外三合岛举办苍宇、苍灵两界交易会,敬请光临!”
賴上邪少:寶貝,非你莫屬
这张请柬发出动静是在七八日之前,当时商夏正全身心的投入到“神引定身符”的制作当中,无暇顾及其他,只看了一眼便随手丢在了一边。
不过他隐约记得当时这张请柬上写的却是“兹定于十五日之后……”,如今这“十五日”却变成了“七日”,这请柬却是还带倒计时的。
待得商夏渐渐从制符的疲惫当中恢复过来之后,天外三合岛交易会也只剩下了最后三日时间,商夏决定在去往那里之前,还是先将手中这一批四阶武符的归属分一分再说。
商夏此番制成的二十一张四阶武符当中,共计了“金阳烈火符”两张,“千阳剑符”两张,“临渊破空符”八张,“游身灵盾符”三张,“千机引煞符”两张,“元煞引雷符”两张,“神引定身符”两张。
商夏先是召来了符堂的范远辉,将一张“千阳剑符”,一张“临渊破空符”,一张“游身灵盾符”,一张“千机引煞符”,以及一张价值最高的“神引定身符”,共计五张不同的武符交给他。
就制符术而言,符堂目前对他的支持力度最大,商夏自然也要全力进行回报。
然后又取了一张“元煞引雷符”交给跟着范远辉一同前来的任欢,后者拿到之后顿时喜形于色。
别看商夏在通幽玄界闭关这段时间,一口气便制成了二十一张四阶武符,便觉得这些武符显得泛滥平常。
可实际上,每一张四阶武符对于同阶的四阶高手而言,都不啻于一道保命的杀手锏。
实际情形大可以参考商夏最初前往蛮裕洲陆,而通幽驻地正巧遭遇入侵的时候。
当时商夏身携多张四阶武符救场,连杀击杀多位蛮裕洲陆本土四阶高手,几乎是以一己之力避免了整座驻地被打破。
爺的寶貝
事实上,整个通幽学院也就因为有了商夏这么一个不可以常理度之的大符师,其超高的成符率让整个通幽学院以往都难得一见的四阶武符,一下子变得似乎不再那么让人感觉神秘和高端,但这却丝毫不会影响到四阶武符的真正威力的大小。
再一口气送出六张四阶武符之后,关于大符师商夏再次制成大量四阶武符的消息,便已经在通幽学院的高阶武者当中传开了。
末世涅凰
不过这一次商夏对于成符数量守口如瓶,便是有上门求符之人,也都是以早有预定而婉言谢绝,使得所有人都不清楚他此番制符的成符率究竟如何。
商夏在通知符堂的同时,也顺便将消息通知了商家。
原想着这一次来得不是商泉便是商泰,却不曾想商溪亲自找上了门来。
獨占甜心寶貝 貝拉醬
“你也不想想,这里是通幽玄界,他们两个能进得来?”
商溪一见到商夏满脸的惊愕,便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遂直接嗔怪道。
商夏笑着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最近这段时间制符制得脑子都有些发懵,连自己身在哪里都忽略了。”
商溪见得他一脸的轻松,笑问道:“怎么,这一次制符还算顺利?”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当然顺利,这一次我制成了二十一张四阶武符,成符率超过了六成!”
作为与商夏最为亲近之人,他不会在这一点上隐瞒自己的亲姑姑,甚至言语之际神色间还颇带有几分洋洋自得之意。
“多少?二十……,六成成符率?”
惡魔哥哥饒了我 豆花米秀餅
商溪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大侄子,口中“咝咝”的倒吸着凉气,片刻之后才忽然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道:“这件事情还有别人知道吗?”
商夏笑着摇头道:“目前只有姑姑一个人知道。”
商溪了然的点了点头,对于亲侄子表现出来的亲近很是满意,然后还不忘叮嘱道:“不要说,谁问都不要说!六成的成符率,乖乖,我要是五重天的老祖,知道这个消息后,肯定会千方百计亲自来幽州抢人!”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商夏想了想,这种可能还当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前提是商夏于四阶武者的超高成符率的消息外泄,同时对方能够扛得住通幽学院的三位五阶老祖,尤其是寇冲雪这个杀神。
见得商夏面色略显凝重,商溪笑道:“怎么,知道害怕啦?”
商夏苦笑道:“姑姑这一次提醒的是!”
商溪笑道:“那就赶快进阶五重天,最好再成为五阶大符师,我就不信还有人敢对付你!”
商夏一时间有些愕然,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商夏见状笑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那些武符,你打算怎么分?”
说到正事儿,商夏立马神色一正,道:“燕氏部族送了三张符纸来求符,按说随便给他们一张四阶武符便可,但人家又送了一瓶四阶血墨,却是要额外加些东西聊表心意了。”
商溪笑道:“那还不简单?你手上肯定有用来练手的三阶武符吧?随便拿几张出来便是了。”
三朝為後 八月
商夏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打算送他们这张四阶武符。”
说罢,商夏递给了商溪一张新制的四阶武符。
“这是……临渊破空符?”
商溪虽不懂制符,但对于商夏所掌握的高阶武符传承还是有所了解的,自然也能够识得“临渊破空符”。
聖 骷髏精靈
商夏点了点头,道:“此符如今也算平常,但三合岛交易会之后,说不定就会变得不平常了。”
商溪如今虽然尚未进阶四重天,但作为商家最为核心的嫡系族人,关于三合岛虚空交易会之事,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但更为具体的细节也就不知道了。
商溪点了点头,道:“那么剩下的便是商沛的人情了。”
商夏对于商溪直呼商沛其名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道:“太行联盟十二张四阶符纸,我便送返它四张四阶武符,大家两不相欠。”
说着,商夏便从一摞封灵盒当中抽了四只出来,里面分别盛放了一张四阶武符,分别是两张“金阳烈火符”,一张“千阳剑符”,一张“游身灵盾符”。
论及商夏此番所制的二十一张四阶武符当中,价值最低的应当便是这四种武符。
而后商夏又抽了两只封灵盒出来,道:“三姑只身一人身处太行联盟之中,势单力薄,还是有必要增强一下自身战力的,这盒子里面的两张武符便交给她。”
商夏送给商沛的两张武符分别是一张“游身灵盾符”,以及一张“千阳剑符”,一攻一守倒也足够她目前的修为所用了。
商溪面无表情的将两只封灵盒收了起来,道:“行,反正你这个大符师的成符率高,只要你舍得!”
商夏“嘿嘿”憨笑一声,然后又取出了一张“元煞引雷符”道:“这张武符威力不俗,通常便是四阶资深武者都不敢硬挡,麻烦姑姑放于家中备用。”
然后不等商溪伸手接过,商夏便立马又取了一只封灵盒,道:“这张‘千机引煞符’却是侄儿专门为姑姑所制。”
商溪脸色总算好看了许多,道:“总算姑姑没白疼你,不过这‘千机引煞符’……”
商夏连忙解释道:“此符有引煞的功效,对于天地灵煞的收集颇具奇效!姑姑眼瞅着也要为进阶四重天做准备,有这一张武符,关键时刻或许能够帮得上忙。”
在将商溪送走之后,商夏这才有心思查看目前剩下来的四阶武符,这些才是最终归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目前他所能够支配的四阶武符仅剩下了七张,其中六张都是“临渊破空符”,仅剩的一张“神引定身符”还是他特意留下来的。
这便是大符师,尤其是像商夏这般拥有超高成符率的大符师真正厉害的地方。
从始至终,商夏自己没有出一张符纸,没有出一份符墨,就连符笔都有一支是归属于符堂名下的。
網遊之盾戰至尊 憤怒的鳥人
然而最终制符完毕之后,商夏自身却能够落下七张四阶武符,且还能从求符之人的身上收获人情。
要知道这还是因为商夏在处置那二十一张成符过程中极为大方的情况下,否则商夏得到的四阶武符数量只会更多。
…………
三日的时间很快过去,当商夏再次通过玄界进入天外穹庐的时候,却发现通幽城此番前往三合岛的人似乎还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