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套路巨星
小說推薦這就是套路巨星
许晋神色微动:“赵微姐,你那儿是不是听到了别的消息?”
下班抓緊談戀愛 三十
赵微和他不同,在圈子里混了好几年,接触到的都是大资源,人脉跟资历他这种爆红能够比的。
而且她的资源都是大品牌资源,这几年还是涉足了电影,有这好几部畅销电影握在手中,红的一塌糊涂。
赵微笑了笑,看了大家一眼,见大家都对这话题挺感兴趣的,于是便道:“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消息,你再过几个月你们也知道了,我之所以提前知道,是因为刚好我认识了一个和唐仁有进行过合作的投资商。”
她接着道:“其实唐仁这几年投资了很多个项目,但是都限于各种各样的理由而无法播放出来,也就是说他们手中堆积了很多部影视剧,细数起码也有五六部了。”
梁影帝不由道:“竟然有五六部这么多吗?”
许晋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凝重:“五六部都没播放出来,而唐仁一动辄投资都是很庞大的资金流,怕是有很多现金都没有收回来啊。”
刘伊菲听得似懂非懂:“哪怕有五六部无法播放,但唐仁依然是个很庞大的影视公司,应该不用过于担心吧,也不是所有戏一旦被拍出来就能够上映的呀。”
现在每年能够播放的影视剧才多少部?
而照国内四大影视城,每一天都有剧组在马不停蹄的进行拍摄来看,出产的电视剧其实是能播放出来的好几倍。
可以说,影视剧是非常容易被砸到手里的。
就连他们身为演员,也拍过一些无法播出的影视剧。
这其中,可能就许晋例外,刚好拍的每一部戏都能播放出来,过了审核,其他演员就没有许晋这么好的运气了。
可能直接到了一部戏,而那部戏还无法在两年内播出,没准拖个四五年都是很有可能的,因为被审核那方面的原因给卡住了。
而国内演员的演出片酬都是在拍摄之前谈好的,只管拍,不管能不能上映,从这点上来看,可以保证酬薪的稳定性,但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却是少了更加挣钱的机会。
如果片子的确很好,而演员对片子的贡献很大,将部分片酬转换成分成比例会更加利益化。
只是因为市场的不确定性,所以这种分成比例很少有人提出来,就算能提出来,出于各种风险等,演员也不会选择这种模式。
有的演员倒是想要选择,可是根本就没有机会。
梁潮伟道:“唐仁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影视公司,以它的体量来看压了五六部剧无法上映,的确不会伤到什么,但问题是,公司普遍没有这么大的现金流,一个项目成功了,赚钱了,又会立刻投入到下一个项目中。
从唐仁的体量来看,压了五六部剧无法上映,投资打水漂了,不会伤筋动骨,但是就唐仁的现金流来看,恐怕资金会有些周转不过来了。
这其中也要看他们投资的影视剧体量,如果投资都是比较大型的电视剧,恐怕现金流会被压缩的更加紧张。明明每年都有盈利,也推出了好几部口碑爆款,但就是年年都会亏损,这样也是不行的。”
许晋若有所思,刘伊菲这时忍不住问向赵微,“那赵微姐,你知道唐仁压得那五六部剧都是什么剧吗?”
聽說你要嫁給我 錦上弦歌
赵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又没这么神通广大,哪里能知道他们压的是什么剧,你没看许晋是唐仁的员工,可是他压根就不知道唐仁有那么多没有播放出来的剧吗?”
刘伊菲闻言有些遗憾,“还以为能知道一点,看看唐仁是不是真的现金流紧张了,如果是的话,许晋哥或许在这次签约中能占据点优势。”
越是资金短缺的公司,就越不希望当家明星离开,尤其是已经成名了有名气的明星,他们可以给公司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回笼更多的资金。
赵微想了想,道:“不过虽然我不知道有那几部影视剧被压了下来,唐仁内部的事物我也不清楚,但有一部我倒是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就是今年唐仁的贺岁片。
唐仁不是集结了很多位自己的艺人去拍摄今年的贺岁片吗?但这部贺岁并没有在春节档顺利播放,可想而知也是被压了下来。”
“以贺岁片的重要程度,恐怕这部贺岁片投资也很巨大的,而且唐仁拍摄的玄幻古装特效很好,比如说仙剑就很出名,我听说这部贺岁片也是采用了许多大量特效。”
许晋神情微凝,一跟“特效”扯在一起的影片,都会带着两个字,那就是“烧钱”!
玩特效片,玩的就是烧钱。
有些特效在屏幕上看好像都差不多,但其实差的特别远,一秒几十万烧下去的有,几万的也有,几千块甚至是被戏谑的称为五毛钱特效的都有。
但很悲剧的一点是,有时候特效做的不太符合预期,这一秒几十万的特效似乎还不如一秒几万的,两者感觉都差不多,但交钱的档次完全不同。
吃完了晚饭,贺川再次打电话过来,将跟公司交涉出来的结果告诉他。
贺川的声音有些沉重:“上次我把你的条件告诉给了公司之后,公司连开了好几场的高层会议,据说有的人赞成将你拉拢过来上唐仁的战车,但也有极力反对的,认为你只是一名演员,但想要当上管理层绝对不行。”
“我也一直等待消息中,看看高层是什么一个想法,本来以为赤壁在十月份的时候就能拍摄完成,没想到现在眼看着要延迟到了十二月去。
公司高层最后决定不跟你谈合约了,说你想走就走吧,只是在合同还没到期之前,你要履行好公司明星的义务。”
许晋微微点了点头,唐仁的意思很明显了,跟卫舟的做法一样,可以给他解约,但在这之前也得压榨疯狂的捞金一翻。
贺川的声音特意压了压,“其实你的运气挺不错的,如果你不是提前签了赤壁这个剧组,而是别的剧组,现在唐仁都想要把你从剧组里退出去,拼命塞一些通告压榨你去赚钱了。”
在别的小剧组,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唐仁也不害怕毁约。
一炮而紅
學園夢示錄 狙心
但在赤壁这个剧组里,投资赤壁的大佬都是业内很有名气的,就连导演也是,而且赤壁又已经拍摄了一半,不是才刚刚开拍。
拍摄一半就拍了三个月,如果这时候唐仁让许晋离开剧组,就算重新找一个演员,也不可能让大家一起重新拍摄之前三个月的戏份啊!
正因为赤壁剧组足够大,所以才让唐仁有些投鼠忌器,没有直接把他给抽走,而是和赤壁剧组商量了下。
不过说是商量,其实也是唐仁这方面定下了行程跟离开时间而已,赤壁这儿无法提出要求,毕竟他们严格来算,也是违约了的,就拿这拍摄日期来说,整个剧组都违约了。
但现实生活中很多事情,不是单单一纸法律就可以解决的,很多都得看人情往来。
他们卖赤壁一个面子,以后赤壁也自然会卖各大公司一个面子。
“许晋,按照行程安排,以后你每个周末都得出去跑通告了,横店离魔都还算有点距离,这周末你恐怕得辛苦一点。”贺川无奈道。
许晋也有些无奈,但他并我没有选择权。
在公司里当艺人,合同牢牢把控着,都没什么选择权。
指婚後愛,老公大人有點彪 熊貓果果
而且因为许晋周末行程得离开剧组,导致赤壁这儿也给他加了戏份,在其他明星都能休息的时候,许晋不得不拼命拍摄自己的单人戏,睡眠时间更要压缩了一点。
这不仅仅是辛苦了许晋,其实也辛苦了剧组里的其他演员,许晋必须得空出周末的行程,但跟他搭戏的都是比较重要的角色。
他这边紧着安排,那其他人也得按照许晋的节奏来紧着安排,这让许晋有些愧疚,感觉拖累了他们和剧组。
尤其是梁影帝,他跟自己的对手戏有很多,梁影帝倒是比较豁达,道:“早点拍摄也好,反正任务已经够繁重了,现在变得更加繁重一点,也没什么感觉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梁影帝笑呵呵地说:“早拍晚拍其实都一样,反正迟早都要拍的,我们早点拍完,努力早点给自己放个长假。”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有些感叹地说:“上个世纪我们拍电影,没有现在这么好的设备,也没有这么好的布景,但效率出奇的高,短短一星期就可以拍完。
现在的场景讲究精细,反反复复琢磨着细节,态度比以前要更加严谨了,但效率也要更低,看着一般般的场景,也要反复拍个三四条。”
许晋没经历过上个世纪那年代的拍摄,但从跑龙套时期来看,也体会道了梁影帝心中的想法。
以前在象山跑龙套的时候,剧组进度比现在要快上不少。
嫁惡夫
魔盜 血珊瑚
不过随着社会越来越发达,也会出现精雕细琢的,这是谁都改变不了。
但也有一点,可能是导演的资金比较充足,所以都能慢慢的去琢磨,以前拍摄影视剧有的是穷剧组,导演只能要求演员私底下做好功课,在正式拍摄的时候尽量一两条就过,节约成本开支!
不一会儿,周末就到了。
许晋在周五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才拍好戏离开剧组,紧跟着贺川大成飞机飞回魔都,他只有在飞机上和抵达魔都后去通告点的车上休息,等待早上七点的拍摄。
在七点正式拍摄之前,他还得先将妆容给弄好,起码要花去半小时的时间。
都市之逍遙逆亂
录制好早上的节目通告,就得立刻赶去下一个通告,一直做到晚上12点才结束,而这只是其中一天。
第二天,依然会重复第一天的通告,同样是一直拍摄到晚上12点才结束,许晋拍摄完之后,就得赶紧坐飞机回横店继续进行拍摄。
反正周末这两天,许晋的休息要么是在飞机上,要么是在出发去目的地的车里,想沾上床的时间很少。
而且入住酒店后,还得提前空出时间去做准备,严格来讲,许晋的睡眠时间几乎不到三小时。
在这期间,贺川都全程陪同着许晋去跑通告,当初对卫舟都没这么上心过。
不过不同于贺川脸上显而易见的憔悴,许晋的状态倒是要好很多,两个人站在一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贺川才是每天只睡三小时的那个人呢!
许晋在一次跑通告中,看见车里的贺川打盹打得震天响,比他睡得还要熟,不由摇了摇头,道:“你也不用跟着我啊,这不是辛苦了你自己吗?”
贺川睡觉睡得很死,自然是听不到许晋这句话了,倒是正在开车的助理听到了,不由乐道:“许哥,这你就不知道了,贺哥也不一定想要跟着你啊!”
終南道士
“嗯?”
“贺哥跟着你,其实是在向公司表明态度,表明他一直都有积极接触你,希望能说服你继续续约唐仁,我也是听贺哥偶尔说起过的,公司里有人对你不愿意续约的事情怪罪到了贺哥身上,认为是贺哥没有尽心尽力。”
许晋“啧”了声,“还有这件事?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怎么想的,贺哥还得继续在唐仁工作,不可能对这件事不上心啊!
而且他手底下没多少艺人,都走了一个卫舟了,如果连我都走了,明眼人都知道他在唐仁会处境艰难。”
助理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同行都是冤家嘛,互相竞争互相攻击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也抵不过别人噼里啪啦的一张嘴,关键还要看领导怎么想的。”
“贺哥估计都会跟着你,不可能落下给人攻击他机会的。”助理道。
霸後戲王
许晋感叹了声,“辛苦你们了!”
助理笑嘻嘻地说:“我还好,没什么感觉,毕竟经常跟着你去剧组,已经习惯了。贺哥这是这几年有你和卫哥在那儿撑着,都不用太过操心,这种强度的通告,只是小意思而已。”
许晋笑眯眯地说:“你可别当着贺哥的面说这些,贺哥还年轻,他才不会承认自己老了,哈哈!”
在繁忙的通告中,跟身边的伙伴打趣几句,也成为了轻松解压的事。
哪怕他们再过两个月后就将面临分别,但不代表要被未来的情绪而左右现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