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天津卫。
大棚园区。
因为朱厚照的旨意安排,整个天津卫园区之中一片忙碌,无数蔬菜和瓜果被种进了大棚之中,而且从西山皇庄调拨来的一些外邦种子,也一并栽种到了园区之中。
当然,玉米种植规模的扩大,也开始被朱厚照提上了日程,也就是好在天津卫园区大棚数量众多,朱厚照到不用担心无地可种的局面。
王满堂的事情,谷大用也没敢一直隐瞒下去,纠结数日的谷大用,寻到了朱厚照一个心情不错的机会,直接跪伏与地,将之前发生的种种,全部一并说了出来。
朱厚照听闻到谷大用所言,顿时满面不悦,其不悦的缘由,主要是谷大用这个奴婢,竟然敢擅作主张,搅弄是非!
殖裝 鉛筆刀
今日他可以参与王满堂之事,那日后呢?
是不是他那狗胆还可以做出更不符合他身份的事情?
再说朱厚照一个堂堂大明太子行事,还需要你一个小小的奴婢安排?
想到这里的朱厚照,神情越发不悦不说,更是直接命人将谷大用抓了出去,杖刑五十大板。
没消片刻,伴随着谷大用的被拖出,哀嚎的声音就开始在厅堂外面响彻起来。
厅堂外面。
杖刑依旧还在进行。
谷大用的哀嚎声,也开始变得渐渐减弱起来。
可是朱厚照依旧满面冷色,没有丝毫心慈手软。
谷大用忠心与他,朱厚照自是知晓,可今日之刑罚,却不得不当众为之。
否则今日纵容,日后让谷大用越发胆大妄为不说,日后其他奴婢也纷纷有样学样,都打着关心他的名字,擅自替他做决定,那他又如什么?
那他这大明太子,当的还有何意义?
朱厚照满面不悦,谷大用似乎也知晓自己错在了何处,纵使哀嚎不断,可根本就没有求饶的话语说出。
美人驪歌 單輝
时间流逝。
五十杖刑结束,掌刑的小太监前来奏报,朱厚照听着外面没有丝毫动静传来,眉心微皱的同时,轻声问道:
“打死了?”
掌刑的小太监听到朱厚照的问询,神态顿时变得慌乱起来,跪伏于地的他,赶紧回答道:
“启禀殿下,只是打晕了过去,性命应是无忧!”
朱厚照点了点头,沉吟片刻之后,直接冷声吩咐道:
“将他送回房间,然后找个大夫替他诊治一下,待他醒了直接告知与他,这次本宫就留下他的小命,若是日后还有再犯的话,本宫根本不会再弄这些刑罚,直接一刀了结了他的性命!”
“奴婢遵旨!”
小太监听到朱厚照森寒的话语,慌忙磕头接旨!
“下去吧!”
“奴婢遵旨!”
小太监一脸慌乱,起身之后,倒退着走出了厅堂,接着快步退了出去,按着朱厚照的旨意开始安排起来。
朱厚照坐于厅堂,皱眉沉思了片刻之后,召唤上一众奴婢护卫,朝着天津卫的方向进发。
这些时日以来。
朱厚照除了安排天津卫的诸般事情之外,原先给他授课的一众东宫讲师,如今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朱厚照时而会给那些内书堂小太监授课的事情,不知道被谁偷偷泄露了出去,最初的时候,是张璁掺杂其中,接着对那几本教材甚为感兴趣的王守仁,也偷偷混了进来偷听。
后来此事被杨廷和获知,闻听到这个消息的他,更是不甘落于人后,如此和太子殿下亲近的大好机会,杨廷和怎能不奋勇向前。
再加上杨廷和心中也有些好奇,能让这王守仁都听的津津有味的课程,到底会是何般模样。
可是谁曾想到,听闻到朱厚照所讲授的东西之后,杨廷和顿时就被震惊在了当场。
田園佳偶
满面惊骇的他,在回过神来之后,直接抢过内书堂小太监手中的书册,坐在学堂后面快速的翻阅起来,神情更是时而皱眉,时而恍然大悟,甚至就连学堂什么时候走空的都未察觉。
而随着杨廷和的加入其中,越来越多的东宫讲师开始获知到了这个消息。
明末工程師 米釀
于是一众抱着各种心思的东宫讲师,纷纷开始跑进学堂,旁听起朱厚照的授课来。
对于这些东宫讲师的参与,朱厚照到是并未哄赶,甚至有些时候,还特意传授一些如表格,如波动曲线等等,这些他们日后从政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眼前这些东宫讲师,虽然朱厚照对于他们所传授的东西不喜,但是不可否认,未来一段时间的朝堂,这些人还是中流砥柱,想要撼动眼下的科举之策,根本就是妄谈。
朱厚照现在唯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在眼下这般情形之下,让他们接触一些更新的东西罢了,至于接下来他们是否用在后续的政务当中,那就得看朱厚照如何要求了。
失心前夫,求寵愛 幽微
所以原本优哉游哉的朱厚照,这些时日又多了一个老师的活计,因为懒得再继续编写课本的缘故,所以朱厚照都是随心而讲,想到某处,直接延伸出去,继而一堂课就这般结束了。
但是就这般随性而之,也让一众内书堂小太监和东宫讲师甘之若饴,奉若珍宝。
天津卫。
大棚园区。
朱厚照在一众护卫的保护下,乘坐马车进入了园区之中。
闻听到消息的刘瑾和张仑,自是赶紧跑来迎接,因为大棚园区又重新开始种植的缘故,这些时日的两人,也开始变得分外忙碌起来。
朱厚照看着两人灰头土脸的模样,直接对着两人开口说道:
“你们二人将差事都交代下去就是,剩下的事情,手下的那些奴婢就会去安排了,你们抽空去检查一番就可!”
对于朱厚照的话语,张仑和刘瑾两人,自是不断的点头应允。
不过朱厚照却知道,这两人虽然点头,但是等下次自己到来的时候,估计还是这般模样,有心想再说几句的他,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来,直接朝着屋中行去。
授课的时间还未到来,朱厚照坐与炉火之旁,一边烤火一边对着站立在对面的张仑和刘瑾问询道:
“按着如今的进度,还得需要几天,这些大棚才能全部栽种完成?”
刘瑾听到此话,一脸谄媚的他,更是快速上前,躬身拱手答道:
“启禀殿下,奴婢和张公子之前估算过,若是按着眼下这般进度的话,应该是再有五天的时间,就能将所有的大棚栽种完全。”
朱厚照听闻此言,点了点头之后,接着突然想起一事的他,开口说道:
“对了,今天本宫收到了皇上送来的旨意,说这几天应该就会有一批铁锭送到,数量多少本宫暂且不知,不过皇上既然已经应允,想来这数量应该少不了哪去,你们俩和孙福提前安排一下场地,做好卸货的准备。”
张仑和刘瑾听闻此言,赶紧点头应是,而朱厚照也渐渐暖和了过来,见到这边暂时没有什么事情的他,直接抬头对着门口的护卫吩咐道:
“去学堂看看,那些人都到齐了吗?若是人都齐了话,就过来告知本宫一声。”
“卑职遵旨!”
站立门口的护卫,听到朱厚照的话语之后,转身走出了门外。
房间之中,见到自己也再无他事禀告的张仑刘瑾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番之后,干脆借机也请辞离去。
朱厚照稍稍沉吟了一下,接着挥了挥手,放任两人离去就是。
伴随着两人的离去。
房间之中,仅仅只剩下了朱厚照一人,在炉子边静静烤火的他,却忽然听到外面有哭泣求饶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动静的朱厚照,眉头顿时就是一皱,心中好奇的他,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在距离朱厚照所在房间的不远处,两个孩童正在抱着张璁大腿痛哭求饶着。
此刻的张璁,满面冷峻,之前常挂于其脸上的温和模样,更是消失不见。
漂亮女上
朱厚照看到这般情景,顿时露出疑惑神色。
而站立在远处的张璁,也注意到了刚刚走出门口的朱厚照,对着跪伏在其面前的两个孩童又训斥了几句之后,直接抬脚朝着朱厚照的这边走来,到了朱厚照近前的张璁,躬身行礼,接着站于一旁,一副小心侍奉的模样。
朱厚照看着远处那两个正抱头痛哭的孩童,面露不解之色,对着站立旁边的张璁问询道:
“怎么回事?”
张璁听到朱厚照的问询,赶紧躬身奏报道:
“启禀殿下,那两个孩童在之前的考核当中作弊,被学生发现,然后将他们赶出了考场,取消了他们的考试资格,他们是来请求学生,让学生给予他们一次机会,学生没有答应,所以两人跪在那里痛哭不已。”
朱厚照听闻此言,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色,目光也从那两个孩童的身上收回,对着张璁问询道:
“此次学堂考试效果如何?”
张璁躬身答道:
“禀告殿下,之前学堂总计有人数六十三人,此次经过考试,有四十六人名落孙山,仅有二十七人通过了考试,而且在些人中,大部分也都是勉强过线,真正的可造之材,不足五指之数!”
朱厚照点了点头,寒门难出贵子,此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对于眼前这般结果,他之前早就有所预料,所以在听到张璁的话语之后,并未露出丝毫诧异的神情。
就在两人一问一答之时,之前派去学堂的护卫,也在打探完消息之后,快步跑了回来,到了朱厚照身前的这名护卫,躬身行礼之后,对着朱厚照开口奏报道:
“禀告殿下,学堂之中已经人满为患,一众东宫讲师和内书堂的公公们都已齐至。”
朱厚照听到奏报,点了点头之后,并未言语,直接抬脚就朝着学堂的方向走去,眼下要不是为了教授并改变这些东宫讲师,他真还没有那么大的动力。
原本躬身站立于朱厚照身旁的张璁,此刻见状,自是赶紧跟上,快步朝着学堂奔去。
……
大棚园区之中。
处处如火如荼,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此刻的大愣在大棚之中快速的挥舞着锄头,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
不仅把自己负责的那块区域最先干完,忙完的他,更是快步朝着后面的李二牛奔去,到了他近前之后,不由分说开始帮着他忙碌起来。
李二牛见到大愣这般模样,快速朝着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旁人都笑呵呵的朝着他张望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他,一边拒绝大愣的帮忙,一边开口说道:
“大愣,你干完就先歇会,这点活我自己能干了!”
可是此刻的大愣,根本不管李二牛说什么,就是不曾停下手中的动作,抡起锄头就开始帮着李二牛劳作起来。
在其旁边的一众农户,知晓大愣这般作为是何缘由的他们,更是在旁纷纷劝慰二牛。
“二牛啊!大愣这是感谢你呢,他愿意帮你干点就干点呗,到时候你多教他点东西不就得了!”
“就是就是!二牛这个孩子出息啊!不仅自己通过了考试,没事还帮着大愣补课,要不然就凭大愣那个憨劲,他能通过考试?我听说孙家的那个孩子,看着那么灵透,都刷下来了!”
“他那是和旁人合伙作弊,被张夫子发现了,所以才取消了考试的资格,刚才我过来的时候,他还正和李甲长他家的孩子在那找夫子跪地求饶呢。”
“那有什么用,就张夫子那认真劲,岂是他们求饶就能改变的!”
“那到是!这么一看的话,还是我们大愣有福气,摊上二牛这么一个好兄弟,要是没有二牛帮着他补课,大愣这次考试真还玄乎!”
“就是就是……”
……
四周的一众农户,因为平日里就常和二牛大愣在一起干活的缘故。
所以对于两人的情况,自是知之甚清,如今见到大愣在二牛的帮助下通过考试,怎能不替大愣高兴。
而此刻的大愣,也清楚自己能通过考试的原因,对于之前李二牛的仗义出手,心中越发感激的同时,手中挥舞锄头的动作,也开始变多越发快速起来。
没消片刻,在大愣的帮助下,李二牛的进度,又开始领先于众人起来。
一旁的农户见到大愣这般勤快的模样,忍俊不止的同时,更是纷纷出言调侃起来。
“大愣,叔干不动了,你这么能干,待会帮我也来干一会呗!”
“就是就是,我这腰疼的老毛病也犯了,大愣,帮我来干一会吧!”
“大愣,平日二牛教你学习那会,我们可没少帮衬你啊!你可不能就帮着二牛一人,把我们都忘了啊!”
大愣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借着擦汗的机会,一脸笑意冲着众人望去的同时,更是大声呼喝道:
“好嘞!等我帮二牛哥干完了!就去帮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