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狂风暴雨的深夜。
關門,放總裁!
陨月禁地,幽暗深坑所在处,虞渊低头去看。
“封天化魂阵”没完全开启,所以让暴雨如注地浇灌下来,一道道刺目闪电划破天穹,耀的人脸色森白。
众人头顶半空,那座神异的“化魂池”高悬着,如万年不动的磐石。
“化魂池”本坐落在众人眼前地底深坑,如今离地而起,自发运作,聚涌着方圆千万里内,能被吸扯炼化的残存魂魄。
地底,幽暗深坑下方,有一层奇异的墙膜。
再往下,透出森寒气息,阵阵扭曲空间的异能震荡。
哧啦!
一点魂芒幽光,突然闪耀。
灿莉,周游,还有星族的贝鲁,鬼王罗玥之类,能看到那一点魂芒幽光,带着虞渊的气息。
吻上我的嗜血男友 uu部落雪之飛舞
虞渊的魂念,毫无阻碍地,穿透那层墙膜,抵达异空间。
不再有万魔哭嚎的声音,没有铺天盖地,无处不在的魔语邪念,虞渊的一缕魂念,只看到慧、必、伤三个古朴的黑字,大若黑暗太阳,高悬在这片幽深昏暗的空间,似镇压着下方。
“少了一个极。”
心念一动,虞渊就想起早些时候,在灵邪镇的严奇灵,释放出的那个“极”字,去力抗天邪宗的宗主云灏。
他顿时明白,那个消逝的“极”,已被严奇灵炼化之后带走。
“不会是……”
深坑之外的他,琢磨了下,向周游请教。
灿莉,贝鲁,还有罗玥,加数位异族强者,也都用心聆听。
都市醫道聖手 酒缸
“不是因为少了一个极字。”周游抬头,看向那座“化魂池”,指了指,解惑道:“这墨色的池子,还有底下的慧极必伤四字,都是为了封禁镇压那条连接外域的空间通道。池子悬天,极字被严先生带走,封禁之力已然消除。”
“正是如此,更深处的域界通道,方能畅通。他们,才能由另一端,穿梭而来。”
见众人还是困惑。
周游再说,“煞魔宗的,还有陨月禁地的空间传送阵,和底下的域界通道,传送的方式不一样。空间传送阵,在我们浩漭天地,是将一小块空间,位移到另外一处。”
他拿起两个小石头,当做两座空间传送阵摆在地上,其中一个石头上,有一点光烁,“你们注意看!”
空间异能一动,其中一个石头上的光烁,突然瞬移到另外一个石头上方。
“空间传送阵的原理,就是这么一回事,是空间的转移。是将一方小空间的人和物,带到另外一处。”
“但,连接外域的通道,则不一样。”
身为此方天地,最精通空间奥秘之一的周游,随手取出一根中空的铁棍。
“这域界通道,好比里头空空的铁棍,一端在陨月禁地,一端在灾惑魔渊。灾惑魔渊的异族,要抵达浩漭天地,需要从铁棍那一端进去,然后穿梭一条层层空间重叠,蕴藏无尽奇妙的流光甬道,才能到这一端。”
他指着那深坑。
“通道的两端,都必须保持空间稳定,没异物堵塞,没破裂的界壁流光,没未知的罡风。任何一端出了问题,这条域界通道都不能使用。”
邪色 安厝燕子
周游暗施秘法,手中铁棍的,代表灾惑魔渊的一端,有很多奇怪的物质混杂,有风流,有奇异流光飞逝。
“那边出了问题,会渐渐影响到我们这儿。而我,虽然精通空间之力。可如果由我来梳理紊乱,调整,我需要从我们这一端,不断深入。这期间,我时刻都要面临危险,寸寸艰辛。”
“……”
周游一番详细解释,很多人听的云里雾里,也有人豁然开朗,知道了问题所在。
“总之,我们这一端看着还好,大概率是灾惑魔渊有了变故。我如果此刻在灾惑魔渊,在另一端的端口,还能尝试梳理,顶多一看情况不妙,立即退回灾惑魔渊。因距离近,这样相对安全。”
“可如果要我,这样……”
一簇代表周游的魂影,逸入中空的铁棍一端,速度越来越慢地,接近另一端。
“这样的话,我还没到达出问题的地方,没找到郁结,兴许就耗尽了力量。因回来的路,又非常漫长耗,我都可能深陷其中,误入某条绽裂的缝隙,不知被带往何处了。”
神色沉重地,看了看天外,他说的:“严奇灵即便回来,也没用。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我们这儿,而是在灾惑魔渊。”
絕對秘技 心上雪
“灾惑魔渊!”
灿莉,贝鲁,还有一些异族族人,暗暗轻呼。
“那是?”虞渊询问。
“很多天魔族族群,聚涌的一个混乱之地。我们所有人,都是从灾惑魔渊的域界通道,踏足的浩漭天地。”星族的贝鲁,深吸一口气,“在灾惑魔渊,有很多我们的强者坐镇,怎会有变故?”
灿莉等异族来客,虚空漂浮的天魔,听周游详细解释,深思后,都相信了。
他们也确信,出问题的不是浩漭天地,而是域外星河的灾惑魔渊。
“严先生,难道去了灾惑魔渊?他是觉察出不对劲,索性破开天穹,前往灾惑魔渊解决?”罗玥惊道。
“不可能。”周游摇摇头,“陨月禁地到灾惑魔渊,隔着无垠星河,自在境的修行者,全力飞逝,没个几年时间,也休想抵达。即便是星河古舰,同样也要历经漫长时间。”
众人议论纷纷,焦头烂额。
大致弄清楚状况的虞渊,自知对空间之变,帮不上什么忙,也就不做无用功,索性到了那邪恶神像所在。
神像,正反两面的面容,都模糊至极。
福鼎榮歸重生 血陽
他以阴神感知,发现邪恶神像内部浑浊,灵性似乎都暂时遗失。
“看来,的确不太对劲。”
沉吟半响,他也顾不得陨月禁地内,有众多的异族和天魔,直接心念一动,从安梓晴赠送的储物袋内,先弄出一瓶绿色精血。
瓶子,仅中指般粗长,内中的精血,属于暗灵族。
气血小天地,那座赤红如晶筑的“生命祭坛”,猛地飘出。
他打开瓶塞,将那一小瓶的,属于暗灵族的,一位八级族人的精血,倒入“生命祭坛”,再迅速将祭坛收入体内。
玄门穴窍,一滴滴的绿色精血,在“生命祭坛”内开始被消融。
精血被洗涤,熔炼,萃取精华。
没多久,高悬旋转的“生命祭坛”,挥洒出点点绿莹莹的光烁,如萤火虫,竟逸出了气血小天地,冲入他识海。
点点绿莹莹光烁,被他的阴神吸纳,被天魂和主魂吞纳着。
虞渊敏锐地感觉出,他的阴神大幅度增强了一截,似被神异的魂能,烙印在阴神的魂魄本源。
“咦!还有如此功效!”
一滴滴暗灵族精血,不是强壮他的体魄,反而是精进魂魄,这让他无比意外。
“暗灵族,血肉之身本就孱弱,九级,十级的暗灵族族人,都未必有你现在的身躯强悍,他们的精血,对你血肉增强无益。暗灵族,是灵魂强大,而异族的精血,就是全身能量的精华所在。”
“包括魂能!”
灿莉悄然而至,看着一脸惊奇的虞渊,说:“你再试试女妖的精血,我相信,你阴神境的突破,都不必刻苦淬炼。那些灵魂强大的异族,一滴滴精血注入生命祭坛,再经过炼化,融入你魂魄,你就能顺顺当当的破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