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紫蝾螈闷头前进。
他现在有一颗时空系天珠,而且嵌入了万壑血脉,这种改变使他有些脱离蝾螈一族进化路线。
最直接表现就是他的尾巴变得尖锐起来,爪子变粗,变硬,抓握力量越来越惊人,还有一些深层次改变正在体内酝酿。
大体上都是朝着有利方向前进,他对此非常满意,并且在心中感谢小蝎王。
这段时间紫蝾螈的实力不断提升,然而他并没有提出单干或者生出背叛之心。虽然几个重要手下和嫡系暗示占领禁咒战舰不成问题,只要始祖一句话保证妥帖,可是他选择了忠诚。
以前他给冒牌铁权做双面间谍,没想到一场变局下来死的死,伤的伤,啥谋算遇到逆天实力都是卧槽,可以随意踩在脚下践踏。
紫蝾螈觉得,那个站在幕后的大群始祖狗屁不是,眼睁睁看着冒牌铁权挂掉,你倒是搭把手救一救呀?结果还不如禁咒战舰稳妥呢!
在那一刻他就心灰意冷了,而且无限调高了小蝎王的重要性。
首席定制:盛寵小萌妻
出于高级炮灰的觉悟,他发誓只要对方存活一天,只要自己存活一天,那便履行盟约一天。
什么背叛啦!单干啦!统统玩球去,别来烦大爷。如果小蝎子有一天成长起来,他紫煌愿意牵马坠蹬,跟着闷头前进就好,少扯没用的。
周烈在造就力之领域之前就发现,紫蝾螈的觉悟非常之高。
婚意綿綿,嫁給總裁33天 wow新的丸子
后来力之领域成型,并且利用几位始祖的力量将其固化,那一刻紫蝾螈的觉悟就升华了。
作为一位无限靠近始祖的存在,能够把姿态摆得这样低,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好比这次出行,紫蝾螈几乎就是拿自己当脚力来使,驮负那样沉重的刑天斧没有半句怨言。
伙伴,这个词出现了!
不同于太白,紫蝾螈是真正站在一定阶位上,并且收去了所有俯视心态,将周烈抬举到同等层面交流,这种平等在深渊殊为难得。
不管是不是冲着长远投资而去,合作关系到了这个程度,那就算铁得无可挑剔了。共同探索圣墓也许还能让这种关系更进一步,成为彼此不可或缺的战斗伙伴。
前面风声鹤唳,乌烟瘴气,紫蝾螈收回尾巴,看环境无法带着月钩继续短距离传送了。
这里是圣墓防御层的第四环,风声送来刺鼻腥气。
看大地之上遍布坑洞,很多地方都有战斗痕迹,不过坑洞中的事物和暗影螳螂尸体全部不见。
要不是此地干扰力量太过强大,以周烈现在的能力,只需跺跺脚就能重现光阴,搞清楚之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些坑洞有些眼熟!”沉稳如山的月钩说话了,周烈知道这个便宜老爹没有把握不会开口。
大家都了解月钩的品性,所以静静等待他说下去。
月钩上前敲打地面,从坑洞旁边抹了一撮土灰凑到嘴边儿小心品尝,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味道,蝎心猿!我还以为他们绝种了,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如此多卵坑,这样庞大的数量若是全部孵化,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什么?你是说蝎心猿?”紫蝾螈情不自禁飘退数百米,这是下意识反应。
太白直叫:“喂喂,照顾一下我们好不好?我们的阅历基本上停留在种族记忆和史诗上面。”
雷天宫思考片刻问:“是传说之中,饲养通心猿的蝎族吗?”
“不!他们不是蝎族。”月钩心有余悸的说:“他们是深渊黑暗中最可怕的寄生虫,千万不要将他们当成蝎族!”
“我年轻时曾经遇到过一次,好多通心猿屠杀生灵,无论大家怎样摧残他们的身躯,他们都能在很短时间内恢复过来!一旦受伤跟不上恢复速度,他们就会将自己转化成丧尸,以更加丧心病狂的速度屠杀众生。”
生人回避
“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既不是通心猿,也不是朝着寄生路线发展的蝎子,而是一个全新种族蝎心猿,是由寄生体和宿主合力构建的恐怖存在,只要附近有生灵就会无止境屠杀。”
太白吓得“噔噔噔”倒退,他现在知道紫蝾螈听到“蝎心猿”三个字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了!
“如此危险怕是也能算作灾厄物种了,而且还是顶顶厉害那种,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灭绝的?”
漫威之這個萬磁王是好人 克隆吸鐵石
周烈仔细看向地面上的痕迹,一边比量一边说道:“恐怕蝎心猿对于暗影螳螂来说不算什么。”
“哦?你看出什么来了?”月钩和紫蝾螈都很好奇。
“你们看!”周烈比量坑洞直径说:“蝎心猿的体型可不小,刚开始时他们确实占据上风,屠杀了不少暗影螳螂,可是暗影螳螂对于这种体型来说有着优势,只要找准位置就可以刺入镰臂勾住那些擅于寄生的蝎子。再看远处的痕迹,基本上没有多少杀戮,暗影螳螂已经单方面控制住这些蝎心猿,甚至有可能取得了绝对控制权。”
“真的假的?就凭那些小螳螂?”紫蝾螈十分吃惊。
雷天宫说道:“也许这样才合情合理,毕竟这些蝎心猿是刀镰始祖摆下的阵势,说不定暗影螳螂正是蝎心猿的克星。”
“走,追过去看看,我对这些脱出掌控的小螳螂越来越感兴趣了!”紫蝾螈说着用力团起身子。
他这一团,刚好将刑天斧当做盾牌来用,十七把宽厚程度十分夸张的大斧头足以抵挡任何风吹雨淋。话说前方的环境太差,大型酸雨和阴风肆虐,而且阴暗处森森然,就算紫蝾螈这等修为都加足了小心。
降臨電影世界 龍升雲霄
深渊可不是人族和巨人族领地,这里残留着许多古老陷阱。有些陷阱是天然形成的,有些陷阱则是古老大战遗留,随着日积月累它们非但不会失效,反而有可能变得特别可怕。
飘出去一千多里,紫蝾螈面孔扭曲道:“糟了,这里是古老战场,刀镰真会选地方,居然将自己的墓穴隐藏在这般凶地之中。”
正说着,前方地动天摇,天摇地动,大地似乎缺了一角,随后是一声撕心裂肺鸣叫。
“呜呜呜……”声波之中带着无尽凶炽,紫蝾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天凤,是巨人族在那段岁月培育的最强凶鸟,还记得我饲养的铁壁蚯蚓吗?他们只是天凤的零食,本来数量极多,却硬是被吃到了断子绝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