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答案就在黄金家族的监狱里,这是苏锐所给出的答案。
在他说出了这个判断之后,罗莎琳德的神情一凛,隐隐想到了某些更加可怕的后果,顿时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冷汗!
直升机一个急转,再也顾不得隐藏,直接从云层之中杀了出来,朝着家族监狱俯冲而下!
巫妖王的科技之路 天都螻蟻
“这可能吗?”自信的罗莎琳德终于流露出了自责的神色来:“如果是在我的任期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么我就唯有自裁谢罪了。”
这个小姑奶奶拥有着非同寻常的超强责任感。
苏锐轻轻地拍了拍她:“现在还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到底是什么,也许,这是一个布置了很多年的局,可能和你的关系并不算特别大。”
罗莎琳德攥着双拳:“我知道你在安慰我,但是没关系,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一定会承担起来的。”
在这位小姑奶奶的字典里,似乎永远没有逃避这个词。
苏锐笑道:“不过,你也不要总是把自杀谢罪这种话挂在嘴边,毕竟,很多事情并不是需要付出自己的生命来解决,尤其是这一次,我们还完全来得及去弥补。”
“还来得及弥补吗?”罗莎琳德的眼眶微微红了,但是并没有泪珠掉下来。
嗯,她从来都不是个脆弱的女人。
星期五有鬼
说话间,直升机已经来到黄金监狱上方了。
严格说来,黄金监狱已经并不处于家族主庄园的范围之内了。
这是一幢在家族庄园最北边围墙五公里外的建筑物。
这个建筑依山而建,看起来就像是个中世纪的城堡,恢弘大气却也阴森。
像这样极有特色的建筑物,应该都会出现在卫星地图上,甚至会成为游客们经常来打卡的网红地点,可是,也不知道亚特兰蒂斯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这么多年来,从来不曾有游客接近过这里,在卫星地图和一些街景软件上,也根本看不到这个位置。
而现在,这一幢城堡的外围,已经被身穿金色劲装的执法队给严密地包围了。
还不待直升机停下,罗莎琳德便直接从半空跃下,完全无视了这十几米的距离,就这么轰然坠地,下方的山石都被她给直接踩裂了!
这个小姑奶奶正在气头上,连缓冲一些下坠力道都不想做了。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
看着她气势汹汹的一跃而下,那些执法队成员也都深刻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接到塞巴斯蒂安科的命令,只是死死围住这里,并没有进去。
而这时候,罗莎琳德的副手、也就是这里的“副监狱长”加斯科尔,已经快步跑了出来。
他在见到罗莎琳德之后,微微地摇了摇头。
从这表情之上,明显能够看到一丝凝重的味道。
罗莎琳德杀气腾腾地说道:“你们给我看好飞机上的那个人,如果死了或是逃了,你们都不要活了!”
“是!”这个加斯科尔立刻应下。
帝國再起之全面戰爭
而罗莎琳德所说的那个人,自然是被他们活捉的黑衣人。
虽然不认得他的脸,但是罗莎琳德非常确定,此人必然是有着黄金血脉,并且在资源派中的地位还不低!
这样看来,事情就越发扑朔迷离了!留住这个黑衣人的性命,非常重要!
苏锐对李秦千月说道:“晓月,你也留下来,一起看着这个家伙吧。”
他对罗莎琳德的手下并不是完全放心,万一这监狱里的工作人员已经被敌人渗透了,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直接弄死那黑衣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李秦千月毫不犹豫地应承了下来。
以她的实力,哪怕放在一堆黄金血脉的高手中间,也是佼佼者了,看守黑衣人并不成问题。
听到了苏锐的安排,正在气头上的罗莎琳德也点了点头,对他说道:“多谢你了,我远没有你考虑的周全。”
说这话的时候,罗莎琳德还非常明显的心有余悸,如果像加斯科尔这样的人也被敌人渗透了,那么事情就麻烦了。
“别客气,现在变数太多,随时随地可能发生预料之外的情况,想要全部顾及到,确实不容易。”苏锐安慰了一句,随后对李秦千月说道:“晓月,你多加小心。”
李秦千月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你也多小心一些。”
她的美眸之中盛满了担忧,这担忧是对苏锐而发。
毕竟,李秦千月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类似于中世纪城堡的建筑,这种建筑物的本体高大,但是窗户都很小,本能的给人带来一种极为强烈的阴森感觉!
…………
苏锐跟凯斯帝林说了一声,随后便和罗莎琳德一起走进了这个城堡。
“黄金监狱,怎么没有用金子镀在外墙?”苏锐说道。
这个笑话实在是太冷了,简直让人起鸡皮疙瘩。
但是,一旦某个人对你的印象很好,那么她可能就会觉得——你这个人还挺有幽默感的呢。
“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等以后我会向族长提议,给这一座建筑镀金,到那个时候,这监狱就是整个家族庄园最耀眼的地方。”罗莎琳德微笑着说道。
苏锐的这个冷笑话,让她的心情莫名地放松了下来。
这种感觉其实还挺奇妙的。
一进入这幢建筑,立刻有两排守卫低头鞠躬。
罗莎琳德看也不看,直接目不斜视的带苏锐来到了她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其实,这幢建筑物的内部并没有外表所给人的感觉那么阴森,虽然窗户很小,可是内部却灯火通明,明亮之极。
罗莎琳德的办公室并不算大,不过,这里面却有着不少盆栽,花花草草很多,这种满是温馨的气氛,和整个监狱的气质有点格格不入了。
似乎是看穿了苏锐的疑惑,罗莎琳德解释道:“其实,如果在这里待久了,哪怕是作为管理者,自身的气质也会不由自主地受到这里的影响,我为了对抗这种气质同化,做了不少的努力。”
“你也是有心了。”苏锐点了点头。
罗莎琳德之所以来到办公室,是为了拿武器。
在別人的場地上遊戲
她拉开柜子,里面斜靠着一把金色长刀。
只是,这把长刀和她之前被磕出豁口的那一把又有些不太一样。
虽然看起来金光流转,可是,刀鞘和刀把上面镶嵌了几个红绿宝石,还有钻石的光芒闪耀。
“气质很土豪的一把刀。”苏锐笑了笑:“一看就有年头了,很符合中世纪的审美。”
他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夸奖。
“我父亲留给我的。”罗莎琳德淡淡地说道:“他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
说罢,她直接抄起刀,拉着苏锐走了出来。
“死在二十多年前?”苏锐的眉头皱了皱,在心中暗暗说道:“难道是死在了雷雨之夜吗?”
没办法,不能怪苏锐太敏感,自从他接触了亚特兰蒂斯之后,对“二十多年前”这个词已经听过太多太多,每一次听到,就要联想到流血和死人。
窗外 瓊瑤
不仅是他,那一次雷雨之夜,是绝大多数亚特兰蒂斯成员的阴影,其惨烈程度要超过前不久的剧烈内乱。
罗莎琳德拉着苏锐,直接避开了普通牢房,沿着楼梯一路向下。
每一处楼梯口都是有着守卫的,看到罗莎琳德来了,皆是低头鞠躬。
这个城堡的每一层都是有牢房的,但是,现在罗莎琳德却是拉着苏锐,沿着楼梯一路向下。
“这地下只有两个楼梯可以离开,每一层都有精钢大门,哪怕一流高手在这里,想要把门轰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罗莎琳德解释道。
苏锐点了点头,说道:“这样的防守看起来是无懈可击的,每隔几米就是无死角监控,在这种情况下,那个汤姆林森是怎么完成越狱的?”
掌控神罰
无法想象。
除非……偷天换日。
而刚刚副监狱长加斯科尔见到罗莎琳德的时候,面带凝重之色地摇头,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重刑犯的牢房,在地下。”罗莎琳德并没有松开苏锐的胳膊,一直拉着他向下走:“进出那个监区,只有这一条路。”
有些守卫们在看到罗莎琳德拉着一个男人的时候,眼底都明显有些惊讶。
毕竟,在他们眼里,亚特兰蒂斯的小姑奶奶可从来看不上任何男人,那傲娇的样子一看就是必然孤独终老的类型!
这样的妹子,就算是再漂亮又能怎样!
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能被罗莎琳德这样拉着,这个男人的艳福也太旺盛了吧!
“这地下的一层,就是重刑犯监狱了,其实里面房间的硬件设施都挺好的。”罗莎琳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本来拉着苏锐的手腕,此时却纤手下滑,直接握着苏锐的左手了。
她口中似乎是在介绍着监区,可是,前胸那起伏的弧线,还是把这位小姑奶奶内心的紧张暴露无遗。
她的手甚至都有些冰凉了。
这种状态在罗莎琳德的身上,根本不正常!
苏锐并没有松开她的手,看着身边陷入沉默的女人,他说道:“怎么忽然那么紧张?”
“我担心真相太可怕。”罗莎琳德再度深深地呼吸着,感受着从苏锐掌心处传来的温暖,自嘲地笑了笑,说道:“抱歉,让你看到了我脆弱的一面。”
老子是大明星 水煮魷魚
苏锐咧嘴一笑:“那我是不是该很荣幸,因为,我肯定又是第一个见过你这样状态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