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说到这里,艾罗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对这个男人刮目相看了。
他说的是实话吗?
艾罗不知道。
不过,这个男人倒是很直白地说出了想要为村子赚钱,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这种让艾罗听来心中暖洋洋的话语。
艾罗呼出一口气,脸上的笑容终于显得稍稍真诚了一点,说道:“如果要开拓道路的话,那么据我所知,要么使用大量的大地魔法让山里的道路拓宽。要么使用强大的风系魔法用飞行的方法来运送物资。还有一种更强的方法,就是能够找到一名空间魔力亲和的魔法师,在你们村子里面开启传送门。”
艾罗的话听起来稍稍有一些开玩笑的感觉,狗斯特倒是哼了一声,看着艾罗:“您认真的?空间魔法师,来我们这个小山村开传送门?”
艾罗知道自己有些玩笑开过了,只能点点头,带着歉意地笑道:“抱歉。嗯……不管是大地魔法,还是飞行魔法,真的要达成可以让你们村子的生活改变的程度的话,那需要的魔力恐怕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我想,你们应该也雇佣不起那么多的魔法师来帮你们做这些事情。至于空间魔法师嘛……请当我失言,从未说过吧。”
狗斯特这才略微笑了笑,他稍稍耸了一下肩膀,说道:“我们村子的情况就是这样,想要通路却没有钱,这样的话即便我们那座山里面可以挖到很多的魔力结晶也没有办法带出来。”
艾罗想了想,也是同样地笑道:“我明白你刚才所说的打广告是什么意思了。”
狗斯特点点头,目光继续落在场上的战斗之中。现在,战歌公会已经愈发落入下风,而人鱼之歌的成员则是越战越勇,看起来似乎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一口气解决这场比赛。
“艾罗会长,我想问一下,你们公会和天堂之手比起来……怎么样?”
重生漠北一家人
突然,这位战歌会长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艾罗稍稍想了想之后,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说道:“我们和天堂之手比当然差得远了。”
狗斯特却是不由得呵呵一笑,说道:“的确,从实力上来说,你们比起天堂之手真的差了很远。我们能够赢下天堂之手也纯粹是出于侥幸,毕竟他们可能压根就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所以才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整场比赛,天堂之手的会长都没有出来过,我们就算赢了,也最多只能算是赢下了半个天堂之手而已。”
“但是……艾罗会长,您的人鱼之歌却不同。”
这个男人略微给自己打了打气,继续说道——
“您的人鱼之歌现在恐怕已经成为了整个瀚海城内知名度最高的公会。您的身上不仅挂着好几个商业合同,甚至还有花妖精都愿意成为您的助力。而前几天,您甚至已经可以跟随贵族一起进入皇城!虽然您一直都说您没有能够和皇储殿下商议花妖精的事情,仅仅只是在门外等待。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连皇城的大门都没有资格踏进去的人来说,您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这样的崇拜并没有出乎艾罗的预料之外,他可以想想这件事情对于所有人造成的精神冲击,只是这可能并不代表全是好事。
对此,他也只能微微一笑,却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倨傲。
清朝大掌櫃
七零炮灰嬌寵記 素年一別
狗斯特继续说道:“再加上另外一件事,就是曾经在第一赛区小组赛中与您的人鱼之歌战斗的镔铁公会,前两天却是莫名其妙地解散了。光凭这些,不得不让我们觉得,人鱼之歌一定是有着某种强大的能量。甚至可能现在有些很厉害的贵族就站在您的身后,为您的人鱼之歌撑腰呢。”
本来,艾罗只是简简单单地听着这些事情。
可是当他听到镔铁公会突然间宣布解散之后,一股冰冷的感觉却是猛地从他的脚底一直延伸到头顶,背后的汗毛也是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这下,他脸上的笑容终于显得有些僵硬起来了。
只可惜,狗斯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继续笑着说道:“我不管其他人怎么想的,但是就以我的判断来说,我觉得你们人鱼之歌的总体战斗实力或许比不上天堂之手,但是论短时间内的名气,你们一定已经超过了天堂之手。只要你们能够继续赢下去,那么你们的名气就会越发高涨。一直到你们彻底输掉的那一天为止,你们都将成为最好的宣传人。”
艾罗转过头,稍稍往观众席上张望了一眼。
都市近身王者
很显然,那位瑞驰子爵看到人鱼之歌现在又要迎接胜利,高兴的已经快要合不拢嘴了。他不断地大声吆喝,挥舞手中的手绢,拍打着面前的护栏,兴奋的简直就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總裁不好惹:女人,休想離婚
“所以呢?”
带着嘴角的那一抹笑容,艾罗再次望着这个战歌公会的会长——
“你想要做些什么?”
狗斯特略微呼出一口气,他转过头,冲着比赛场上望去,伸出手,向着自己的成员们挥了挥手。
一直都在关注这边的战歌公会成员看到会长挥手,脸上也是终于表现出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纷纷点头。之后,剩下的两名战士立刻围拢在那名拥有魔力亲和的枪兵身旁,做出了保护姿态。
“我想,应该没有什么能够比艾罗会长的人鱼之歌,更好的宣传对象了吧。”
哗——!
场上,那名战歌魔法师猛地从怀中取出一份卷轴,向着天空中一扬。
無間梟雄 走過青春歲月
卷轴的绳子松开,里面的内容立刻伴随着飞舞起来的羊皮而展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此时,人鱼之歌的成员已经开始做出最后的决战冲锋,打算将这些战歌公会的成员一口气全都击溃!
桃源狂冥曲 張繆
可是下一刹那,那份卷轴中立刻闪烁出光芒。紧接着……
咚————!
一团浑身上下全都由火焰所汇聚起来的火焰生物,却是从那卷轴中猛地降落!在落地的刹那,就已经将冲在最前面的布莱德狠狠地踩在脚底,深深地陷入了地面之中。
“天哪!火焰元素!战歌公会使用最后的魔法道具召唤出了火焰元素!而刚刚降临的火焰元素就直接踩‘死’了人鱼之歌的战士!”
突如其来的火元素显然是让人鱼之歌的阵容产生了混乱。可是这头可怕的元素却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原地。身高差不多三米左右的它转过头望着前方人鱼之歌的成员,立刻向着他们扑了过去!
“亡灵士兵!干掉它!”
二十多名亡灵士兵纷纷冲向这名火元素,但是灼热的烈焰与岩浆却是在这些骷髅兵稍稍接触的瞬间就被烧成了灰烬!还不等可可紧张地想要召唤出死灵骑士,火元素的一枚火弹却是已经准确无误地发射而出,稳稳当当地命中了可可的脑门,将她“击杀”。
望着场上所发生的这一切,艾罗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之前,他仅仅是通过传说来了解战歌公会擅长使用魔法道具的情况。今天真的能够确确实实地看到对方使用魔法道具,其强悍程度的确是让艾罗有些目瞪口呆。
貴族情人的浪漫之戀 月琵琶
“好厉害!火焰元素?你们的魔法师竟然能够召唤出这么可怕的存在?这可是纯粹的魔力元素的集合体啊!”
对于艾罗的称赞,狗斯特却是带着苦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实不相瞒,我们这个魔法师对于魔力的掌控并没有那么优秀,所以要让他自己召唤的话,他是死活都召唤不出来的。所以每次召唤,他都必须借助大量的魔力结晶,然后汇聚成这份魔法卷轴来使用。很遗憾,这一场我们战歌应该是赢了。不过同样的,艾罗会长,第四局比赛的时候我们就不被允许使用任何的魔法道具了。所以,是我们输了。”
就在狗斯特和艾罗说话的时候,场上的战斗已经分晓。
突然出现的火焰元素实在是大大出乎了人鱼之歌成员的预料,在应付仓促,甚至早早地因为已经快要胜利的节骨眼上放松心情,而导致那头火焰元素一口气就把他们的所有成员全都打倒,让战歌公会获得了难得的一局。”
而等到人鱼之歌的成员们重新起身,转过头看着战歌公会的成员的时候,艾罗看到了他们的眼神中已经不再有刚才的轻松与惬意,反而是充满了警惕。可想而知,第四局的比赛中他们一定会变得更加谨慎,也会更加的稳扎稳打,绝对不会给战歌公会任何的机会。
如果第四局战歌公会没有办法做出什么更加强有力的调整或是策略的话,那么的确如同狗斯特所说,这场十六进八的淘汰赛,人鱼之歌已经赢了。
吃貨兒子毒辣媽咪 千櫻浠
“狗斯特会长,你们公会的战斗风格非常令我惊讶。”
來自陰間的女兒 落葉2015
趁着自家成员们在旁边喝水的间隙,艾罗转过头,饶有兴致地看着狗斯特,继续说道——
“所以,你是希望能够用这场战斗来为你们公会赢得更多的关注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