亙古大帝
小說推薦亙古大帝
这一日,风云汇聚。
而在第二日,那一片红光汇聚之地,已是聚集了无数的修炼者,皆以年轻之人为主。
他们凝视着此地,眼瞳内有着炙热。
“不知其内是否存在轮回之物乃至轮回之宝?”
“若得其传承,或可得到那一切!”
“据说墓葬之地若开启,其内必荡漾轮回气息,若能够将其得到,出手之下宛如轮回之物一般。虽只能施展一两次,但也足以震慑四方!”
“这等乃至大机缘,怕是无法降临到我等身上,倒是葛菁、林焱、元周、楚百雄、王宁等有着可能,还有虚空门的虚若若!”
哗!
在众人话语落下,木商、元周、楚百雄等人踏入此地。
葛菁、虚若若也是站在一方山脉之中,她们皆是女子随着实力的提升容貌绝美到了一定地步,引得无数修炼者注目。
“八年时间,葛菁对于天火的掌控已到了一定的地步,据说她踏入到了浴火古凤族的火种之地!”
“那等之地宛如禁地一般,她进入其中竟是能够走出?”
“真正的天之骄女!”
在这等言语落下,世间修炼者皆是震颤。
“还有虚若若,她也从虚空之中踏出,八年间据说多次踏入虚空深处那等生死禁地外的绝地之中。”
嘶!
这等历练,犹如在纸上玩火。
但无论是葛菁亦或是虚若若全都承受下来。
这使得两位女子皆是蜕变,如今身上都有着一层非凡之气。
“绝地之气!”
此地,仍旧有着一些老辈修炼者,他们凝视之下叹然一声。
“世间修炼者,唯有真正的在绝地内历练,方才有着一线希望凝聚这等气息。”
如此,更让人惊颤。
即便是木商、柳春等凝视,都感慨万千。
重生娛樂圈女皇[全]
咻!
而就在此时,林焱的身影骤然而至。
他踏入此地,让四方一惊。
“唯有他自己前来?”
这是不少修炼者想不到的。
林焱身在这里,眸子也凝聚与那红光之地,他没有让灵溪等人而来。
出手诛杀望天阁,这等势力怎会轻易放过?
这墓葬之地,必有一场大战吧?
如此之地,林焱一人反倒是来去自如。
嗡!
而就在众人凝神之时,在远处的那妖龙山脉之中,也有着一道古老的气息爆发。
万族汇聚,处在那妖龙山脉中。
石显、药桓、印无缺、周林等老辈的修炼者也存在与其内。
这一次,他们只能为人族而来。
轮回之指事关太大,莫说这里乃是妖龙山,即便是生死禁地他们也要踏入。
我妻妾成群 十一戒
今日,乃是真正的为人族一争。
此时,一道声音也随之响起。
“诸位,轮回之指降临世间,乃是上天对万族的考验,如今六指只剩下三指,诸位该如何应对?”一道身影骤然而现,妖气也随之弥漫开来。
开口的修炼者,身穿黑色衣袍,那衣袍之上更绣着一条金色的妖龙,使得这衣袍都流淌着一股强横之气,衣袍之下乃是一位老者,他目光闪烁间看向众族修炼者。
“虽只剩下三指,但每一指皆难抗衡,我之族即便想要与之一战,也是无能为力。”此时有着一族苦笑不已,其族在这世间没出过轮回强者,单纯自身之力,莫说一指即便是一气也足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大族,理应多抗衡。我古妖族与这世间存在久远,可与古魂族、虚空门等联手抗衡一指!”古妖龙族的这修炼者开口。
此声落下,不少修炼者松了一口气。
又有一指尘埃落定!
“只是,诸位也应知晓,轮回一指极为强大,想要抗衡实则万难,所以……我等已出手但却做好了陨落的准备,只是我等若死,族人难护,因此……不出手之族需拿出宝物,让我等之族无后顾之忧!”
古妖龙族的这修炼者声音萦绕整个妖龙山脉。
大唐小地主 大夢三年
“要出宝物?”
此时,很多修炼者对视,眼眸内有着一丝叹然。
宅鬥精英穿現代
但,这也无可奈何!
唰!
逆天小丫鬟:邪少爺的傲嬌妻
此时,很多修炼者也看向竹山的一位长老。
“来之前,竹天帝曾言,他出手……只为这大时代,我竹山……无需任何外来之物加持自身!”竹山的那位长老道。
道傲八荒
竹山清高,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妃我傾城,冥王的特工王妃 南山有水
“林焱与我人族,也不需要!”药桓开口,声音铿锵有力。
“我古兽族可联手古佛族、古道族等也可承受此一指,无需外族宝物!”此刻,古龙族的那位长老开口。
佛涟大师也都在此,目光灼灼!
“既是如此,已有五指,还剩下一指!”
“南海、血杀宗等超一流势力难道不曾站出吗?”
此时,很多修炼者将眼眸落在了这等势力之上。
“诸位皆知,南海除却灵溪之外未曾降临天亘界域中,至于血杀宗……八年过去,我想当初葬魂内的那一战诸位也感受到了一丝蛛丝马迹吧?葬魂至尊要自其内而出,乃是血杀宗那位老者出手,若非是他,天亘界域早在八年前便陷入黑暗之中,那葬魂外的地面上仍有那位老者的血之气息,那一战……其耗损巨大,如今诸位还要其出手?”
石显开口。
与巨巫族的那一战,林焱与天殿、天宗等人族奋力拼搏。
他们后来方才知晓有葬魂至尊将出,只是一切竟是被血杀宗的那老者挡下。
那一战,血杀宗陈老咳血。
此等之事,对于这些古族而言已不算是秘密,因此石显方才道出。
强者之战,一旦受伤,莫说八年,纵十年、百年也难恢复。
今日,这些势力竟还要血杀宗出手?
闻言,不少族强者目光内有着一丝冷凝。
对此,他们知晓的太清楚了。
尤其是虚空族的虚空门、古魂族、古妖族等,这可是他们自望天阁内得到的消息。
血杀宗那位老者受下重伤,便也代表着血杀宗这等超一流宗门已不再非凡。
这是他们对天殿、天宗、林族动手的绝佳时机。
若非如此,望天阁也不敢发动那祭天大典。
今日,古妖龙族的那位强者如此开口,也是故意为之。
“既是如此,那最后一指谁来扛下?”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
此刻,不少修炼者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