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
随着师妃暄的话音一落,夜未明与莜莜的耳边同时响起了一则预料之中的系统提示:
叮!触发隐藏任务“决战天津桥”。
决战天津桥
因为你参与到和氏璧被盗一案之中,作为施主的慈航静斋决定用江湖中人的方式来解决这次纠纷。在一对一的单挑战斗中,通过慈航静斋的考验,对方将不再追究此事。
任务等级:七星
任务奖励:永久拥有和氏璧异能对你的改造,将不再有因剧情影响,而失去其增幅技能。
任务惩罚:你身上的和氏璧异能(不论炼化之前,还是炼化之后),都将会被慈航静斋收回,从而彻底消失。
备注:如拒绝此任务,你将会遭到洛阳城内各方高手的追杀。
请问是否接取任务?
是/否
……
听完了这个挑战任务的全部描述之后,夜未明不仅犹豫了起来。
原本,对于这样的任务,夜未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接受。但听到那个“备注”的内容之后,却又禁不住犹豫了起来……
霸刀兇猛
一时间,夜未明眉头微皱,有些举棋不定。同时左手飞快的做出掐算动作,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而另一边的莜莜,此刻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很显然已经进入到了挑战副本之中,与师妃暄的虚影1V1的单挑去了。
师妃暄见夜未明并没有立即做出选择,反而在那里掐指推算,却并没有立刻将注意力放在她的对手徐子陵身上,而是微微皱眉,对夜未明问道:“夜少侠,你还不接受挑战,莫非还有着其他的打算?”
嬌妻初長成
夜未明不耐烦的伸出右手,赶苍蝇似得摆了摆道:“别打岔,我算东西呢?”
有種掰直我 關雪燕
师妃暄更加疑惑:“夜少侠在推算什么?”
夜未明毫不隐瞒:“我在推算这个洛阳城中,可能会参与追杀的高手都有哪些,其中等级和你差不多的,甚至更高的都有哪些,我能顺利击杀他们的成功率有多少,还有就是这些人被杀死之后,掉落的东西是否符合我的需求……”
“嗯,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计算过程,你别打岔,让我慢慢算算。”
师妃暄:……
双龙、跋锋寒:……
躲藏在暗处偷偷观战的所有人:……
其中一些比较聪明的,比如说李世民等人,已经开始对手下低声吩咐起了具体的作战策略。一会一旦夜未明拒绝接受挑战,大家该追杀还是要追杀的,但千万别真去追杀,尽量离远一些替其他人摇旗呐喊,擂鼓助威。
而其中一些明显与夜未明关系很不友好的,例如曲奥之流,已经做好远远露个脸,刷一下存在感就算我完事的想法,打死也不会第一个冲上去和这家伙拼命。
太狠了,惹不起啊!
沉默了两秒钟之后,师妃暄轻轻摇头说道:“事实上,一旦开启追杀模式,所有追杀者的等级都是同时下降10级以上,而且这些人死后只会在这次的追杀活动中被淘汰出局,夜少侠却无法从他们身上得到包括经验与修为在内的任何好处。”
夜未明这才停止推算,抬起头来望向师妃暄,皱眉问道:“这么过分?”
师妃暄认真的点了点头:“所以这才是拒绝挑战的惩罚。”
微微一顿,又补充道:“而且在接受挑战之后,一旦通过,不但可以保住和氏璧异能不会消失,而且还能得到一定的经验与修为奖励。”
夜未明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天道为证?”
师妃暄认真的点了点头:“天道为证!”
“好吧。”既然人家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夜未明也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那我愿意接受挑战。”
言罢,在任务界面之中,选择了“是”。
下一刻,夜未明周遭的景物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依然还是天津桥头,依然还是月正当空,依然还是晚风习习。但身边的寇仲、徐子陵与跋锋寒已经消失不见。
紈絝毒妃
只有一个看起来三十许岁,眉清目秀,脱俗出尘的美丽妇人,正默默凝视着他。
夜未明与她目光对望,心中顿时涌现起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异感觉,就好像接触到一种广阔无边,神圣而莫可度量的心灵天地。
在这个妇人的身上,夜未明仿佛看到了一种与师妃暄极为相似的超凡气质。而当比起师妃暄来,眼前这个妇人的境界却要显得更加高深许多。
如果说师妃暄给人的感觉,是那种悲天悯人的慈悲胸怀,眼前这个妇人便是一种看尽世情的素淡从容。
这就已经进入挑战副本了?
明显感觉的眼前这个妇人的气息绝对比师妃暄只强不弱,夜未明也不由得提高了几分警惕,跟着一脸凝重的迈步踏上桥头。
每一步踏出,身上的期许便攀升一分。
在体内“真龙之气”得到十倍百倍的增幅之后,夜未明此刻对气质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如果说之前的他,是可以将有限的资源发挥出更大的效果,那么现在的他,资源便仿佛无穷无尽。
在“雷霆雨露”的特殊效果作用之下,更仿佛可以永无止境的不断增强。永远也不会达到极限一般!
然而在夜未明这种近乎于高山仰止的气势面前,眼前美妇人却只是十分平静的含笑点头,似乎丝毫也不受他的气势影响:“夜少侠,你来了。”
“我来了。”夜未明平静的回道:“转瞬不见,虽然我还是我,却没想到师仙子已经变得如此成熟淡雅,相比起片刻之前,简直判若两人。难道师仙子是想要借着这次见面,来告诉我时间流转,沧海桑田的道理吗?”
美妇人:……
这小子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欠揍?
耽美雲上 璽君
还什么“时间流转,沧海桑田”,你不如直接说岁月不饶人,我变老了来的干脆!
不过对于夜未明的调侃,这个美妇人却显得十分宽宏大量,并不与他一般计较。只是十分平静的说道:“夜少侠误会了,我并不是十年之后的师妃暄。”
夜未明闻言一愣,立刻想到那个驻颜有术的祝玉妍,于是试探着问道:“那是……五十年之后的?”
听到夜未明越猜越离谱,美妇人索性也不再卖关子,而是直接说道:“我是师妃暄的师父,慈航静斋现任斋主,梵清惠。”
太子
夜未明闻言不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根据殷不亏的攻略之中记载,师妃暄与婠婠分别是慈航静斋与阴癸派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前者年纪轻轻便领悟了《慈航剑典》之中最高境界“剑心通明”,另一个则是领悟了《天魔秘》的最高境界“轮回篇”。
虽然从目前来看,两个人的实力还远不如她们的师父那般的功力深厚,但料想数十年之后的二人,却肯定要青出于蓝!
综上所述,他们的实力排序应该是这样的:晚年师妃暄>梵清惠>现阶段的师妃暄。
如果夜未明面对的真是到了晚年的师妃暄,今天势必将会陷入一场苦战,但如果只是梵清惠的话,到时不妨将对方当成一个与祝玉妍对等的存在来看待,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而已。
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无惧于对方,夜未明索性也不再犹豫,当即手腕一翻,却是将巨阙神剑取了出来,遥指梵清惠:“原来是梵斋主,失敬失敬。不过既然这只是一个考验,还是尽快动手比较好一些,还请梵斋主不吝赐教。”
却不料梵清惠闻言却是轻轻摇头,跟着转头看向自天津桥下奔流不息的洛水,轻声说道:“在动手之前,不知夜少侠可否听我讲一个故事?”
夜未明委婉的表示:“不能!”
叮!梵清惠向你提出请求,要求在听她讲过一个故事之后再行开战,如果你能耐心的听完对方所讲的故事,则通过挑战之后的经验与修为奖励翻倍。
听到系统提示,夜未明立刻改口:“你说。”
梵清惠的神色依旧素淡从容,平静的开口说道:“有一个求仙问道之人,他走遍名山,终见仙人。然而那个仙人却提出必须要让他通过一个试炼,才肯收他为徒。”
不得不说的是,慈航静斋的人,貌似都很有讲故事的天赋。梵清惠的故事只是开了一个头,便让人生出了想要听下去的欲望。
却听梵清惠继续说道:“那仙人要求他体验十世轮回,期间绝对不能开口说出一个字。”
妖女傾城:王爺別惹火
“那个求仙之人按照仙人的吩咐,进入了轮回梦境,在前面九次轮回之中,不论平穷、富贵、健康、疾病,都始终不忘仙人的叮嘱,终其一生闭口不言。”
“直到最后一世的时候,他转生成为了一个女人,也同样恪守闭口不言的戒律,直到嫁人生子。”
“而后突然有一天,一群贼人闯进了她的家中。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她的丈夫,还将她给糟蹋了,但她依旧从始至终不发一言,默默忍受着一切。”
听到这里,夜未明终于忍不住打断对方,一屁股坐在天津桥的桅杆上,兴趣满满的说道:“能不能详细说下,她被贼人糟蹋的那段?”
梵清惠为之气结,隔了足足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许久之后方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不能!”
被对方如此义正言辞的拒绝,夜未明顿时大感无趣,于是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你继续说,加快语速。”
梵清惠则是不为所动的按照之前的节奏继续讲述道:“直到那群贼人要杀死她的孩子时,求道之人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开口了。”
“就在她开口的一瞬间,梦境破碎,求道之人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流泪满面。”
言罢,梵清惠终于转回头来,望向夜未明:“不知夜少侠听了我刚刚所讲的故事,心中有何感想?”
夜未明沉吟两秒,之后说道:“噩梦连连,且记忆十分深刻,多为体内脾胃不调,阴阳失衡,加之思虑过重所引起的。”
梵清惠:???
名門逼婚 清音隨琴
我跟你谈佛学和哲学,你特么跟我谈医学?
男後的重生
咱们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好吗?
这时,却听夜未明继续分析道:“加上梵斋主说那是一个求道之人,出现这种情况便再自然不过了。”
梵清惠忽然感觉,自己的故事貌似并没能影响到夜未明,反而被对方的一句话勾起了兴趣。虽然知道并不明智,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夜未明继续说道:“综合梵斋主的故事,我大致可以推断出其真实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一个坚信梦想,追求成神理念的筑梦者,每日坚持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只为了能够多积累一些成果,获得更多人的认可,这便是所谓的求道。”
“殊不知在这个艰辛的求道过程之中,身体已经渐渐被拖得越来越垮,以至于出现了脾胃劳损、颈椎酸痛、眼结膜炎、阴阳失调……以至于失眠多梦,身体每况愈下。”
“不过为了追逐梦想,他却始终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殊不知求道之路是何等艰辛?就算好不容易得见福德金仙,得到的答复也多半都是‘下次一定’,但谁又知道,‘下次一定’的另一层含义,却是下一次也不一定。”
“哎……”
听完夜未明的描述,梵清惠禁不住身躯微颤。
原本,她提出要让夜未明听她讲完故事,是打算利用这个故事来瓦解夜未明斗志的。怎么到了后来,反倒是她差点被夜未明的故事给感动了,甚至就连心境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然而,刚刚在“故事大赛”中占据了一点上风的夜未明,却是根本不给她任何扭转局面的机会,当即大手一挥,单小小和尉迟嫣红两个小妖精已经被他召唤出来。
梵清惠见状眉头微皱:“夜少侠,这是何意?”
“故事已经讲完了,自然要早点动手结束这次的挑战。当然,我召唤她们出来,只是为咱们之间的战斗奏乐助兴而已,绝对不会插手参与你我之间的公平决斗。”
随着夜未明的话音一落,两个小妖精已经各自施展身法,直接跃下桥头,远远的避开了这个让她们感到浑身不适的尼姑。
神級屍王
下一刻,慷慨激昂的音乐响起,顿时将梵清惠之前利用故事制造出来的诡异气氛,冲了个烟消云散。
叮!《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