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刑部告示:今查实有五台山文竹菩萨,私盗初生婴儿,赏钱十万缉拿归案。另告各家百姓,需谨守自家孩儿,莫要再遭此贼毒手。告示的下面,画着文竹菩萨的头像,乃是名家亲手所绘,倒也栩栩如生。
砰,本去佛祖将那告示重重地拍在几案之上,怒指前方的文竹菩萨道:“本座让你去接回金蝉子,却又怎的引出了这等事端?文竹,你可知罪?”
文竹菩萨一脸颓然之色,脸上还有好几道被无支祁抓出的伤口,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道:“弟子没用,还请佛祖降罪责罚。”
佛祖寒声道:“时至今日,那海捕文书已然传遍了中土,甚至连西域各国也有了传言,都说我佛门乃是盗窃童男童女的贼人。还有不少走失了子女的愚民愚妇,都将罪责扣在了我佛门之上,搅得各处寺院都乱做一团,如今三界人人都在看我西天的笑话。这般罪责,你可能承担得起?”
文竹菩萨闻言,顿时冷汗直冒,忙叩首道:“启禀佛祖,弟子一时不慎,中了那云翔的奸计,方才落得这等局面,弟子有罪,那云翔却也不可轻饶。”
这时,一旁的智慧胜佛忽然开口道:“文竹菩萨,你明知深夜盗人乃冒险之举,又怎能亲自动手,还被人当场认了出来,也未免太过鲁莽了些。”
文竹菩萨叹道:“当日白天之时,那云翔便已阻了我一次,还出手打伤了青狮,逼不得已,方才亲自出手,如今想来,只怕当时便已中了他的算计。”
我可以變成女人了
“云翔,又是云翔!”这些年来,佛祖已是越来越容易动怒了,只听他喝道:“这妖孽刚招惹完了天庭,居然又在金蝉子之事上作梗,实在是无法无天。奈何这妖孽正在得势之时,我也不便找他的麻烦,却也只能任由他再猖狂些时日了。”
文竹菩萨道:“佛祖,那金蝉子之事,又该如何是好?如今金蝉子已然转至第九世,尚需尽快开始修炼《阿酥赖耶梵那经》,若是就此中断,未免太过可惜了些。”
佛祖道:“此事我自然不会忘记,只不过,如今金蝉子在却云翔手中,若想将其抢回来,难免要兴师动众,到时若是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岂不是平添麻烦?”
智慧胜佛道:“弟子以为,不如便先派人去中土给金蝉子传经,以后时机成熟,再去将他接回来,如何?”
佛祖沉吟道:“倒也是个权宜之计,只是金蝉子就在那云翔的眼皮之下,若是派人去传经,只怕他又会前来阻挠。”
智慧胜佛叹道:“事到如今,怕是也只有那一个办法了。”
眾妙之門
佛祖先是一愣,接着露出了恍然之色,叹道:“也罢,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本座再忍他一次便是,此事便由你亲自办理吧。”
智慧胜佛连忙合十道:“谨遵佛祖法旨。”
双叉寨中,正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自打云翔大闹天庭之后,在妖族间一时传为美谈,这座原本不大的寨子,已成了天下众妖心目中的圣地,引得万妖前来相投。
傲妃難馴:神王,寵上癮 幽幽二爺
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寨中已是汇聚了不少高手,实力足足翻了一番,光是大圣修为以上的妖族,便已聚集了三百人上下,更不用提那些大圣修为以下的小妖了。
之前毁掉的寨子已然重建,面积还扩大了不少,然而,这也无法容纳如此多的妖族,不过还好,双叉寨的势力范围,原本就不止双叉岭一处,盘龙山、吕梁山、神农山都足以让妖族容身。于是,这些妖族便源源不断地汇聚到了双叉寨的各处地盘之中,已使得云翔隐隐有了天下第一妖王的美誉。
星河轉,命盤定
人多了,管理起来也就更加麻烦了,所幸如今寨中元老不少,倒也足以应付,只是如此一来,却让大家都是忙得够呛。
熊山君与虎靳刚刚忙完了属下妖族整编之事,刚回到厅中要歇息片刻,却忽然听得有人来报道:“两位将军,大事不好了,外面有个和尚找上门来了。”
烈火青春坐看雲卷雲舒
二人心中一惊,忙道:“哪里来的和尚,居然敢来咱们双叉寨惹事?”
舊神王座 海貓樹
那报信的小妖道:“那人自称叫做智慧胜佛,乃是灵山城而来,说是要来找大寨主的。”
“什么?智慧胜佛?”二人顿时面面相觑,他们当然知道,能被称作佛的,那可都是西天的大职正果,身份尊贵,修为更是不凡,如今一位佛爷找上了双叉寨,却已是不由得他们不重视了。
熊山君道:“大寨主外出办事,至今尚未归来,无支祁前辈守在河西村,轻易不得离开,如今却有西天的佛爷找上了门,却又该如何是好?”
虎靳沉吟道:“这倒是有些蹊跷,那智慧胜佛居然单独前来,还让人前来通报,倒与旁人有些不同。是福不是祸,咱们且先去看看再说,若真是找麻烦的,如今寨中人手不少,只要布下万妖阵,倒也未必怕了他。”
合法強爆
熊山君点头称是,便传令召来上百位大圣,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了寨子。
寨门之外,果然站着一位老僧,看上去颇有几分庄严法相,虎靳道:“前方可是那自称智慧胜佛的?”
那老僧合十道:“善哉,善哉,正是贫僧,各位施主,有礼了。”
众人见这智慧胜佛居然颇为客气,心中更是奇怪,便有熊山君问道:“智慧胜佛,你乃是西天的佛爷,与我双叉寨向来不睦,今日来此何干啊?”
智慧胜佛忙道:“各位施主,贫僧此来并无恶意,乃是有要事找云施主相商,还请各位代为通传一番。”
熊山君道:“你找大寨主何事?”
智慧胜佛道:“此事不便外传,还请让云施主出来相见吧。”
虎靳皱眉道:“大寨主外出未归,你却来得不是时候。”
“什么?云施主居然不在?”智慧胜佛声音一沉,吓得众妖慌忙握紧了兵刃,却听他续道:“既然如此,那贫僧便在山下的法门寺中等候几日,若是云施主回来,还请派人来通传一声。有劳各位施主了。”
说完,他再次朝众妖行了个佛礼,便转身下山去了,却更是让众妖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