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農民
小說推薦超品農民
“我放话出去,说明这次行动的结果,之后金雕大妖尤其是魔血藤王也放话出去,两件事都做好。”赤戟大妖一时没其他对付敌人的好办法,只能是先利用舆论来一波攻击了。
王伦和其他人一起,在暂时藏身的地方安顿了下来,这一次重新回归,大家没什么反应,一来大概都清楚他是灵宗的压榨对象,之所以能回来也是灵宗舍不得他的利用价值,二来是刚刚经历了一次凶险的飞逃,身体累,精神更累,没什么欲望想说话。
唐行丘依然没有主动过来说话的意思,这显然和赵长老以前的描述不相符,不过王伦也知道唐行丘不可能是真的欢迎他回归,对方不说话,他更加不会凑上去。
找了一个地方,设下了结界,王伦拿出中品灵石修炼。
修炼的时间过的很快,加上队伍也没有行动在身,就在此地休整,王伦一口气修炼了差不多五个小时。
这时候,用于和问斗势力龙头周猿保持联系的传讯玉简,突然震动了起来,连着震动了六次,又突然消失,接着三秒钟过后,传讯玉简再次震动,同样震动了六次就结束。
王伦收到了暗号。
周猿已经看过他放在临时联络点的那封信了。在信上面,他除了让周猿宣布问斗势力获得了妖兽沼泽中的宝物外,还提醒对方在收到信后,如果情况允许,就传讯联系他,让他知道对方看到信上面的内容了。
畫聖 一筆落畫
野蠻獸夫:娘子,快來生崽崽
现在肯定是周猿进了妖兽沼泽,在传讯玉简可以通话的距离范围内和他联系。周猿发出了信号,连着两次让传讯玉简震动六次。
心為你跳
回到過去做家主 過河泥人
王伦自然没机会和周猿交流,但知道了周猿那边的情况后,放下心来。
“估计很快,周猿放出来的消息就会被灵宗等宗门获知了。”
從刀劍開始的次元旅程
王伦并不着急。局面他也私下分析过了,人族队伍和大妖队伍应该是不可能决一死战,顶多也就是某一方找到机会,猎杀掉对方一名或者几名成员,最可能的情况是,双方都没有收获,但又都没时间耗在这事上,最后不了了之。
而如果真的久久没有收获,这边,唐行丘,牛显群,石炎王为首的这些修炼者应该会尝试将队伍散开,给予各个成员更自由的空间,让每个修炼者都行动起来,搜集敌人的情报。
所以,他完全能够在被郭群其喊回去之前,返回自己藏着黑色盒子的地方,将盒子挖出来。
星神
“王道友。”
继续修炼才一会儿,王伦听到了结界外有人喊自己,施法让结界现出一个口子后,王伦发现外面站着的人是饶奇。
“饶长老有事找我?”
饶奇没转弯抹角,朝旁边招了招手,一名黑衣黑裤的修士过来了。
“王道友,这位是宗主派过来负责带回妖兽晶核的人,上一次你被唐长老……结果没时间返回宗门,就又被喊了回来,更没时间亲自将东西送
回去了,现在让人带回去比较好。”
王伦点头:“没问题,眼下确实没时间回灵宗了。”
说着,他将白鹿妖王的妖兽晶核,连同一个小盒子,还有覆盖晶核的灵药团子,一并交给了那名黑衣修士。
以前他还坚持要将这件宝贝亲子带回灵宗,其实就是想自己返回灵宗,不参与人族报复队伍的事,但这次被喊了回来,在任务结束前,郭群其不可能召他回去,东西让别人带回去也就没什么了。
反正郭群其给他的任务,他是完成了。
“王道友,唐长老那边……”饶奇尴尬地笑笑,“我没法从中调解什么的,希望道友不要受了影响。”
“理解,”王伦笑着道,“我被喊回来,目的也是让我参与行动,完成整个队伍的任务,自然不会因为个人矛盾而撂担子。”
“王道友深明大义,”饶奇拱手谢过,“有道友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王伦目送饶奇和黑衣修士离开,重新闭合了结界,继续修炼。
结果也才过去了两个多小时,结界外似乎有了一点骚动,王伦没理睬,但很快,就有人从旁边走过,不止一人,其中风化雨的声音还传了进来:“王道友出来了,刚刚收到了一个对我们不利的消息了。”
“周猿那边的速度真的岗岗的。”王伦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走出结界,唐行丘和石炎王以及牛显群的周围,已经聚齐了其他修炼者了,王伦靠近,就听唐行丘正色道:“这消息不可能是真的!”
但马上他就迎来了牛显群的反击,后者笑了笑,说道:“这恐怕未必了,大家也都知道,第一个觉得妖兽沼泽内有宝物的,就是反贼了,他们完全有可能窥破了彩虹影石的奥秘,打开了沼泽内的特殊空间。”
“哼,那我也可以说,反贼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沼泽内有宝物,为什么还会让我们发现彩虹影石?而且不提这个,光提一点好了,我们的队伍发现了四块彩虹影石,但实际上应该总共有六块彩虹影石,那完全有可能是我们当中有两个人藏了彩虹影石没拿出来,之后趁机联系了所在的宗门,是某家宗门找齐了六块彩虹影石,顺利发现了彩虹影石的奥秘,所以才打开了特殊空间,获得了宝物,整件事和反贼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唐行丘没在狡辩,照样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雙淚傳說 冷香幽
“那唐道友还是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东西。”牛显群咄咄逼人,一点也不想错过让唐行丘单独揽责的机会,“反贼放出来的话,详细描述了他们是怎么解开彩虹影石奥秘的,也解释了六道水柱产生的原因,甚至点明了他们打开了特殊空间,就只没有说出收获了什么宝物而已,别的不说,光是对彩虹影石蕴含的奥秘的描述,我就觉得只有真正拿着彩虹影石做过相同的操作,才能如此准确地描述出来,相信其他成员和我的看法也一样吧?”
这就是牛显群此刻敢向唐行丘发难的理由,他不怕唐行
賽場風雲 happysnake
丘狡辩。
唐行丘顿时气结,接不上话。
其他修炼者没一个站出来替唐行丘说话,毕竟问斗反贼势力放出的话中,含有十分让人信服的细节描述。
“这事就没必要再争论了,基本可以认为,是反贼得到了宝物。反过来说,就是因为我们的松懈,还有一些不该有的人为失误,才导致了这局面,损失是我们的,毕竟这宝物本来应该属于我们。”
牛显群特意强调了不该有的人为失误,说这串字眼的时候,还直接看向了唐行丘,就是当着所有修炼者的面在说,唐行丘制造了人祸。
“随你怎么说,我还说反贼的脚长他们身上,光因为我将王伦赶出了队伍,就让反贼得手了?你牛显群说的那理由能站住脚?”
唐行丘怒声质问,此刻真是在奋力辩驳了。就算他出了错,他也会拼命推卸,更何况现在他觉得让他担责的理由有些牵强。
牛显群说的那个理由,是怪他将王伦赶出了队伍,如果他当时只勒令王伦不得参与对付红蛛妖族的行动,那王伦就不能跟随队伍前往阴空山,王伦自然会被派去妖兽沼泽,尝试搜寻反贼的下落,之后也就自然不会有反贼在妖兽沼泽获得宝物的事情了。
輕狂世子妃
这所谓的理由,是建立在王伦不能参加灭杀红蛛妖族的行动后,就一定会去沼泽待命的基础上的。可是,谁又能保证队伍会做出让王伦去妖兽沼泽的决定?他还能说,队伍会做出让王伦在原地留守、进行反思的决定呢!
唐行丘怒视着牛显群,怒道,“你说的那理由,简直是无稽之谈!”
牛显群则笑了笑,不慌不忙:“就算理由牵强了,可别忘了,逼迫王伦交出马之建、云霞等人赠送的灵石的人,从头到尾只有唐道友你一个,之后勒令王伦不得参加灭杀红蛛妖族的行动也是你,不顾我们意见执意将王伦赶出队伍的人还是你,而恰恰在王伦被驱赶了后,就发生了反贼猖狂行动的事,全程都只有你在对付王伦,将唯一能引诱反贼的人赶走了,这是事实了吧?这事实让十二家宗门知道了,他们会迁怒到你,本来也许是我们整个队伍负有办事不力的责任,但你扼杀了王伦有可能制止反贼行动的唯一机会,你的责任才是最大的。当时如果你对王伦什么都不做,情况会根本不一样。“
牛显群算是直接点明了,唐行丘针对王伦的举动,给了别人向唐行丘发难的一个借口。
在需要有人为反贼又一次胜了十二家宗门的这事担责的前提下,是集体处罚整个人族报复队伍,还是处罚这支队伍中办事最不力的唐行丘,其他十一家宗门可不会任由灵宗决定!
他们会联合向灵宗施压,让事情演变为只责罚唐行丘一个人。所谓的死贫道不死道友,担责的锅甩给一个外人,总比甩给他们的人要好。
牛显群这番话说了出来,唐行丘自嘲般笑了笑,随即既是在反抗、又像是在保住最后的颜面,怒声道:“我没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