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愛下-238來自香味的線索讀書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眼前美丽的少女温柔的鼓励着他,相信着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城主。这让顾寒之心中浮现出一丝温暖。一直以来,他以母亲为榜样,努力的提升修为,管理着乌城,牺牲了大把的年华,同龄人的游湖、踏青,甚至与妹妹在节日里一顿饭的时间也没有。
旁人说他冷情冷性,但他只是知道自己所肩负着什么,所以主动放弃,使自己尽早成熟起来。如今他身边除了忠诚的仆人以外,并无一可以交心的朋友,就连妹妹雪之面对他也是亲近不足。然而他并不后悔,因为这样可以让他拥有保护重要的人,保护乌城的能力。
他再也不想看到自己重要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的画面了。
“谢谢你,林姑娘。”顾寒之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望着眼前阳光下的少女,受母亲的影响,对于林曦这样善解人意,坚韧不拔的女性颇有好感。
如果这事件结束以后,城主府能迎来它的女主人的话,该有多好。
“林姑娘,我…”心口浮现出的悸动,让这个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也开始说话饶起舌来。
风浮起吹动二人脚边的露叶,林曦捋起耳边的丝发:“有什么事吗?顾城主?”
林曦清澈的眼眸望着这个叫她名字的男人,那坦荡的目光,让顾寒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林曦表示过有什么事情可以在调查结束后再谈,或许现在真的不是谈论的时候,等一切尘埃落定,他好好准备过后,再说吧。
顾寒之摇头:“没什么事。”
两人继续向前走吧,顾寒之问她等一下有什么打算吗?林曦表示自己想去发现那些死者的地方看一下。那些地都是偏僻之地,加上由于人的害怕心理,如今更是没有什么人去,说不定凶手会留下什么破绽在那里。
虽然顾寒之觉得林曦不会找到什么,但还是嘱咐林曦小心一些。
就在这时,顾雪之又拎着食盒出现,她弱弱的喊了一声哥哥,将食盒藏在身后,这一看就知道是带给谁的。本来还带着一些微笑的顾寒之顿时拉下脸来。
“我堂堂顾寒之的妹妹,整天往地牢跑成何体统。”在顾寒之的心中已经认定了苍澜就是那采花贼,加上今天苍澜对林曦表现出的那一份占有。既然心中有林曦,为何还要在外面沾花惹草,还害人性命,这让顾寒之越发觉得苍澜就是一个小人!心中更是厌恶,又怎么会乐意看到顾雪之一次又一次的找苍澜。
“我…”被自己的哥哥这么一呵斥,顾雪之几乎快要哭出来。
她低下头,说不出话来,双手紧紧的握着食盒。
“林仙长,林仙长!”
王二郎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由于跑得实在太急,他竟一下撞到顾雪之,顾雪之准备的膳食被撞翻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见自己闯祸的王二郎赶紧弯腰道歉。
然而顾雪之还没有说话,顾寒之便让王二郎不必道歉。
“连一个练气一阶的人都躲不开,雪儿,我对你有些失望。”顾寒之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的妹妹能变得多强,然而顾雪之明明是练气五阶,却躲不过一个练气一阶的孩子,这跟没有修炼有什么区别。
被哥哥这么一说,顾雪之的眼眶更红了。
林曦见情况不好,连忙拉着王二郎表示,是王二郎不好,做事太着急,没有轻重,才会撞到顾雪之。
然而顾寒之的态度还是一样,顾雪之只能红着眼挨批,顾雪之一直苦瓜脸,顾寒之很少真的对顾雪之动怒,说了两句话,便让顾雪之回房间,而地上的残渣,让下人清理一下。
林曦知道顾寒之是为了顾雪之好,只是顾寒之由于一心扑在修炼与乌城的事上,并不懂得表达对妹妹的关心,他们两人实在太缺少交流了。但没有办法,如果这些年来,顾寒之能将花在乌城身上的心思,分一些到顾雪之身上,这兄妹两的感情也不会这么僵,但同时也不可能成就现在的顾寒之。
“所以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
知道自己闯了祸的王二郎神情有些颓废。
“是上次那个叫小荷的姑娘说想起了什么事情,想来见你,现在正在门口。”
由于没有主人的允许,外人是不能随意进入城主府的,听到这件事的林曦,立即前往,果然在门口见到等待已久的小荷。小荷弯腰向林曦行礼后告诉林曦,回去之后,她又想细想了一番,昨天夜里确实想起了一些细节。
“香味?”
小荷点头:“在被打昏时,我确实闻到了一股非常清冷的香味,那是一股非常好闻的味道。”
又是身材娇小,又是带有香味。
听上去怎么像是女人?
林曦向小荷表示感激,目送小荷后,林曦打算先不去查看现场,去一下香料店,先着那股香味入手。如果知道了是什么样的香料,又是哪些人在用的话,说不定就可以知道凶手的真实面目。
林曦转了个弯,由于昨天已经几乎踏遍全城,她已经知道了城中最大的香料店在哪里,为了节省时间,她直接走后巷。刚步入后巷,便瞧见那里围了几只大黄狗,林曦不经意的往那看了一眼,这不是刚刚顾雪之被打翻在地的膳食吗?
为何会在这里?不是每天都会有泔水车来收走的吗?为何要单独倒掉?
正当林曦疑惑之时,却见那几只大黄狗倒地不起。
林曦赶紧上前,但已经晚了,大黄狗已经口吐白沫,无法救治,大黄狗已经死了。虽然现在明眼就能看出来,林曦还是用银针相试。果然在食物的残渣中试出了毒。这些毒对于修者来说来可能不值一提,但是如果是动物的话,只需几口,便能丧命。
今日若不是恰好,林曦也不能发现。
莫非下毒的是顾雪之?不对!顾雪之是喜欢苍澜的,哪怕惹得哥哥不高兴,也要给苍澜送膳,她没有理由害苍澜,可是不是顾雪之,又会是谁在顾雪之给苍澜准备的膳食中下毒。林曦顿时脸色难看。虽然只是一种可能,但是能在城主府进出自由,又能掌控一切的人,怎么想也只有一个。
顾寒之。
杀苍澜的动机也是有的,因为顾雪之喜欢苍澜。
难道真的是他?
林曦想也没想回到了城主府。
她关上房门,她派王二郎去与那顾雪之的身边的伺候丫环套话,因为王二郎不过是半大的孩子,又是按照林曦的指示问一些无关紧要,没有边际的事情,所以王二郎很顺利帮助林曦得到了她想要知道的事情。
“之前那些菜并不是顾雪之亲手做的,是吩咐她宅子那边的厨房做的,都是一些补气的药膳,而顾小姐身边的人,乃至全府的人员安排都是红招姑娘安排的。”
“红招姑娘是顾城主的心腹。”
根据王二郎得来的情报,也就是说顾雪之身边的人其实也全部都是顾寒之的人。
“林仙长,为什么你突然对顾小姐身边的人感兴趣了呀?”王二郎不明白,林曦不是一直在调查采花贼之事吗?怎么又突然管起了顾小姐身边的那些丫环们,并还让他去打探。
“没什么,就是想知道府中有没有进入可疑的人。”林曦微笑着解释道。
并不是不信任王二郎,只是她的猜想太过于骇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让王二郎卷入的话,太过于危险。所以她没有向王二郎道出实情。
林曦让王二郎去好好修炼,自己又一次来到地牢之中,果然正如林曦所想的是在用过午膳之后,苍澜的体内又多了一些毒素,她替苍澜驱毒之后,于地牢之中又一次召唤了她的灵兽。
“怎么,终于打算好好的给我做一顿饭了。”小白饕餮而无形象的侧躺着。
一只羊居然能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这简直看呆了苍澜,他怕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狂野的灵兽。
“对不起小白,这次叫你来是有事,能不能帮个忙,事后我会补偿你的。”林曦向小白请求道。
小白伸出他的羊蹄:“五顿大餐。”
虽然无论怎样,都看不出他只有两趾的蹄子是怎么数到五的,但林曦还是答应了下来。林曦施加了一个幻术,让外人看不到苍澜,在小白代替苍澜,成为众人眼中被绑着的苍澜。林曦让小白去吃送来的东西,并嘱咐小白不要引起他人的注意。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给我准备大餐。”
小白顶着苍澜的模样,用着痞子般的语气说道。这从性格上就不对了吧!苍澜在一旁惊讶的望着小白用着他的脸说着这样毫无形象的话,眼神之中带着抱怨。
“看什么看,小心我吃了你!”说完小白咧嘴,露出森森白牙。
苍澜不屑的冷笑,区区一只绵羊也能吃他。
似乎林曦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他眼前的这只白羊是凶兽饕餮。
尽管小白看上去有些不靠谱,然而林曦还是将一节都交给了他,自己转身离去,然而她并没有再去那些案发现场,而是静静等待着。
今天是第三天,也是约定好的最后一天,林曦在用过早餐后,又一次下了地牢,施加了幻术,看上去是苍澜,实际上却是小白的“苍澜”正摆出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甚至在扣鼻子,苍澜的形象真的是被他弄得半点也不剩,甚至在看到林曦时,他还如同狗狗般吐出舌头。
一旁的苍澜已经没想看了,从昨天开始,一到吃饭时间,这家伙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那些守卫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他。
“回来吧,小白。”林曦撤掉了幻术。
小白扑到了林曦的脚边,林曦摸了摸他的头,给了他一根鸡腿,小白吃得津津有味。
“还是这种没加料的好吃。”一边吃,他一边如此感慨道。
“所以小白,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的饭也是下了毒的吗?”
小白点头:“嗯,不错,昨天晚上的不过是小儿科的毒,今天早上的才是厉害,要我说那只蠢鸟和蠢猫都不一定能承受。”
小白洋洋得意道,这世上就没有毒药能毒倒他饕餮的!
林曦听罢感到奇怪,之前的毒药都是慢性,怎么会一下子换成那么烈的,如此只能说明有人识破了她的幻术。而整个城主府中有能力识破她幻术的只有城主——顾寒之。
“昨天有谁来过?”林曦问向苍澜。
“顾雪之有来送过夜宵,但顾寒之又来将她带走了。”提起顾寒之苍澜就一脸不快。
然而林曦的脸色越发难看,她让小白先回去,但是没有得到大餐奖励的小白,明显不想回去,所以林曦只能让小白留下来保护苍澜的安全。
他们很有可能会再次向苍澜下杀手。
“顾城主。”
正在修炼的顾寒之听到林曦的声音便停止了修炼,开门将林曦迎了进来。
“你找我?林姑娘。”面对林曦主动寻过来顾寒之有些高兴的样子。
然而林曦却开门见山。
“顾城主,我想问一下,你们派了那么多人抓捕那采花贼,就没有一人见过那名采花贼的模样吗?”难道真的除了苍澜就没有一人见过吗?
顾寒之表示很可惜:“那采花贼总是在我们赶到前先我们一步离开,所以,一直未曾见到他害人的模样。除了最后一次。”那最后一次自然指的就是苍澜。
所以也就是说现在只有苍澜与那所谓的采花贼有过一面之缘,还是没有看清正脸的那一种。
所以采花贼真的存在吗?
向顾寒之表示感谢后,林曦离开顾寒之的房间,顾寒之没想到林曦离开得这么快,垂下眼眸,为什么就不能多留一会呢?
林曦脚步略快的走在路上,却见红招他们抬着一个稻草人走在路上。
“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林曦好奇道。
“回林姑娘,是后院新种的花种,总是有鸟将其当吃的,给啄出来吃了,所以我们想放一个稻草人吓呼那些鸟。”红招解释道。
这些不过是百姓的智慧而已,将稻草扎成人的模样,让鸟以为田中一直有人守着,而不敢来偷吃,不过这些稻草人都不大,不过孩童大小,像个娇小的人一样。
林曦看着这个稻草人扎得挺漂亮的,不由的笑出声,与此同时她闻到一股清冷的幽香,从绿招手中的盒子里散发出。
红招表示这是顾寒之最喜欢的雪寒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