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小說推薦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阿尔托莉雅:对于你的请求,我暂时不能够答应,卡尔兹你能告诉我,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吗?
阿尔托莉雅并没有立刻答应卡尔兹,按照卡尔兹所说的话来看,罗修他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既然罗修并不有什么生命危险,如果没有什么非常重要的理由的话,阿尔托莉雅很可能并不会亲自去参与这次应援罗修的活动了。
虽然罗修确实帮了非常非常多,无论是在情面上,还是在其他方面上,阿尔托莉雅都理应去帮助罗修,所以这个忙阿尔托莉雅已经决定要帮了,只不过是要确定事态紧急的需不需要自己上场而已。
毕竟大不列颠这边虽然如同阿尔托莉雅所说的那样暂时没有太大问题,不过,现实往往比剧本更加魔幻,谁知道殭尸王会不会脑子一抽,突然打上门来,如果真的到那时候阿尔托莉雅要怎么办?
所以,稳妥起见,阿尔托莉雅还是先问了一下具体的情况。
卡尔兹见此心中也没有哪怕一点想要责怪的意思,卡尔兹是个聪明人,他和奥托一样都是属于那种会把这整个群里所有的群员的性格品行行为逻辑等等一切都深挖研究下去的人,所以卡尔兹很清楚,阿尔托莉雅一定会帮忙,而且自己也很有可能会过来,阿尔托莉雅心中的那个天平其实并没有阿尔托莉雅自己心目中那么难以解决。
卡尔兹非常自信,无论是从人际关系还是从利益方面上,阿尔托莉雅都没有理由拒绝。
卡尔兹:这么说吧,我们这边的神选大会要开始了,而这次神选大会是由光明神职与黑暗神职的,也就是500年前罗修的老师银所参与过的。
卡尔兹:而如果想要最初的入选这两位神明的神选大会的话,那就是要拥有强大的光元素和暗元素,罗修和诞撒他们体内都分别拥有着这两种元素,在他们身体上表面能够做出的体现就是他们的双眼,一对金色的眼睛与一对红色的眼睛,当然,这种类型的眼睛其实并不稀有,而且还是在这次神选比赛的参赛选手当中是属于非常广泛的那种类型,真正稀有的是白色和紫色这两种,所以这也并不代表他们两个就会100%的成功,毕竟因为各种愚蠢的观念,众人都认为肯定是越稀有的越厉害,通过神选的概率越高。
卡尔兹:另外,参赛选手也是非常的繁多,就连我们人族拥有极致的光暗两种元素能够入选进行神选的就有不少,就比如我的异瞳,一个金色一个红色,这并不是因为帅气,而是因为我体内拥有着这两种元素并且都十分强大且达到一种综合才会出现这种状况,当然,这也是因为我曾经进行过眼睛移植的原因,也就是说我在你们还不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对我的眼睛进行过人工移植了,而这两双眼睛也是两名被暗杀后阵亡的两位能够入选的参赛选手的双眼。
卡尔兹:另外眼睛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功效,完全不存在像写轮眼那么厉害,仅仅只是一个元素能力的体现而已,在多夸一些的话只能够证明你是有资格参与这次神选的。
卡尔兹:所以,我需要有人来帮忙给罗修他镇场子,他的种族并不会很强,而且因为神选事大,无论是我还是诞撒还是龙刃自然是要站在自己的种族位置上,不可能去帮罗修镇场。
卡尔兹:只有罗修他一人的话,我很担心他会出现什么意外,也许那些势力会因为我们和罗修的关系忌惮罗修,不会对罗修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但是,这可是神选大会啊!谁不愿意让自己手下的人能够多加哪怕一丁点的几率的可能性获得这次的胜利呢?所以虽然他们不会杀死,甚至可能不会让罗修受到哪怕一点伤害,可是他们绝对会想方设法的阻碍他的通关进度的!!只要你慢下来,不就等于我快了么?
卡尔兹:甚至有些家伙想要成为神明,在知道这次神选大会的两位神是光属性与暗属性这两种元素属性的神职的话,八成会不惜把那些参赛选手的眼睛抠下来,给自己安上,并且开始练一些光属性暗属性的元素功法,这种极端的事情可不少见。
卡尔兹:上次神选大会是火元素与雷元素这两种比较广泛的属性神职,当时就有不少人明明不是火雷元素的,也硬生生的要把那些参赛选手给抓来,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拥有参赛资格,虽然那些人大部分都是寿命将近,等不到下一次神选,没有机会碰运气,可该有的诱惑力还是有的,传闻上次上古时期出现龙族神职的时候,有一堆外族人捕猎龙族的族人然后夺舍那些龙族的族人,这件事情闹得非常大,虽然和我们已经是非常远,不过龙刃也绝对会知道很清楚,毕竟这是他们龙族的耻辱。
龙刃:是啊,你们是真的无法想到那些家伙究竟能够有多么丧心病狂,这也导致每个参赛选手要来,要么都是有在组里的大人物出来镇场子,要么就是靠自己的能耐,可罗修虽然在我们之中很强,马上就要跨过80级的人,可是在我们这许久没打过大型战役,没出过什么危害,一群人光是靠寿命累积都堆出一堆强者的世界中,罗修哥的实力也许在参赛选手中可以算是比较不错的,可是危险什么的还是会有的,就有那些为老不尊的老家伙,为了让自己家晚辈能够成功,所以就暗搓搓的出手呢。
阿尔托莉雅:我明白了,这一趟我会带圆桌骑士们亲自过来的,同样也会把贤王闪给带过来。
阿尔托莉雅很直接的答应了,也许对于其他人而言,无法成功通过神选大会,那就不通过呗,可是时间随机大概率都是几百年一次的神选大会对于罗修他们这些绝世之子而言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它们的寿命最多只能达到100年,他们必须要在百年内突破为他们世界的神灵,也就是超过100级。
卡尔兹:嘻嘻那就好!到时候你们直接传大哥那边去吧!就别来我们这边了,不然解释起来挺麻烦的,毕竟我们这边手底下的亲信其实也没多少,能够信任的人也不会太多。
阿尔托莉雅:OK。
卡尔兹:嗯嗯!那么接下来还有人想要过来帮忙镇一下场子的吗?
神话Z:我也来吧,我的力量是你们给的,现在这个新建立起来的国家也是因为有你们的力量才能够建立起来的,我愿意带我的朋友们来帮忙。
神话Z也就是杰洛十分果断的同意了,如果没有其他人的帮助,也许他就像原著之中那样在与拜鲁博士的战斗中死去,而且,杰洛自信只要有自己在,就会尽量的改善这个世界,不再让这个世界那样的悲伤。
不起離別不訴終殤 殤念記憶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奥托:我也来吧,说实话,我这边其实也挺闲的,而且我也挺好奇所谓的神选仪式。
奈亚子:嘻嘻!与其说是好奇所谓的神选仪式,其实该不会是找个借口,想要带卡莲一起去找阿尔托莉雅并且把八重樱一个人留在崩坏世界里面吧!
奥托: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哦,奈亚子小姐,而且奈亚子小姐,据我刚刚所看到的情况来判断,这次大活动,您好像参与不了吧?
奈亚子:咔!
奈亚子:【石化. jpg】
奈亚子:可恶的卡尔兹!!为什么!!你居然埋伏我!!!
卡尔兹:放心吧,你过不来,毕竟我好歹也是管理员,这次我们可不能像上次那样用那种作弊的方法过去了,毕竟上次是群主疏忽没有注意到我们一直留在她的世界里面,没有离开,并且到时间也会给你们这些没有过来的人开传送门,可我不会!所以你死心吧!!你就老老实实的拿着我的手办看我们直播吧!!
奈亚子:哦咯勒!!!
卡尔兹:所以说还有其他人要来的吗?
佐仓千代:那个,我也挺想过来的……可是……
卡尔兹:好,我懂了,不要因为那些情感因素来干扰你的判断,你别过来,你就老老实实呆在你那里,反正你过来也没什么用,而且你过来以后还会造成很多麻烦,实力又不够,来这里时间长,还要向校方请假,还要想办法跟家里人沟通简直麻烦的不得了,所以你还是别过来了。
無良少年 瘋子
佐仓千代:虽然我知道你这么说是为了不让我心里不再那么介怀这件事情,让我心里没有那么多的愧疚感,不过你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说啊!!混蛋!!!
卡尔兹:哎呀,我这不是为你提供更多可以让你能够和起野崎君在一起的时间吗?
佐仓千代:这个时间我从一开始就一直有好不好?!!!
利姆露:咳咳!冒昧的问一下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问过的问题,那个,你和野崎君最后在一起了吗?
佐仓千代:……
佐仓千代:那个……我现在先过去画画了……哈哈哈哈……
阿尔托莉雅:……
叶墨白:这浓浓的颓废感……啧啧啧,明显啊,明显的不能够再明显了,这波绝对是失败了吧?看来直到现在可能都没有多少进展,有点惨啊……
奈亚子:不愧是他,真够直的,简直比钛合金还要硬还要直,我们这里这么多人都应该给你支过招吧,都没用??
佐仓千代:请不要让我回忆起那些悲惨的遭遇好吗?谢谢,真的非常的感谢……
卡尔兹:啊,这,这真的是越看越感觉悲惨呢……
奥托:咳咳!不瞒你们说,作为拥有500年阅历的主教,还有作为撮合塞西莉娅与齐格飞的煤人,我觉得我可以为佐仓千代小姐你支招,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我相信,只要你按照我的计划走,就绝对没有问题!
阿尔托莉雅:奥托,你就别捣乱了,这种事情就让人家自己来吧。
奥托:捣捣捣乱……莉雅姐……你就这么不信任我的能力吗……
樱满集:不是……这怎么又自闭了一个啊?
菜月昂:毕竟是被自己最在意的几个人中的一个小看了,受到这样的打击很正常,你要想想奥托他自己连卡莲都没追到,外加之前明明手上拿了张王炸的牌,随时都可以跟卡莲结婚的那种,结果却硬生生给他玩废了,有着这样的黑历史,你敢让他为你的爱情大事支招吗?
樱满集:咳咳!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絕頂 牛筆
叶墨白:所以呢?你这算不算是侧面再次拒绝打击了一下奥托?
男兒也會流淚
樱满集:……
迪奥:不过奥托这家伙应该是在装吧?毕竟像他这样的家伙,虽然过来已经很久了,不过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被你们给同化,像我至今都没有被同化!你们当中有几个人是真正的在担心他的?
卡尔兹:迪奥啊,其实你早已经被同化了,不过你并没有发现而已。
迪奥:卡尔兹,你这招心理暗示是没有用的,你别想通过这种让我产生自我怀疑心理暗示的方法,让我误以为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沙雕!
卡尔兹:啧!
时崎狂三:阿拉阿拉~
奈亚子:不对呀?这不对劲啊?迪奥,你这样子认认真真的解释,岂不是侧面代表了你的沙雕本性吗?你再想想你在剧中的表现,都会一脸狂气的说出一堆很沙雕的话。
迪奥:我不信,而且我又没看过!我现在甚至连什么时候才剧情开始都不知道!!
叶墨白:剧情不是一早就开始了吗?
迪奥:我……
影視契約
神话Z:你就别想着去解释了,你现在的年纪还小,等你多学点东西再来反驳他们吧,这些家伙都是现代来的,讲话一套一套的,不要脸没有节操的招数很多,玩不转真的玩不转,你越认真地和他们狡辩,就代表你越是入圈套。
卡尔兹: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阿尔宙斯:所以说你们是怎么一开始好端端的谈正事,谈着谈着就直接歪楼歪成这样,特别是你卡尔兹,你现在不应该是要正经的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