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晨风冷,金老师穿的很多在公园里跑步。
“金老师你好。”有人在身后喊了声。
金忆回头一看,不认识。
“我是那个谁的家长,刚搬到帝都,就住在旁边。”来人指着公园边上的小区说。
金老师很惊讶,早知道那孩子有钱。
可她没想到这么有钱。
这的房子一平米至少十万,而且还没有小面房。
上千万买这里的一套房,不是一句家里有矿就能概括的啊。
“那挺好。”金老师也没羡慕,她一辈子住的都是帝音的职工房,没产权,但花费也小,她特别喜欢。
至于子女将来怎么过,她并不很担心。
孩子们在外地,成家立业了。
房子也是家里攒的钱买的。
那就没啥可担忧的了,金老师在这方面比较开明的。
那女人笑道:“难得见到金老师——怎么不在学校跑步啊?”
金忆道:“孩子们早上起来该锻炼锻炼该读书读书我不能占着地方啊。”
“您真是名师。”女人真心夸赞道。
金忆有一千个问题,但对自己的学生真的没得说。
宋天后上学那会儿,因为流行嘛,大冬天穿着牛仔裤,脚面子都露出来,还赤脚。
那会儿,金老师一个月工资才五六千,要知道这可是帝都。
吃碗面当时就得二三十的年代。
可她愣是咬着牙,给心爱的小弟子买了足够穿两年的冬装。
尽管宋姐姐的家境很好,可那会儿金老师并不太清楚。
她以为宋天后是职工家庭呢,理解为了学艺术倾尽所有。
对,她就是这么矛盾。
一方面不喜欢家境贫寒的学生学艺术,一方面看到真天才说啥也不放手。
赵天后上学,因为家境好,金老师也没在生活上照顾过,但为了练功,金老师早上天不亮就起,亲自去敦促着在外面练嗓子,她也做不出翻墙头那种事啊,只好从帝音教职工宿舍绕一大圈儿,到帝影去亲自监督。
只要她认可,对弟子是真百分之万付出。
别的方面都能说,唯独在对自己的弟子好这一面没法说。
二小姐说了句金老师嫉妒自己的弟子比她出名,气得金老师到现在对二小姐都不愿搭理。
“应该的,孩子们辛苦,我多跑点路程,也算锻炼身体。”金老师奇道,“你家那孩子,现在在帝音读研,表现也可以,你这是……”
她还知道,那孩子是李天后的表妹。
就凭这一点,金老师挺待见那孩子的。
戒愛 郭曉萌
隱婚總裁 五枂
表姐那么好,在帝国文化界绝对是第一流的人物。
而如今的家境,更让她安心当超一流的人物。
可那孩子愣是不宣扬。
她认为那是个不错的孩子。
哦,试图跑去《大秦帝国》剧组抢主题曲和插曲的事情她并不知道。
通關基地
对了,就是那个小山头拍摄《孔雀翎》的时候跑剧组试图抢下《大秦帝国》主题曲的那位姐。
女配是個外星人 枉憑欄
她老妈为此至今还在耿耿于怀。
是合唱,你明说啊,想办法改成女生独唱不行吗?
心里卡着这根刺儿,李妈生李小子的时候她都没去看望。
“是啊,孩子有出息,我们也就放心了,”女人陪着跑了一段,然后说,“为这孩子我们也算是倾尽所有了,家里的公司她爸爸在照看,我大老远跑到帝都来,人生地不熟,多不习惯都得忍着……”
“应该的,孩子是父母的心头宝儿,当家长的,只要看到孩子有出息了,再多付出都是应该的。”金老师笑道,“这孩子踏实,有李茜子那么一个表姐,还不跟别人说,安心在学校读书,这很难得啊。”
呃……
撩愛
重生天才鬼醫
那女人纯粹不知道怎么说了。
她本来还想说孩子被打压呢,这还怎么张这个嘴。
“是,不过也没太多接触,李天仙太忙……”她慌了。
这是知道那件事了对吗?
可没想到金老师很严肃地说:“什么李天后赵天后,四个小丫头,本事是有点,但还不能捧到天上,尤其是长辈,叫名字就好。”
骄傲是骄傲啊,可再骄傲也不能真把人家的恭维当真的嘛。
金忆平时背着手在超市遛弯儿,认识的人见了就说,哎哟:“教出了两位天后了,金老师还敢自个儿溜达,不怕被学生家长堵了哦?”
金老师矜持:“什么天后啊,就两个唱歌不跑调的小丫头片子,你们别把孩子教坏了,她们哪,还差得远哦。”
捎带着,景天后李天后也被金忆待见了许多。
“成绩是很好,但还没到最好呢嘛,不要自满不要骄傲了啊,小景是天下第二人,但跟小关比起来,还差了那么一点儿,小李唱歌连二流都不到,更需要努力。”金老师现在也平和地看待这俩呢。
可她这态度让那位姐的娘很郁闷。
你不要这个样子啊。
哪怕你冷冰冰也可以。
“呃,其实是这么回事儿,这几天,那几位不是出了个MV?我那傻丫头就跟着了魔一样的,回来把自己关在卧室里,饭不吃,叫出门锻炼,见见男孩子,也不去,眼睛红彤彤的,我担心孩子有什么病呢……”女人道。
金老师奇道:“就这事?那简单,要我说这孩子是开窍了,原来专供高音花腔,其实我不是很看好。现在好,研究生专攻民族音乐了,这是个很好的方向呀。我估计,这孩子是终于被打醒了,小孔雀,以前多少有些太骄傲,这次可能看别人唱歌,分析对比弄明白了。”
真的?
女人道:“我不是很明白,金老师您能说尽量通俗化点吗?”
“哈哈,其实就是看别人表演,听别人歌唱,弄懂了。”金老师乐了,“说白了,她先听了原唱,也许以她的能力,可以笑话人家吧,但她的特点,实际上也是原唱的水平了,自己不承认——学院派,有一点矜持可以理解——但心里是承认的。结果,听到人家的唱法,她懂了。”
不可能!我家孩子唱的比她们更好!
“我不懂音乐,还觉着人家原唱那孩子发挥的更好呢。”女人尽量小心说。
金忆摇头道:“那孩子天赋还不错,但野路子出身吧,至少底子还很薄,在初学者里算高手的。但她的歌曲,包括这唱法,实际上在专业人员心里很不值一提,一首歌,只要有感情,就应该是一幅山水画儿,如果一马平川,那是发挥出自己的长处了,但也只能停留在好听阶段。那几个是艺术家,”金老师骄傲至极,点头赞,“哪怕是一首网络歌儿,在他们手里也能改编成山水画,再加上MV的升华,那是波澜壮阔的一卷情怀。”
她点评:“你家那孩子的水平,其实在普通歌手当中算很可以的,一百分能打七十五分了。但她对音乐的理解,还停留在唱的好听、卖弄技术上,那几个孩子是要把一首歌的筋骨,整个要表达给听者的灵魂都展露出来,他们一百分,不是因为只能得到一百分,而是只有一百分,实际上,他们的成就哦,早就超过我这个当老师的啦。”
金老师越骄傲,那女人就越发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