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清晨四时,东方仍未破晓。
但在天天日报楼下的仓库,早已是灯火通明,人声喧哗鼎沸。
一份份从印刷厂新鲜出炉的报纸,还带着纸张特有的气味,被工人封装打包处理。
天天日报的高层人士都守在现场,一起参与和见证报社的新征程。
他们人人眼里都有几分通红,虽然看起来神情萎靡,但其实心中异常的激动和兴奋。
从拣相,写文,编文,划位,打纸,再到出菲林,晒鍟版,开印刷机。
这一系列流程走下来,他们每个人都参与在其中的环节,付出了诸多心血。
在结束这一段紧张忙碌的日子后,现在终于要把它推向市场,成败一举只看今朝。
他们目送着发行商把一箱箱的报纸打包上车,然后货车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卢东杰作为报社的一把手,在这种关键时刻,自然并肩和他们在现场监督工作。
他见大家都默不作声,只好拍拍手,“大家都辛苦一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他又笑了笑,“保证大家一觉睡醒后,我们的报纸通通售罄,明天加印再加印呢。”
众人都轰然笑了起来,这位老板如此自信的表态,相当程度上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一次报纸的全新改版,不单止在内容上大胆创新,还在经营策略上更是突破常规。
他选择在电台和电视台等传媒投放广告片,展开了一连串密集的宣传攻势。
冷酷白發魔女 紫妖
天天日报的名头,将会以铺天盖地的方式出现在市民的视线中,有望成为报纸行业中的当红炸子鸡。
本来他们以为东主采取如此激进冒险的大手笔动作,似乎把全部筹码都押上了。
无论他是究竟是孤注一掷,还是心有成竹,至少给人一种敢打敢拼的气势。
燈火闌珊愛未盡
王爺步步逼嫁
但是在第一次改版的发行量上,他采取令人意想不到的保守政策,让他们大跌眼镜。
往常也印一两万份销量的报纸,这次居然只印了五千份,这决定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你之前一副气吞山河的架势,怎么事到临头,反而畏手畏脚起来了呢。
但老板不明说原因,只是笑笑让他们稍安勿躁,他们也不敢多说多问了。
但不管怎么说,报馆的人已经完成了使命,该吃的吃,改睡得的,该上班的继续上班。
接下来,送报纸,卖报纸,看报纸,这些事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了。
出售未來
“叮叮~”
从坚尼地城向东行,开往筲箕湾的第一趟电车,头顶着稀疏的星光,缓缓驶动前进。
这座沉寂冷清了漫长一夜的城市,终于再度慢慢恢复了喧哗和生机。
早上六点,兼职做报纸佬的黄德发照常出门,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骑着单车沿街去派报纸。
街道两边的银行和商铺门锁紧闭,反而是一些做早市的旧城窄巷热闹了起来。
在这座繁华的大都会中,贩夫走卒起早贪黑,永远是最勤劳的群体。
甚至有无牌小贩,趁着敬察和市政局的人还没上班,占用街道摆摊谋生,尽量做多些生意。
从七点半开始,朝九晚五的上班白领终于开始出现在街头,手里拿着包,脚步匆匆。
黄德发派完报纸后,接着马不停蹄地打理自己着自家经营的报纸档。
他开始整理摆放当日报纸,杂志期刊、小说漫画摆放整齐,把香烟,饮料等放到显眼位置。
在地窄人稠的香港街头,几乎隔不远就能可以见到路边一个报纸档。
很多上班路过的人递上几毫纸港币,从报贩手中当天的报纸,然后行色匆匆地离开。
一个小小的报纸档,甚至往往有几十年的历史,几代家庭依靠它维持生计。
一个西装革履的白领手拿着公文袋,还打着哈欠说:“老板,给一份南华和华侨。”
他忽然记起了什么,补充地说了句:“对了,顺便还要给我一份天天。”
黄德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靓仔,天天已经卖光了,你要换其他的吗?”
林凡的瞌睡虫一扫而光,充满怀疑地瞪着他,“什么卖光了?你不会骗我吧?”
他潇洒地伸出左手,给老板展示自己的名牌手表,“现在才八点不到,你跟我说已经卖光了?”
黄德发讪讪笑着解释道:“有人一买就十几份,我们进货不多,要不明天我专登给你留一份。”
林凡递给他六豪硬币,没好气地说:“算了,我先拿这两份吧。”
他拿着报纸塞入公文袋就走人,但心中却忍不住好奇,天天日报一大早就卖光了?
昨天才见他们在电视台打广告,但也不至于才一晚上过去,就这么立竿见影,把销量提高这么厉害。
想到这里,他心中更是疑惑了。
“天天日报,一块一份,先到先得,手快有,手慢无呀。”
忽然路边传来叫卖声,顿时吸引了林凡的注意力,他抬头看过去,一下子哭笑不得。
假愛真做:億萬總裁你輕點
他无奈地摇头笑笑,现在连黄牛都卖报纸了,这是什么世道,真是疯了吗?
但是他见到很多路人都愿意掏钱出来,忍受黄牛的加价狂潮,买了一份。
21世紀星際走私
眼看黄牛手中的报纸快卖光,林凡也顾不及想其他了,自己就当一次水鱼吧。
他掏了一块钱递过去,气哼哼地看黄牛,“你还真是会做生意呀?”
黄牛小伙子呵呵笑着,递过一份报纸给他,“都是搵两餐而已,老板你拿好了。”
林凡迫不及待摊开报纸一看,想知道这份报纸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但随即他整个人不由一怔,脚步也停顿了下来。
天天日报今日发行的头版头条,除了版头文字之外,只有一幅大画报。
限制級寵愛:甜妻迷人 火小妖
那张女郎美艳时髦的照片,铺满了整个版面,瞬间给人一种震撼的视觉冲击。
海报照片中的女郎,半古典半时髦,散发着一股哀艳与神秘的气质。
她脸上化妆十分精致,唇上抹着鲜红色胭脂,更显得皮肤雪白,晶莹透明。
她如云的秀发柔软自然地垂在肩上,一对精巧的钻石耳环,衬着最玫瑰色调的淡妆。
她穿着一身束胸高领的黑色旗袍,两条藕臂果露在外,雪白粉嫩如同似凝脂般。
她打扮的颜色调和淡雅,曲线丰盈圆浑,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
那双百合般的手,还戴着网花黑色的礼服手套,纤手握住一支竖起的米高峰。
她是旧上海时代的歌女,也是一个艳光四射的神秘女郎。
时光彷佛倒退了四十年,在那几秒钟里,让人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她。
画报中有几个大字:何日君再来。
虽然没有直接写上她的名字,但旁人只有看一眼,就能认出她了。
这位红遍东南亚的台湾歌星邓俪君,以如此美丽的姿态出现在读者眼前。
無限播放器 霸氣十三陵
为什么会邓俪君的照片登在报纸头版,还像似杂志一样搞了封面女郎。
这是所有读者心中疑惑。
这么精美的头版的封面,完全可以当做海报收藏都问题,所以一下子就勾起读者的购买欲望。
一份报纸不过三毫纸,物有所值。
卢东杰独自漫步在街上,随处观察了几家报纸档的售卖情况。
他自己也买了一份折叠好,在九龙中央邮政局填上地址,然后投递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