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7月5日,金口市,中央蒸汽动力工坊。
“咣!”
一枚巨大的圆柱形的重锤正在缓缓下降,看似动作轻柔,实际上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举重若轻。
不久后,重锤落在一根巨大的长条形钢胚之上,缓慢却坚定地往下压了过去,将这根光是看着就令人生畏的红热钢柱明显地压变形了一点,并持续保持了一段时间的压力,然后才恋恋不舍地升了上去。
这一场景从原理上说来跟铁匠用铁锤锻造铁条没什么区别,但俗话说的好,量变引发质变,任何事物放大成百上千倍之后都会成为完全不同的一种全新事物,此时此景亦然。哪怕是一个完全不懂的外行人,看到这种几千斤钢铁被巨大的机械捏扁揉圆的场景,都会情不自禁发出最真挚的赞叹。
“真是了不起啊!”郑绍明忍不住鼓起掌来,“这就是那台百吨油压机?”
陪同他参观这个车间的第一铸造厂四级工程师卢安庆自豪地答道:“没错,这就是东海工业最高技术的结晶之一,‘夔牛-100’油压机!它由一台新星-350提供动力,驱动油泵为锻锤的升降提供动力。由于有油压机构放大,虽然它的功率相比之前的蒸汽锤并没有本质的提升,但能提供的锻压力却大举提升,完全不一样了。”
郑绍明似懂非懂地问道:“那为什么会这么不一样呢?”
卢安庆组织了一下语言,答道:“这个……根据静压传递定律,不可压缩流体在各处的压力相等,因此我们可以通过扩大液面的接触面积来放大压力,所以……这说来和杠杆定律相似,但是杠杆自身的刚度和强度是有限的,无法承受太大的力量。相反,无常形的液体反而再怎么承压也不会崩毁,可以承载巨力。这正应了阴阳相济、以柔克刚之理,也便是‘合道’……因此我们才能制造出这种强力的锻造机器,虽然看着体型并不比十吨的蒸汽锤大上多少,但锻压力十以倍之,也正是凭借它,我们才能整体锻造这么大的火炮。”
在东海蒸汽机产业进入正轨后,几乎每十八个月,他们所能制造的最大的蒸汽机的功率都会翻一番,而单位功率的制造成本会降低一半。在这一条稳定的路径演进之下,此时东海工业已经能制造缸径达到600mm的巨大气缸了,以此为基础衍生出了“新星-350”通用蒸汽机、“洪流-450”船用复胀蒸汽机、“开天-10”大型蒸汽锤等等先进技术设备。
冥妻在上
歡喜甜園
这台“夔牛-100”油压机就是这个系列的新一款产品,它通过液压放大获得了巨大的锻压力,不过从本质上来说功率和蒸汽锤并没有太大区别,大力的代价是锻压频率要低得多,因此加工速度会慢上不少。两者的适用范围不同,蒸汽锤更适合快速锻造一些小件,而液压机则可以用来锻造一些之前不敢想象的大件,比如说以吨为单位的大型火炮和大型船用钢构。
郑绍明转头看向卢安庆,眼神惊讶而感慨:“真是了不得,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他更感慨的是人而非机器。
这种充满了技术词汇的话若是从左武卫或是别的哪个工业部股东嘴里说出来,他就是听不懂也不会有什么奇怪,可眼前这卢安庆却并非股东之一,而是自本土培养起来的新人才。
曾几何时,这些后生们在工业和学术领域还只能给股东们打下手,可到了如今,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已经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了。
这当然是令人欣慰的好事,但当当事人真切地体会到这一变化的时候,还是不得不感叹一句“时代变了”。
撿個美女的煩惱 舜夕歲月
卢安庆倒没体会到他的这份心思,继续讲解道:“跟中小型火炮一样,这道工序是把炮胚锻造成型,消除内部缺陷,提高炮体强度。后续工序会进一步钻出炮膛,然后再进行其它加工。”
郑绍明点头道:“嗯,这下子海军就又有新玩具了,120mm的线膛炮,好嘛,真是个大家伙啊。”
现在在台子上锻造的,就是总装备部和海洋部规划的中型舰炮的炮胚。
这种新炮结构与之前的17式轻型舰炮类似,120mm口径,25倍径,成品重1.35t——这个重量相比之前两吨多的鲲炮并不算重,但它是锻造的钢炮,加工难度要高得多,只能用大力出奇迹的夔牛液压机来加工。
霸道總裁,別來無恙!
相应的,它的威力也要远超更重的铸铁鲲炮。鲲作为一型150mm口径的滑膛炮,发射的球形炮弹不过12-13kg重,而新式120线膛炮虽然口径更小,但配备的长条弹头却足有18kg重,再考虑到外形带来的空气动力学和穿甲优势,威力可要强上太多了。
说起来,之所以卢安庆来自铸造厂却管上了锻造的活,是因为这个第一铸造厂本来是常年生产火炮的,对造炮的需求和技术特点比较熟悉,因此在火炮制造由铸造转向锻造的关口仍然由他们主导。
120舰炮之前已经试制成功,不过鉴于88mm口径的17式已经够用,军方对更大的舰炮的需求没有那么迫切,因此量产进度不快。但上次军事预算会议之后,各方面决定把88炮的产能向陆军倾斜,毕竟陆地才是下阶段的主要进取方向。可是海军的换装压力也不小,不能就这么停下,因此他们又催促着加快了120炮的投产进程。反正它用的是新建的生产线,不占用既有产能,大家都舒服。
如今这条产线运转正常了,因此郑绍明就领了一个小团队过来参观一下,也算是射雕计划备战整军的一个部分。
附體情商 種馬的種子
卢安庆略显得意地说道:“确实是个大家伙,不过这还不是最大的,之前我们还造过一批150mm的,那才是真正的巨炮!”
120炮虽然已经够威猛了,但定位也只是“中型”舰炮,在此之上自然还有“重型”舰炮。相关部门曾经试造过一批150mm口径的真正重炮,但后来没有得到军方的认可,并未投产。
“好像是有这事来着。”郑绍明回忆起了相关记录,点了点头,然后又略有疑惑地转头看向队伍中的海军中校乔达:“既然有更大的炮,你们为什么没采用呢?”
乔达遗憾地说道:“150炮确实威猛,但问题是太过笨重了,旋转和复位都更麻烦,弹药不是一般人能搬动的,装填起来要费半天功夫,算下来往往要两三分钟才能打出去一发。这一算,单位时间内的弹药投射量还不如120炮呢,更何况成本和产能问题也很严重,所以最后没采用。试制的那几门都被我们放在东海湾口镇宅去了,别的不说,至少那根将近四米的大炮管看上去就够唬人,有助于海关收税。”
“哦,是这样啊。”郑绍明点了点头。
乔达指着台子上的那个大炮胚,又继续说道:“但这门120炮可真是好炮,虽然是17式的近三倍重,但也没重到玩不动的程度,装上专属炮架后一分钟仍然能打出三炮甚至更多出去,考虑到实战中瞄准和观察所需的额外时间,真实射速不会比17式低多少。而威力是实实在在的强,炮弹有18kg重,足有88炮的两倍半。不光更重,在保证壳体强度的同时装药量也更多,甚至能用高爆弹去对付以往必须要穿甲爆破弹才能穿透的目标,这个毁伤效果可就是天差地别了……”
见他说到兴奋处,唾沫飞溅,郑绍明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当初你们海军吹88炮也是这么吹的,说的好像只要一种炮就够用了。怎么今儿换了120,就又不一样了?”
乔达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都好,都好,哈哈……”
不光他这个海军对新炮很满意,队伍中另一名陆军少校王大龙看着也有些眼热:“确实是个好东西啊,我看,不光海军能用,我们陆军也可以装备上一批。”
“什么?”乔达立刻紧张了起来,“你们这是得陇望蜀啊!88炮的产能都让给你们那么多了还不满足,还想要这120?嘿……别的不说,这炮算上炮车可是好几吨的大家伙,你们陆军拉得动?”
王大龙摸了摸鼻子:“嗯,机动性确实差了点,但也不是真拉不动,大不了多加几匹马走慢点就是了。一般的遭遇战也用不上这样的大家伙,但万一遇到了什么硬点子,说不定是能起大用的……”
见他认真起来,乔达产生了危机感:“这可不行,上面都说好了,这批中型炮都是海军专用的!”
王大龙嘿嘿一笑,说道:“别急啊,中校,我也没说要跟你们抢啊,再说我也说了不算不是?……嗯,不过我给你们海军提个建议,你们的炮不可能一股脑全装船上去吧,总得留一批做后备吧?干脆就拿这些备炮组建一支‘海军陆炮部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
乔达一愣,然后意识到这个方案有点意思。这“海军陆炮”和“陆军重炮”看上去没什么区别,都是把重炮在陆地上运用,但主导权在谁的手里区别可就大了。要是哪天海军的陆炮部队在陆地战场上立了大功,那么海军不是上下都有面子?现在海军干着急却插不上手,这正是个好机会啊。
想到这里,他就不由得心动起来,犹豫着说道:“倒也不是全无道理,我回去说不定可以跟上面提个建议……”
见自己的怂恿产生了效果王大龙狡黠地微笑起来。
旁边的郑绍明摇摇头:“行,这事你们自己回去商量去。卢工,我们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