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长安米市码头上,二十几条粮船一溜停靠在岸边,民夫们正在忙碌地卸货,将一袋袋大米扛入岸上仓库内。
岸边,一名中年富态的男子正笑呵呵和人聊天,他便是旁边陈记米铺的东主陈永道,这批货卸完后,他就要去江南购买大米了。
“陈东主,决定了吗?什么时候出发去江南?”和他聊天的商人笑问道。
“明天出发吧!听说江南的稻米价格不错,我得抓紧了。”
这时,一名伙计跑来道:“东主,有时间去一趟店里,宝元柜坊有人找你!”
“柜坊找我有什么事?”
陈永道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我在忙呢!没时间睬他们。”
话音刚落,一队人走了过来,为首之人正是宝元柜坊的大掌柜,他笑呵呵道:“陈东主,在忙啊!”
来的居然是柜坊大掌柜,陈永道倒不能怠慢了,他连忙笑道:“王大掌柜来了,快请店里坐!”
陈永道又把一行人请回米铺里,众人在内堂坐下,陈永道吩咐伙计上茶,王大掌柜道:“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想麻烦陈东主,上午有人来柜坊兑换银票,伙计发现这张银票号码和陈东主的一张银票重复了,但后面又没有陈东主的转让签章,所以我们来确认一下。”
陈永道一愣,“哪一张银票?”
王大掌柜把一张纸递给他,上面是银票的号码,陈永道连忙从怀中取出银票,从里面找到了同样的银票。
網遊之悠閑打醬油
“还真是同一个号码!”
陈永道把银票递给王大掌柜,王大掌柜仔细看了看,正是他们柜坊签发的,还没有转让和使用。
王大掌柜沉吟一下问道:“陈东主有没有把手中银票给人看过?”
陈永道掩饰住眼中的一丝慌乱,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银票换来后就一直在我怀中,肯定没有给任何人看过,连我妻子都没见过。”
“我明白了,应该只是巧合!”
王大掌柜把银票交给陈永道,“陈东主请收好,我们不打扰了。”
陈永道有些担忧道:“大掌柜,这银票没问题吧!”
王大掌柜哈哈一笑,“不是什么大事情,只是印刷时巧合了,正好两张银票同号,陈东主尽管放心使用!”
一行人告辞走了,陈永道在店里犹豫良久,给伙计打了一个招呼,他匆匆离去了。
陈永道却不知道,远远地有人跟随着他……..
晚饭后,郭宋在二楼起居大堂上和家人喝茶,聊起了交子,他的家人稍微晚了两天,今天也得到了五十贯交子,郭宋特地叮嘱她们拿出去开销。
薛涛喝了口茶笑道:“今天下午带着大家去了趟狮虎园,一共花了十几贯交子,一部分店铺收,也有不少店铺不收,尤其是小商贩,还跳起来大喊大叫,说我们用纸片骗他的东西,叫嚷着要报官!”
郭宋呵呵笑道:“今天虽然发行交子已经是第三天,但大部分人还是没有见过,收交子的店铺都事先交代过的,所以他们才肯收,小摊小贩没见过,肯定要着急!”
郭薇薇连忙道:“爹爹,我觉得你们考虑不周!”
“小薇说说看,我们哪里考虑不周?”
郭薇薇从腰间解下一个小钱囊,晃了晃,里面的铜钱叮当作响。
“爹爹看见没有,我们的碎银子和铜钱一般都放在钱囊中,但交子怎么办?我们今天都还找不到地方放,最后找一个大的皮袋子,把一叠交子放在里面,我觉得朝廷应该考虑到,让大家怎么放交子。”
郭宋点点头,女儿确实提醒自己了,应该设计一种皮夹子来放交子,倒不是说放皮囊就不行,而是很多底层百姓会随手捏成一团塞在口袋里,久而久之容易烂掉。
“我知道了,小薇的意见提得很好,我会转达给朝廷。”
郭宋又笑问道:“大家觉得交子会被民众接受吗?”
“应该可以吧!”
独孤幽兰笑道:“今天敏秋还专门问了一个掌柜,能不能接受交子付帐?”
“哦?那人怎么说?”郭宋顿时有兴趣地问敏秋道。
敏秋笑了笑道:“那个掌柜说,当然可以,反正可以去柜坊兑换钱。”
刘采春犹豫一下道:“夫君,我觉得底层百姓可能会有抵触,就算最后接受,也会是很多年后了,推广交子肯定是个很长期的过程。”
郭宋轻轻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最大的难处还是底层百姓,前天大姐也这样说,这是我第一次做事情心中没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时,管家婆在门口禀报道:“王爷,王统领求见!”
橫掃大千
郭宋点点头,“让侍卫带他去麒麟殿稍候,我马上就来!”
………
很快,郭宋在麒麟殿见到了王越,王越查案已经有三天,郭宋也很想知道他查案的进展。
“卑职兵分三路进行查案,一个是查米商陈永道,一个是查柜坊泄露机密,还有一个查伪造假银票之人,目前除了柜坊泄露外,第一个和第三个都有了进展。”
“为什么想到查柜坊泄露机密?”郭宋问道。
王越躬身道:“启禀殿下,我们怀疑是这次是大批泄露,正如殿下所言,这次造假不是一张银票,既然有多张银票,那幕后人很可能会搞到整批银票的号码清册,这个东西并不难弄到,几乎每家柜坊的分店都有。”
郭宋又笑问道:“既然每家柜坊的分店都有,那泄露的源头能查到吗?”
王越摇摇头,“我们几乎无从着手,对方抄走一份,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抄走的?这条路走不通。”
“既然走不通,就果断放弃。”
黑帝的馴養計劃:女人太犀利 殘汐箬雪
“我们也是这样决定的,现在所有人的精力都放在第一条和第三条上,确实有所斩获!”
“等一等!”
郭宋打断他的话,奇怪地问道:“你的第一条和第二条不是矛盾吗?既然怀疑是大批量泄露,那就应该和陈永道没有关系了,不是吗?”
“启禀殿下,其实也并不矛盾,陈永道是第一张假银票,然后后面的假银票他们搞到了清册,两者都有。”
龍臨異界 邪星
破身愛妃
郭宋点点头,“继续说吧!陈永道那里查到了什么?”
“卑职安排宝元柜坊的大掌柜昨天去找陈永道,陈永道一口否认他的银票借给过别人,但等王大掌柜走后,陈永道就悄悄出门了,卑职派人跟踪,发现他去了一家酒馆,他应该是去找某个人,但没有找到,看得出他很焦虑,他今天出发去江南买米,卑职已经派人跟去,将在半路秘密抓捕并审讯他,目前还没有消息。”
“那再说说第三条路!”郭宋笑了笑又道。
王越精神一振,取出一份报告,呈上道:“第三条路有突破了。”
郭宋接过报告翻了翻,眉头一皱道:“卞老六是什么人?”
“启禀殿下,我们通过一个伪造假画的高手辨认银票,他认为这张银票是一个叫做卞老六的伪作高手绘制,金线绣纸这种绝技他也会,也擅长刻章、雕版印刷,可以说,制作这种银票所需的一切技能,卞老六都很精通。”
“造纸也会?”郭宋笑问道。
“纸不是,但纸的来源我们也查到了,也是宣城县一家造纸作坊制作,叫做古槐纸,在京城有卖,古槐纸的品质很高,但比起长庆纸还是差了不少。”
“这个卞老六找到了吗?”
王越摇摇头,“他失踪快一个月了,去向不明!”
郭宋沉吟一下道:“那个陈永道去找人,不会就是去找这个卞老六吧?”
“很有可能,陈永道找人那个酒馆,就是卞老六常常出没之地。”
郭宋负手走了两步,又问道:“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我的大腦開發了百分百 李白不白
“卑职决定动员长安的地头蛇们寻找卞老六,只要他一出现,就立刻会被发现。”
“可这样会打草惊蛇!”
“殿下,虽然会打草惊蛇,但第二、第三张以及后面的银票也不会轻易出现了,这样就不会在商人中间造成不良影响,也是一个利处!”
郭宋点点头,“也对!有一弊必有一利,我不过问了,你尽管放手去做!”
“卑职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