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做完这一切后,杨寿冷汗直冒。
在他脚下,因果深渊在源源不断地演化着,众生因果汇聚于此,疯狂缠绕着黑雾之主。
“只可惜这只是过去某个片段。”
盘膝端坐在神庙世界里,杨寿望着被他镇压在深渊里的黑雾之主,摇了摇头。
若是在真实世界,现在夺得了轮回之体和创世本源的黑雾之主,其恐怖程度无法估算。
“不知道凯萨那边如何了?”
杨寿喃喃着,他这一边潜心谋划,终于把黑雾之主镇压于神庙世界。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爸爸無敵
……
凯萨所在的记忆片段里。
他正在与一个中年人大战。
他那里的时间推移到了杨寿战胜了凯萨大帝,获得了凯萨大帝的全部遗产,然后……中年人现身!
而他布置的一系列杀局,也全部是针对于中年人的。
此人乃是上界之主小的分身。
在上界之主未成道之时,分身也在一同成长,成道之后,上界之主闭关不出,一直是他代替上界之主执行意志。
原本,中年人以为凯萨死亡,杨寿继承了他的遗产后,天地间再也没有了四号棋子。
“你乃是上界之主开门的钥匙,今日必死无疑!”
凯萨准备了诸多后手,在地球之外的无尽太空中与中年人展开殊死搏杀。
最后,中年人不敌,想要逃走,却发现凯萨早已封锁了空间。
“凯萨!你藏得好深!”
中年人沉声大吼,爆发出了九级巅峰的力量。
无尽规则涌动,堪称天崩地裂,摧毁万界,哪怕地球隔着无限远,也遭受了影响,不断颤动。
“杨寿镇压了黑雾之主,这一场争斗,竟然是我输了?”
在交战时,他感应到了杨寿那边的情况,嘴角流露出一抹苦涩。
仅仅一瞬间,他便明白了杨寿的布局。
和他一样,树立了一个傀儡。
但远比自己干脆,他直接舍弃了身躯。
让那个傀儡替自己修炼,在关键时刻……重新操纵身躯,镇压黑雾之主于神庙世界。
“这场较量,是我输了。”
交战之中,哪怕对方施展出了九级巅峰的力量,凯萨依旧不为所动。
苦笑中,他的身体四周,爆发出了更为恐怖的规则之力。
“我说,你拥有的一切,都归于始!”
一股规则之力,独属于凯萨的规则之力充塞天地,竟然一瞬间凌驾于中年人的规则之上。
施法者的腦回路大多有問題 昌貧皆笑
随后,中年人便惊骇地发现,他的规则之力,竟然在……消退。
不断衰弱,最后衰弱成为了零,消失不见!
“时间!”
“你掌控的是时间片段之力?”
中年人瞳孔一缩,认出了凯萨掌握的规则之力。
凯萨冷哼一声,没有回答他。
極品仙姬
他的规则等级实在是太高,每次施展都会耗费他大量心神,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
所以在先前和杨寿交战时,他根本没有施展时间片段。
轰隆!
在强横的规则之下,中年人规则直接变成了最开始的阶段,消失不见。
最后,他被凯萨暴力摧毁身躯,随着身躯爆裂,他的体内,诞生了一把钥匙。
“在上界传闻里,上界之主拥有一盏灯,一把钥匙,此钥匙可以打开通往圣族的大门……”
凯萨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神色萎靡,却不甚在意。
他走上前,握住钥匙,看着四周天地的岁月片段。
我家後門通末世
“我是多想当一个下棋人啊……”
他长叹了一声,但愿赌服输,在他四周缭绕着的规则之力把四方天地吸收完毕,出现在了杨寿所在的神庙世界。
在这段记忆片段里,凯萨目不转睛地盯着杨寿。
在了解了杨寿的所作所为后,说实话,他对杨寿已经有些敬佩了。
换做是他,绝对做不到这样。
自己是四号,可以躲在暗处,不断发育。
上界之主针对他,而黑雾之主针对的则是杨寿。
但上界之主的目的没有那么直接,不似黑雾之主那般,想要夺舍杨寿。
所以他面临的压力,比杨寿小得多。
“这场对决,是你胜了。”
凯萨手中握着一把钥匙,散发出了蓝色光芒的钥匙。
上面的气息,让杨寿瞳孔微缩。
“蓝衣人?”
这气息与蓝衣人如出一辙。
“没错,此钥匙,赠你。”
凯萨冷哼一声,望着杨寿脚下踩踏着的深渊,里面不时传来黑雾之主的咆哮声,嘴角翘起。
“下棋人,自然也要有成为棋子的觉悟。”
他对黑雾之主的厌恶,没有丝毫掩饰。
杨寿开口,还想要再问什么,凯萨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杨寿听着,我掌握的是时间片段规则,属于时间规则的一种,这一次拉你进入记忆世界里,就是模拟真实,看看你我谁更有资格成为棋手。”
“但……现在看来,是你赢了。”
凯萨说的很是洒脱。
杨寿镇压了黑雾之主,而他,只是击杀了上界之主的一个分身。
那个分身的实力,还比重伤状态下的黑雾之主高上数个等级。
但愿赌服输,他从不会找任何借口。
“他们一直在重启时间线,让一切达到完美状态,好进行收割,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这一次是最完美的一次,但……也是我们最有希望的一次!”
凯萨似乎时间不多了,仿佛在交代后事一般。
他的身躯,因为施展了太多时间片段规则,居然变得虚幻模糊了起来。
“凯萨!”
杨寿眉头紧蹙,他感觉到了四周天地,居然在快速凝实。
宛如……以推演出的片段代替真实!
其中还包括他手中的那把蓝色的钥匙。
“没错,这也是时间片段的能力,我之所以要拉你进入记忆世界,就是为了看你能做出什么成果!”
“最后关头,我可以以生命奉献所有时间片段规则,让这片世界里发生的事……替代真实世界里此时的片段!”
凯萨嘴角翘起,身形变得愈发透明。
就像剪辑视频一般,他们演化出的这个片段,将被直接置入原来的真实时间线里。
也就是说,待杨寿离开这个记忆世界,真实世界里……
黑雾之主也将被他镇压!
当然,这样做的代价极大。
需要牺牲一切,方能把黑雾之主被镇压这件事化作真实!
而凯萨,早已做出了这样的觉悟。
“在刚才那片世界里,我看到了你所做的一切。”
随着杨寿脚下的深渊变得愈发凝实,凯萨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错觉。
“如果说谁能破解此万古杀局,也唯有你……有一丝希望了!”
此时凯萨对杨寿的态度发生了许多转变,不容杨寿开口,他自顾自地开始交代后事”
“我死之后,替我杀尽那些下棋人!离开记忆世界后,切记,小心黑雾之主,小心蓝衣人,最要小心的……还是上界之主!”
杨寿沉默了,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得虚幻,包括凯萨和他同样如此。
重裝軍火商
唯有他脚下的深渊,以及手中的蓝色钥匙。
“最后,还有一件事,我在未来的时间片段里,看到了秦双,他……是你弟子中,死得最惨,做你的弟子……还真是令人绝望啊……”
在他的感叹声中,这片记忆世界轰然崩散。
杨寿的意识,再次回归了本体。
而原本与他相对的凯萨本体……在杨寿睁开眼的刹那,轰然消散。
天地间,竟再也没留下一点痕迹。
强行逆转时间片段,以演化的结果代替真实的结果,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杨寿低着头,看着手中湛蓝色的钥匙。
以及……脚下踩踏着的深渊。
这片深渊与神庙世界相互勾连,正镇压着一尊极为恐怖的存在。
杨寿瞳孔一缩,在无尽因果线中悬浮着的人,长着和自己一样的面孔。
背负着两张画卷!
赫然是他放弃的祖师图和轮回山河图!
这具身体……在很久之前,曾是他的!
“凯萨……真的办到了。”
杨寿喃喃着,被镇压在深渊里的黑雾之主冷冷抬头,看着头顶的杨寿,居然没有任何慌乱。
“三号,你已经有成为棋手的资格了。”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闭上眼眸,沉寂在了无尽深渊当中。
他似乎对自己被封印于深渊,一点也不慌乱。
杨寿眉头紧锁,说实话,和这群大佬打交道,是最累的。
你永远不知道……他被凯萨封锁于此,是不是阴谋。
亦或者……他又看中了自己的因果大道,想要谋夺?
“不管你所图为何,既然被我镇压了,你永生永世也别想出来了!”
杨寿冷哼一声,凯萨最后的遗言让他感触颇深。
他和凯萨的目的一致,也逐渐明白了凯萨来此与他一战的目的。
与自己一战,分出胜负后,然后以败者的全部……来启动时间片段,以片段代替真实。
从过去的片段里斩杀强敌,然后作用在这个时空,是他想到的破局之法。
他成功斩杀了上界之主至关重要的分身,只是杨寿做的比他更绝。
直接镇压了黑雾之主。
“若未来我登临不朽,凯萨……我必定复活你。”
杨寿喃喃着,这一次,凯萨一定程度上,帮助自己解决了不少问题。
至少黑雾之主这边,他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
“只是秦双……”
想到自己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六弟子,存在于未来,生生世世想要拜自己为师……
修行轮回大道,按照凯萨所说,他是死得最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