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魔魂回忆中,柳牵浪回忆思绪,犹如魔云翻飞,思路在不断变得清晰的时候,对一个人却越来越惑然。
犹如自己的影子,总在跟随着自己,而且是暗中的,反面的!
……
“哼!哈哈!想得倒是挺美,真是想不到柳河东的后人。
竟然走上了修仙一途,但很可惜,今日你将死在本帝的脚下!
从此逆天的万千亡魂中又多了你一个!”
天国大帝阴冷的说道。
两人正言语之间,毒溶域的入口处突然传来咕嘟咕嘟液体沸腾的声音,接着一股强大的液体气浪喷了出来。
当液体气浪中的液滴纷纷落在两人周围的山石树木之上时,两人看去时,发现那些山石和树木,骤然之间因腐蚀而溶化成了一滩散发着刺激气味的莫名液体。
二人同时心里一惊,不由各自罩上了层层护体罡气,并飘身立在虚空,不敢在接触那些岩石树木之物。
入骨相思知不知
毒溶域入口之内继续不停地喷涌着这种气浪。
转眼之间,已将入口之处,融成一个骇人的莫名液体巨坑,而且巨坑还在以非常快的速度不断地扩大着。
封魔戰皇 隕落星辰
此时,天国大帝和柳牵浪各飘在巨坑的两侧虚空之上。
天国大帝侧目,审视着不断掉落在不久前刚刚强化成功的紫霞玄钢护体罡气之上的毒溶域的奇怪液珠,发现奇怪液体在紫霞玄钢之上不停的凝聚。
而且冒出呲呲的火光烟雾,并且快速的侵蚀着紫霞玄钢,速度很快,眼看着紫霞玄钢之上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窟窿。
见此,天国大帝只是不屑的一声冷哼,身形微微一晃,顿时紫霞玄钢被侵蚀的地方又重新弥合了起来。
同时爆发出道道无比璀璨的紫色光华。然后就看到那些奇怪液滴围着天国大帝一阵阵旋转,但无论怎样旋转,始终无法再次接近他的身体。
巨坑对面的柳牵浪,就在天国大帝体外罩上紫霞玄钢的同时,蓦然之间跃进了幽灵舟,并诡异的出现在了一个更高的位置,同时在身外又加上了数道防护。
这幽灵舟到底是什么材料的,柳牵浪一直还没弄明白,但它神奇的防御能力和遁逃速度实在是令自己十分满意。
只要愿意,自己转眼之间就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
二人脚下,还在继续蔓延的巨坑之内的奇怪液体越聚越多,并且慢慢沸腾了起来。
冒出咕嘟咕嘟的气泡,然后巨坑之内便升起阵阵可以融化万物的怪液云雾。
这些怪液云雾向四外迅速的扩散,片刻之后就将二人吞入了其中。
但二人皆是岿然不动,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一举一动上。
天国大帝看着对面若隐若现的柳牵浪,双手以不易察觉的动作,迅速凝聚了万钧之力,然后骤然之间向巨坑之内沸腾的怪液推去。
只听哗啦啦一阵响动,巨坑之内突然旋起一面冲天巨浪,然后铺天盖地的朝柳牵浪压来。
天国大帝如此的突然一击,尽管其速快如闪电,然而岂能逃过柳牵浪白光璀钻的神奇目力。
只见柳牵浪不慌不忙,双眸之中蓦然射出两道白光,两道白光又迅速合二为一。
然后迅速延伸,眨眼之间就化作了一道白光之墙,硬生生将天国大帝推来的冲天巨浪遮挡了个严严实实。
如此一来,天国大帝诧异的看到,眼看压向对方的巨浪竟然莫名其妙的停滞在了虚空,轻咦了一声,旋即想到对方可能用了定形之术。
突然袭击不成,天国大帝忽的一转身,紫色玄钢之内蓦然之间爆射出万道紫芒,旋即化作无数玄钢之锥,朝着巨浪骤然射去。
同时接连几次拔高了身形,手里妖异的多出了一个粗大的长鞭,然后狠命的朝柳牵浪砸去。
捍衛星空 能量豬
柳牵浪第一次受到突然袭击,哪里还会第二次给对方机会,注视着无数射来的玄钢之锥。
眸中继续射出道道白光的同时,双手诡异的一翻,就见二人之间的巨浪和白光迅速的交织在了一起。
然后凝成无数个闪耀的盾盘,这些盾盘恰好挡住骤然射来的无数玄钢之锥。
玄钢之锥和闪耀的盾盘一接触,霎时虚空之中传来叮叮当当一阵撞击之声,同时爆发出漫天电弧火花。
茶盏功夫之后,玄钢之锥和闪耀的盾盘都消失了,巨坑之上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但就在这一刻,柳牵浪感觉到头上一股冰寒的气息传来,而且蕴含着无穷的力道。
来不及审视,便蓦然间消失在了原地,然后踏着幽灵舟妖异的出现在巨坑边缘的另一个位置。
凝睛看去,原来是天国大帝正在挥舞着巨鞭狠命的砸向自己。
感应到柳牵浪重新站立的位置,天国大帝,毫不迟疑,迅速挥舞巨鞭,继续朝柳牵浪拦腰抽来。
但奇怪的是柳牵浪再次变得虚无了,接着又出现在下一个位置,如此几次三番的诡异的变化着。
见一时难以得成,天国大帝冰冷的眼眸狡黠的几闪后,突然放弃了进攻。
然后只见他身外的紫霞玄钢一阵闪耀之后,整个身形一收,竟然快速的射进了毒溶域,转眼之间不见了。
看到天国大帝射进了毒溶域,柳牵浪再次清晰了起来。
柳牵浪心想如此最好,在这里拼得两败俱伤,还不如留着体力通过这最后的毒溶域再说。
只要进入到六域末端的三处阴兵徘徊的方位,对自己而言几乎就没什么障碍了,唯一的对手应该就是天国大帝了。
扫视了一眼已经是一片汪洋的怪液巨坑,柳牵浪再次加强了幽灵舟的防护,然后也随之飘进了毒溶域。
潛行1933
万国同盟的核心之国,崚国盘云阙帝王神瞰之上,霜天大帝一脸苍白的审视着天际的流云,心中无限感激也无限痛苦。
转眼七日通牒已经过去了两天一夜了,万国同盟诸国终于如愿以偿了,以后又可以得以平安的存在了,这使她对竹林中的那个英俊的面孔万分感激。
就在一日前,得知解除危机的万国大军,一阵响遏云霄的欢呼后,浩浩荡荡的冲进了天国大帝的老巢帝都之内,将之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然后一夜之间在上面建起了一座神庙,曰:天皇神庙。
是用来纪念为万国同盟牺牲的白衣人的。
他们要子孙永恒记住这个不知姓名,却为他们立下了撼动寰宇之功的大善之人!
天皇神庙之内,正殿大堂中央最显眼的位置,盘膝端坐着一个几丈高的巨大法相,浑身采用天下间最为宝贵的银晶打造,昼夜闪烁着柔和的光彩。
而奇怪的是如此庄严金贵的宝象,面部却蒙着一面金色的凤首面具,让人看着诡异异常。
但这并不影响万国的子民虔诚的朝拜。天皇神庙,才刚刚问世,庙外便整日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人群,络绎不绝。
一改之前帝都之城的冷清。
为了感恩自己的不世伟业,万国同盟诸国一致拥立自己为万统大帝,纷纷签订永世血咒契约,从此万国不在相互争斗厮杀,永世臣服中央之国万统大帝的领导,逢年必拜,逢节必献。
这样的结局当然最好,然而白衣人之死,又让现在的万统大帝万分痛苦。
今夜是最后一夜,如果天明之时,他还没有出现——
万统大帝忍受着血蛊在体内啃噬叮咬的痛苦,蓦然朝那个竹林飘去。
冲出毒溶域的天国大帝,此时徐徐闪动着紫霞玄钢之翼,漂浮在虚空之中,冷冷的注视着毒液弥漫的毒溶域入口。
其身后是刚收复不久的千万阴兵,黑黑压压的布满了其身后所有的空间。
这些阴兵同样漂浮在虚空中,各个张牙舞爪,阴森恐怖,眼中闪烁着妖异的色彩。
天国大帝的选择没错,提前闯过了毒溶域,率先挥舞七色妖旗收复了这些阴兵,就等于掌握了胜利的王牌,任柳牵浪再有本事,也逃不出这些恐怖的阴兵包围。
不知过了多久,天国大帝感觉到毒溶域的出口的毒液云雾出现了一丝波动,于是变得更加机警起来。
对于毒液云雾的每一丝变化都仔细的探析着,生怕柳牵浪蓦然出现了,蹿出玄冥残阵。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尽管胜券在握,但只有亲眼看到他的死亡,自己才可以放心的返回帝都城,号令天下,做永远的天国大帝!
但天国大帝感觉到那丝波动之后,就再也没有探析到毒溶域出口的任何变化,又过了很久之后,心里不由想到,也许这个短命鬼没有闯过来,死在了里面。
这样想的时候,手中一直紧握的七色妖旗,不由松弛了一些。
帝臨大唐
但仍旧守住毒溶域出口一段时间,直到确信柳牵浪死了,方才转过身行,对着身后黑压压的阴兵巡视了一番,蓦然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
笑够了,七色妖旗一挥,无数阴兵便诡异的消失了,接着就看到汩汩黑色烟雾钻入了七色妖旗。
天国大帝侧目欣赏了一会儿七色妖旗,并回头不屑的扫视了一眼毒溶域的出口,然后震动紫霞玄钢之翼迅速朝玄冥残阵的最后的出口而去。
“哈哈!你怎么刚到,我已经等你好久了!”
刚刚经过几个时辰飞翔的天国大帝,从高空徐徐降落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既熟悉又刺耳的笑声。
天国大帝凝神看去,就在玄冥残阵唯一薄弱可以打通作为出口的地方,一个白衣身影傲立在一艘诡异的灰色小船上,他的身旁还多了一个十分白净的小男孩。
这怎么可能,如果上次他逃脱了追命妖蝠的围困是因为自己不在场,他侥幸而已。
軍嫂狂野:暗帝盛世寵 千蘿綠
可这次可是自己亲自看守的毒溶域出口,就算他实力再强,也没理由逃出自己的控制!
况且还有千万阴兵围堵,他怎么会再次逃过了自己的算计,天国大帝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情。
不过转身之间,天国大帝便清醒过来,十分敏捷地后退了万丈之外,然后升入虚空。
转眼之间立在了团团漆黑的云团之上,同时手持七色妖旗,狂傲的凝视着远远脚下渺小的柳牵浪和那个小孩儿。
柳牵浪注视着抢占先机,提前收服千万阴兵的天国大帝,心下佩服的同时,脚下蓦然一阵白光闪耀,并响起刺破环宇的脆鸣。
接着白光托着柳牵浪和小男孩徐徐升入了和天国大帝同样高度的虚空,而之前的幽灵舟则一闪,化为一道灰色神光钻入了柳牵浪胸前的墨玉骷髅。
随着柳牵浪和小男孩的升高,白光以奇快无比的速度迅速蔓延,同样形成了无数白色刺目的云团,仅仅眨眼的功夫,便布满了半个天宇。
远远朝天际看去,整个天宇分为两半,一半布满漆黑的黑色云团,上面立着一个紫色的身影。
另一半布满白光刺目的白色云团,其上中央位置站立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其中一个身影银华闪烁,另一个灰亮刺目。
天国大帝诧异的审视着柳牵浪脚下的白色光团,良久后才发这些白色光团竟然是无数的冥鹰组成的。
柳牵浪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对方能够逃出团团追命妖蝠的围困,原来这小子还有召唤冥兽的本事。
天国大帝心下不由一阵惊诧,这小子果然了得,自己得先发制人,否则还不知道他有什么鬼把戏。
这样一想,天国大帝浑身一晃,立刻显出妖化的身形,接着骤然疯狂的扇动紫霞玄钢之翼。
只见紫霞玄钢之翼之内蓦然射出无数的酱紫嫣红之物,一阵跳跃之后,电射一般朝柳牵浪飞去,同时发出嘎嘎的刺耳叫声。
继而,天国大帝开始徐徐挥动七色妖旗,指挥着千万阴兵风驰电射般冲向柳牵浪。
看着铺天盖地飞来的无数蝙蝠,从它们酱紫嫣红的色彩,柳牵浪一眼就认出了,这些蝙蝠正是古老椰国其书中记载的追命蝠王。
其实力十分强大,一个追命蝠王实力胜过万只普通的追命妖蝠。
而且这种追命蝠王还拥有喷涂毒液,冰箭,扇出滚滚瘴雾的本事。
看到铺天盖地的追命蝠王和千万阴兵的双重迅猛进攻,柳牵浪手中蓦然出现了鬼神幡。
然后柳牵浪诡异的一晃,道道玄青色的神光立刻射入了天国大帝方向奔来的无数阴兵队伍之内,接着白光一晃,化作了千万石化阴兵。
顿时两方阴兵叮叮当当杀到了一处,中间还夹杂着阵阵冥鹰阴马和追命蝠王的嘶鸣之声!
看到双方阴兵杀到了一处,柳牵浪回身将鬼神幡抛给了身侧的阴婴王,然后妖异的消失了。
絕世藥神
天国大帝一阵挥舞七色妖旗,放出自己最大的杀手锏千万阴兵和追命蝠王之后,本以为对方一定败得惨不忍睹,然后一把将其捏成粉末。
可突然看道对方竟然不可思议的放出了更为可怕的石化阴兵和无数的冥鹰阴马,还有那个看似弱小,却是个噬杀贪婪的恶鬼,转眼之间就吞噬了无数的阴兵。
当双方交战之际,天地之间一派混乱,无数追命蝠王和千万冥鹰充斥着整个天宇,彼此追逐撕咬着。
其间不计其数的电光火球将天宇烧红一片,还有下面黑白阴兵军团一边相互厮杀一边发出天摇地动的凄厉嚎叫之声。
夏有喬木,雅望天堂2 籽月
天国大帝渐渐发现了自己的劣势。一番掂量后,四下探析了一会儿,蓦然向一个偏僻的角落射去,然后慢慢朝玄冥残阵最薄弱的区域摸去。
当身后的厮杀之声慢慢变小之后,天国大帝心里一阵窃喜,回望了一眼天际隐隐闪烁着战火的地方,然后脸上闪出一丝得意的笑意。
天国大帝,身形蓦然一抖,将全身的灵力凝在了双掌之上,对准玄冥残阵唯一的一寸见方的薄弱地方轰然一声推了下去。
接着就看到了玄冥残阵之外射进一缕久违的阳光,那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温柔,灿烂而令人欢喜。
终于闯了出来,尽管没杀死那个柳牵浪,天国大帝仍为自己将要再次登上天国大帝的帝王宝座,号令天下而自豪。
审视了一会儿玄冥残阵死门化作生门的裂口,天国大帝抬起了脚。
然而他的脚还未落下时,天国大帝蓦然感觉到后背一阵疼痛。
接着他就看到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直血淋淋的手掌,上面还有一颗汩汩跳动的心脏。
大國高科
天国大帝缓缓扭过头颅,目光呆滞的注视着那张英俊的面孔,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你……你……”
然后咣当一声栽倒了。
柳牵浪狠狠地将手中的心脏捏成了一团血雾,然后跪在地上,自语的说道:
“姐姐!各位长老,族胞们,牵浪为你们报仇了!”
重生之隨身莊園 姬玖
说完,站起身形,手掌一抹,一窜火球立刻跳到天国大帝的尸体之上,将其化为了乌有。
做完这些,柳牵浪朝遥远的天际一招手,天际蓦然射来几道神光,这几道神光围着柳牵浪转了几圈,诡异的钻入入了他的墨玉骷髅玄境之内。
柳牵浪默默回头注视了一会儿远远天际毒溶的出口,然后转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