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宴轻出了后院,果然没去别去,回到前院,开始午睡。
凌画也回到房间午睡。
云落、琉璃、端阳等人一个时辰后来到栖云山,那二人都已经吃过午饭睡熟了。
端阳拉着云落坐在宴轻的窗跟下感慨,“小侯爷何时带着女子骑过马啊?为凌小姐破例了。”
云落心想你家小侯爷为我家主子破例的还少吗?他也感慨,“我家主子皮肤娇嫩,不惯常骑快马,一路骑快马到栖云山,身子骨应该受不住,怕是受伤了。”
端阳“啊?”了一声,“这么短的路,不至于吧?”
“至于的。”云落肯定。
端阳沉默了,这样说来,与小侯爷共乘一骑,也不是多好的美事儿了。
两人的声音压的低,但还是吵醒了宴轻,他在屋里吩咐,“端阳,把汗血宝马身上那副金马鞍扔了,重新做一副兽皮的,要软的,不咯人的。”
不配做愛的主角
端阳腾地站起身,怀疑自己听错了,“宝马配金鞍,多威风啊。”
真要扔了吗?
“扔了。”宴轻毫不犹豫。
端阳傻傻地问,“小侯爷,为什么啊?兽皮的马鞍,不那么威风的。”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让你扔就扔。”宴轻不耐烦。
端阳闭了嘴。
云落看傻子一样地看着端阳,这个人这么傻,这些年是怎么跟在宴小侯爷身边他能忍着没将他赶出府去的?
宴轻交待完,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端阳拉着云落吐槽,“金马鞍不好吗?小侯爷明明也觉得很好的,怎么说扔就扔?”
云落一脸木然地给他解释,“因为金马鞍太硬,我家主子因此受伤了。”
機械革命 子夜白
端阳:“……”
他忽然也觉得自己好傻,能在小侯爷身边这么多年没被赶出去,是小侯爷太善良了。
金马鞍再好,让未来女主子受伤,也不能用。
行屍vs生化vs溫暖的屍體外掛少女
紀末
他立马端正了态度,“那是该扔了。”
心臟止跳 筆瘋v
他想了想,“但那可是纯金打造的马鞍啊,扔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云落觉得人的大脑真是造物主给的最神奇的存在,有的人就是太傻太笨,天生的,他决定拯救他一下,“融成银子花了不就得了?给我家主子买最爱吃的桂花糕?”
端阳思路被带偏,“凌小姐最喜欢吃桂花糕啊?”
“嗯。”
端阳乐滋滋地说,“咱们端敬候府里,也有几株桂树的,再过不久,桂花开了,让府里的厨子给凌小姐做桂花糕吃,咱们府里的厨子做的糕点比酒楼里的师傅做的还要好吃。”
云落点头。
端阳虚心请教,“什么样的兽皮做马鞍又软又好不咯人?”
千面柔妃 蕭蕭清歌
云落觉得无所谓,“是兽皮就行,一层兽皮不够,弄两层,这等事情又不需要亲手做,让做马鞍的铺子定制一个就是了。”
端阳觉得很对,“我这就去。”
云落耳边总算清净了。
此时,凌画的窗跟前,琉璃、紫嫣、紫夏三人也在说悄悄话。
琉璃虽然早已猜到凌画定然会受伤,但听二人说伤势不轻后,还是吐槽,“小姐的脑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好好地坐马车到栖云山活蹦乱跳地陪小侯爷在海棠花雨下漫步着谈情说爱不好吗?非要骑马,受这个罪,如今倒好,倒下了吧?玉露膏再好,也不能立马活蹦乱跳,她总要受两天苦的。”
紫嫣和紫夏对看一眼,她们早先也理解不了,但自从见了宴轻与凌画吃饭相处说话的模样,倒也稍稍理解了,齐声说,“在海棠花雨下漫步谈情说爱,等养好伤后也可以吧?共乘一骑总归是不同的。”
琉璃难以置信地看着二人,“你俩的脑袋傻了?”
紫嫣和紫夏:“……”
是有点儿。
琉璃继续吐槽,“汗血宝马飞奔起来那么快,就算小侯爷抱着主子,主子很好受吗?”
紫嫣小声说,“小侯爷背着主子进的栖云山,据说从山脚下开始背,一直背进了房间。”
紫夏替凌画说话,“主子说还是值得的。”
琉璃:“……”
好吧!若是这样说,她也觉得还算值得吧!毕竟宴小侯爷背过谁啊?能让他背了一路,主子哪怕屁股疼的难受,估计心里也美死了。
凌画一觉睡到天黑,醒来后,已到了晚饭的时候。
她龇牙咧嘴坐起身,琉璃听见动静,从外面走进屋,一言难尽地看着她,“小姐,难受吧?”
凌画点头,难受是真难受。
琉璃翻白眼,“您至于吗?您与小侯爷不是来日方长吗?他都被您带来栖云山小住了,您还怕没有机会谈情说爱?非要这么骑马折腾自己?”
“你不懂。”凌画对于自己觉得值的事情,很是执着,“我与宴轻共乘一骑,在京城的大街上穿街而过,很多人都看见了,是不是在我们走后,京城已经传开了?”
琉璃点头,还真是,小侯爷与小姐共乘一骑,无异于在一锅油里加了一把火,砰地一下子着了。他们二人本就受关注,如今更是被人关注议论的沸沸扬扬了。
宴小侯爷是谁?竟然有一天看他与女子共乘一骑,多少人不敢置信啊。
“这就是了,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凌画心情很好,“我们俩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知道后,那些爱慕宴轻的女子自然也会知道,肯定一颗心掉地上摔个千万瓣,觉得无望极了。”
琉璃:“……”
嗯,是这样。
凌画说出目的,“谁也别想再惦记宴轻,最好都死心。”
琉璃:“……”
狠还是您狠。
凌画总结,“虽然受些皮肉之苦,但还是很值得的,宴轻从山脚下背了我一路进来不说,还说把那副金马鞍给扔了。那副纯金打造的金马鞍,他也很喜欢的。”
能让一个人为了他把喜欢的东西扔了,受点儿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
她轻叹又满足,“宴轻可真是太可爱了,我越来越喜欢他了。”
琉璃:“……”
宴小侯爷的确是可爱,您这么能作,他都能忍受,能不可爱吗?
她无奈,“那您能自己下床走吗?”
凌画脸色一苦,“不太能。”
琉璃伸手扶她,“那明儿不能酿酒了吧?”
“能,宴轻给我打下手。反正也是为他酿酒,我顶着受伤还要辛苦地满足他,他岂不是会很感动?”凌画顺着琉璃的搀扶,下了床。
琉璃嘴角抽了抽,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恕她这个凡人不懂。
走出里屋,来到外间画堂,凌画慢慢坐下,对琉璃吩咐,“去请宴轻来吃饭。”
虽然睡了一下午,但饭该吃还是一样不能少吃。
琉璃转身去了。
琉璃来到前院时,宴轻还没醒,还在睡,她很是无语,忽然觉得,大约小姐与宴小侯爷真是神仙般的般配,大白天的睡觉也能从中午睡到天黑。
她对云落问,“你喊一下小侯爷?吃饭了。”
云落看看天色,点点头,站在门外喊,“小侯爷,主子想跟您在吃完饭的时候探讨一下明儿酿酒该准备的东西。”
宴轻腾地从床上坐起身,睡意全消,“这就去。”
琉璃:“……”
她敬佩地看着云落,“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当年小姐选你跟着秦三公子了。”
无论是跟着秦桓,还是跟着宴轻,云落的技能绝对是百分百的满分。
宴轻很快从房间走出来,大步流星,向后院而去,他这么精神,很难让人怀疑他前一刻还在床上呼呼大睡会周公。
凌画刚喝了半盏茶,宴轻就来了,见到她,张嘴就问,“明儿酿酒的东西,都需要准备什么?”
凌画一怔,“早就让人准备好了,你无需操心。”
宴轻:“?”
他回头瞅了一眼,只看见琉璃进了院子,不见云落,他后知后觉地笑了一下,“云落是吃什么长大的?”
凌画很是莫名,“大米?白面?咱们吃什么,他吃什么吧?”
没见云落吃过乱七八糟的东西。
宴轻坐下身,慢悠悠地说,“同样是吃大米白面,端阳怎么就比他笨了个天上地下?难道是你家大米白面比端敬候府的大米白面好吃?”
凌画不太懂他为什么这样说,但好像是在夸云落聪明,她眨眨眼睛,“是很好吃,要不,哪天,你跟我回家坐坐?”
未婚夫也不能一直不登未婚妻家的门吧?如今不用特意想法子请他了。
宴轻点头,“行。”
他是该去吃顿饭,尝尝什么大米白面养出凌画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