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大唐普遍是两餐制,但作为帝王,李治日理万机,自然不能如此。
中午,王皇后带着一溜人来了。
远远看到了宫殿,也看到了站在外面的几个宫人。
“是那贱人身边的姜红衣,皇后,那贱人先到了。”
王皇后想到了即将进宫的武媚,冷笑道:“贱人,回去!”
殿内,萧氏在陪李治吃饭。
作为李治而言,他更喜欢一个人用餐,这样还能想想事儿。
合租屋:寵你沒商量!
吃完饭,萧氏含情脉脉起身道:“陛下,臣妾有些困了。”
这个信号让李治觉得有些腰痛。
“朕还有事。”李治皱眉,他虽然会哄着萧氏,却不会一味放纵。
萧氏有些遗憾,“陛下,那个贱人早上又把宫正叫了去,听闻是威胁了一番……臣妾担心这宫中再无咱们的栖身之地了。”
李治点头,“朕晚些令人去查。”
他无需去查。
等萧氏走后,王忠良来禀告道:“先前萧淑妃说的事奴婢知晓,宫中昨夜有人打斗争执,蒋涵处置了,随后皇后又把她叫了去,寻了毛病……”
这和李治的想法一致,他淡淡的道:“蒋涵如何?”
不向着朕的宫正,那自然不能留。
王忠良想到蒋涵的悍勇,也为之动容,“蒋涵和皇后争执,皇后威胁责打,蒋涵说她是陛下的人,随意皇后发落。”
李治点头,起身去了后面。
寝宫的边上有一幅画。
画里的小女孩在花丛中笑着。
李治伸手摸摸小女孩的脸,触摸的很轻柔,和此刻的目光一样,良久转身出去。
他去了前面。
“陛下,先前有十余人在聚会,谈话间说是收了扫把星,很是欢喜。”
邵鹏的脸上全是冰冷。
他知晓,一旦贾平安去了那边,从此就是自己的对头。
李治淡淡的道:“无碍。”
他的眸色冰冷,仿佛看到了父亲当年身为秦王时四面楚歌的困境。
可那又如何?
他的目光越过邵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陛下。”唐旭来了。
唯有他和邵鹏才能这般顺利进宫。
老唐来做什么?
邵鹏想起进宫前和唐旭相对唏嘘,不禁有些惊讶。
难道是有什么紧急事务?
唐旭急奔而来,近前用力呼吸一次,然后压住气息,语气稳定的说道:“陛下,臣刚接到消息,贾平安拒绝了独孤家。”
李治的眸子中多了些不解,“为何?他迟疑了数日,首鼠两端!这是权衡利弊之后觉着唯有朕才能护着他?还是说他觉着朕更能给他高官厚禄。”
唐旭心中一冷,知晓这事儿麻烦了。
帝王一旦猜忌,他和邵鹏都没有开口的余地,否则是火上添油。
“臣这便去查。”
唐旭转身快步而去。
他还未走远,有内侍来了。
“陛下,贾平安先前去了养济院,捐了六百余贯。”
嗯?
李治觉得不对。
邵鹏吸吸鼻子,喊道:“老唐。”
这个称呼不对啊!
他觉得自己暴露了和唐旭的亲密关系。
但李治眸子都未曾动一下。
唐旭跑了回来,李治吩咐道:“贾平安刚在养济院捐了六百余贯,去查查这钱的来路。”
他缓缓踱步,邵鹏跟在后面。
“独孤氏出了三个皇后,其中一人更是朕的曾祖母,这一家子曾经和皇室很是亲密,但终究出的贵人太多,窥探神器,被高祖皇帝收拾了。”
李治想着那家人也觉得奇葩,“先帝想着好歹是亲戚,就丢着不管,但这家人看来依旧不死心,想通过和贾平安联姻来获得好处。大才啊!还是百家之学的传人,给些时日就能成为一方文坛巨子……
而贾平安也首鼠两端。他受朕的庇护,却又想着关陇那些人势力更强大,熙熙攘攘,利来利往,不过如此!”
李治的眼中多了不屑之色,随即开始理事。
不知过了多久,王忠良近前,“陛下,唐旭求见。”
李治点头,然后放下手中的奏疏。
唐旭进来,行礼后抬头,脸上的喜色一闪而逝,“陛下,百骑查清了此事,在媒人登门之后,贾平安就去了平康坊。
原先那些人在长安食堂的对面弄了一家酒楼,放话说准备一万贯,上好的酒菜亏本卖,要压住长安食堂。可在贾平安……”
“等等!”李治抬头,觉得不对,“贾平安去那作甚?”
“贾平安态度暧昧之后,那酒楼就说是要发卖。”唐旭说道。
李治明白了,“这是想缓和气氛,果然是有钱。”
“贾平安寻人去把那酒楼低价买了来,随后高价转手,中间竟然得了六百多贯的利钱。”
李治捂额,觉得自己的三观要崩塌了。
“也就是说……他先哄住了独孤家,目的就是为了低价买入那个酒楼挣钱?”
唐旭点头,“是啊!”
那个少年,竟然为了六百多贯钱去忽悠了小圈子,更是忽悠了所有人。
“朕……”
李治咬牙切齿的,第一次生出了动手殴打臣子的冲动。
唐旭笑道:“他顺手还解决了长安食堂的一个麻烦。”
这一箭双雕也太出彩了,让唐旭决定晚些寻了邵鹏去五香楼,当然,必须是邵鹏请客。
晚些更详细的消息传来,“贾平安让那商人说是做凶肆的,那边估摸着也想看长安食堂的笑话,就把价钱压的更低了些。”
“整个……就是个奸商!”李治气得晚饭多吃了一碗。
吃完晚饭,他吩咐道:“贾平安的亲事……去问问杨德利。”
杨德利正在家吃饭,第一次单独和内侍说话,有些小紧张。
“婚事?”他有些懵,“平安的主意大,也不知谁能为他做主。”
内侍皱眉,“那他要个什么样的娘子?”
月明天下 流月風
“屁股大的吧。”
杨德利脱口而出。
内侍满头黑线,回去一说,李治却赞道:“果然是实在人。当年大兄娶妻时,阿娘就说过要屁股大的。”
这位阿娘就是长孙皇后,而大兄自然就是前太子李承乾。
王忠良谄笑道:“陛下,宫中都难得见到大屁股。”
李治看了他一眼,觉得最近对他好了些,这蠢病又犯了。
屁股大好生养,这是皇家传家的一句话。
李治一直记得。
宫中谁的屁股大?
萧氏略微大些,王皇后……看不到屁股。
还有感业寺的那人。
快进宫了。
朕也很期待。
他指指边上,王忠良瘪瘪嘴,然后过去跪下,却不知自己犯了何错。
……
“贾平安拒绝了。”
王琦得到消息时,几乎是不敢相信,眼中迸发出的光芒让边上的陈二娘有些陌生。
“他竟然敢?”
王琦呼吸急促了一瞬,随后压下。
他自诩才华无双,可却只能躲在阴暗处操纵些见不得人的事儿。
才华无双,自然要出人头地。而当世最出彩的事儿就是和世家门阀联姻。
你能和世家门阀联姻,别人自然会高看你一眼。比如说程知节,他娶了崔氏后,仕途就顺畅的和喝酒一般。
比如说李渊的老爹,娶了独孤氏后,这不人生就不走寻常路,生个儿子竟然改朝换代做了皇帝。
这个时代终究是世家门阀的时代,当年先帝在时,也对此无可奈何。
王琦只是想了一下娶一个世家女的快意,就觉得那嫉妒压不住的往外冒。
可贾平安竟然敢拒绝。
“他是喝多了?”王琦清高,但若是世家门阀说嫁个远房侄女给他,他依旧会笑的谄媚。
这便是权势带来的压力。
周醒低头。
王琦冷笑道:“既然没喝多,他这是疯了?”
“不对!”陈二娘突然说道:“他迟疑了数日,若是同意了还好,拒绝之后,在皇帝的眼中也是首鼠两端……他有麻烦了。”
王琦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失去了理智,闻言心中大快,“某等着看皇帝会如何处置他。”
晚些消息传来,“皇帝令人去了道德坊。”
“这不对。”王琦皱眉道:“再去打探消息。”
“不必打探了。”
外面进来了郑远东。
他看了一眼案几上的女红,皱眉道:“皇帝赏赐了贾平安六十万钱。”
六十万钱,这便是六百贯。
“为何?”王琦不解。
郑远东负手而立,“此事定然有不妥之处,相公令你去查。”
王琦起身,恭谨的道:“遵命。”
郑远东看了一眼案几上的手串,下意识的摸摸腕间的东西,说道:“手串要把玩,方能圆润入神,你的手串一看便是摆样子,何必如此……”
王琦的脸红了一下,却无言以对。
晚些等郑远东走后,他杀气腾腾的道:“贾平安拒绝了咱们的好意,传令,让酒楼开起来,再出一万贯,定然要把长安食堂打下去。”
陈二娘抬头,“那个酒楼卖掉了。”
“为何?”王琦不知此事。
“贾平安当时没拒绝,他们说此事稳了,就想缓和些关系,把那酒楼卖了。”
“蠢!”王琦阴着脸道:“这是钱多闹的。”
陈二娘笑道:“不过他们卖给了一家凶肆,那长安食堂的生意怕是不好做了。”
王琦一怔,旋即就笑了起来,“高阳冲动,怕是会动手,极好的主意。令人去盯着,若是高阳跋扈,马上煽风点火。”
可第二天就传来了噩耗。
“不是凶肆,而是酒楼。”
卧槽尼玛!
“谁卖的?去查!”
消息一步步汇总,谋划的人发誓看到了买下酒楼商人的过所。
“就是凶肆商人,从北边来的,可他转手就把酒楼转卖了出去。”
“蠢货,上当了!”王琦深吸一口气,果断的道:“相公那边要答复,二娘你去一趟,去试探一番贾平安。”
陈二娘为难的道:“那少年咄咄逼人,奴……”
王琦阴着脸,“你手段那么多,难道还怕什么?”
我怕他占便宜啊!
陈二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去。
她一路到了皇城外,求见贾平安。
这个女人来做什么?
贾平安刚得了六百贯赏赐,百骑内部在起哄。
“耶耶为你来回跑,老邵为你在陛下那里察言观色,五次五香楼多不多?”唐旭伸出五根手指头。
“五次……”邵鹏犹豫了一下,“六次吧。”
这都是狠人啊!
“小事。”贾平安随口应了,然后出去。
陈二娘换了新衣裳,阳光下看着让贾平安回想起了后世的古装秀。
“贾郎。”陈二娘欢喜的走来。
“二娘!”贾平安想酝酿些感情却失败了,只能伸手。
陈二娘避开,“贾郎,这里是光天化日之下。”
“是啊!光天化日。”贾平安突然认真的看着她,“你又美了。”
陈二娘觉得脸竟然有些热。
我的嫩模女友
这不对啊!
我不该是把他视为敌人的吗?
为何要脸红?
她抬头,见到的是一双认真的目光。
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遊俠 醬疙瘩
少年的眼睛黝黑,和王琦眼白多一些不同,看着让她不禁有些失神。
“你最近可还好?”
“还行。”这等程度的试探对于贾平安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能这么一直忽悠下去。
陈二娘发现自己有些心慌,不知为何,“你……奴都听闻陛下赏赐了你六十万钱。奴真为你欢喜。”
这是试探来了。
贾平安叹息一声,等陈二娘抬头时说道:“宫中的萧淑妃经常做噩梦,某进宫解决了此事,陛下为此赏赐。”
竟然是这个?
陈二娘心中微喜,见贾平安看着自己,就娇羞的低下头,“有钱要存着。”
“某知道。”贾平安深情的道:“等以后某在外面给你弄个家。”
陈二娘的身份做不了贾平安的妻子,所以这个忽悠很现实。
陈二娘心中一震,旋即冷静了下来。
难舍难分的离开后,她回去说了此事。
“竟然如此?”王琦皱眉,“那他依旧会被皇帝猜忌。”
猜忌个毛线。
贾平安进宫了。
这次是李治召见。
大楚小掌櫃 醉臥花間.CS
死亡APP
“你想要什么?”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陛下,臣想要的很多。”贾平安说道:“臣想看到大唐兵临域外,臣想看到大唐的田地里丰收,臣想看到大唐蒸蒸日上……臣最想看到的是,万国来朝。”
李治看了他一眼,“为何拒绝独孤家的亲事?”
帝王多疑,贾平安心中微微一哂,“陛下,臣从未想过自家成为门阀。”
李治懂了。
成为门阀,那便是帝王的敌人。
贾家可能会富贵,可能会清贵,但不会盯着帝王更迭,不会盯着王朝兴替。
突破之
李治拿起奏疏,“去吧。”
帝王的疑心病无穷无尽,就像是一个焦虑症患者,贾平安看了李治一眼,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可怜。
他出了殿内,内侍引着他往宫中去。
“这是去何处?”
内侍说道:“萧淑妃处。”
贾平安微微皱眉,旋即想到阿姐快进宫了,这才耐下性子。
“见过贾参军。”
这次的地位又高了些。
“贾参军请进,淑妃正在沐浴,稍后就来。”
姜红衣带着他进去,并肩而行时,竟然伸手摸摸他的手背。
这女人在发烧。
贾平安目不斜视。
晚些萧淑妃沐浴出来,慵懒的道:“听闻你乃大才,以后的皇子要先生,你可愿意?”
这个女人想的真美。
做了她儿子的先生,回头阿姐出手,贾平安就是左右为男。
但……话不能这么说。
贾平安先是欢喜了一下,萧淑妃心中鄙夷,心想果然是贱人,一给根骨头就软了。
“臣倒是想,可臣够不着啊!”贾平安遗憾的道:“而且臣的对头太多。”
萧淑妃心中一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疏忽了这个,她欣赏的看了一眼贾平安,“你先前说了故事,我很欢喜。下面可还有?”
贾平安打起精神开始说故事。
“……只见那白蛇飞腾起来,尾巴一甩,那法海被打出三百里。但他随即大喝一声:妖孽,你胆敢在人间现形,今日贫僧便收了你。他拿出紫金钵照着白蛇,喝道:大威天龙,世尊地藏,大罗法咒,嘛哩嘛哩哄,慢慢哄!收!只见那白蛇……”
贾平安口干舌燥,关键是觉得太安静了些,不想说了。
前方,萧淑妃双手托腮听的出神,身边的宫人都在发呆。
他缓缓回身,门外全是人。
卧槽!
这个是开读书会吗?
“下面呢?”萧淑妃急不可耐的问道。
“是啊!那白蛇可会被收了,那许仙可能接受这般模样的娘子。”
“贾参军,把下面说了吧。”
贾平安喘息了一下,“臣脑子里空空如也,再也没了。回头吧。”
他现在断更,等阿姐进宫后,萧淑妃再逼他进宫扯淡,到时候还能和阿姐见个面。
萧淑妃柳眉倒竖,“我回头禀告陛下,把你阉割了,进宫来伺候我!”
你的脸真大!
贾平安苦笑。
等他出了寝宫时,身后一溜人。
“贾参军,下面何时能有?”
“那小青色诱法海,可还能活吗?”
“贾参军!”
贾平安,一个内侍突然低声道:“咱知道你和苏荷交好,你若是聪明就老实些,某问你……”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
“去尼玛的!”
呯!
内侍捂脸,鼻血从指缝里喷了出来。
“打人了!”
有人惊呼。
贾平安冲过去,一脚踹倒内侍,接着‘不小心’踩到了他的下身。
“嗷……”
回头他就被带到了李治那里。
一个冷艳的女官正在禀告事情,回头看了他一眼。
“陛下,贾平安殴打内侍。”
李治问道:“为何?”
他声音冰冷,边上的蒋涵却在看着贾平安。
这个少年果然是俊美。
这是蒋涵的第一印象。
贾平安苦笑道:“陛下,那内侍突然靠近臣,说知晓臣和苏荷交好,让臣聪明些,乖乖听话……臣听到此话就动了手。”
冲动!
蒋涵觉得少年有些问题。
李治淡淡的道:“拿下讯问,贾平安回去。”
贾平安行礼告退,蒋涵也是如此。
“蒋涵……罢了。”李治摆摆手。
她就是蒋涵?
贾平安冲着蒋涵微微颔首。
出了殿门,蒋涵嘴唇微启,“少年人,要稳!”
……
下旬了,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