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古北庭传这个消息的用意,却是让遂杰多加小心,毕竟他是王重荣集团中,谋害许易的急先锋。若被徐胭脂盯上,毫无防备,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许易假意关心了王重荣几句,又表示自己会多加小心,便结束了和古北庭的交流。他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感慨,当年一句戏言“有朝一日念长安,其实只念长安某”,而今,他果真时时念及长安某。
许易赶到南山的那座谈判大厅的时候,王重荣已经在了,这回他带领的人马最全,几乎前回在莽群山围捕许易的力量全部到场了。
这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刻,实在有必要让大家一起见证,这也是团结队伍,凝聚意志的大好时机。
快要到摘取胜利果实的时刻了,王重荣心里竟没了激动,想的最多的却是遂杰用如意珠传来的警告,遂杰要他再三思虑,多找找漏洞,总之,遂杰就是不信许易会老实地引颈就戮。
本来,遂杰的提醒,他只是当作一种善意的警告,也许是遂杰生性谨慎,不愿弄险。可遂杰连番警告,王重荣心里就不得不打鼓了。这会儿,许易才跨进大厅,一张脸不冷不热,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
王重荣心底就更没底了,实在不知道,眼前这家伙要折腾出什么幺蛾子。许易大马金刀地在谈判的长桌一侧坐定,目光如电,扫视着场中的每一个人,面部肌肉抖动,神情说不出的诡秘阴冷。
造化媧皇
“还真是小看你了,都这档口了,你还倒驴不倒架,盯着瞧什么,是打算在临死之前,将我们这些灭杀你的凶手,都记准了记清楚了,打算等到了九幽轮回之所,找那地藏佛陀控诉我等?”
表岑心脏最大,才不管许易的装神弄鬼,他等这一日,早就等的心痒手痒了,按照原计划,只待许易这回交涉失败,被匡文渊夺了官身,便由他亲自出手,了结了此獠,甚至怎么弄死许易,他都构思好了。
忽地,许易面上的诡秘阴森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春风拂面,笑意盎然,“我瞧什么,我在瞧你们中间怎么就没有个聪明人,当初,你们许老子能从你们的重重包围中脱出来,现在还能被你们害了不成?咦,遂杰怎么不在?这老油子和我虚与委蛇这许久,等到要开花结果了,他怎么不出来瞧热闹。”
荒魅想找个绳子勒死自己,特么的遂杰不一直在场么,你还真演上瘾了。
王重荣心里咯噔一下,古北庭的脸色也垮了下来,众人皆面露忧思,唯独表岑一挥粗大的手掌,“都这个档口了,你还要弄你那虚张声势的一套,能不能换点新鲜的,王兄,我觉得可以退场了。”
许易的表现,让表岑恨失望,没有预料中的痛哭流涕,抱腿求饶,他也就懒得空耗了,只想着快些推进节奏。王重荣却不理会表岑,冷冷盯着许易,“既然你有牌,亮出来吧。”
许易身子后仰,一双腿翘到了会谈桌上,“我能拿住你们的还有什么呢,除了那颗珠子。”“五行灵,这不可能。”王重荣蹭地站了起来。自遂杰提醒他后,王重荣便第一时间点验了五行灵。
经过表岑反复验证,五行灵完好无缺,能量宏大,并拍了胸脯作了保证,他们兄弟巫力同源,表巍炼入的巫力,能完美地控制整个五行灵,如今,表巍不在了,他表岑也能精准地控制五行灵中的巫力。
光做保证还不算,表巍还现场表演过,他果然能点亮五行灵,操控五行灵如意行动。古北庭也作了解说,说当时炼制五行灵的设计,便是要用表巍的巫力作为主控力量,整个过程不会错。
因为按照那个设计,不是巫力作为主控力量,五行灵就不可能炼成,而当时,密室内的八人,只有表巍是巫族,只要五行灵炼成,那一定是表巍的巫力作为主控,而表岑的实验,也印证了这个判断。
故而,王重荣才彻底放下心来,不再从五行灵上考虑漏洞。如今,许易再提起五行灵,王重荣心中发紧。表岑冷笑道,“还是老套路,王兄何必惊疑,信不过旁人,还信不过表某?”
詭談之陰陽風水師
死神之狂徒 王筱蛟
異軍
女總裁的貼身管家
名門閨殺 面北眉南
我的女友是屍體 夏機智
许易笑道,“当初,王兄还信得过你兄长表巍了,结果,表巍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结局二百五,扯这没用的作甚,我已经摊牌了,就不和你藏着掖着了。”
“老王啊老王,我本想着,你若能老老实实和我相安无事,过些时候,我就给你解了五行灵内的禁制,没想到你竟是如此两面三刀,跟着匡文渊一并合伙弄我,你说这笔账要怎么算,才能抚平我心灵上的创伤。不用你瞪着眼睛想了,拿出五行灵,我验给你看。”
满场一片死寂,五行灵事关重大,许易如此信誓旦旦,由不得王重荣心里不打鼓,当下,他取出如意珠用意念传过一段文字去,等不多时,古北庭和老隋奔了出去,约莫一炷香后,两人返回。
古北庭大手一挥,一枚打开的锦盒,落在条案正中,五行灵正稳稳落在锦盒之中。表岑狞笑道,“你总不会吃了豹子胆,想要当众抢走这五行灵吧,嘿嘿,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证明这五行灵有禁制。”
葳瑤之血色浪漫
他话音方落,许易大手一招,五行灵竟缓缓浮起,表岑冷笑,“意念移……”话才出口,他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了,他惊恐地发现,五行灵竟被点亮了,亮度灼灼,逼人眼目。
刷的一下,五行灵恢复原状,落回锦盒中。王重荣呆若木鸡,表岑有如面瘫,满场众人各自惊疑。
忽听表岑大喝一声,“不,这不可能,绝不可能,融入其中的只有我兄长的巫力,再说,即便你当时在场,你的雷系灵力也不可能压过我兄长的巫力去。何况,炼制这五行灵的源灵设计之初,便是必用巫力做主导,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