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
不止是暗影阁的大帝,就连流韶和太史奇,包括姜云在内,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惊骇之色,目光更是集中在了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袍人的身上。
而且,所有人的脑中也是不约而同的升起了同一个念头,好生猛!
虽然他们之中,没有人认识这个黑袍人,但是他们却都能看得出来,这个黑袍人,并非大帝,最多就是准大帝。
而刚刚将暗影阁大帝打的吐血的那一拳,用的是纯粹的肉身之力!
暗影阁的大帝,修为境界已经恢复,是真正的大帝!
魔武狂潮 失無語
然而,现在却被一个准大帝用肉身之力打的口吐鲜血。
这也就意味着,这位准大帝,有着越阶战大帝的实力。
关于越禁之修,虽然准帝之中,同样存在,但那也只是仅限于准帝之间。
至高神祗之路 魏竹
一旦成为大帝之后,不管是准帝还是准大帝,能够战大帝,并且还能获胜的,在苦域之中,不说没有,但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对于这样的人,各大势力几乎都有记载。
像当初从幻真域来的那位俊美男子,轻易震退度善大师,就属于这样的人物,才让度善大师会那么震惊。
但俊秀男子并不是属于苦域,所以度善大师也就仅仅只是震惊而已,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可眼前这黑袍人,绝无可能是来自于其他集域,就是苦域的修士,同样有着越阶战大帝的实力,在场的众多大帝却是没有一个能认出来,这才让他们更加的震惊。
就连血无常也是难得的发出了赞叹之声道:“此人很不错。”
“就算在真域,能越大帝之禁的准帝,也是不多。”
而黑袍人在一拳震退了暗影阁的大帝之后,就一步迈出,径自挡在了姜云的面前。
姜云的目光不禁一闪,对方不仅仅是挡住了自己,而且更是用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护住了自己。
也就是说,现在不管是任何人,想要攻击自己,都先需要打赢那黑袍人!
之前的流韶,虽然同样是来保护自己的,但却也没有用这样的保护方式。
这让姜云不禁在好奇,对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保护自己。
这个时候,太史奇终于回过神来,冷冷的开口道:“看来,我们真是老了!”
“苦域也好,集域也罢,如今是人才辈出,强者如云了。”
“再过个几百年,等你们成长起来之后,恐怕都没有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容身之地了。”
“恕老夫眼拙,不知道朋友又是何方神圣,为何要来多管闲事!”
尽管黑袍人只是准大帝,但对方既然表现出了可以抗衡大帝的实力,那太史奇也是将他当成了同辈来对待。
这就是身为强者,所能受到的尊敬!
黑袍人的声音响起,飘忽不定的道:“我不过就是一个无名之辈而已,名字就不说了。”
“不过,我管的可不是闲事!”
“这小子的事,从他……就是我的事!”
黑袍人的话中出现了一抹停顿,显然是意有所指,但除了他自己之外,恐怕再没有人知道,他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了。
“哦?”太史奇对着黑袍人上下打量了一眼道:“看来你对这姜云也是十分了解。”
“既然敢管闲事,那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也正好趁着你没有成为大帝之前,将你杀了,以绝后患。”
话音落下,太史奇朝着黑袍人迈出了一步。
而血族的大帝则是看向了流韶道:“流韶,虽然论实力,我血族不取你太岁教,但今日你只要保姜云,那从此之后,我血族就和你太岁教,势不两立。”
另一位太史家的大帝也沉声开口道:“还有我太史家!”
流韶的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他虽然爱惜姜云的潜力,但是姜云已经很清楚的拒绝了自己。
自己为了一个不肯拜入太岁教的人,去得罪太史家和血族,的确是极为不明智。
鳳盜天下:男神打包帶走
可自己如果现在一走了之,那凭借姜云和那黑袍人两人,仍然不可能是太史奇四人的对手。
甚至,极有可能陨落在此!
就在流韶陷入犹豫的时候,他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看在你家教主的面子上,我给你个建议吧!”
“今日你保了这姜云,日后对你,对你那什么太岁教,会有你无法想象的好处。”
“尤其是你们的教主,必然会对你另眼相看。”
这个突然响起的传音之声,让流韶的眼中光芒一闪。
虽然他并不知道说话之人到底是谁,但自己来这里半天了,根本都没有发现还有另外的强者隐藏。
不止是自己,太史奇等人显然也没有发现。
而从对方说的话中,也不难看出,对方分明是站在姜云一边的。
甚至,实力比起自己等人来,应该是只高不低!
想到这些,流韶的心中立刻做出了决定。
他的目光看向了血族大帝道:“我太岁教从来就不怕事。”
“不管这姜云日后会不会拜入我太岁教,今天,我都保定他了。”
“你们如果真要和我太岁教斗,那我太岁教自然奉陪。”
流韶并不在意日后姜云会给自己和太岁教带来什么好处,他只是不希望姜云这个掌握时间之力的年轻人,夭折在这里!
一听流韶的话,太史奇等人的面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刚才他们明明都看出来了,流韶已经在犹豫,怎么突然之间,态度就变得这么坚决了!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曉曉
而姜云则是同样有些意外的看着流韶,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位和自己素昧平生的大帝,竟然还要保自己。
“别废话了,动手!”
太史奇低喝一声,伸手一抓,自己的魂赫然分出了一丝,化作了一柄魂枪,直接刺向了那黑袍人。
醜女秘書落跑妻
暗影阁的大帝和血族大帝,则是双双攻向了流韶。
甜妻如焰:總裁,請節制
尽管黑袍人表现出了可战大帝的实力,但毕竟只是一位准大帝,一位大帝对付他,已经足够。
而流韶可是一位老牌大帝,在场四人,谁也没有信心能够单独和其一战,所以两人联手。
紅顏露水
至于太史家剩下来的那位大帝,则是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姜云。
黑袍人举起拳头,一拳砸向了太史奇的魂枪,而另一只手则是突然轻飘飘的拍向了姜云。
显然,他是要将姜云给送走。
然而,姜云却是开口道:“前辈不用管我,我可以对付的了!”
姜云的话,让那黑袍人不禁有些诧异,但却决定让姜云试试看,所以手掌缩了回来,以传音道:“自己小心,要是不敌,立刻来我身边,我必然护你周全!”
从对方的话音之中,姜云不难听出满满的关心,也让他更加好奇,对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如此关心自己!
權色仕途
不过,现在姜云也没有时间多想,面对即将来到自己面前的太史家的大帝,身形蓦然向着后方暴退而去。
同时,劫空之鼎再次浮现而出,释放出一道黑色的光芒,向着太史家的大帝笼罩而去。
看到这团光芒,太史家的大帝心中有些发怵。
毕竟,之前血族的大帝就是被这光芒笼罩,然后死在了其内。
不过,想到如今自己已经恢复了修为,而且又是单独一人面对姜云,如果抓住了姜云,太史家所能得到的好处,将会极大。
所以,他一咬牙,任由光芒笼罩住了自己。
光芒之中,姜云已经两次祭起却又半途停下的天地祭坛,终于完全的扔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的口中也是响起了一段极为晦涩难懂的古怪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