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以林晓看来,金蝉自从转世以来,能得到前世父母的接引进入仙门,其实前世的诸般怨恨早已消失大半,只有些许执念未尽,更兼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慈爱,所以这一世就变得如同幼儿,一副始终长不大的样子,不外乎就是求得昔日可望而不可得的父母宠爱,不过其内心终究还是成人,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而这一次再次被林晓拉入幻境,足以能让金蝉正视自己了。当然,若是前后两次让林晓出手,要是金蝉依旧还是老样子,那也就只能放弃了。
不过显然金蝉日后能成为峨眉七矮的领袖,的确不凡,仅仅一日光景,就怅然若失地从幻境清醒了过来。金蝉看着自己端坐在老楠树鹰巢当中,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为何出现在这里,却能想到这必然是有本门前辈提契的缘故,当下毫不犹豫地当空跪拜。林晓端坐中央的大蒲团上,脸上流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幸福用手抓
盛世嫡妃:鬼王專寵紈絝妻
却说英琼和若兰虽得乌风酒和天狐金丹的医治,已经将毒火离体,可是却一时半会儿不能恢复精神体力,只能按照灵云的吩咐在太元洞静修。而灵云正打算寻找金蝉,二次出发前往青螺峪,却见金蝉容光焕发地从外边走了进来,灵云也不及多想,急忙叫上金蝉、朱文,汇合了紫玲、寒萼姊妹,再次用弥尘幡护着众人出发了。
太元洞中,只留下一脸哀怨的英琼和若兰,二女这才想明白为何当初林晓授予符箓的时候为何是一脸诡异的笑容,感情早就料到二女的经历,特意让二女吃苦头的。正当二女面对面苦笑的时候,林晓带着芷仙和彩霞出现在二女身前。
大荒神王 流光細雨
酷爸辣媽:天才寶寶不好惹 滄海明月心
现在,二女对于林晓的神出鬼没早已习惯,正要勉力起身给祖师见礼,却被林晓抬手一压,按倒在床上无力动弹,林晓一笑,手中现出一个玉瓶,转手交给了芷仙,吩咐芷仙和彩霞扶着二女先上仙籁顶洗漱,然后四女一起服下玉瓶中的丹药,待收拾好了之后,再一起到老楠树求见,随后就看到林晓化作了一道淡淡青烟不见。
芷仙和彩霞不敢怠慢,急忙扶着英琼和若兰前往仙籁顶,四女都知道这是祖师难得的为几人开小灶,都是大喜。的确是脱胎换骨一般的成长,若兰就不用说了,本来在桂花山红花姥姥座下就已经修炼有成,这一下改修峨眉派的真传功法立刻就转换完成,不仅道基坚实,而且更是一步登天样的成为名副其实的散仙。
次就是彩霞,原本因为鬼道人乔瘦藤的缘故,元阴丧失,身体虚弱,即便吃了英琼的朱果,也一样没有完全恢复,修炼峨眉功法只是将将入门,这一下得林晓丹药之助,竟然补完了亏空,修炼也踏上了正途。
芷仙的收获是仅次于英琼的,不像若兰出身旁门,也不像彩霞先天亏损,芷仙得了林晓仙衣的保护,其实真阴未损,所以随着英琼回了峨眉之后,一次修炼就已经入门,要不是接下来修炼的时候,大部分真元都被仙衣吸了去用于祭炼,此时早已筑基完成了,修成金丹步入散仙都指日可待。这一回服了林晓的丹药,仙衣的祭炼无形中完成,剩余的药力更是直接推动芷仙的修为直线上升,只消一个合适的机缘,就能顺利修成金丹了。
英琼的收获是四女中最大的一个,且不说本身英琼的天赋就是众女中最出色的一个,更是因为此前在莽苍山中将朱果当成了普通解渴的水果吃,再加上那只成形何首乌以及紫郢剑认主之后对英琼打通全身经脉的加持,所以才能让英琼不过四五个月的功夫,就能御剑飞行,而林晓这枚丹药的作用,更是让紫郢剑的祭炼有了大成,同样是只消一个机缘,或者一次悟道,就能将紫郢剑收入体内,人剑合一了!
唯我輕狂
四女得了林晓的好处之后,英琼和若兰可有些在家坐不住了,前往青螺峪的心思再起,只是有林晓老祖在家,二女可不敢偷偷溜走,虽不知道林晓身在哪里,却不妨碍二女望空祈祷,半晌儿之后,也不见林晓回应,当时老祖默许,英琼和若兰兴高采烈的召回了钢羽,再次乘雕飞走了——林晓知道这一次二女已经吃了亏,就不会重蹈覆辙,自然不会去管,再说了,英琼和若兰不走,林晓也不好单独传授芷仙和彩霞两个可怜女子啊。
却说英琼和若兰二次前往青螺峪,可是干下了初学仙道之后的第一个战果。
三界帝尊
前边说过英琼和若兰被雅格达毒火所伤,就是因为雅格达二次去找郑八姑的秽气,欲夺雪魂珠,而这一次英琼和若兰也听灵云说了郑八姑的旧事,乘钢羽飞走,旧事奔着郑八姑去的。而郑八姑和雪魂珠也是这一次青螺峪斗法的一个核心之处,因雪魂珠的神奇,可并非是雅格达一人惦记着呢。
也是藏灵子的大弟子师文恭倒霉。师文恭本身与雅格达也算是交情不浅,又是都应了毒龙尊者的请托,来青螺峪助阵,听说雅格达去找郑八姑“讨要”雪魂珠一去不回,就动了心思,自己前往郑八姑的雪魂峪一探究竟。自恃为前辈高人,师文恭自然说话、做派就让英琼等小辈难以接受,何况雪魂珠乃是郑八姑寄托第二元神之物,夺了雪魂珠,就等于是要了郑八姑的一条性命,师文恭大剌剌的态度,立刻勾起了英琼等峨眉三代弟子的怒火。
而师文恭也因此被英琼、若兰、灵云、金蝉还有秦家姊妹一起围攻,先是中了秦家姊妹的白眉针,接着又被英琼的钢羽和秦家姊妹的独角神鹫各抓住了一条手臂,眼看着紫郢剑剑光及体,师文恭只好用魔门裂体遁逃之术逃走,一双臂膀也算是交待了,倒是一双腿完好无损。
师文恭的遭遇,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先中了秦家姊妹的白眉针,所以后来有藏灵子寻仇的事端,这是后话。而此时师文恭的遭遇,却是先把尚和阳勾引了过来,想要再进雪魂峪,魔火炼八姑。
尚和阳当年与优昙神尼、白谷逸夫妻斗法失败以后,就总是惦记着报仇雪恨,不过也是知道了中原大地能人甚多,白谷逸夫妻的名声那时候还真比不过极乐真人李静虚,而与李静虚齐名的人物还有很多,所以一心惦记着将师传的魔火金幢和五鬼锁心锤炼成,不过最近一次借助中原干旱、雨涝之灾炼宝,却被林晓撞到,轻轻松松就被林晓扇了十七八个大嘴巴,就连炼成一般的魔火金幢以及五鬼有了三鬼的锁心锤都差一点被林晓全都毁了,心胆俱裂之下,哪里还敢留在中原,一路向西逃到阿尔卑斯山去了,用哪里的修士和土人将魔火金幢、白骨锁心锤炼成。
本来尚和阳即使炼宝成功,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回来,谁料偶然间遇到了毒龙尊者的一个弟子到西方寻找尚和阳助拳,这下询问了中原的消息,发现当年拦截自己的中年黑髯道人竟然近来十余年没有人听说,更没有人见过,应当是不在人世了。尚和阳一琢磨也是,当年能揍得自己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就说明那道人最起码也是天仙,而天仙又能停留人世多久?若是没错,当是飞升了。有了这个信心,尚和阳才安心接受了毒龙尊者的邀约,来青螺峪助战。
不过呢,除了那些前辈高人之外,魔火金幢的魔火也不是无物可制,郑八姑开山裂地所得的雪魂珠正是魔火金幢的克星。所以尚和阳来给毒龙尊者助阵,更多的原因,还是希望借助毒龙尊者的晶球照影,寻找到郑八姑的踪迹。这一次,听说了师文恭的遭遇,还有防守青螺峪的安排,正好让毒龙尊者拿出晶球一试身手。
这晶球乃是毒龙尊者的师父叱利老佛临化之前给毒龙尊者留下的异宝,号称能观遍观大千世界,溯源探秘,纤豪必现。果然,一经毒龙尊者施展,晶球里的影像就从许飞娘命薛蟒鞭打苦孩儿司徒平开始,一直到现出一个雪山底下的岩凹,其中坐着一个容颜枯槁的女子,与另外两个装束与雅格达、俞德所说峨眉小辈相似的女子说话。只是晶球只能照出形象,却没有办法听到声音,正在众人遗憾的时候,一个穿得极其破烂的叫花子,面带讥笑迎面走来。
一开始尚和阳、毒龙尊者、雅格达等人还未在意,可是那花子越走越近,逐渐将身影遮挡住了整个晶球的视线,毒龙尊者这才发觉不对,大喊一声“奸细”,同时手一扬,一只飞叉带着一团烟火就冲着那个身影飞了过去。尚和阳反应也快,毒龙尊者刚一动作,尚和阳就把魔火金幢祭起护身吗,同时手一扬,白骨锁心锤也立在当空,五个狰狞的白骨头颅似欲择人而噬。
只是不等毒龙尊者的飞叉临头,青螺峪主殿中的众魔头就听到一声震天大笑,接着“轰”的一声爆响,晶球被炸碎成了一天的碎块,不仅没有侦察到英琼、灵云等人的动静,还毁了叱利老佛留下的这件宝物,顺便爆碎的晶球碎片还把滇西八魔中的几个打的头破血流。
時光翩翩,情深不減
吃了小亏的尚和阳更是感到前途未卜,对毒龙尊者的保证也没有了信心,这会儿满心都是寻找到郑八姑,夺取雪魂珠,免得刻着自己的宝物落到正道手中,日后自己可就更没有了自保的手段。与毒龙尊者虚与委蛇了几句之后,尚和阳就悄默声儿的独自离开了青螺峪,直奔适才晶球照影显示的雪山山底的岩凹而去。
却说英琼和若兰回到峨眉,用了灵药之后,身体完全恢复,更兼法力修为大进,二次乘着钢羽到了青螺峪附近找寻灵云,结果被灵云引到了郑八姑僵坐的岩凹处,也是师文恭倒霉,正好这时候赶了过来质问郑八姑,刚恢复身体不久的英琼立刻率先出手,结果被师文恭用黑煞落魂砂困住。
要不说是师文恭倒霉呢,这师文恭是藏灵子门下,虽与毒龙尊者为友,但是为人颇讲信誉,所炼魔法异宝虽然狠厉,不过也算是“盗亦有道”虽然英琼紫郢剑剑光汹汹,可是依旧没有用黑煞落魂砂下狠手,只是围困,还想继续讲理。
鴻隙 八寶飯
超級足球巨星 就叫小新
却不料此时峨眉派的三代弟子已经大量往这里聚集,英琼和若兰加上一个引路的周轻云三女被师文恭困住,其他同门自然而然地就一起动手,上前围攻起来——说来也是,峨眉三代弟子里,除了灵云和紫玲姊妹之外,年龄都不大,修道时间更是短浅,哪里比得了师文恭这等修道百年以上的老人,所以对于围攻是没有一点忌讳的地方。
随后就是俞德向毒龙尊者汇报的情形了,而英琼等人也再次汇聚到八姑僵坐的雪魂峪,并且因为白水真人刘泉奉了凌浑之命,将金蝉请走,众人也要商量了一下谁留下守护八姑,毕竟八姑的雪魂珠已经为众魔头所知,结果吴文琪为众人一分析,只有自己和司徒平才是最合适留下的人手,灵云担心文琪和司徒平道行浅薄,没准扛不住来袭魔头,想了一想之后,还是决定让英琼和若兰留下,毕竟这二女虽然法力修为最低(嗯,比司徒平相差不远?),但是英琼手里有紫郢剑,万邪不侵,而若兰手中也有十三粒雷火金丸,最重要的是还有乌风酒,是对抗毒火毒水毒焰的最好选择,埋伏起来偷袭,乃是不二人选——这里边也考虑了二女毒伤初愈的情况。
众女离开之后,八姑与文琪和若兰坐在一起商量如何应付来袭魔头,司徒平是因为刚入门不久,英琼是因为心不在此,所以倒是二人躲到了一边,也就是最后出现在晶球中的情形——只照见了文琪和若兰,而没有发现英琼和司徒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