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一愣,“也就是说,现在彬山先生还没有死,只是失去了意识或者被限制了行动?”
“嗯。”池非迟点头。
天使羽
柯南风中凌乱。
还‘嗯’,这么淡定的吗?
赶紧想办法找到经纪人、把人救下来啊!
“我们去抓住他!”
元太、光彦、步美已经气势汹汹地往那家店跑。
“一定要逼问出他把彬山先生藏到哪里去了!”
最強修煉高手 月白
“还有,”步美也愤愤不平,“问问他为什么要利用高木警官那么好又那么可怜的人!”
“喂!等等!”柯南连忙追了上去。
有的凶手执意杀人,就算逼问也逼问不出来,还不如不要打草惊蛇,先找到人再说。
当然,他也要再确认一下,确认半崎次郎是不是真的打算杀人。
灰原哀跟着跑出两步,回头发现池非迟才不急不缓地起身跟过来,不由无语。
非迟哥有时候真是淡定得让人害怕。
豬八戒的幸福生活
烤肉店前,柯南成功拦下了三个要冲进去的孩子,悄悄在烤肉店的玻璃窗外观察了一下,心里一沉。
店里,半崎次郎面前烤着食物,却一点没吃,反而不停地看挂在墙上的时钟。
“他一直在注意时间,”柯南道,“看来池哥哥说的没错,他预计的犯案时间确实是下午一点到三点,特地选了两个小时的店,那么时间还可以再精准一些,他的犯法手法,大概会在两点到两点半之间导致彬山先生死亡。”
“那现在该怎么办?”步美担忧转头,看向这才跟上他们的池非迟。
“要么抓住他严刑拷打,不过他不一定会说,”池非迟道,“要么赶紧去找他的住所,光彦之前说的没错,他应该是把经纪人放在自己的浴室里了。”
“好!”柯南自动无视了‘严刑拷打’这个选项,当成是池非迟跟他们开玩笑的,对三个孩子和灰原哀道,“那我们就分头去找找吧!”
“嗯!”
元太、光彦、步美干劲十足地跑开。
柯南的动作也很快。
傲嬌前妻請入懷 雲裳似錦
灰原哀正打算跟着跑,突然顿住脚步,转头看没动的池非迟。
池非迟观察着店里的半崎次郎,看向不远处在工地间运转的起重机,“拖鞋一侧有泥沙,在那附近。”
灰原哀无语看向柯南跑开的方向,“我们也走吧,大概能比他们更快一步。”
她总觉得今天柯南的状态有点不在线。
萌妻駕到 妖精七七
跟非迟哥一样,先观察一下半崎次郎身上有没有线索再去找,会快很多吧?
旁边公园里,高木涉转头发现人都离开了,有些失落和小委屈。
“唉……就连池先生和少年侦探团都不想理我了……”
……
“晚上还要去赚钱吗?”
“这个案子应该耽搁不了多久。”
“具体去哪一带确认了吗?”
“之前柯南看到你拿地图,我们就不选需要地图的地方,找个熟悉的地方……去品川车站那一带。”
“你还真是防备他啊。”
“他好奇心太强了。”
“也对,是该防着他一点……”
灰原哀和池非迟聊了点‘赚钱’的事,到了工地附近,问过一个附近的居民,确认半崎住所的具体位置后,用侦探徽章联系了其他人,“我们找到了……”
十多分钟后,柯南跑到公寓楼上,气喘吁吁对等在门口的池非迟道,“我知道半崎先生的杀人手法了!他之前去冰店买过大冰块,又去工地捡了砖头,他应该是将彬山先生绑住放进浴缸里,再将砖头吊到彬山先生头上,将绳子另一端绑在冰块上,等冰块融化,砖头就会掉下去将彬山先生打死,之后只要将彬山先生的尸体从楼梯上滚下去,就会让人以为彬山先生是喝多了之后,不小心失足摔死了……”
步美也在一旁大喘气,“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光彦和元太已经去找高木警官了,他们应该也快到了。”
灰原哀拿着一大串钥匙上楼,“我问房东要了备用钥匙。”
池非迟让开路,让灰原哀去开门。
本来他是想一起去拿备用钥匙的,不过灰原哀居然说,他跟去了,可能房东就不会给钥匙了。
他有那么像坏人吗……
还有,就算要不到钥匙又有什么关系,暴力破门不就行了?
“柯南,就是这间吗?”高木涉匆匆跟着元太和光彦跑上楼,直接进门,跑向客厅,然后被人拉住。
池非迟拽着高木涉到洗手间,开门。
高木涉看到被绑在浴缸里彬山精一,愣了一下,发现冰块崩断、吊在上方的砖头朝彬山精一砸去,连忙伸手,将彬山精一及时拉了出来。
灰原哀看向池非迟,“将功赎罪的机会也给他了。”
柯南见人救下来,松了一口气,又不由干笑。
池非迟这‘机会’给的还真够果断,直接把高木涉给拽过来了啊……不过很有用!
好消息是,高木涉的警察手册是被彬山精一捡到了,半崎次郎只是看到并且利用了这件事。
警察手册还在彬山精一身上,并且还给了高木涉。
高木涉似乎也不需要什么将功赎罪的机会了。
坏消息是……
一个小时后,目暮十三带队将在烤肉店的半崎次郎逮捕,半月眼看高木涉,“高木警官,听说你阻止了一起命案的发生,是吗?”
“啊,是,”高木涉迟疑看池非迟一群人,“不过……”
“真是辛苦了,这可是大功一件,”目暮十三明显一脸不爽,“不过你的头疼已经好了吗?”
兄弟的女人
“哈?”高木涉一懵。
“你不是说你发烧到39度吗?”目暮十三盯着高木涉,一步步走近,“你还说你肚子不停地绞痛,双脚发软,站不起来,光是呼吸就能让你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高木涉一头冷汗,一步步后退。
二次元萌妹子 24K純二
一旁,步美低声道,“高木警官为了找警察手册就装病请假一天啊。”
最強進化
“看起来是这样。”柯南也有些无语。
“现在有将功赎罪的机会也没什么用了。”灰原哀精辟总结。
“你这个混蛋!”目暮十三极其愤怒,对高木涉开启了严厉咆哮模式,“一个警察怎么可以装病请假?!你现在就跟我回署里去!”
“是……”高木涉吓得脸色发僵,站直身敬礼,“是!”
目暮十三转身上了警车,关了车门,“你用跑的!”
“是……”高木涉将车子开出,连忙跑着跟上去,“等等我啊,目暮警官!”
光彦收回视线,高木警官真是太惨了,池哥哥提前请他喝咖啡当安慰果然是对的。
……
一群人分别,各回各家。
灰原哀没忙着回去,跟池非迟一起去兜风。
池非迟真的找了一个以前没去过的地方,开车带灰原哀兜风、吃饭,自己易容,找了辆大货车,也帮灰原哀易容成一个黑色短发的小女孩。
灰原哀打了电话跟阿笠博士,说晚上会去池非迟那里打游戏、争取把那个恐怖游戏通关,获得了一晚上自由时间。
然后,一整晚都在帮忙封装快递……
“他,三年一抢、很有毅力的银行抢匪老大……”
“他,三年一抢、很有毅力的银行抢匪成员……”
灰原哀戴着手套,将对应的打印纸丢进纸箱,接过非赤递来的胶带圈。
这一波的人有点多,一次逮了四个……嗯?等等,胶带圈是非赤递来的?
屍兄,請留步 喵哩個蛋
非赤用尾巴帮忙递胶带,心里叹了口气。
小哀封箱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熟练得让蛇心疼。
小小的人熬夜工作赚钱,它也就只能帮忙递递胶带了。
灰原哀看了看非赤,转身撕胶带封箱,还不忘留几个出气孔,又贴上活体宅急便的打印纸。
唉,非赤递胶带的动作熟练得让人心疼,估计没少帮忙吧……
池非迟带着一个昏迷的女人回来,将人拖上车,装箱,“诈骗犯。”
灰原哀翻了翻打印纸,发现池非迟还真准备了一张‘我,骗老年人的诈骗犯,值五十万’的打印纸,丢进纸箱里,盖在女人头顶,有些好奇,“她真的是诈骗犯啊?”
“她多次利用虚假信息骗取钱财,主要是骗有退休金、或者家人出意外获得赔偿的老人,流窜了十年左右,差不多骗了五亿多日元了,”池非迟解释着,将一支录音笔丢进纸箱,“这次她的其他几个同伙不在,警方审问一下大概能问出来。”
他也不知道同伙去哪儿了,反正乌鸦们就只锁定了这个女人。
锁定的过程也很特别。
这个女人流窜到东京后,独自住在一栋居民楼里,某一天突然看到窗外的树上有乌鸦逗留,大概是脑抽了一下,手贱丢饮料瓶打乌鸦,然后就倒霉了。
那只乌鸦叫来了同伴,本来是想盯着找机会报复的,发现这个女人联系同伙、出去踩点打探信息、接触某个拿了赔偿金的老人。
一群鸟果断上报,并由非墨安排了录音笔采证。
录音采证是有必要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警方都没有获得这个女人的照片,只有一些证词描述,描述里的容貌还都是做过一些伪装的,按照证词根本没办法抓到人。
灰原哀最后看了看那个长发、身材纤细、长相憨厚的女人,帮忙封箱,“那四个银行抢匪呢?为什么说他们很有毅力?”
她很喜欢这种深夜,一边悠闲封箱,一边听池非迟说一群陌生人的故事。
哪怕这些故事大多都是犯罪,但总会遇到一些特别的人,让人感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那四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不过坚持三年一抢,每三年的十月都会汇聚在一起,随机选择一个地区作案,”池非迟道,“一共作案四起,第二次作案是在北海道,大雪封路,银行里没什么人,他们也坚持过去了,第三次作案没什么波折,不过第四次作案,也就是三年前,地点是在熊本,结果赶上了庆典游行,他们抢的那家银行所在路段不允许车辆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