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殺神
小說推薦無上殺神
萧凡的声音很冷,脸色僵硬,显然是真的动怒了。
哪怕当初天荒放弃太古神界,他都神色平静无比。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天荒竟然连自己人都放弃。
他的灵魂本体在边荒待过一段时间,虽然边荒也不乏卑鄙之辈,但大部分人,都是真心在守护荒城,他们可是天荒的第一道防线。
甚至那些卑鄙之辈,也只不过是自私一点,但在大义上,依旧没犯过错误。
而眼下,这么一群宁愿为天荒舍生忘死之人,就这么被抛弃了?
这让萧凡如何不怒?
劍叱蒼穹 南山居士
不仅仅是愤怒,萧凡对边荒老人更多的是失望。
“师尊,这是情非得已,是我跟人皇共同决定的。”
边荒老人苦涩无比,若不是万不得已,他又岂会舍弃荒城。
子圖族
“人皇?
人世间的主人?”
萧凡蹙眉。
若是以前,他听到人皇二字,倒没有太多的反应。
但是现在,“人皇”这个称呼对他而言有些敏感,不自觉的看向自己的右手食指。
他当初融合的骨指,貌似叫做“人皇指”。
对于人世间的人皇,萧凡还是有些好奇的。
人世间一皇七王,七王中还有天尊境,倒是这一皇,竟然是无上之境,让萧凡有些不解。
实在是这其中的差距太大了。
“是。”
边荒老人点头。
“你就这么相信他?”
萧凡古怪。
“他曾经救过我一命,而且,上古一战,他应该代表太古神界出战过,他一直暗中调查叛徒,并暗中监督,要不然,天荒可能早就完了。”
边荒老人想了想道。
“哦?”
萧凡眯着双眼,有些意外。
婚約首席請走開 筱筱琴音
“师尊,魔族入侵,荒城失手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但天荒不可丢,天荒一旦被攻破,太古神界就危矣。”
边荒老人恳切的看着萧凡。
“毁掉星路不就行了,魔族难道还能杀入太古神界不成?”
这时,不远处一道身影走了过来,神色冷漠。
顿了顿,他又道:“更何况,就算魔族灭了天荒,想要杀入太古神界,也得掂量掂量。”
“邪雨!”
祝红雪低喝一声,制止邪雨继续说下去。
对于天荒,祝红雪还是有些感情的,不允许邪雨如此轻蔑。
邪雨耸耸肩,不再言语,反正他对天荒是没有任何好感。
“邪雨说的,也是我想说的。”
萧凡淡淡道。
“师尊!”
边荒老人脸色微变,没想到萧凡如此决绝,这是变相的拒绝救援吗?
“葬荒,你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萧凡语气一沉,厉声道:“在你眼中,荒城是天荒最重要的一道防线?”
难道不是吗?
当然,边荒老人是万万不敢跟萧凡顶嘴的。
“在你眼中,天荒比荒城还要重要?”
萧凡继续开口。
“荒城的责任,便是守护天荒。”
一直沉默的君百忍忍不住开口反驳。
“是啊,荒城的责任是守护天荒,不过讽刺的是,一群英雄抛头颅洒热血,守护的却是一群叛徒。
嬌女
而在你们眼中,这群叛徒,竟然比愿意舍己救人的英雄要重要,真是可悲。”
萧凡语气冷漠到了极点。
中國制 兵不血
君百忍脸色通红,羞愧难当。
边荒老人也是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当初天荒抛弃太古神界,此乃人之常情,毕竟天荒强大,大不了大家老死不相来往。”
萧凡痛心疾首,语气越来越重。
“可荒城呢?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凰然若夢
在你们眼中,难道他们真的是罪人?
你们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他们的罪责是如何来的?
好吧,就算他们真是罪人,可日日夜夜镇守荒城,对抗魔族,这功绩早已能够抵消罪责了吧?
在我眼中,荒城的人,都是功臣,可你们却把这些功臣给抛弃了,你们说可笑不可笑?
难道你们以为,荒城灭了,封禁了星路,魔族就不会杀入天荒吗?”
萧凡的话,说的边荒老人和君百忍无言以对。
尤其是君百忍,他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荒城之人,反而代表着天荒神阁。
荒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是他亲自送过去的,可以说,他是罪魁祸首之一。
当然,最终做这个决定的是边荒老人,但他也难逃干系。
不仅萧凡,就连无尽神府其他人,听到这话也是愤怒无比,目光通红,欲杀人。
“你们走吧。”
萧凡摆摆手,可以说是毫不客气。
当年他都不怕天荒,现在的他,已经有足够的资格不把天荒放在眼里。
“师尊!”
边荒老人没想到萧凡竟然会拒绝,脸色难看,但更多的是担心。
“我当初早就说过,天荒已经被魔族渗透,可你们不信,现在只不过是自食其果而已。”
萧凡语气冷漠,态度坚决。
如果不是看在边荒老人的情谊上,他根本不会这么多废话,甚至都不会让两人来到这里。
天荒早已腐朽,无药可救!就算萧凡出手,在天荒修士眼中,也会认为是理所当然。
而他们这些太古神界之人,只不过是外来者而已。
边荒老人久久不语,整个人彷如苍老了无数。
“师尊,我……”边荒老人浑身颤抖,却是难以启齿。
“送客!”
萧凡摆摆手,一股大力裹着边荒老人和君百忍,瞬间消失在无尽神山,根本不给边荒老人求饶的机会。
“夫君!”
这时,叶诗雨走了过来,有些不忍。
其他人也是神色复杂,边荒老人好歹也是萧凡的徒儿,没想到萧凡一点面子都不给。
“萧凡,边荒老人是无辜的。”
邪雨也微微叹了一口气。
“萧兄,边荒老人镇守荒城数十万年如一日,错不在他,错的只是天荒。”
远处独自一人的姜厄也忍不住开口求情。
“怎么,你们都要给他们求情?”
萧凡语气淡漠。
众人连忙闭口不言,萧凡的态度,他们可不敢触霉头。
“他是没错。”
少倾,萧凡摇头叹了口气,“可他不应该来逼迫我。”
“夫君,这么说,你是准备出手?”
叶诗雨抱着萧凡的胳膊,美眸闪烁,他还真怕萧凡变成一个无情冷漠之人。
“天荒,我不会救,至少不会是现在。”
萧凡态度坚决,“不过,荒城的人,不应该如此死去。”
随即神色一肃,沉喝道:“血幽殿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