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老塞西尔·罗德斯当年可是当过开普殖民地总理的,所以开普铁路,有罗德斯家族的股份很正常。
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后修建的铁路,也有南非公司的股份,很多铁路甚至就是罗克和小斯联手投资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罗克和小斯才真正有决定权。
如果罗克和小斯不同意铁路国有化,那么即便是菲利普也无计可施。
和罗克预想中的一样,在罗克将小斯的意见转述给菲利普之后,菲利普同样坚决反对。
“成立商业公司经营铁路,那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洛克,别以为我要将铁路收归国有是为了我自己的政绩,我是在为你扫清障碍,我和阿尔弗雷德都老了,未来南部非洲是你们年轻人的。”菲利普语重心长,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很神奇的一个事实,在南部非洲,如果是某个大企业做错了事,人们多半习以为常。
而这种事如果发生在政府机构,那么人们肯定要刨根问底,追究责任。
铁路也是一样,商业公司经营的铁路,效率低服务差价格昂贵都很正常,同样的事发生在联邦政府经营的铁路上就让人无法接受。
正义宫刚刚进行了一次装修,菲利普的办公室里除了英王乔治五世的画像,还挂着阿德和菲利普的照片,罗克感觉菲利普的照片好像比阿德的照片更大一些。
可能是错觉。
“菲利普,不需要这样,事实上联邦政府如果想增加收入,参与分红,比政府主导效果会更好。”罗克最担心的还是一旦将铁路收归国有,不仅达不到菲利普的目的,反而会让联邦政府沦落到一个更尴尬的地步。
相对来说,罗克还是比较倾向于小斯的方案,联邦政府可以分红,但是不参与经营,那样的话,铁路公司甚至可以设立一个最低标准,保证联邦政府的收益。
“如果成立全国性的铁路公司,我们可以聘请职业经理人,完全按照市场规则运营铁路,联邦政府每年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分红,这对于我们所有人都好。”罗克并不担心乘客的利益受到损失,火车票的价格如果太高,人们自然会选择更合适的出行方式。
和罗克记忆中的铁路不同,南部非洲的铁路,更多承担的是货运功能,人们出行很少选择铁路。
这也和南部非洲的实际情况有关,南部非洲并没有一年一度的民工潮,工厂工人大多来自周边国家和地区,好几年才能回家一次,不会过多占用公共资源。
“洛克,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铁路收归国有,并不会影响到你在尼亚萨兰的地位。”菲利普心情不佳,罗克的反应,出乎菲利普的意料之外。
“不不不,这和尼亚萨兰没关系。”罗克不同意菲利普和话。
和菲利普相比,罗克对于政府主导的优势和劣势都很清楚,菲利普只是设想,罗克却已经在尼亚萨兰验证过。
尼亚萨兰的铁路系统,最初其实是尼亚萨兰州政府主导,并不是罗克的私人财产。
结果随着尼亚萨兰铁路的发展,各种问题纷至沓来,机构臃肿,成本高昂,效率低下,乘客怨声载道。
之后尼亚萨兰州政府成立商业公司,对尼亚萨兰境内的铁路进行商业运营。
铁路公司经过整顿后,效果立竿见影,服务水平明显提升,效率逐步提高,成本则不断降低,当年就扭亏为盈。
不过尼亚萨兰的情况和联邦政府又有所不同,罗克在尼亚萨兰有绝对的权威,一言九鼎,联邦政府内部则矛盾重重,各方利益难以调和,到时候还会有新的问题发生。
“那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菲利普也是无奈,罗克如果不同意,这个提议在国会肯定无法通过。
“担心的问题很多,菲利普,你可能不知道,即便是尼亚萨兰铁路,其实也是不赚钱的。”罗克坦诚,这事说来也正常,罗克从来不在关系到民生的公共事业上赚钱,不仅仅是交通,医疗、教育、电力、邮政,罗克包括尼亚萨兰州政府,其实都是不赚钱的。
尼亚萨兰重工业发达,在军工、汽车、航空、造船等领域都有较大优势,所以罗克对公共事业的盈利没有要求,即便小有盈利,也会继续投入到后期建设上,这是尼亚萨兰特有的优势,其他州做不到。
南部非洲各州铁路真正能盈利的,其实也就开普、罗德西亚、迪亚士等少数几个州,其他各州的铁路都不赚钱,铁路公司甚至是赔钱经营。
也不能说赔钱,南部非洲给铁路公司的政策很不错,铁路公司修筑铁路,会自动获得铁路两侧十公里内的土地经营权,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利好,不过铁路公司在得到铁路两侧的土地之后,往往会将土地和铁路剥离,单独成立公司经营,所以看上去铁路就不赚钱。
这个福利罗克其实并没有享受到,尼亚萨兰所有的土地本来就都是罗克的。
“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德兰士瓦铁路不赚钱的原因。”菲利普脸色难看,他在德兰士瓦当了十年州长,对德兰士瓦的情况很清楚。
德兰士瓦的铁路之所以不赚钱,也是因为法瓦尔特钢铁、南非公司这些大企业从中作梗,话说德兰士瓦的火车票也已经二十多年没涨过价了,跟布尔战争结束后差不多,可是这些年物价却是连年上涨的,德兰士瓦铁路能赚钱才怪。
“所以呢,亨利是否同意你的决定?”罗克好奇,亨利估计是没有罗克这样的大局观。
將心
百花一葉陸小鳳
“哼,他不同意也要同意。”菲利普估计是已经和亨利沟通过,而且结果似乎不太好。
罗克不管亨利,汉密尔顿和文森特已经来到比勒陀利亚,晚上齐聚小斯家中。
“成立铁路公司的关键在于利润分成,联邦政府每年想要多少,太多了可不行。”汉密尔顿是老塞西尔·罗德斯时期的老家伙,现在已经七十多岁,老态龙钟。
“联邦政府想要百分之二十,或者百分之二十五,我比较倾向于百分之十——”小斯磨刀霍霍,这个分歧有点大。
“百分之二十绝对不行,那样利润就全部都被联邦政府拿走了。”文森特今年还不到五十岁,和小斯一样都是富二代。
老塞西尔·罗德斯他们那代人,其实才是南部非洲的开拓者,小斯和文森特很大程度上都是坐享其成。
“成立联合铁路公司之后,就可以对各州铁路进行整合,利润是会进一步提高的。”罗克倾向于成立联合铁路公司,不过要求和小斯一样,不希望联邦政府过多插手。
至于利润,罗克虽然可以稍稍让步,对于汉密尔顿和文森特来说又不一样。
罗克不靠铁路赚钱,汉密尔顿和文森特却没有太多财源,他们很难放弃这部分利润,除非能从其他方面得到补偿。
“洛克,那你希望是多少?”小斯主动,哈密尔顿和文森特在罗克这里没有发言权,也只有小斯才有和罗克对话的资格。
“百分之十五怎么样?”罗克折中,这就相当于一个覆盖全国范围的铁路公司,联邦政府以德兰士瓦、奥兰治、迪亚士、以及维多利亚州境内的铁路入股,只占百分之十五,联邦政府其实是吃亏的。
当然这个账也不能这么算,迪亚士和维多利亚境内的铁路网并不完善,接下来肯定还需要继续投资。
德兰士瓦和奥兰治境内的铁路不赚钱,成立联合铁路公司之后,也相当于联邦政府甩掉了不良资产,这对于联邦政府来说同样是利好。
小斯暗自衡量,汉密尔顿和文森特有眼神交流,汉密尔顿顾虑重重,文森特眼中的贪婪则是一闪即逝。
“我觉得可以,如果联邦政府承诺,不插手联合铁路公司运营的话。”小斯还是能顾全大局,他其实也不靠铁路公司赚钱,卖卖罐头卖卖芒果干香蕉什么的,其实不必罗克赚的少。
和重工业相比,农产品的投资少回报大风险低,经济效益还是相当好。
刚刚过去的经济危机期间,南非公司的利润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收入。
大明長歌
现在各国都逐渐从经济危机中恢复,对于农产品的需求正在不断增加,南非公司的收入也在节节攀升。
相对来说,南部非洲的军工业就收到了较大影响,尼亚萨兰军工旗下的兵工厂,这两年开工严重不足,算下来每年其实都是亏损的,罗克也不得不努力推动兵工厂转型,尽可能保存实力,等待下一次世界大战。
重生女醫生 純潔玉女小詩
陪吃是長情的告白
“那么,我们之间的股份应该怎么划分?”文森特问出最关键的问题,联邦政府好说,他们这帮人的利益也希望能得到保证。
“当然是按照实际资本划分——”小斯不客气,对联邦政府让步,那是看在罗克的面子上,汉密尔顿和文森特就算了。
他们在小斯这儿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