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史上最強太子爺


優秀玄幻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笔趣-第602章 鬼審看書


史上最強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最強太子爺史上最强太子爷
众人闻言,脸色陡然大变。
龙武卫、靖边军的两位统领,是他们花了极大的代价,才扶持上去的。
其目的,就是为了在将来的京都巨变之中,能有一个可用、又让人忌惮的底牌。
当然,他们或许不敢用,军队毕竟是炎帝的逆鳞,谁动谁死。但哪怕不用,把他丢在哪里装装样子吓吓人,还是可以的,这可是六万人。
而且,都是上过战场,打过东秦的精锐,谁不忌惮?
却没想到,现在他们原本用来对付别人、吓唬别人的底牌,却成了别人用来吓唬他们的底牌了!
这不是给他人做嫁衣吗?这让这些权贵豪族怎么受得了?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太子殿下!你这是在危言耸听。”
“不错,大家不要相信他!什么假传圣旨,伪造兵符,我看他就是故意的想让我们,放弃对子侄的营救。”
“对!决不能上他的当。”
“……”
众人一时间义愤填膺,一个个脸色涨红,殊不知,越是强势,这时就越说明他们此时有多么的心虚!
所以,他们却宁愿自欺欺人,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我们花了数十万两银子,打通了所有关系,一起和炎帝打擂台,最终才扶持上去的两个人,现在什么都没用,你现在告诉我们,他们叛变了?领兵进城了?开什么玩笑!
唯独陈士杰、赵阔两人,脸色这时一阵青一阵白,众人不相信梁休,但他们两人却是有些信的。
都市异能 史上最強太子爺笔趣-第602章 鬼審
和梁休交手这么长时间,他说的话,看似口出狂言,却是真真实实做到了。
他说流民是力量,是财富,当时整个朝堂嗤之以鼻。
但如今呢,流民修通了京都抵达南山的官道,现在一车车的蜂窝煤由南城运进了京城,南山俨然成了京都最耀眼的金库。
他说一个月内除掉青云观,结果,青云观只坚持了不到七天,上百年的道通毁于一旦,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他说三日内解决北征大军的补给,结果两日就解决了……
……
现在,他说龙武卫和靖边军要进城,陈士杰和赵阔就感到脊背发凉,一颗心都跌到了谷底。
“呵呵!信不信,那是你们的事!”
梁休看了众人一眼,眼中充满了怜悯。
这些人很多都是朝中有一定权势的大佬,可惜一个个脑满肥肠的,这样的人当局,大炎焉能不衰?
难怪……炎帝宁愿花二十年的时间去整顿军队,也懒得和他们扯皮。
扯来扯去都是家族利益,有什么意思?
最重要的是,斗到最后,还特妈不满足,还把皇族这个最大的利益集团,一点点的分割吃掉……
以前,炎帝忙着整顿军队没时间,随着你们欢!现在军队都控制在手中了,边境防线没多大问题了,自然就回过来开始整顿内部。
结果,现在还争?你们不死谁死?
可惜,他们却没时间闲下来,去还好的算这笔账了……当然,主要还是梁休出手没有章法,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弄得他们现在骑虎难下了。
“现在呢……嗯,我想你们也是知道的,抽调京中的兵力,组成征北大军后,京都的兵力是很空虚的。
人氣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第602章 鬼審閲讀
“巡防营、卫戍营等加起来,零零散散三万多人。
“当然,这里面不算金吾卫、御林卫,毕竟他们是守卫皇城……哦,不对,金吾卫在日前的叛乱中,好像被打残了,现在编制还不完整。”
其实,叛军攻打皇城的时候,打的金吾卫只是祝寒山手中的一支精锐,并不是真正的金吾卫。
只不过这件事,只有炎帝、祝寒山等少数人知道,消息也并没有走漏,因此到现在,所有人都还以为,被打残的是金吾卫。
现在,梁休自然可以再拿来做文章,他轻笑道:“金吾卫、御林卫是陛下亲军,只负责守卫皇城,那诸位可以想一下,现在京都可用的兵力,究竟有多少?
“这六万大军进城,足以……屠城!”
众人闻言,脸色都渐渐变得苍白下来,有些人已经不自觉地踉跄后退。梁休站了起来,绕到椅子后面,双手撑着椅背。
他目光盯着众人,嘴角泛起一丝嘲讽:“说实话,本太子从未将你们视作对手!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们那些引以为傲的手段,在我这里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你们以为,只要让京都乱起来,让京都民怨沸腾,就能让皇族,让陛下妥协,从而让你们达到目的。
“这纯粹是在找死!说实话,权贵子弟所犯下的这滔天大案,明日一早,就会有结果。
“也就是说,明日一早,整个案子就会大白于天下。”
众人猛地抬起头开,目光盯着梁休,脸色都狰狞起来。
“这不可能!你在危言耸听,绝不可能!”
“就是,这么大的案子,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真相大白?”
“哼,胡说八道,真当我儿是傻子不成,他不开口,太子殿下难不成还能让他开口吗?”
“……”
大厅里又是一片沸腾,依旧没人愿意相信梁休的话,都觉得他异想天开,就连陈士杰,此时眉心也是紧皱……他算是看出来了,梁休是在一点点,一点点地压垮世家大族的信心。
但看出来又如何?他无从反驳。
梁休笑了,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比划了指甲般大小的距离,道:“常规办法是不能解决问题啊!但是呢,本太子用了一点点不常规的办法!
“不多,就这么一点点。
“既然人审不了,那简单,鬼来审呗。”
众人怔住。
一时间面面相觑,都没有理解梁休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鬼审?难不成你还能跑去阴间,把那先死者的亡魂,召回来不成?
超棒的言情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笔趣-第602章 鬼審看書
……
京兆府。
宋缺、司徒昭南等人,把炎帝和一众大臣安排妥当后,便回到了前厅,准备审讯。
然而。
四人刚踏入问案的前厅,就齐齐怔住了。
只见原本问案、断案的升堂大厅,这时候,已经在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番天地。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 愛下-第596章 暗器讀書


史上最強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最強太子爺史上最强太子爷
太子不会武功。
这几乎是整个京都权贵、豪族都知道的常识,毕竟梁休穿越过来之前,前身可是贤明在外的太子,只知道每天躲在书房做学问,哪里懂得舞刀弄剑。
所以哪怕被梁休忽然暴起抓住了手腕,蒙面男子也没有一点担心,听到他大叫这吸心大法时,嘴角还不由得冷笑起来?
“哈哈……吸心大法?那是什么,没听过啊!”
他抬起手,手中的剑就向着梁休的脖子刺下。
然而。
黑衣男子的剑刚动,梁休就迅速运转掌心中的珠子,黑衣男子正运行的真气瞬间就岔气了,只感觉体内的阵青,竟然潮水一般向着被梁休吸收。
黑衣男子顿时脸色大变,怎么可能?太子居然会武功?他怎么可能会武功?而且还是吸收别人真气的功夫!
这让黑衣男子震撼无比,要知道,每个人所练的真气,是不一样的,有的霸道、有的阴柔……不同的真气,自然是不可能融合的,强行融合,必然会爆体而亡。
这小太子是疯了吗?
“你……噜噜噜噜……”
黑衣男子的剑直接僵在半空,话刚出口,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一般,全身颤抖,五官扭曲,连头发都寸寸竖了起来……
“我什么?这就叫做吸心大法!就问你怕不怕。”
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出破绽,梁休供着身体躲在黑衣男子魁梧的身前,嘴角嘲讽地看着他,同时,心里面震惊不已。
之前被吸收真气的那些人,势力都不过五六品,真气班杂不堪,还需要经过珠子的提纯,才能吸收为己用。
但这黑衣蒙面男子,是堂堂的八品巅峰高手,真气很纯,就这么几下,梁休觉得都堪比之前吸收那么多人的总和了。
真把这家伙的真气全部吸收完,估计能直接进入六品。
不过,拳脚功夫还得加以练习,不然空有一身真气,也是花架子,多大作用!
渐渐的,黑衣男子眼中的震撼,渐渐地化为了恐惧。
他运转真气,想要全力挣脱梁休的控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了丝毫,连挥剑的力气都没有。
见到这一暮,那些江湖高手立即袭杀过来,只是这时李凤生已经摆脱了杀手的拦截,浑身是血地将杀向梁休的杀手,全部给拦截下来。
“二弟,怎么样?我给你的暗器好用不?”
李凤生也大笑,这一幕其实就是他和梁休商议好的,要不是梁休保证有绝对的把握,他也不会让梁休涉险。
现在得手了,自然不能被人打断,不能很容易走火入魔。
因此便拼尽全力突出重围,拦住了那七八个杀向梁休的杀手,但也受伤了,胸挨了一刀,背上挨了两刀,好在并不严重,只是皮外伤。
“好用,太好用了!”
梁休知道李凤生这是为自己打掩护,不然他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杀了一个八品巅峰的高手,这太可怕,那以后的敌人,肯定会更加的难以对付。
虽然李凤生所用的借口有些牵强,但现在梁休也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了,笑道:“这棉里针,还真是厉害,可真是对付绝世高手的宝贝!”
一众杀手闻言,顿时厮杀得更猛了,企图把黑衣男子救出来,而黑衣男子却瞪大了双眼,气得头上都冒气了。
睁眼说什么瞎话呢?啊?什么棉里针?这明明就是你一门能吸收功法的邪门功夫。
他张着嘴,想要提醒一众杀手,但出口的声音却是“噜噜”的乱叫。
虽然杀手的损失并不严重,而梁休这一首擒贼先擒王,还是让一众杀手的指挥失去了平衡,导致战场发生了片刻的动乱。
但也只是片刻而已,这些都是江湖杀手,并不是隶属于什么势力,失去黑衣男子的指挥,就变成了各自为战。
也正因为如此,让左骁卫、百姓这边有了喘口气的机会,攻击依旧在继续,只是剩余的左骁卫将士,在蒙培虎的带领下收拢兵力,和李凤生、刘安背靠背作战,而因为之前黑衣男子下令活捉百姓,导致杀手一时犹豫不决,百姓那边也顺利地和梁休这边回合,而这时,他们一些人的手中,已经有了兵器……
如此一来,整个战场就陷入了白热化,但奈何杀手太多了,人数近乎是他们的两倍,短暂的紊乱后,厮杀就变得更加的惨烈,整条街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不久之后。
哐当——
一声脆响传来。
梁休收了手,黑衣男子手中的剑落在了地上,他软绵绵地向地上倒去,脸色苍白,双眸无神,发丝凌乱,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原本魁梧的身躯,也都瘦了一大圈。
“哦……多谢……”
梁休双手打了半圈收在胸前,冲着黑衣男子点了点头。他这是脸上的黑布已经掉下来了,是个四十出头、带着胡茬的中年男子。
听到这句话,原本双眸失神的黑衣男子猛地抬起头来,气得脸色扭曲,怒道:“你……你……”
梁休捡起长刀,低头问道:“我什么?你想说什么?”
黑衣男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即用尽全力将话吼了出来:“小心,太子会……”
嗤!
长刀入体的声音响起。
梁休手中的长刀,已经从黑衣男子的前胸入黑背出,他舔舔嘴唇轻笑道:“哦!我听到了,你想死……嗯,成全你了!不用谢。”
黑衣男子瞳孔瞪大,抬起手来,想要伸手去抓梁休,但手还没落到梁休的肩上,就一口鲜血喷出,一头栽倒在地上不动了。
“教你个乖!”
梁休站了起来,拔出长刀,将刀上的血迹,在黑衣男子的身上擦干净,低头看他:“怎么说来着?有点紧张忘了……哦,想起来了!叫反派死于话多。”
话落,梁休扛着大刀,就向着李凤生这边的战场走去。
就在这时,原本本该咽气了的黑衣男子,忽然转过身对着梁休,抬手在胸口一拍,咻的一声,隐藏在胸口的暗器,就向着梁休发射出去。
“小心后面!暗器。”
和尚的怒喝声从后面传来。
梁休闻言,身体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然而,前方却是蒙培虎,他躲开了,蒙培虎现在满身是伤,不可能躲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