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塵封九界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塵封九界-第二百六十八章 邪教鑒賞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东荒境。
陈二跟着老邪头走了好些日子,此时站在一座村庄前目瞪口呆。
“你说,这里就是邪教?”陈二不敢置信的问道。
老邪头见陈二这副表情,一脸满意的笑容。
有很多人,来到邪教的第一眼,都会同陈二一模一样。
邪教同东荒剑阁、补天阁一起,并列为东荒境最强大的三个势力。
东道会便是由东荒剑阁和补天阁一起组织的。邪教由于行事乖张,不按修炼界规则行事,所以一直被排除在东道会的名单外。
无论是谁,没来过邪教,一定不会想到邪教的宗门会如此简陋。
虽然陈二见识不多,但也知道这些所谓的仙家门派一贯作风,基本上实力越强大的山门气象就越是弘大。就算不弄那些奢华的东西,也会尽量把自己妆点的仙气十足。
所谓门面,不只是在凡间才有。
而邪教……
好吧,是真的令人震惊了。
“对啊,这里就是邪教,很意外么?”老邪头反问道。
陈二略微思忖一下,又觉得理应如此。
“虽然有些出乎预料,不过还好,毕竟是邪教嘛!如果不特立独行才让人意外呢!”陈二点头说道。
老邪头哈哈大笑道:“什么是邪什么是正?他们懂个锤子!成天就知道自诩正派,可做过什么正经事?”
陈二回想起自己在东方家的遭遇,深有同感。
“他们做他们觉得应该做的,我们做我们应该做的,出现矛盾,谁拳头大谁说了算,哪天不爽了,一双拳头打上他们山门,那他们都是邪教!只是懒得同他们理论争执,所以他们说我们是邪教,那这名头我们便要了。”老邪头满不在乎的说着。
陈二初听这话,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如同凡间村落的邪教,若有所思。
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期间,连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都没感觉出来。
“并不是邪教不复杂,而是已经从复杂中超脱出来,化繁为简。”
陈二将顿悟的话说给老邪头听,听的老邪头眉开眼笑。
“只是,这也太简陋了!别说这里是邪教了,恐怕就算告诉凡人,这里是普通仙家门派都没人信吧!”陈二又补充道。
老邪头哈哈一笑说:“仙家门派?这世间哪里还有仙家了?只不过一群修炼者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陈二再次环顾四周,感叹道:“难怪那些正道门派一直查不到邪教所在呢,实在是太……”
想了半天,陈二也没有想到哪个词适合邪教。
“修炼者,强大的是自己,住在哪里重要么?”老邪头问道。
“不重要么?”陈二反问,琢磨了一下后,又自问自答道:“好像还真没那么重要。”
他想到了印魔岛的三位老人。
三位老人也只是在印魔岛上盖了十几件土房子,但是修为说句通天都不为过。
陈二思维转变的很快,让老邪头有些吃惊,他惋惜的说道:“终究是下手晚了一步,你的香火结到了别人门下,否则我肯定收你当弟子。”
“关门弟子!”老邪头又补充道?
“当你多的都能数出一二三四五的关门弟子?”陈二打趣道。
老邪头不以为意,就听陈二又说:“我的香火自己都没搞明白,要不你先把我抢了在说?”
老邪头赶忙摆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别说抢人弟子道德不道德,身为邪教的人,不在乎这东西。主要是你拜的那位,我惹不起啊。”
“你能看出我师父是哪位?”陈二有些疑惑。
老邪头摇摇头:“哪有那通天本领?只是我能隐隐看出一些东西。”
陈二这才点了点头。
当初陈二同文圣开玩笑时,文圣和他说过一句话:“强的不敢抢,弱的抢不走。”
看来,老邪头是强的了,因为他能从陈二身上看出香火的大概所在。
陈二看着老邪头,暗自思忖着文圣的话,又明白了当初文圣的话中另外一些意思。
“这句话看似有些矛盾,原来是因为强者能看出一些东西所以不敢抢,而弱者恐怕连陈二都挡不住,所以抢不走。”
陈二整理了一下衣衫,看向村子,开口大喊:“陆风临!林城!沈沉!小爷我来找你们了!”
声音刚落下,就见两人突然出现。
一位壮硕青年闭着眼半躺在空中,鼾声不断,这是林城。
一位阴鸷中年,一脸严肃,却隐隐有丝淡淡笑容,这是沈沉。
“觉主,冰疙瘩。”陈二毫不见外的上前同二人打了招呼。
在印魔岛,陈二和他们就相识了,后来在海中还一起并肩战斗过。
可以说,陆风临、林城、沈沉、朱雨、萱萱是陈二最早的朋友。
眨眼间,已经过了快六年,说陈二不想他们几人肯定是假的,但如果说想——
陈二自从进了东方家就一直没消停过,总是碰到这样那样的烦心事,真的是没什么时间想。
“小土著,好久不见啊!”沈沉开口说道,脸上笑意憋了半天,终于还是没憋出来。
觉主,冰疙瘩,小土著是他们各自的绰号。
林城因为整日大睡,很早以前就有个觉主的绰号。
冰疙瘩是陈二在船上那一年多里,给沈沉取的,名如其人,很形象。
小土著,则是朱雨和萱萱给陈二取的,至于原因,还是朱雨和萱萱刚登上印魔岛,看到陈二的第一眼,就把陈二当成土著了。
“觉主,冰疙瘩,怎么没看到潇洒哥?”陈二问道。
潇洒哥说的是陆风临,为什么是这个名字呢?纯属是因为陆风临逼他们这么叫的。
“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你怎么过来了?”林城斜躺的身子回正,突然睁开眼睛说道。
“你睡醒了?”陈二眉毛一挑,有些惊讶。
林城睁开眼,好像有些不舒服,又挤了挤眼睛,收敛了精光。
“老朋友过来,如果不醒过来,岂不是要被老头子骂?”林城瞥了老邪头一眼,又把眼睛闭合,继续说:“再修行个两三年,就不用一直这样睡了。”
说完,鼾声又响了起来。
陈二失笑,直接舍了老邪头,同林城和沈沉勾肩搭背地走了。
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老邪头一脸无奈的说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老头子我好歹也这么久没回来了,咋就没个人来问候一下,关怀一下呢?”
虽然嘴上在抱怨,可语气里,根本没有责怪,反而有着浓浓的喜悦。
看着几人年轻的人影,他就仿佛看到了邪教的未来。
他喜欢这些年轻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