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第404章 求休書熱推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成交!”男子没有犹豫,痛快的交了剑,拿了银子之后走人。
当铺老板看着桌子上的青铜剑眸光微微眯了起来,之后转身进了后院。
当初刺伤段勾琼的长剑,比平常青铜剑剑身要宽要长,皇帝早已经派人盯着各种流通佩剑的地方。
此剑不过刚出现在当铺没多久,便已经引起了两方势力的注意。
段勾琼一身清爽男装,出现在当铺内,看着掌柜,抛着手中的一锭金子:“听说你这里收了一把青铜长剑?不知道什么价位肯卖?”
掌柜摩挲着下巴打量段勾琼,笑着回应:“实不相瞒,那剑盯上的人还真不少,不过卖家比剑要吃香,我们当铺不仅做物品典当买卖,还做消息买卖,这位公子,可需要那卖剑之人的踪迹?”
一句话,让段勾琼错愕不已,原本就是想顺着剑找到人的,可现在掌柜的一句话,完完全全不需要她再继续展开调查了。
“买!”
段勾琼将手中金子往柜台上一丢,砸在上面,磕的一声响,掌柜的笑着回应:“我给对方的银子上洒了药粉,公子只需要再出五十锭金子,我给你一种蛊虫,可追踪过去!”
掌柜的笑的奸诈,眼中对金钱充满了欲望。
段勾琼皱着眉:“真是无奸不商。”
最后段勾琼买了蛊虫,按照蛊虫的指示去找卖剑之人,等段勾琼走开,守在外面盯梢的人也跟着离开。
南书房内,护卫跪下将得知的消息交代了一遍:“皇上,公主已经追查到了线索,买走了当剑人的讯息,皇上,我们的人是否需要断了公主的线索,自己去追查幕后之人?”
“不必了!若郡王胆敢为了一己私欲,谋害勾琼公主,朕一再饶恕他,只是自毁基业!若公主找上他,便是他大限将至了吧!”
这次他绝对不会再给景承智机会了!随段勾琼调查去吧!
宫外,段勾琼追踪到了一处地方立即停下了脚步,前方地点——
校场。
段勾琼眸光眯了起来,这是皇家兵将的训练地点……
段勾琼并未离开,而是站在校场外一直等待。
到了入夜后,段勾琼发现蛊虫开始蠢蠢欲动,她立即来了精神,就见一个男子从校场中走去。
段勾琼对身边的人命令道:“跟上他,抓了!”
她在闲常没有属于自己的人,所以花重金,雇佣了黑市的杀手。
杀手身手不错,在对方远离了校场之后,将人包围了起来,一番打斗,人被制服。
段勾琼缓步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之后目光落在他的腰间,是一块腰牌。
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一个“御”字。
这人是御林军的人,而御林军只归皇上管辖!
段勾琼垂眸看着他,微微勾唇:“你可还记得我?”
面对段勾琼的质问,对方沉默着没有吭声,段勾琼也不意外,只冷声吩咐道:“打断他的每一寸骨头,我不相信他会嘴硬!”
一句话冰冷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直到两个时辰后,这位御林军,早就被折磨的不像人样,只求给个痛快。
段勾琼鄙夷的看着他:“那就老实交代当初为何刺杀我?”
她拍着他的脸,虽然动作很轻,却让对方痛苦不已,他的脸部骨头也没有被放过,被一一敲碎。
受得起这般折磨的人,足够的硬气,自然最后所交代的线索让人不会质疑。
段勾琼凑近了耳朵,对方缓缓的吐出两个字:“做梦……”
段勾琼气恼不已,目光森寒的看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过是皇帝的走狗!”
段勾琼一脚踹出,踩在他的脖子上,一阵碾压,人很快断气。
段勾琼气恼的丢出一个钱袋:“你们走吧!”
有景承智的提示,加上这个人御林军的身份,段勾琼就应当相信当初刺杀的人是皇帝派出的。
邵乐成和皇帝果然是在欺骗她,为了将她留在闲常,这般不择手段!
段勾琼没有气恼的准备回苍烈,既然都觉得她好骗好欺负,那就让他们难做!
翌日。
段勾琼换了一身闲常女装,长发简单的高高束着,面容未施脂粉,出现在亲王府时,无人阻拦。
她手中一条红色的长鞭,有一下没一下的抽动着地面,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有人赶紧去禀报邵乐成,邵乐成得知段勾琼来了很惊喜,但听说是来找茬的,又觉得意外。
亲王府的邹香苑内,段勾琼直接冲了进去,下人想阻拦也来不及。
只听“砰”的一声响,房门被踹开,里面的人被吓了一跳。
此时的田绮南正在由下人上妆,胭脂涂了一半,还没抹均匀,她朝门口看去,正想质问是什么情况,就见段勾琼冲了进来。
“田绮南!”
一句怒吼,紧跟着一条鞭子抽了过来,抽中了梳妆台,立时梳妆台上一道狰狞鞭痕,触目惊心。
而上面的妆品也跟着坠落在地,段勾琼冷眼看着田绮南,“你这个女人鸠占鹊巢?”
田绮南脸色早已经吓白,在看见是段勾琼时,眼里闪过一抹意外,她知道段勾琼被邵乐成留在府上养病,清醒过后,就离开了亲王府。
但没想到又回来了?还这般气势汹汹?
当初段勾琼跟在倪月杉的身边扮演丫鬟身份,可她清楚,这个人是真正的段勾琼!
此时她找来跟她算账,让田绮南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应为好。
“勾儿姑娘,你这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整,段勾琼一鞭子再次狠狠抽下,吓的田绮南一声尖叫,肩膀上火辣辣的疼。
段勾琼鄙夷的看着她:“趁着我失忆,入亲王府?做侧王妃?就你也配跟我争男人?”
田绮南捂着伤口,脸色泛白,看着她,犹若在看一个魔鬼……
“绮南也不想,是亲王采花啊!”
一句话不过刚落,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抽的田绮南脸色泛白。
“叫你顶嘴!”
段勾琼扬起鞭子准备抽下第四下,门外一道声音跟着响起:“你在干什么!”
段勾琼转眸看去,是火速赶来的邵乐成。
段勾琼勾了勾唇:“干什么?我恢复了一些记忆,眼里容不得沙子!”
一句话,让邵乐成瞬间双眼一亮,“你说你恢复了一些记忆?”
段勾琼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的欣喜,只一副冷漠又高傲的表情看着邵乐成:“听不懂话吗?我眼里容不得沙子!”
之后她双眼锐利的看向田绮南,嘴角勾着一抹残忍的笑。
邵乐成怪异的看着段勾琼,总觉得段勾琼怪怪的?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討論-第404章 求休書推薦
田绮南求助的看向邵乐成:“亲王,妾身,妾身,无辜啊!”
她眼前氤氲起了一层雾水,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看着邵乐成,不过一个眨眼间,泪水跟着滚落,看上去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心疼。
“狐媚子!”
一声怒喝,段勾琼将手中的长鞭挥出,抽打在田绮南的身上,田绮南立时又是一声尖叫。
邵乐成虽然不在意田绮南的生死,但段勾琼这样抽打人确实是太凶悍和不应该了……
“咱们出去私下谈谈行不行?”
段勾琼冷眼看着邵乐成,嘴角是一抹不屑笑:“不行!”
她段勾琼是和亲公主,身份尊贵,在苍烈被人捧在手心里,将她宠上天,在闲常却被人莫名算计,当傻子一样耍,她岂能就此算了,与人和气相处,狼狈回苍烈?
段勾琼态度如此强硬,邵乐成眼里闪过意外,他紧紧皱着眉:“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
“怎么,我抽这个狐媚子,你心疼?”
段勾琼一句嘲讽的反问,让邵乐成瞳孔缩了缩。
“我没有!”
“那就让开!”
段勾琼怒喝一声,将邵乐成推开,然后目光重新落在了田绮南身上。
田绮南只觉得自己很冤枉,她苍白着脸,对邵乐成继续求助:“亲王,帮帮我!”
此时这种场面,房间的下人早就吓的退避开去,田绮南站在房间内,觉得很是惶恐。
她堂堂刑部尚书的嫡女,从小娇生惯养,天之娇女,没想到会一衰再衰,沦落到今日这番地步,她只觉得屈辱!
邵乐成双眼逐渐通红,攫住了段勾琼的胳膊:“别闹了!”
段勾琼冷眼瞥向邵乐成:“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打了又如何?杀了又如何?你叫我别闹了?还说不心疼?亲王啊亲王,演戏这么不专业吗?”
她狠狠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鞭子,朝邵乐成而去,一鞭子抽打在邵乐成的身上,惊的他瞳孔一缩,诧异的看着段勾琼。
下人更是吓的朝外跑去,这人是太子妃的人,所有人都以为是邵乐成不敢得罪,有人前去通知太子府。
段勾琼没有心疼,只一副得意的表情看着邵乐成:“我从未受过任何委屈,在闲常亦不能!你若阻拦我,抱歉,连你一块打!”
段勾琼这般跋扈的模样,邵乐成不该意外的,可总觉得现在的段勾琼愈发的不可理喻。
田绮南对段勾琼跪下,可怜的求饶:“勾儿姑娘,我,我没有要夺亲王的意思,一切都是谣言搞的鬼!”
“谣言四起,迫使我与亲王不得不成亲啊!我与亲王从未有过半点私情和接触!”
段勾琼轻笑一声,“既然你是被逼无奈,那成,现在爬到亲王身边,恳求他,给你一封休书!”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討論-第385章 被嫌棄了分享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段勾琼拿着手中的圣旨,发觉兴奋过了头,根本无法睡着,虽已经是入夜,却还是出了太子府的大门。
到了安乐居,四周漆黑一片,居民皆熄灯休息,段勾琼对外面的车夫吩咐道:“你先在这里等等!”
她自行下了马车,朝一个方向走去。
邵乐成和那些妇女孩子皆是从此处被抓走的,自然她清楚邵乐成的房屋所在。
超棒的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85章 被嫌棄了鑒賞
透过窗外看去,里面烛火昏黄,居民皆歇息了,唯有邵乐成孤灯清醒?
段勾琼伸手拍门,一声比一声要重。
“谁啊,门拍掉了,赔么?”
一道不爽的声音,从内传来,段勾琼嘴角微扬,回应:“赔你一座大宅子!”
邵乐成诧异,这声音是来自段勾琼的……
打开房门果然看见段勾琼站在门口,他惊诧的看着她:“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
邵乐成皱着眉,好似并不欢迎段勾琼,段勾琼却是深吸了几口气:“这是什么味啊?好香?”
她自顾迈步走了进去,寻找传来香味的方向,等接近了,发现是酒香。
旁边卤鸭肉,卤牛肉,还有花生米,辣子鸡等各种小菜,段勾琼回头看向邵乐成:“你一个人吃这么多?还关门吃,你在藏着掖着什么?”
她环视四周,想着邵乐成是不是藏人在房间了,可房间窗户紧闭,四周很安静,大概是没藏人。
她端起酒壶准备自灌了一口,邵乐成立即开口制止:“那个我喝过!”
人氣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385章 被嫌棄了
但段勾琼却像没有听见一般,一口灌了下去,立时一副满足又惊喜的表情,“这也太香太好喝了!”
邵乐成在段勾琼身后白了她一眼:“你来这里究竟是想干什么?不要在这里蹭吃蹭喝!”
段勾琼一脸嫌弃的瞥了他一眼:“这么小家子气?不就一口酒嘛。”
段勾琼朝座位坐了下去,一条腿架在另外一个板凳上,看上去随性又洒脱。
“明天我还你一车酒!”她伸手去拿卤鸭子腿,往嘴里塞来,邵乐成像是见了鬼一样,立即伸手去抓。
“那是老子的!”
但还是晚了一步,鸭子腿入了段勾琼的嘴……
她还一脸满意又得意的看着他……
邵乐成的表情有点崩溃,他怎么不将鸭子腿先吃了,为什么给了她机会……
见邵乐成一脸郁闷纠结的眼神,段勾琼笑了笑:“干嘛,不就一个鸭腿?下次还你不就得了?”
她将旁边酒壶拿起,再次灌了一口,邵乐成开始面部扭曲:“这些都是我的,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啊,只是过来告诉你,皇上已经下旨,半个月后,郡王斩首示众,这么好的消息,当然要过来告诉你了,开心不开心?”
这个消息邵乐成听着没有任何感觉,他早就知晓,何须段勾琼来告知?
他神色淡漠的看着她,对于她的到来,一点不欢迎。
“吃完了赶紧走。”
段勾琼愕然:“还记仇呢?不是平安无事了吗?”
邵乐成同样将腿架在椅子上,满脸的嫌弃。
“一向都是我蹭吃蹭喝,还没有别人蹭吃蹭喝我的份,所以你走吧,不想看见你!”
段勾琼只接受过别人的款待和讨好,还没有被赶走过。
她心情十分不爽,但却是保持着微笑:“看你这酒的味道不错,本公主今日就不生气,不跟你计较!”
她决定一定要将酒喝完了再走……
邵乐成气闷的看着她,对她心里很不满,但最终还是没赶走她。
邵乐成亲自酿的酒,入口甘甜,让人想要贪杯,但多喝过后,后劲逐渐上来时,让人头晕眼花……
她咯咯笑着,指着邵乐成,双颊绯红,眼神迷离:“你还有个弟弟?”
她指着邵乐成的手指在摇摆,显然上头了。
她口中的弟弟八成是将一个邵乐成看成了两个!
邵乐成白了她一眼,抓了一把花生米往嘴里塞去:“不是弟弟,那是哥哥!”
“嗝~”段勾琼毫无形象的打了一个嗝,觉得浑身暖绵绵的,很是舒坦。
她摇晃着站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舒服啊,舒服啊……好热啊,好热啊……”
她说着,想着脱衣,邵乐成脸色变的精彩:“赶紧穿上!”
但段勾琼根本没听见似的,继续说:“来,给本公主宽衣!”
邵乐成脸跟着黑了下来,一掌劈了过去,原本还不老实的段勾琼瞬间被劈晕。
她朝地上倒去,邵乐成无奈的将她搀扶住。
“真是一个麻烦精!”
说完后,他将段勾琼放置在床榻上,看着满桌子被段勾琼吃剩的骨头渣渣,心情犹若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翌日后,安乐居的村民起床开始新一天的劳作,但此刻却有一批官兵朝着这边奔了过来。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85章 被嫌棄了分享
人氣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385章 被嫌棄了熱推
村民们看见官兵只觉不安,遂放下手中的活,跟上来看看。
他们到了邵乐成的房间外,伸手拍门,响应他们的竟是暴躁的一个物什飞来,砸在房门上,一众官兵没犹豫,伸脚去踹,很快房门被踹开,只是让他们意外了。
在房间内,一个有起床气的女子,站在他们的身前,满脸怒容的看着他们:“你们娘死了?大清早的吵吵吵!”
一众官兵看着段勾琼开口提示道:“这里是不是邵乐成的家?你是他什么人?邵乐成涉嫌作案采花,被人举报,你是不是他的同伙?”
段勾琼本就有起床气,这群人刚进来就在逼逼叨,她立时就怒了!
“滚,全都滚!老娘是太子府的上宾!抓贼去你们家里抓去,都滚!”
她飞出一个酒瓶,砸在在场人的身上,一众官兵自然知晓,邵乐成与太子府有一点关系,一时之间也没胆敢出手对段勾琼怎么样。
“姑娘,若是有邵乐成的消息还请及早通知顺天府!”
说完后,一众人朝外撤走,顺便将房门关上,但一众官兵并未离开,而是埋伏在四周,等待邵乐成回来。
段勾琼知晓邵乐成曾经的案底,但没想到又给翻出来了……
她的睡意全无,打开了房门朝外走去。
她要通知邵乐成,不要回来才是,不然邵乐成有被抓的危险。
但她不知,邵乐成一直都在,只不过,睡在了屋顶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