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斜線和絃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ptt-771. 是條漢子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嘴巴不能因为这种程度的事就闭上。”
电视画面里,年轻的主唱站在LIVEHOUSE简陋的舞台上,面向着台下。他脸上的神情,带着将要面对未知之事的忐忑。但更多的,还是明知将要面对未知之事、却仍旧敢于去抗争的坚定。
“呆瓜们会继续唱下去,在哪里都好。”
电视机里的主唱手握着话筒,瞪着彷徨却又坚定的眼睛,“但本大爷会一直站在这里!”这副模样,看着有点神经质。
话音落下,身后的乐队成员,默契十足的拨动手中的乐器,奏起了歌曲的前奏。是那首引起大话题的《老子就站在这儿》。
开场的这一段演出,是乐队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唱《老子就站在这儿》时,被岩桥慎一安排的摄像机拍下来的画面。
那时,岩桥慎一还没有决定要接收他们,乐队写出了这首歌,一旦公开演唱、将态度公之于众,也就意味着彻底断绝了后路,必须要坚定“反抗”的立场走到底。
后路断绝、前途未知,如此情况下,仍旧选择站上舞台,面向观众,说“本大爷会一直站在这里!”,这样的做法,当然充满了气概。
但是,也容易被普通观众反感,认为他们只会喊空口号。口号要喊,还要喊得响亮。但既要响亮,也要能够被普通大众理解。
正因如此,岩桥慎一才会在还没有决定下一切的情况下,记录乐队第一次顶着压力站出来演唱这首歌时的模样。
反抗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事,一旦唱过了第一遍,乐队就会失去第一次站出来时那份朴实纯粹、略带脆弱的坚定,变得越来越激进、难以唤起大众的同理心。
……
一口一个“本大爷”,坐在电视机前的上班族川口,听着主唱开场前的话,原本应该感到不以为然,觉得他们不知天高地厚,只会随便喊一喊口号。
可是,看着乐队主唱那副忐忑却又坚定的模样,就生不出那样的轻视之心。
整个九月的下半月,THE BLUE HEARTS的事,都是大众讨论的热点。
报纸媒体推波助澜,乐迷被煽动起来的情绪需要发泄,评论家紧抓热点再添一把火,还有意识到事情已经成了大话题以后暗地里使劲儿的朝日电视台。
还有每一周都能看到那张《老子就站在这儿》的地下单曲上榜的单曲榜单。
最开始是第十九名,热度起来以后,等到下一周,名次升到第十一名。紧接着的下一周,热度再往上升、名次升至周榜单第五名。
与此同时,朝日电视台对外公布了将要播出有关这一事件的纪录节目的预告。
地下单曲能卖到周榜单第五,是个前所未有的记录。新记录的诞生,也让这件事的热度再进一步。
朝日电视台选的这个节目播出的时机恰到好处,正好将全部的热度都吸引过来。
沸沸扬扬了大半个月,关于这支乐队,这首歌的创作背景的事,早已经从地下传到地上,从乐迷圈冲向主流,令普通大众也有所耳闻。
地下音乐圈的音乐人们,纷纷放下成见支持THE BLUE HEARTS,而主流音乐界,也开始有一些平时就比较敢于发言评论的创作者,在自己的广播节目里就此事发表意见。
涉及到“创作自由”,可说的实在太多。尤其对创作者来说。
乐迷们对此事极为愤慨,年轻人之间对此也愤愤不平,连川口这种既不是乐迷、也已经过了能被轻易煽动年龄的“普通人”,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主动被动的了解了个大概。他工作的商社,午休时,也有同事议论这件事。
一方面,川口觉得一支朋克乐队被投资方要求删除歌曲这件事荒唐,另一方面,又觉得如此抗争、宁可解约回地下也不妥协的乐队不知变通。
甚至,他也不是没有在暗地里揣测,这支乐队在借此沽名钓誉。
否则的话,明明只是一首歌的事而已,值得如此吗?
川口不像激动的乐迷那样为乐队发声,在公司里也没有主动加入过相关的讨论,仿佛漠不关心。但在心里,却暗暗对这件事思来想去。
当看到朝日电视台的节目预告时,他记下节目播出的日期,在这一天的晚上,准点把节目换到了朝日电视台。
电视台制作相关的节目,在川口看来,就像是要揭晓考卷的答案。
在这之前,其他的电视台也不是没有就这件事进行过报道,但从来没有一家像朝日电视台这样、着手制作纪录节目,在节目预告里就先打出“从事件发生就开始追踪”的宣传牌。
这样的宣传,给人一种只要看一看节目,就知道事情为何发生、又将走向何处的感觉。
电视机里的乐队,在说完了开场白以后,全力演出着那首作为地下单曲创下了排行榜记录、掀起巨大话题的《老子就站在这儿》。
他们的演出看上去生涩朴素,没有那种放下豪言以后的游刃有余,甚至,川口从乐队的演出中,能体会到他们的不安。
虽然说着“老子就站在这儿!”,但是,这不是不知天高地厚随意放下的豪言,而是一份明知到会有怎样的后果、后路断绝、前途未知的情况下,怀抱胆怯却也坚强斗争的心意。
演出尽管生涩朴素,但这份粗糙反而更加打动川口。
让他隔着屏幕,仿佛也能感受到乐队那份“明知如此、但也要挺着脊梁继续下去”的勇气。
不是沽名钓誉,而是心中切实的有着绝不妥协的信念,绝不放弃的追求。
与此同时,电视画面里,打出这期节目的标题:《那的确是重要的事,我一生都不会忘记。有关创作的自由与偏见——站在这里的THE BLUE HEARTS》
标题中的“站在这里”,双关的是乐队发行的那首《老子就站在这儿》。
……
电视画面里,开场过后,节目进入到了正题。
朝日电视台的女性旁白播音员,以不紧不慢、不带私人感情的语调,介绍着关于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
而画面当中播出的,则是对乐队的跟拍。成员们进入白天还没有开始营业的LIVEHOUSE,进行着他们的彩排。
尽管面临着生涯的危机,但这几个乐队成员却仍旧继续着他们的音乐工作。写歌、排练,去往录音室,进入LIVEHOUSE。
这种“一切如常”的气氛,不知不觉间,将“乐队热爱音乐”这件事,悄悄传达给了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
没有说一句“我爱音乐!”,但这种有条不紊,却在暗地里影响着观众们。
本身,提起“朋克乐队”,给普通人的印象往往非常的不着调,疯疯癫癫,不太容易获得普通人的好感。
但这样的拍摄手法,再配合开场时岩桥慎一视线准备好了的那份朴实的演出,两者相辅相成,节目播出不多时,就在观众不防备的时候,先让乐队在观众心里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这副模样还挺帅气的。”
坐在电视机前的一对夫妇,边看电视,边就节目的内容发表着感想。
“真要说的话,能有抗争的勇气,这种行为本身就很帅气了。”当丈夫的,倒是不吝啬于称赞这支成为话题的乐队。
“所谓的摇滚,总得有点摇滚精神才对。”他振振有词。
当丈夫的,密切关注着关于乐队这次的事件,想要知道最终要如何收场。他被那张《老子就站在这儿》煽动的热血沸腾,打从心里希望乐队能冲出困境。
今天晚上,他难得早早回家,把节目换到朝日电视台。
不过,当太太的,兴趣倒是没有丈夫那样的浓厚——虽然大半个月的时间里,常常看到关于乐队的事,也不是一无所知,可如果只有她在家,绝不会特意看这档节目。
但是,会特意陪着丈夫一起看电视,太太也有太太关注的东西。
这时,电视画面里,切换到了广告时间。
当太太的没有拿起遥控器换台,不仅如此,还在心里惦记着,盯着电视画面,把广告看得津津有味——
这么说也不准确。不是把广告看得津津有味,而是在期待些什么似的。
“前几天,这个时间都在播一个叫‘融合’的系列广告。”太太跟丈夫说起来。
丈夫“哦”了一声,不怎么感兴趣,“什么融合?”
“应该是唱片的广告。演歌歌手和摇滚乐队合作,秀树桑还跟河合奈保子组了支不像乐队的乐队,对了,DREAMS COME TRUE还跟八代亚纪桑同台呢。明菜酱也参加了……”
太太的话说的乱七八糟,丈夫听在耳朵里,觉得莫名其妙,“这都是什么?”
“所以才叫‘融合’嘛。”这次换当太太的振振有词,“就是让这些人能够合作。”
丈夫露出个“简直是乱来”的表情,“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东西。”
“真是失礼!”太太说。
与其是在替企划专辑说好话,倒不如说是不高兴丈夫对于她所关心的东西这种瞧不起的态度。
这个空档,广告播完,节目继续。
广告播送结束以后,重新开始的节目,担任旁白的换成了一名男性播音员。节目的内容,也从开场时交代来龙去脉、展示乐队在事件发生后的日常的和缓,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开始转入对于“创作自由”这件事的探讨。
节目一开始,当丈夫的,把刚才太太的态度忘到一边,继续看自己关心的节目内容。
当太太的则正相反,对丈夫的态度有些不满,进而对于节目里的内容也变得不感兴趣,想起身离开了。
但正在这时,电视里的一句话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制作人岩桥慎一,注意到了这支陷入困境的乐队。”
听到这个名字,太太重新把注意力投向了电视。
虽然对THE BLUE HEARTS会怎么样不太感兴趣,但太太对于“岩桥慎一”这个名字却大有反应。或者应该说,这是最近几天以来,她最为熟悉的一个名字。
同时,也是当太太的,最近几天以来,感到迷惑的一个问题。
那就是,岩桥慎一制作人是谁?
像是在解答她的这个问题——又或者,是为了解答电视机前千千万万个像她一样的观众的问题,节目的旁白介绍起了关于这位制作人的事。
“岩桥慎一桑是策划过全女性摇滚音乐节、还参与制作了《乐队天国》,在地下音乐人之间,有着相当强的影响力,发掘推荐了众多乐队出道,被地下音乐人所信赖。”
旁白说着这段话时,电视画面里,适时配上了两年前举办的“NAONのYAON”音乐节的画面。舞台上卖力演出的,是现在当红的女子乐队PRINCESS PRINCESS。
“除此之外,他个人也担任森高千里、ZARD等歌手的制作人,备受业界期待……”
随着这句话,电视画面切换,适时配上了由岩桥慎一的唱片公司提供的公式照片。公式照片里的岩桥慎一身穿西装,年轻干练,当太太的,看到这么一张脸,心中顿感清爽,连刚才的不愉快都跟着淡了。
那个岩桥慎一制作人,原来是个年轻帅哥!
而当丈夫的,听着这段介绍,则对岩桥慎一刮目相看,“倒是位了不起的人物。”难得的在地下和主流都吃得开。
太太听着丈夫对岩桥慎一的夸奖,想起刚才丈夫对那张企划专辑的差评,刚才的不愉快彻底烟消云散,就想着挖苦他一下,小小“报复”一下。
要是被他知道企划专辑的制作人就是这位了不起的岩桥桑,看他什么反应。
“那个啊~”太太拉长声调,故意要卖关子。
丈夫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电视上,“什么?”
“这个岩桥慎一制作人。”
丈夫“哦”了一声,注意力还是舍不得移开。
电视画面里,乐队的吉他手真岛昌利,正坐在镜头前诉说着,“我和岩桥桑的朋友说起,把这次的事写成了歌。岩桥桑听到了以后,就说‘那就来演一次看看吧’。然后,借了录音室、还有他的LIVEHOUSE给我们。”
“这个岩桥慎一制作人很了不起吧?”太太说。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丈夫点点头,“确实。”他就真岛昌利方才那番话发表感想,“是位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討論-765. 好玩的事讀書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料岩桥慎一也想不到,她会杀个回马枪。
只要中森明菜自己不说,岩桥慎一就不会知道她又去看了一次演唱会。
他在电话里把中森明菜绕得团团转,绕得她一时心血来潮,想再去看第二天的演出,看看他重新换了哪一条领带。
桃浦斯达一冒鬼点子,经纪人就得跟在后边儿跑腿。
演唱会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过来说是想去看,说任性是有那么一点儿。不过,提要求的是事务所最大的一棵摇钱树,那么,就要为了她竭尽所能——
当然,也不是件需要“竭尽所能”做到的事。
大本接完中森明菜这通临时起意的电话,又把电话打回研音。这种时候还要看演出,最合适的办法就是去联系乐队的事务所,问一问还有没有关系票。
……
九月十日,乐队户外巡演最终场就在这天举行。
渡边万由美预定了去看今天的最终场,为此事先空出了行程。巡演最终场,她又是乐队的老板,开场之前,她还要去后台露个面。
连续两天开大型演唱会,演出一结束,参与演出的人基本都累到极限。因此,今天的演出结束以后只有聚餐,正式的庆功会再往后拖一两个星期。
现场的工作人员从一早就开始工作,中午之前,参与演出的人到后台,而后,等着演唱会开演。
巡演最终场的门票,往往最为抢手,哪怕事先有过预告,这场演出会进行录像。
午后,司机送她去湾岸广场。
早知道乐队现在正当红,但是,当看到提前不知几个小时就在场地外聚集、排队的人,这才算直观体会到乐队的号召力到底有多强。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还是看到聚集起来的人,才更有实感。”进了演唱会的后台,在休息室和岩桥慎一见了面,渡边万由美和他感慨方才所见的情形。
“是这么回事。”岩桥慎一随口跟她提起来,“我和吉田桑刚组乐队时,为二百五十名观众就欢欣雀跃了。”
二百五十个人听着不多,但站在台上看下去,那种正被支持着的实感才是珍贵的。
现场演出的魅力数也数不清,但“被支持的实感”一定在这其中。
听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聊刚组队时的事,旁边的美和酱跃跃欲试,有一大堆关于那时候的事都还记在心里。可当着渡边万由美,就没有平时那种撒欢的劲头儿。
她老老实实待在那儿,连GAMEBOY游戏机也不玩——果真是耗子扛枪。
岩桥慎一陪着渡边万由美从休息室出来,在后台的大迷宫里走一走。路上遇到的工作人员里有认识渡边万由美的,向她欠身行礼。
“今天收尾了。”
岩桥慎一点头,“巡演结束,担子就轻一半儿。”
“之前你提过的事,过后,差不多也要拿到台面上来说。”待在演唱会的后台,不知不觉,就聊到这些。
“嗯。”岩桥慎一答应着,“明年的巡演期开始之前。”
就算不提明年新专辑的主题巡演,这次的户外巡演,富士胶卷担任赞助商,条件之一就是明年乐队替富士胶卷开一轮招待演唱会。
“过阵子,找个机会把话说开。”
岩桥慎一道,“要做这样的变动,不仅要吉田桑和中村桑答应,还要和唱片公司那边通气,征得那边的同意。”
这些都打点好了以后,再借着明年的主题巡演和招待演唱会,把这件事公之于众。
除此之外,还要一并决定好,户外巡回演唱会多久举办一次。
间隔的时间过短就没有意义,再说户外巡演成本过高,一两年办一次吃不消。再说,还消耗观众对户外巡演的期待度与参与的热情。但也不能间隔太久,隔得久了,也就没有办法把户外巡演做成乐队的一个招牌。同样,也会消耗观众的积极性。
岩桥慎一考虑什么,渡边万由美也跟他想差不多的事。但是,她只点到为止,没有再深入谈下去。
渡边万由美主动提起这件事,固然有催促的意思,但是,她心里更清楚,这件事须得岩桥慎一自己去解决。
以吉田美和的个性,只有岩桥慎一才能说服她。
同样的,岩桥慎一自己,想出了大约的对策,但也就此打住,不再多想。这件事是乐队整体的事,他如果事先把方方面面考虑好、然后把方案拿去给两个队友看,反而不妙。
两个人都心中有数,话说到这儿,就此打住。
顺着细长的通道往前走,渡边万由美停住脚步,打量了一下舞台升降机的开关,又抬起头,往上看了看。
“万由美桑要试试吗?”岩桥慎一和她开玩笑。
渡边万由美不接话茬,看着贴在升降机开关旁边的那张白纸,“这是中村桑登场的地方。”
“要是刚才从那边走,就是我登场的地方了。”岩桥慎一说道。
“真不得了。”渡边万由美道。
两个人又原路返回。
“慎一君的家人有来看演唱会吗?”
“看了昨天的场次,今天就回静冈去了。”岩桥慎一说着,随口跟她吐槽自家姐姐,“不过,朝子就完全没兴趣,很干脆的拒绝了。”
“不过,”他自嘲,“这才是朝子的风格。”
渡边万由美听了一笑。她和朝子私下里有一点交情,不深、但是也有淡淡的来往。而岩桥慎一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跟她吐槽自家姐姐。
她脑海当中转了个念头,想起研音的经理往事务所打电话,要今天的演唱会门票的事。
这点芝麻小事,按说惊动不着她。可进了她的耳朵,也不稀奇。
提前一天想起来要门票,有够心血来潮的。
好在事务所手里,还留着几张应对突发情况的门票。这个时间,邮寄门票来不及,电话沟通了以后,白天,中森明菜的小助理过来跑腿,拿到了门票。
就这么着,才让渡边万由美给知道了。
她心里觉得稀奇,中森明菜要看DREAMS COME TRUE的演唱会,竟然不是从岩桥慎一那里拿门票。绕个圈子,在最终场的前一天,通过事务所要门票。
现在过来,见着岩桥慎一,渡边万由美心里想起这件事,稍一琢磨,觉得怪好玩的。
“这儿,”岩桥慎一在又一架升降机前停步,“吉田桑等下从这里上去。”
他说着,一扭头,看到渡边万由美面带笑意,有点好奇:“想到什么好事了?”
“好事没有想到。”渡边万由美回道。
她语气一顿,看着岩桥慎一一无所知的表情,觉得有意思,“好玩的事倒是稍微想到了一点。”
“好玩的事?”
渡边万由美却就此打住,不再说下去。
“……”岩桥慎一无语。
真是一个对猫不够友好的世界啊。
……
下午,冈田有希子和大学里的朋友,一个叫“绫子”的女孩,两个人一起来看DREAMS COME TRUE的演唱会。
热衷侦探小说的冈田有希子,参加了学校的推理小说研究社团。小团体里的人定期组织读书会,也自己动笔试着写侦探小说,制作同人志。
在小团体里,冈田有希子跟绫子关系最好,两个人脾气合得来,常常一起行动。
绫子是DREAMS COME TRUE的粉丝,东京场的演唱会一票难求,本来以为没有机会来看现场,没想到,之前冈田有希子邀请她一起去看演唱会。
“有希子竟然能拿到门票,不愧是前·当红偶像。”绫子和她说笑。
冈田有希子引退时,DREAMS COME TRUE还没出道,怎么想,也想不到她跟乐队有私交这上面去。绫子只能认为,引退后还在录音室打工的冈田有希子,还跟艺能界有联系。
“只是凑巧而已啦。”
冈田有希子小小的笑了一下,“是之前还做偶像时,一位关照过我的Staff桑,现在负责DREAMS COME TRUE的事,所以,就拜托了他。”
今天,来看乐队的演唱会,冈田有希子又有那么点替岩桥慎一保守秘密的感觉。
“诶~”绫子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诚心实意感谢道:“真是位好人。”
冈田有希子认认真真点头,“没错,是位非常好的人。”
两个女孩把在周边摊位买的长颈鹿角戴在头上,手里还拿着印有乐队巡演LOGO的团扇,这副打扮,在人山人海的湾岸广场,再平常不过。
“有希子戴着长颈鹿角的装饰真合适。”绫子相貌清秀文静,是跟活泼的性格不太相符的长相。她不算是长相普通,但跟前当红偶像在一起,还是不能相比。
“超~可爱的!”绫子觉得赏心悦目,发自内心称赞。
引退的前当红偶像,这种身份、以及远超普通人的相貌,有时反而使得同龄的、有些姿色的女孩子不愿意和她形影不离。倒是绫子,完全不在意。
“是吗?”
被夸了合适,冈田有希子高高兴兴,抬手摸了摸那对长颈鹿角,露出略显天真的神情。她抬起头来,看看绫子,“绫子也是,很可爱哦。”
“那当然了~”绫子坦然收下夸奖。
两个女孩有说有笑,准备去检票进场。
“拿关系者票,会不会遇到名人之类的?”绫子跟冈田有希子咬耳朵。
两对长颈鹿角轻轻挨到一块儿。
“也许会吧?不过,人这么多,入场的入口也这么多。”冈田有希子的目光扫视这人山人海。
这种大型户外演出,拿关系者票的人也都分散着进场了。不会像室内演出那样,有一片专属关系者的坐席,前后左右不是名人、就是赞助商、制作人之类的人物。
就算遇到名人,也就是擦肩而过。
冈田有希子当偶像时,从来没开过这么大阵势的演唱会,觉得这场面很厉害。倒也不是没看过超大型演唱会,但是,想到这演唱会的主角是岩桥慎一的乐队,就格外觉得不一样。
岩桥桑真的好厉害啊。
这时,听到旁边的绫子小声尖叫了一下。不过,她反应快,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
冈田有希子不知道什么事,扭头去看她,“怎么了吗?绫子。”
“快看那边!”绫子对着斜前方的某一处指指点点。
那里有个衣着普通,戴着副古板的黑框眼镜的年轻女性。
“有点像明菜酱吧?”绫子颇为兴奋。
冈田有希子心里一动,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距离不近,又看不到正脸,更没办法求证。但是看体型,仿佛跟中森明菜是有个几分像。
明菜桑也来看乐队的演唱会了……吗?
但也或许只是相似的人。只不过,是因为拿的是关系者票,“有可能会遇到名人”的心理暗示,让绫子对着长相相似的人兴奋不已。
如果明菜桑来看乐队的演唱会,那也不奇怪。
但是,如果她来看演唱会,是因为喜欢乐队的歌,……还是因为这是岩桥桑的乐队呢?
明明只是对着一个相似的身影,但冈田有希子心里,一瞬间冒出这么个念头。自然而然,仿佛本来就应该如此。
越是中间隔着一段距离,越是不够确定,反而有了想象的空间、以及胡思乱想的余裕。
冈田有希子对着那个未必是谁的身影,若有所思。
正在这时,绫子又发出压低了声音的尖叫,拉着冈田有希子看别处,“那边的帅哥,好像是阿部宽!”
相比衣着朴素混在人群里的中森明菜,那边宛如鹤立鸡群的阿部宽更加显眼。
“据说阿部君的身高有190公分!”绫子热情四溢,“好高!”
看样子,模特出身的帅哥演员,比疑似桃浦斯达的年轻女性更得绫子的心。
就这么一会儿,冈田有希子再看回去,疑似中森明菜的身影已经不见踪影了。可是,因为这个相似的身影而产生的念头,却越来越清晰。
那边的绫子也结束了对帅哥演员的关注,两个女孩继续排队入场。绫子夸够了阿部宽,又想起刚才那个疑似桃浦斯达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不是明菜桑本人。”
看样子,心里还是有点在意。
“不知道。”冈田有希子回答。
话说出口,她想到些什么,忽而一笑。
绫子扭过头,看着冈田有希子翘起的俏皮的嘴角,忽然认认真真说了句,“不过,我身边的这一位,可确确实实是偶像有希子本人!”
冈田有希子反应了一下,叫她给逗笑了,“是前偶像哦。”
“就算这么说……”
绫子看看她的前偶像朋友,玩笑着说了句,“说不定附近也有认出你的人呢。”
找了半天名人,其实自己同行的朋友,在别人眼里也是名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