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暗石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繼承三千年 起點-977 一件禮物分享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继承三千年
看到肖遥在这件青铜器前驻足了很长时间,反复进行鉴赏,岩崎信一问道:“肖先生,前段时间有位朋友恰好鉴赏过这一件太师虘簋,他认为这件青铜器是西周时期的,但更具体的时间就判断不出来了,您还有更精确的结论吗?”
“这一件太师虘簋应该是西周中期的,这点并不难判断。
《书·周官》所载:立太师、太傅、太保,兹惟三公,论道经邦,燮理阴阳。
但在西周早期的金文中仅见太保,未见太师。到了西周中期才出现太师。如善鼎的太师宫,师望鼎的太师小子师望,伯克壶的伯太师等。随后诸侯国也设置有太师的职官。
由此可以判断这件太师虘簋应该是西周中期所铸。”
“肖先生真是学识广博,这么生僻的记载也能信口拈来,太让人钦佩了。”岩崎信一由衷赞叹。
“做文物鉴定本来就要求学识广博,如果没有这样的基本功,鉴定的水平肯定也高不到哪儿去。”肖遥淡然说道。
接二连三的收获上品气运之宝,肖遥心中简直乐开了花。对于他来说,一件上品气运之宝的重要性比一件五六级的修炼用品还要珍贵,今天截止到现在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
又看过两个藏宝室之后,已经是中午时间,岩崎家族准备了丰盛的招待午宴,但肖遥无心吃喝,一个半小时便结束了,也没有休息,继续去其他藏宝室挑选。
肖遥的好运气可能在上午都消耗光了,眼看着就剩下最后一间藏宝室没有看了,他除了挑选出十几件国宝级的文物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更重要的收获了。
上午的收获已经够多了,原本他已经不抱有更大的期待,但是等他走近最后一间藏宝室的门口,神识中竟然又出现了耀眼的金色气运之光。
虽然气运之光不是最高等的紫色,但金色的气运之光也算是很难得了,这说明在这间藏宝室之内,应该有一件中等气运之宝。
打开门走进去,肖遥的目光直接就落到了这件气运之宝上面。
这是一组很特别的气运之宝,远远看去应该是阿拉伯文铜质炉瓶盒三事。之所以断定这是阿拉伯文的铜器,是因为铜器的外壁上有阿拉伯文字。
他直接来到了这件阿拉伯文炉瓶盒三事的前面开始上手慢慢鉴赏。
这三件铜器的外壁上都铭刻着一句阿拉伯文,一组意为“安拉ꓹ 唯一真主”ꓹ 另一组意为“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最后一组意思为“真主致仁致慈”,底部皆有楷书“大明正德年制”款识。
很明显ꓹ 此一组三件是明代正德时期铸造的炉瓶盒香具。
铜瓶圆唇口ꓹ 长颈竖直,圆鼓腹,下承高圈足ꓹ 足底加以狭边。瓶身双面花式开光,外形与铜炉一致ꓹ 外壁装饰阿拉伯文,辅以鱼子纹地。
瓶身红润皮壳ꓹ 圈足内里可见铜皮本色,枣红至深,暗沉凝重。铜盒蔗段式,子母口ꓹ 盒盖面外缘一周打洼ꓹ 内部圆形开光ꓹ 以鱼子纹满布ꓹ 上有阿拉伯文。
铜炉为鬲式,方厚唇,内外边缘起线。高束颈ꓹ 上有弦纹两条。炉腹圆鼓,三面花式开光ꓹ 内以鱼子纹为地,浮雕阿拉伯文。
三足顺底自然而出ꓹ 上下同宽,中部收束。三足正对腹部三处开光ꓹ 不偏不倚。
整器枣红色皮包裹,光亮如镜ꓹ 触如肌肤,这种触感很特别,只有正德年间的精品铜器才能有这种效果。足底及阿拉伯文处露出铜质本色,金黄灿烂,至纯至精,持之沉坠压手。
人氣都市言情 繼承三千年 起點-977 一件禮物閲讀
铜盒与瓶皮壳类似,外皮因年代久远,相对较浅,与铜色融合,红中透黄。盒内色深,原貌毕现。
这三件铜器的形制、做工、皮壳协调统一,阿拉伯文书写结体中正,笔划深峻,一丝不苟,绝对是正德官铸珍品,炉瓶盒三者齐备,更显珍罕。
让肖遥尤为高兴的是这三件青铜器虽然是一组器具,但却是独立的三件中品气运之宝。一次得到三件中品气运之宝,虽然还是比不上一件上品气运之宝,但也孰为难得了。
“肖先生,这一组明正德年间的青铜器,我有印象,但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炉壁上铭刻的是阿拉伯文?”岩崎信一问出心中的疑惑。
“这一点,说起来就话长了。”
肖遥简单讲解道:“***文化由唐宋至明清呈现出不断繁荣,不断发展的趋势,***人数也在不断的增多。
经历了蒙元东西方文明的交流融合,明代***教和***人数得到更广泛发展。据《明实录》统计,从洪武至成化的百年间,西方***来华近七十批,其中宣德六年的一次就达三百馀口。明代形成继元代之后***入附中原的新高峰。
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了适应***文化需求的相关产品。
比如永宣时期流行的阿拉伯文青花瓷,青花折枝花卉大执壶等都与***人生活紧密联系。
正德皇帝即明武宗,依据文献考证,其极有可能是一位***教信徒,有很多例证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明书·武宗本纪》载:正德十四年九月,上次保定,禁民间畜猪,着为令。
明武宗不仅尊戒教规,还学习阿拉伯文、波斯文,研学教典。明代嘉靖间武平伯陈大策曾刊行正德评论:武宗皇帝评论诸教,谓侍臣曰‘儒者之学,虽可以开物成务,而不足以穷神知化;佛老之学,似类穷神知化,而不能复命皈真。然诸教之道,皆各执一偏,惟清真认主之教,深源于正理,此所以垂教万世,与天壤久也。’
又有御制诗云:‘一教玄玄诸教迷,其中奥妙少人知。佛是人修人是佛,不尊真主却尊谁?正德十四年十月十二日。’
既然正德皇帝是一位***信徒,那么他下令铸造***文的铜器也就不难理解了。”
“原来明武宗竟然还是一位***信徒,今天真是学到新知识了。”岩崎信一由衷说道。
讲述完这些之后,肖遥心中又难免有些遗憾。
明武宗作为一位***信徒,结合了信仰与天子气运,这样一组青铜器,如果是他日常使用的,那么就不会仅仅是中品气运之宝了,必然会是上品气运之宝。
最后一间藏宝室的藏品在珍稀性上略差了一些,除了挑选出这组中品气运之宝以外,其他再也没有肖遥能看上眼的。
肖遥在岩崎家族的藏宝室中,总共挑选出了78件各类古董文物,做完这项工作,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他操心了。
他最后只要审定一下每件产品的估价是否合理,其他都不重要。
现在还不到晚饭时间,岩崎信一陪同肖遥来到一间茶室。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右手有残疾的小女孩又出现在岩崎信一的身边,被他带进茶室。
今天的收获太大了,肖遥的心情很好,而且他对这个文静羞怯的小女孩确实很有好感,也就不再故意抻着。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繼承三千年 txt-977 一件禮物看書
他开始把话题引到了小女孩的身上,“美音一直都是这么文静吗?我看她挺依赖你的,你在他眼里肯定是一个很慈祥的祖父。”
“美音的右手先天畸形,到现在已经做过三次手术了,因为身体有残疾,虽然我安排了专人对她进行心理疏导,但她的性格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一些影响,现在变得越来越文静内向了。美音从小就和我最亲近,我也最疼爱这个孩子,她的右手一直都是我最大的心病。”
说到这里,岩崎信一趁机问道:“现代医学的发展还是慢了一点,美音的右手虽然已经得到了很好的纠正,但和她的左手一比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尤其是又少了三根手指头,就算再做一次手术,也不会有什么明显的改变。摩根和洛克菲勒先生一直和我说,肖先生是再世神仙,不知道您有没有办法?”
面对岩崎信一期待的眼神,肖遥很肯定地说道:“我可以让她断掉的三根手指长出来,而且是正常的手指,保证以后会正常生长,不会再有畸形。”
其实肖遥可以做到的不止如此,他可以让美音的整个右手都和正常的左手一样完美,绝对看不出一点差别来。
但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她的整个右手齐腕切掉,然后再让它断肢重生,长出一个新的完美的右手。
如果这样做的话实在是有点太血淋淋了,肖遥觉得没有必要。因为美音的右手经过三次手术纠正之后,已经接近正常,现在最大的缺憾是少了三根手指,只要他能让美音的右手重新长出三根完美的手指,问题也就算是解决了。
“真的吗?”
这句话说出口,岩崎信一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纠道:“肖先生,您别误会,我就是太激动了,并不是不相信您。作为孩子的爷爷,我恳请您帮帮她,她还这么小,以后的人生还长着呢,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安田义明为了治愈癌症,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岩崎信一已经获得准确的消息。
在他的认知当中,断指重生的难度比治愈癌症的难度更大,虽然这并不涉及生命安危,但想要请到肖遥出手医治,付出的代价比安田义明开出的条件应该也少不了多少。
他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和孙女的健康比起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舍得。
没想到肖遥却说道:“不用你付出什么代价,我这个人还是很重感情的,这一次你没少给我帮忙,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给你帮点忙,这不是应该的吗?况且我很喜欢美音,这么善良纯真的孩子,本来就应该无忧无虑的度过童年,健康成长。
今天是我和美音第一次见面,还没送给她什么见面礼呢,让她重新长出三根完美的手指,就当做是我送给她的礼物吧。”
岩崎信一这几天鞍前马后的追随在肖遥的身边,不就是为了赢得肖遥的友谊和看重吗?现在肖遥主动表示亲近,他总算是看到了回报,心情当然更好了。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孙女的三根手指长出来,赶紧问道:“您看需要我准备什么?我马上安排下去。”
“什么都不用准备,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肖遥对美音招招手,“美音,到叔叔的身边来好吗?”
肖遥说话的时候略微施加了一点精神力,免得美音因为太过胆小,对他有恐惧心理,不敢过来。
他喜欢美音的纯真文静,但他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哄孩子,
在肖遥精神力的暗示之下,美音觉得对面的这个叔叔看上去特别的和蔼可亲,一点都不让人畏惧,便乖乖的走了过去,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声音清脆的说道:“叔叔你好,我叫美音,我喜欢你。”
虽然美音就说了这么一句很简单的话,但仍然让岩崎信一感到很惊讶。
除了他和美音的父母之外,美音基本上不和其他人交流,对于陌生人就更加抵触了。
今天是美音第1次见到肖遥,竟然一点都不排斥他,还会主动问候,这太反常了。岩崎信一只能把这件事归结于肖遥不同于普通人,就连极度内向的美音也会受到他的吸引。
肖遥继续用柔和的语调说道:“叔叔也喜欢你,叔叔送给你一件礼物好不好?”
“好啊,叔叔你送给我什么礼物?”美音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叔叔给你变个小魔术,咱们让你右手缺少的这三根手指重新长出来好不好?”
“我这三根手指是被医生给截掉的,还能重新长出来吗?”。
“能啊,不信你就看着。等会儿可能有点儿麻麻痒痒的,我相信美音最勇敢了,咱们忍耐一下好不好?”
说到这里,肖遥的右手从美音的右手上抚过,然后指着那三根断指的位置说道:“你看,它们这不是长出来了吗?”


都市小说 《繼承三千年》-960 識時務相伴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继承三千年
肖遥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这么冷静,安田义明知道自己匡骗不了肖遥,也不再做戏,转而威胁道:“肖先生果然是明白人,既然你是明白人,那么肯定知道我想要得到回春丹配方的决心有多大,像你这么体面的人,肯定不想承受刑讯之苦吧?”
肖遥没有回答安田义明的话,他的目光在陆续进来的其他安田家族直系成员的身上扫视了一遍,问道:“你们也这么认为吗?难道你们安田家族都是忘恩负义之辈,就没有一个例外吗?”
“听说肖先生是一个奇人,怎么您今天表现的这么幼稚呢?”
“如果肖先生把回春丹的配方交出来,那么我愿意给您求情,并且负责把你平平安安地送回去,不让你受一点委屈。”
“肖先生,你还是把回春丹的配方交出来吧,那些折磨人的刑罚你肯定不想尝试,那太可怕了。”
安田家族的这些重要成员说什么的都有,或者威胁,或者劝说,目的都一样,就是想让肖遥把回春丹的配方交出来。
就算有一些没有开口说话的,心里的想法也都一样,没有一个人例外。
肖遥这么问并不是为了拖延时间,对于他来说没这个必要。他是想要通过这个方式明确他和在场所有人之间的因果,虽然以他现在的能力就算没有因果关系,一样可以剥夺对方的福运,但只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这样对他更有利。
安田义明叹了口气,貌似仁慈的继续劝说道:“肖先生,你这是何必呢?你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看在这一点上,我也不想让你难堪,更不想让你承受皮肉之苦,只要你说出回春丹的配方,我保证把你平平安安地送回国。”
“恐怕你想要的并不只是回春丹的配方吧,难道你不想知道我身上的其他机密?”安田家族的重要成员还有几名没有赶到ꓹ 他倒是不介意继续陪着安田义明多聊一会。
肖遥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ꓹ 安田义明已经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心思,“如果肖先生愿意把你的所有机密都讲出来,那么我非常乐意倾听。”
这个时候ꓹ 房间里又走进来安田家族的三名重要成员。
安田义明并不知道这几个人是安田光友给喊过来的ꓹ 他疑惑的问道:“你们几个怎么也过来了?这件事儿你们又没参与,过来添什么乱呀。”
“是光友叔叔喊我们过来的。”其中一个人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不等安田义明发问,安田光有解释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ꓹ 也没必要瞒着他们了。”
既然是安田光友把他们喊过来的,安田义明也就不说什么了。
还是和刚才一样ꓹ 还是同样的问题,肖遥再次询问刚刚到来的这三位安田家族的重要成员。
其中有两位的回答和其他人毫无二致ꓹ 只有一个人没有开口说话,他脸上流露出的是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也许是这个人从小受到的教育和其他人不一样,也许是这个人天性正直善良,总之他不赞同家族这么对待肖遥这位救命恩人ꓹ 只是他知道自己人微言轻ꓹ 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罢了。
虽然他没有说话ꓹ 但肖遥还是洞悉了他内心的想法。
难得安田家族这么多人里面还有一个正直之士ꓹ 肖遥准备等会儿剥夺众人福运的时候放过他。
既然他等的人都来齐了,肖遥也就没必要在这里耽搁时间了,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岩崎信一的号码。
看到肖遥竟然把手机掏了出来ꓹ 安田义明顿时变了脸色,他对安田光友怒斥道:“赶紧把他的手机抢过来ꓹ 你不是专门打造了一副手铐吗?怎么没给他带上?”
安田光友直接无视了大哥的训斥,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原地ꓹ 没有一点反应。
安田义明瞪了安田光友一眼,扭头对那名领头的黑衣大汉说道:“赶紧把他的手机抢下来ꓹ 给他戴上手铐!”
但让他意外的是,这名黑大汉就和安田光有的表现一样ꓹ 同样无视了他的话,站在那儿既不做声,也不执行他的指令。
安田义明顿时意会到事情有点不妙,但他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拨通了岩崎信一的电话,肖遥直接说道:“岩崎先生,我和安田家族发生了一点矛盾,你能过来接我一下吗?”
岩崎信一马上意识到肖遥那边可能发生大事了,语气严肃的说道:“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肖遥已经从安田光友的口中问明了地址,说给岩崎信一之后,便挂了电话。
安田义明的脸色铁青,语音略带颤抖的大声质问道:“安田光友!这是怎么回事儿?你是不是背叛了家族,背叛了我?”
安田光友没有回答他。
看到安田义明一脸惶恐又气急败坏的样子,肖遥笑了笑,说道:“你还是安静一点吧,安田光友是不会回答你的,他也是身不由己。”
“我从来都不会怀疑光友对家族的忠心,你对他做了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安田义明先前有多么得意,现在就有多么惶恐。
“我是怎么做到的,你就没必要知道了,总之你只要知道现在安田光友一切都听我的就对了。我只能说,你太迷信枪炮的威力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枪炮之外,还有很多你不了解的神秘力量。岩崎信一很快就过来了,你还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儿等一会儿吧。”
肖遥只是控制住了安田光友和那些拿枪的黑衣大汉,并没有控制安田家族的其他人。
事情突然发生了让人措手不及的反转,不管是安田义明也好,还是安田家族的其他人也好,都很惊慌,但他们又不知道该干什么。有人想动手,但一想到就连那些拿着枪的黑大汉都被肖遥给控制了,他们也就熄了这个心思。
那些黑衣大汉明明手里拿着枪指着肖遥的头,却根本不听他们的指挥,这让人很费解。
安田义明现在无比后悔,直到结果出来,他才知道自己被贪婪蒙蔽了心灵,把这件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他原本以为只要不给肖遥准备的时间,凭借今天的这些人和他们手中的枪,就足以把肖遥给制住。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他以前分析,肖遥能有那些神奇的表现,必然需要一些特殊的准备,并且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实施。如果不给他机会,不给他准备的时间,就算他有通天的本领,被扣押之后也施展不出来。
他太想当然了,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安田义明不愧是掌管了安田家族30多年的掌门人,面对这种不利的局面,很快就重新冷静了下来。
既然没能成功扣押肖遥,那么接下来他就必须要面对来自肖遥的打压。
但他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
杜邦家族就是前车之鉴,不管是掌控的财富还是潜在的影响力,杜邦家族比起他们安田家族来只高不低。
肖遥能够联合洛克菲勒和摩根覆灭杜邦家族,那么同样也得能覆灭他们安田家族。
既然计划已经失败,那么后悔已经没有用了,他现在必须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在肖遥的怒火和打压下,让他们安田家族保留住复兴的火种。
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肖遥道歉,想办法减轻肖遥心中的怒火。
安田义明果然是能屈能伸的野心家,在这个时刻,他完全舍弃了自己的脸面,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了肖遥的面前。
“肖先生,我错了,我被贪婪蒙蔽了双眼,我愿意接受您的惩罚,但我恳请您只把怒火对准我一个人,无论您怎样惩罚我,都是我应得的,我只想请您给我们安田家族的其他人留一条活路。”安田义明以头触地,声音嘶哑,说的字字泣血,情真意切。
可惜,肖遥这样的修炼者无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根本就不会被他的表演所打动。
“我刚才已经问过你们安田家族其他人的意见了,他们的回答,想必你还没有忘记吧?”
原来肖遥刚才问话竟然是这个用意,难怪他会问出这种幼稚的问题,在这一刻,安田家族的其他人恨不得时光能够倒流,给他们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他们不过是人云亦云,不敢违抗我这个家主的意志罢了,他们的回答未必就是真心话。”安田义明只能强自辩解。
“他们是不是真心话,我还能分得清楚。”肖遥一指穿宝蓝色西服的那个年轻人,“你们家族的这个年轻人倒是颇为正直,他不赞同你恩将仇报的做法,这一点我能感受到。”
肖遥手指的这个人是安田胜人的小儿子,他是安田家族的第3代直系继承人之一。
安田义明似乎看到了事情的转机,赶紧说道:“他是我的孙子安田直人,这孩子从小就喜欢见义勇为,确实是很善良很正直的一个孩子,您还真是眼光如炬,一眼就看透了他的秉性。既然您知道他不同意我的做法,不知道您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我现在只求我们安田家族还能继续传承下去,我可以马上退休,以后就让安田直人接替我的职位。”
肖遥刻意把安田直人挑出来,目的就是想给安田义明一个希望,让他认清现实,配合他接下来的计划。
有了杜邦家族的前车之鉴,只要安田义明心里相信他有覆灭安田家族的能力,肯定能做出更加明智的选择。
这个选择就是给出肖遥足够的赔偿,只要肖遥能够接受,哪怕能给安田家族留下一少部分财产,也总比家族彻底覆灭强。
覆灭杜邦家族,哪怕有摩根和洛克菲勒的协助,他也没能完全接手杜邦家族的所有财产,他们三方联合也不过接收了杜邦家族大约3/5的财产,剩余的部分都被其他财团给瓜分了。
如今他想要打压安田家族,就算有岩崎信一的辅助,如果安田家族拼死反抗,那么他最后能拿到手的安田家族财产肯定也不会超过一半,剩余的那一半儿只能白白便宜了其他财团。
如果安田义明能够认清现实,愿意给出赔偿,肖遥不介意坐下来谈一谈。
肖遥把岩崎信一给喊过来,目的有两个,一是震慑一下他,二是让他做一个见证。
虽然岩崎信一表现出来的态度一直都对他很尊重甚至有些敬畏,但听到的肯定不如亲眼看到的更能让人印象深刻。
等会儿岩崎信一过来看到这个现场之后,肖遥相信他以后永远都不会生出不该有的念头。
有了岩崎信一做见证人,他接下来打压安田家族的手段不管有多么激烈,那都是应有的反击,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只会更加敬畏他,而不会觉得他是一个倚仗一点神奇本领而肆意掠夺的人。。
“我很欣赏安田直人的正直,像他这样的人,确实应该受到善待。如果你愿意退休并且让安田直人接替你的职位,我可以接受你的建议。我这个人有恩报恩,有怨报怨,不会牵连无辜,否则的话,我就不会一一征询这些人的意见了。当然了,前提是你得认清现实,能够让我满意。”
安田义明知道,想要让肖遥满意,恐怕他们安田家族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但就算如此,毕竟给家族保留了一丝元气,能争取到这样的优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


火熱連載小說 《繼承三千年》-944 患得患失讀書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继承三千年
裘峰已经交往了6年的女朋友,现在正和他谈婚论嫁,但现实问题是他们家连婚房首付的钱都拿不出来。
原本他爸妈已经给他准备好了140万的新婚资金,买个小平米的房子,付个首付还是没问题的,可惜这笔钱被他创业给亏掉了。
好在他和女朋友的感情深厚,两个人大二的时候就已经交往了,女朋友并没有因为他创业失败就和他分手。经过创业失败的这段经历,两个人的感情反而变的更加深厚了。
但是,人必须得面对现实,他女朋友虽然愿意继续和他走下去,但女朋友的家人却坚决反对。
女朋友的家庭条件不错,再加上他女朋友的自身条件也很好,她的家人自然希望她能有一个更好的选择,而不是和一个创业失败的人吃苦受罪。
这段时期,他事业上遭遇失败,感情上也面临着巨大的现实难题,泰山压顶一般的巨大压力简直都要让他窒息了。
如今突然有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就这么天上掉馅饼一般摆在了他的面前,他的心情当然平静不了。
他的目光也看向了肖遥,他的内心毫无意外渴望着肖遥答应下来,但同时又觉得天上掉下来的这块儿馅饼太大了,而他的身体太脆弱,如果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接着,说不好会把他砸死。
肖遥不紧不慢的说道:“人情就不必了,这么一点事情,还不至于让你们袁家欠我一个人情。再说了,我应该也没有用到这个人情的机会。你们给我表哥的赔偿,我肯定要带他收下,但也不用这么多。”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肖遥心里想的是让他们赔偿1,000万,少了他肯定不答应,但太多的话,他也不准备接受。
柳泽刚打了他表哥一巴掌,虽然有羞辱的性质,但毕竟不严重,就是平平常常的一个巴掌。他让对方赔偿1,000万,已经算是以势压人了,如果收下对方价值4ꓹ 000万的婚房ꓹ 那给外界的印象就有点太过霸道了。
有前面发生的那一系列事件,他给外界的印象已经足够强硬了,就算他还想加强这一点ꓹ 那也得找一个有足够分量的人来立威ꓹ 而不是柳泽刚这么一个小卒子,他还没有这个资格让自己拿他立威。
如果柳泽刚足够份量,他肯定会更加强硬一些ꓹ 但正因为他无足轻重,所以才更要把赔偿的条件调低一点。
肖遥从裘峰的目光中看到了渴望的眼神ꓹ 虽然他不打算接受这套价值4,000万的婚房ꓹ 但还是准备给他要到一套房子。
“你们给我表哥的赔偿,直接赔偿给他一套房子的这个想法不错,我可以接受,但拿柳泽刚的婚房来赔偿就没这个必要了。婚房毕竟是你们家长辈的心意ꓹ 我肯定不能夺人所好ꓹ 你们就赔偿给我表哥一套普普通通的住宅楼就好。”
肖遥把条件调低了这么多ꓹ 不但袁振很吃惊ꓹ 旁观的人也都很惊讶。
不怪大家有这种想法,实在是肖遥先前给人的印象太强势了,大家都下意识的以为肖遥肯定会提出更高的要求ꓹ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选择了轻轻放过,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听了肖遥的话ꓹ 裘峰长出了一口气,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对于他来说ꓹ 一套价值4,000万的别墅实在是太过奢侈了ꓹ 做梦他都不敢想自己会有这样一套婚房。肖遥提出来的条件,反而更让他能够接受ꓹ 能有一套普普通通的婚房已经是他最大的梦想了。
袁振最担心的就是肖遥不满意他开出的赔偿条件,最终让这件事情恶化,牵连到家里的长辈。现在肖遥主动降低了要求,显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想法,至于赔偿的多与少,肖遥不在意,他同样也不在意。
他笑容满面的说道:“肖总太大度,太宽容了,就应该让我表弟受个教训,要是再没有人治治他,真不知道他以后还会闯出什么样的祸来。”
“该给他的教训已经给了,回头你们随便选一套住宅楼赔偿给我表哥就行,事情就这样吧。”
事情已经解决,肖遥不想和袁振多做虚假的客套。
看到肖遥的态度坚决,袁振也不好再说什么。但这个时候最好还是把事情确定下来的好,趁着肖遥在场,直接把事情定下来,免得以后再生是非。
袁振把目光看向他的表弟柳泽刚,柳泽刚也不笨,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家里倒是还有一套空置的住宅楼,但是太过陈旧了点,似乎不太合适,让我再想一想。”
“你想什么想,你脑子就不能拐个弯吗?谁让你拿家里现有的房子来赔偿了,你都不住的旧房子怎么能拿来送人,你就不会重新买一套新房作为赔偿吗?”
被表哥训斥了一顿,柳泽刚讪讪的不在说话。
肖遥静静的看着两个人表演,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
袁振干脆直接询问裘峰,“这位兄弟,你想要什么位置的房子,能给我一个建议吗?或者明天我直接拉着你去各个楼盘转上一遭,咱们看了之后再做选择也行,你看中哪个小区的,咱们就买哪里的。”
裘峰本来想说不用赔偿了,但他看了肖遥一眼之后又有了底气,最终说道:“不必了,不必了,你们就把家里不用的那套旧楼房赔给我就好。”
“那怎么能行呢?既然是赔偿给你的房子,肯定得让你满意才好。”
“什么样的房子都行,我不挑剔。”
虽然有肖遥做后台,但裘峰的心中对于柳泽刚和这位第一次见面的袁振,还是有着深深的畏惧,他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是很有胆量了。
虽然肖遥已经说明了两个人的亲戚关系,但他并不觉得这样的亲戚关系有多么亲近,而且他对肖遥也没有什么印象,对于肖遥给予他的支持和维护,他肯定是有点心虚的。
就算他现在答应了对方的赔偿,也不敢就真的这么心安理得的在心里归为自己所有,他觉得这些赔偿应该是属于肖遥的,如果没有肖遥给他做后盾,他别说得到什么赔偿了,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反而还要给对方赔礼道歉。
现在肖遥给他出了气,又从对方那里给他要来了赔偿,事后他肯定要把这些赔偿送给肖遥才对。但凡肖遥有一点想要收下的意思,他都得这么做,除非肖遥坚决不要,他才会心安理得的收下来。
赵博文也是个人精,挺会看人眼色,他看到肖遥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赶紧插话道:“不知道裘哥喜不喜欢这附近的房子?我这座会所前面的那个小区有一个新楼盘正在开售,那个楼盘我也有股份,现在还有186平和236平两种面积的户型没有售罄,如果裘哥满意这个位置,可以从这两个户型当中挑上一套。”
“你说的应该是东苑枫园吧?好像这个小区的起售价是72,000一平,选这里是不是太贵了一点?”裘峰的女朋友家就在这附近住,他对这一块儿的房价一直都比较关心,恰好知道这个东苑枫园的价格。
“对对对,就是东苑枫园,既然你知道,那就最好不过了,你看这里的房子行吗?价格你不用关心,毕竟我也是股东之一,可以用内部价购买,肯定花不了多少钱。”赵博文连声说道。
裘峰再次把目光投到肖遥的身上,明显是想要征求他的意见。
肖遥看到裘峰显然一副很意动的样子,也就说道:“那就选这里吧,就这么定下了。”
既然肖遥已经答应了,裘峰当然要听他的,“东苑枫园不错,我很喜欢。”
肖遥抬起手腕来看了看表,对楚汉贤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今天就不和你多聊了,明天上午我可能要去表哥家里拜访一下,你下午要是有时间的话,咱们可以明天下午见个面。”
“今天你佳人有约,我就不打扰你了,我明天下午没什么事,那咱们就明天下午见。”楚汉贤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和楚汉贤打完招呼,肖遥又对裘峰说道:“咱俩交换一下信息,不知道我表姑明天上午在不在家?如果方便的话,我准备去你们家里拜访一下。”
“方便,当然方便。那咱们就说好了,明天上午我们全家都在家里等你。”裘峰现在有很多话想要和肖遥倾诉,可惜场合不对,也只能把这些话留到明天再说。
两个人交换完联系方式,肖遥和大家打了个招呼,便带上方素惜离开了。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米晶晶这个寿星也早已经没有了继续玩下去的心情,大家也就各自散去了。
今天的事情对于在场的吃瓜群众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一次无足轻重的小冲突,但对于柳泽刚和裘峰这两位当事人来说,却是一次足以改变人生命运的重大事件。
柳泽刚被袁振压回家里耳提面命就不提了,毕竟他已经获得了肖遥的谅解,虽然今天挺丢人的,但能有这样的结果就已经很知足了,他心里并没有怨气。
裘峰回到家里的时候却是患得患失,千万种思绪在脑海中盘旋,没有一刻安宁。
和明天即将得到一套房子比起来,他今天被柳泽刚打的那一巴掌就不算什么了。他已经是被社会毒打过的人了,这样的羞辱早已经习以为常,和尊严比起来,他现在更关心的是现实问题。
虽然说那一套房子名义上是给他的赔偿,但在确定肖遥的心意之前,他并不敢真的认为,以后这栋房子就是属于他的。
但他又觉得肖遥应该看不上这一套房子,就算他推让,肖遥也大概率不会接受。
他现在还没有和肖遥面谈,也就无法确认这一点,在结果确定下来之前,他肯定一直都在患得患失,心情平静不下来。
裘峰把门打开,刘小丽听到声音,走到客厅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出了点事。”
“出什么事了,不要紧吧?我早就说不让你去酒吧那种乌七八糟的场合工作,你非说那里工资高,你要是再出点什么事儿,咱们家这日子可真就没法儿过了。”刘小丽对于儿子去酒吧工作是有怨言的,一直都很明确的反对。
裘国富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给儿子打圆场道:“孩子这不是没事儿吗?你就别唠叨他了,他身上的压力已经挺大了。”
“爸、妈,你们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啊?”裘峰不想接着挨训,赶紧岔开话题。
“我今天又接了一家空壳公司的兼职会计,这不正加班做账呢。你爸非说他不困,我也管不了他,想陪着就陪着吧。”
说到这里,刘小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今天能多接到一份兼职会计的工作,她挺开心的。多了这一份工作,她每个月又能多挣到2000块钱,而且还挺轻松,花不了她多少功夫。她每个月最多也就加五六个晚上的班,就能把这份工作做好。
“妈,你怎么又接兼职了?你每天的正常工作就已经够忙了,而且已经有了一份兼职,再接一份兼职的话,那也太辛苦了。万一把你累出一个好歹来,那才真的是咱们家的大事。”裘峰心中的患得患失顿时消失不见,完全被担忧和愧疚充满。。
“你这不是傻吗?我这是脑力劳动,又不是体力劳动,难道多加会儿班还能把脑子累坏了不成?而且我这两份兼职多难得呀,都是空壳公司的账目,晚上加会儿班就能做完,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难道我还能往外推呀?”刘小丽不以为然,他挺为自己骄傲的,也没觉得自己有多累。
裘国富也说道:“儿子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妈累着的。我这两天也正跟着你妈学做账呢,复杂的我肯定学不会,但这空壳公司的账目确实挺好做的,我现在也就打个下手,过上几个月,我差不多也可以接手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