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李鴻天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李鴻天-第一百五十章   一個不留【求月票】看書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死寂!
血腥的味道,无比的刺鼻,弥漫在从二楼踏足而下的每一位大道宗天才弟子的口鼻之间,让他们忍不住欲要作呕。
看着曾经的同门,身首分离,或是心脏被洞穿,惨死当场。
安梵眼眸通红,有怒,有悲。
他没有想到,情况居然会变成这样,方浪明明是被他们围堵在了千翡阁中,可是,方浪在破关的第一时间,没有选择逃跑,居然反杀入了酒楼,将布置在酒楼一层中的大道宗弟子全部都给杀的干干净净!
“初入四品剑意境,为何能有这般战力?”
“好狠!此子好狠啊!”
“方浪!你该死!大道宗不会饶了你的!”
……
楼梯口,大道宗的弟子们皆是呆若木鸡。
这样的结果,他们根本预料不到!
而方浪的凶残,亦是大大超出他们的预期!
本是被瓮中捉鳖的鳖,结果竟是一头张着獠牙的狰狞凶鳄!
摧枯拉朽般的击杀了诸多大道宗的弟子。
安梵心头俱震,更多的是不可置信,可再怎么不可置信,眼前的画面皆是让他明白,不能退了!
必须拿下方浪!
安梵看向了身边的一位抱着铁剑,戴着斗笠的江湖客。
这是他花重金招募来的江湖客,一位四品境的剑客。
此时此刻,周围抱着铁剑的江湖客,倒是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虽然一层之中,尸山血海,死了不少江湖客,和大道宗的弟子。
可是,对常年混迹江湖的这位剑客而言,这就是正常的江湖仇杀。
一些涉及灭满门的江湖仇杀,比这画面更具冲击力。
“替我拦住方浪。”
安梵看向这位剑客,郑重无比道。
这位江湖中顶级的江湖客,安梵还是比较相信的。
而此人,默不作声,身躯瞬间如弹簧般的弹出,手中的铁剑骤然出鞘。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一百五十章   一個不留【求月票】
在此人出手的瞬间,安梵以及他周身的一位位大道宗弟子纷纷开始结阵。
安梵的结阵速度极快,瞬间,周身五个术阵成型,每一个术阵中都蕴含着极其可怖的杀伐威能!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ptt-第一百五十章   一個不留【求月票】相伴
方浪和煦的笑容逐渐收敛,眸光看着安梵。
安梵的实力很强,是大道宗下四品诸多弟子中,最强的一位。
方浪不敢大意。
至于那位戴着斗笠,被安梵花费重金雇佣的江湖客越过楼道,抽出铁剑冲杀向方浪的时候,方浪眼眸才是微微转移,落在了这位江湖客的身上。
剑修,这位江湖客也是剑修。
不过,无门无派,属于浪迹江湖的剑修。
对于方浪这种出自名门正派的正统剑修,这位浪迹江湖的剑客,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服。
随后,铁剑出鞘,交融了剑意的剑气,吞吐数尺!
剑出如风雪!
这便是这位剑客的剑意!
凄厉的剑吟响彻,无数的剑光,刹那间宣泄而出,密布四周,仿佛要将方浪周身的空气都给斩尽似的!
精品言情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李鴻天-第一百五十章   一個不留【求月票】閲讀
而方浪扫了这位四品剑意境的剑客一眼,面色古井无波。
一步踏出,身形顿时拉扯出道道残影,尽管战斗了这么久,但是方浪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疲惫,这就是双倍持久卡所带来的效果了。
方浪看到了这位剑客眼中的愤世嫉俗,两人身形贴近,方浪扫出黑曜剑,剑与剑碰撞,脆响之声激荡在酒楼的每一个角落。
方浪灵虚剑步爆发,瞬间拉扯道道虚影,加速爆发的力量,使得方浪挥出的一剑,势大力沉,再加上时间剑意自丹田之中迸发,蕴含于黑曜剑内,这位剑客只感觉他的剑,似是陷入了泥沼中似的,动作慢缓了许多。
可方浪的动作却是丝毫不受阻,而且速度愈发的加快!
火熱都市小说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一百五十章   一個不留【求月票】分享
一剑递出,一朵剑气莲花瞬间绽放,这位江湖客便亲眼见到自己握剑的一臂被剑气给绞碎!
连同那把陪伴他成长的铁剑一起被绞成粉碎,无影无踪!
剑莲之中,有锵锵剑吟之声响彻不绝。
酒楼之间,骤然有剑气席卷形成的风浪吹拂,这位剑客一阵茫然。
他竟是……连一招都接不下吗?!
这便是剑蜀宗的剑修,与他的差距么?!
这位剑客的斗笠瞬间炸开,露出的面容之上,眼眸一突。
随后,胸前便被剑气莲花给绞的血肉模糊,身形倒飞而出,浑身的经脉破碎,浑身毛孔中喷洒出无数的鲜血,形成了浓厚的血雾!
一剑而已!
同样是四品境的江湖剑客,便落败了!
安梵花费重金雇佣的江湖客,就败了,而败的代价,是死亡。
安梵看着倒在他身下的剑客尸体,心头惊骇,可是面容上却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他术阵凝聚完成了!
“风雷杀阵!”
安梵的身躯漂浮而起,脚下生起一个术阵,这术阵之中,无数的雷弧在窜动着!
屈指一弹,一道雷弧顿时炸裂而出,似是云后打出的一记惊雷,蕴含着磅礴的法力,朝着方浪砸来!
方浪眼眸一凝,安梵的实力,让他颇为忌惮。
他没有硬拼,在三倍移速卡的增幅下,拉扯出残影,躲开了这一击。
雷光爆闪!
地面瞬间炸开巨大的坑洞,雷弧在其中跳动不断。
安梵凝聚出他最为擅长的风雷杀阵,这当初他在资源战的擂台上不曾凝聚而出的术阵,于今日成功凝聚成功。
“当初在资源战上,你不曾感受到的恐惧……今日让你好好感受一下!”
“大道宗死去的弟子性命,要你……血债血偿!”
安梵悬浮在风雷杀阵中,宛若化作了一尊雷神似的。
他猛地抬起手,四品九段法域境的灵念宣泄而出,影响着周围数丈范围的区域。
方浪握着黑曜剑,徐徐吐出一口气。
“杀人者……”
淡淡的话语声轻响。
随后,方浪的身形俯冲而出。
不过,方浪的目标并不是安梵。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笔趣-第一百五十章   一個不留【求月票】
取出了空间戒指中的飞剑,这些飞剑都早已经塞好了灵晶,激活飞剑之后,飞剑顿时飙射而出,躁动不安的朝着一位大道宗的弟子飞驰而去。
雷弧在方浪身后追着攻击,可是在三倍移速下,方浪的速度太快了!
在酒楼建筑的掩护之下,方浪一阵躲避,纷纷躲开了攻击。
安梵如雷神般掌控着术法攻伐不断的砸落,却是被方浪飞速躲开,攻击再强大,打不到方浪也是白瞎!
蓦地!
安梵微微色变,看向凑在楼梯口的大道宗的弟子们。
却见,方浪又再度甩出一柄又一柄激活的飞剑。
十几柄激活的飞剑,术阵被篡改之后,这些飞剑暴躁不安,同时撞击在了楼梯口,那些正在凝聚强大杀伐术阵的弟子们,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
楼梯口瞬间炸开,四分五裂,火光冲霄。
而方浪趁此机会,逼近了爆炸的区域,安梵欲要砸落下雷霆,可是动作一滞,若是砸下雷霆,怕是会连同门一起包含其中。
被爆炸所笼罩的大道宗的四品天才弟子们,他们的实力其实并不弱,可是被方浪十七柄飞剑给轰炸,一时间有些脑袋晕眩,甚至来不及布阵。
术修的肉身是脆弱的,被方浪近身后,足以可以预见他们的下场!
方浪没有丝毫的留手,一个安梵凝聚完成可怕杀阵,所带来的恐怖威胁就如此强大,若是这些大道宗的天才术修们,皆是完成术阵凝聚,对这着方浪狂轰乱炸,方浪也会受不了。
虽然说,风雷杀阵并不是每一位弟子都能掌握的。
但是,方浪不在乎。
他就是要杀怕这些大道宗的弟子!
噗嗤!
一位位尚且处于晕眩中的大道宗弟子,只感觉一阵寒意遍布身体。
方浪冲入了人群中,手握双剑,身形灵活无比,每一次挥剑,都会带起一颗头颅。
楼梯口前汇聚的一群大道宗弟子,在晕眩状态下,完全如待宰的羔羊!
尽管其中不少天才弟子在修为上,比起方浪高很多!
但是,术修的弊端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缺少贴身保护的术修,遇到同阶的术修,那就唯有被屠杀的份!
哪怕是安梵也清楚,若是他身处其中被方浪轰炸陷入晕眩,下场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安梵目眦欲裂,亲眼见得方浪双剑舞动之间,夺走一位位大道宗弟子的性命!
这些……可都是四品境的天才弟子啊!
可是,此时此刻,却是被方浪无情收割着!
“你这个妖魔!”
安梵咆哮着,嘴唇都在颤抖。
此时此刻的方浪,在他眼中,真的犹如一个冷血无情的妖魔!
而当一剑削飞一位与安梵交好的大道宗的天才女术修的头颅的时候,方浪低沉的声音才是缓慢的响彻而起。
“人恒杀之。”
正是接着之前未曾说完的那句话。
杀人者,人恒杀之。
一个不留。
方浪喘着粗气,哪怕有双倍持久卡加持,方浪亦是感觉到体力和力量的飞速的流逝。
他的白衣染成了血衣,双剑斜握,剑尖淌血。
酒楼中,一片死寂。
哀嚎声没有了,只剩下了遍地尸体,一些江湖客早已经逃窜出了酒楼。
酒楼之内空荡荡,还站着的就剩下方浪和安梵。
安梵悬浮在空中,发丝倒灌,红了眼,眼眸中宛若要流淌出血泪一般。
他怒吼着。
毫无顾忌的砸下风雷术阵中的雷霆!
同伴都死了,他还顾忌个屁!
毁灭吧!
无数的雷霆砸下,九段四品术修的怒火,瞬间宣泄而下,酒楼的一层,一瞬间化作了雷电的海洋,无数的尸体被炸飞。
而方浪也是于雷海中不断的穿行着,不过,面对安梵这种地毯式的清扫,方浪只能朝着酒楼之外逃窜而去。
不过,刚逃出酒楼,浑身染血的方浪将剩余的飞剑全部取出,激活之后,一剑一剑,不断的朝着安梵飙射撞击而去!
犹如飙射而出的一颗颗导弹似的!
飞剑炸开!
方浪轰炸着酒楼中的安梵!
安梵悬浮在风雷术阵中,亦是被炸的有些晕眩!
而方浪用尽浑身的力气,砸出灵锥,随后,身形拉扯出不断消弭的残影。
变异饲剑术!
方浪身上的气机在不断的跌落,最后,跌至几乎消弭!
一跃而起,一剑递出。
刚刚从眩晕状态回过神来的安梵,毛骨悚然,汗毛炸裂!
风雷杀阵,雷主杀,风主防御!
他调动了狂风,形成强大的风墙挡在身前!
然而,风墙依旧是被撕裂开来。
方浪踏足四品剑意境,再度施展出来的饲剑术,虽然比不得温庭十年饲一剑。
但是,威力亦是强大的可怕!
故而,变异饲剑术所裹挟的力量,毫无悬念的凿穿了风墙,漫入了安梵的身体中!
巨大的力量的,带动着安梵的身躯,横飞而出,撞碎了酒楼的墙壁,冲入了临江城的长街。
在长街之上,所有大道宗弟子震骇和不可置信的目光中。
将安梵钉在长街地面!
整个临江城都陷入了死寂中,千翡阁中的吴阁主和中年管事亦是震骇的说不出话来。
城外,拦阻着剑蜀宗强者,不让他们入城的大道宗强者,灵念亦是扫荡而至,见着这个画面,震骇万分,想要杀入城内救下安梵,可是……临江城被他们所布置的术阵给罩住了,进不去。
顿时只能对着城内发出震怒之声。
“住手!”
而倒在地上的安梵,亦是满脸的茫然。
变异饲剑术的力量,疯狂的破坏着他的经脉,让他连法力都无法凝聚,他的生机似乎不断的被方浪的剑所吞噬似的。
他茫然的看着方浪。
而方浪只是摇摇晃晃的爬起来。
听着城外的吼声,就着安梵茫然的眼神。
抽出了扎在安梵体内的黑曜剑,抵在了安梵的脖颈处。
噗!
灿烂的阳光照耀下。
安梵只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他闭上眼。
却再也没有机会睁开。
PS:二更,近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


引人入胜的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方浪從來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相伴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赵桢士伫立于云气四起的术阵之中,盯着那从天而降的马车。
他不捉拿方浪,那是因为方浪是太华剑仙的弟子,莲回剑还扎在大道陵内,方浪此次前来,是来拔剑的,他若是伤了方浪,恐会引起莲回剑的反应。
但是,除了方浪,其他人欲要如此嚣张入大道宗,那可就得付出个代价!
四位长老腾空而起,恐怖的气息,仿佛让整个山巅都悍然色变,云气翻涌,山河变色!
这是四位极其强大的修士。
术修上四品境,五品人咒,六品地咒,七品天咒,八品禁咒……
这四位大道宗的长老,都是七品天咒境的存在,而且此刻施展的,亦是大道宗极其强大的五行术阵!
这五行术阵可不是安梵那种掌握了皮毛的术阵能比拟的。
术阵一出,有异象呈现,仿佛毁天灭地!
此时此刻,所有准备奔涌向大道陵方向的弟子们,纷纷止住了步伐,方浪亦是面色变化抬起头。
对于铁匠铺那位老前辈,方浪亦是不清楚对方的实力有多强。
但是,能够得到朝小剑的推崇,想来实力应该不弱。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马车落下,四位长老悬浮在马车的四周,四个术阵,仿佛封困东西南北四方,欲要将马车给倾轧爆碎。
而马车上,五品武夫境界的赵无极,浑身气血沸腾,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压迫,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似的!
赵桢士负着手,道袍纷飞,盯着虚空。
看着几乎要被碾碎的马车,却是听得一阵大笑。
“哈哈哈……”
“赵龙士不在大道宗,你赵桢士倒是霸气的很啊?”
“老夫打铁多年,不曾出过手,这天下,都忘了老夫的凶名了?”
“当年太华一人独压大道宗,那今日……我黄芝鹤亦来体味下那种风骚。”
话语落下。
却见马车的帘布掀开,露出了一张如黄连老根般布满褶皱的面孔,面孔淡笑,徐徐往前伸出手。
霎时!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方浪從來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分享
那只手上,出现了一只铁锤!
布满斑驳剑痕的铁锤!
方浪仰头眺望,眼眸中精亮万分。
却见,一铁锤之上,竟是爆发出无边无尽的剑意!
老人端坐于马车中,一手抓铁锤,抡动而起,那铁锤竟是如剑芒般锋锐!
那幻化着巨龙盘踞山岳异象的术阵,瞬间遭一锤子砸中,无形的气浪成涟漪状四散开来,掀起狂风!
像是被一柄神锋自上而下贯穿似的!
那位大道宗的长老瞬间面色煞白,喷薄出一大口的鲜血,整个人如遭雷击,砸落回了广场之上,身下青砖呈绽放的花朵般破裂凹陷。
而老人屈指轻弹,那厚重的剑意,携起重锤再次砸出。
四个术阵,四锤砸爆!
四位大道宗的长老,纷纷砸落在广场之上。
赵无极身上的压力一松,驱使着马车,安静的落在了广场上。
铁锤消失,马车帘布垂下,一切都恢复到了原来平静的模样。
四周四位长老却是神色变化莫名,眼底深处有恐惧在流淌,在看到那布满斑驳剑痕的铁锤的时候,他们就清楚出手的是谁了。
赵桢士自云海术阵中盯着马车。
“一锤剑仙,黄芝鹤。”
“没有想到,朝小剑居然把你这老鬼给请出山了。”
“可你多年前不是被轩辕太华所败,你为何要帮轩辕太华?”
赵桢士道。
他知道,黄芝鹤留手了,否则四位七品天咒境的长老,怕是会被黄芝鹤一锤杀一个。
一锤剑仙的凶名,可不是浪得虚名。
此人原本用的是重剑,用剑如甩锤,一手锤剑,砸尽天下高手。
至今,这老东西都还在兵部的悬赏通缉榜上挂着呢。
不过,实际上,也只是个挂名罢了,此人毕竟不是什么作奸犯科之辈,但是,因为此人,与前朝余孽有关系,故而被通缉。
当然,朝廷也没有太当一回事,能不能抓到,都随缘。
一位九品高手,要抓他,所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太大了,而且黄芝鹤一直都呈隐退状,所以,基本上都放任不管。
一只枯瘦的手从马车内探出,掀开了帘布。
倪雯搀扶着老人自马车中走下。
赵无极安静立于身侧。
老人黄芝鹤扫了立于云海术阵中的赵桢士一眼,道:“老年人的喜欢,你懂个屁。”
赵桢士:“……”
扫了一眼只是被破了阵法,心神重创的四位长老,赵桢士便明白,黄老鬼现在还不想撕破脸皮。
“赵桢士,老夫想看一看方小子和你们大道宗弟子登千阶云梯的比试,可否?”
“你别拒绝,老人家受不得刺激,一旦被拒绝了,老夫怕忍不住一锤子砸了你这山门!”
“赵龙士不在,你个小赵,可未必压的住老夫。”
老人在倪雯的搀扶下,以弱不禁风的模样,说着极度凶残的话。
赵桢士盯着黄老鬼,许久,拂袖冷哼:“爱看便看,不过,大道陵你不得入,否则……今日便留下你个老鬼又何妨!”
精彩都市异能 綁定天才就變強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方浪從來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展示
“你个小赵,相当嚣张,罢了,老夫只是个弱不禁风的老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只是想看看戏罢了。”
“只是想看小方把太华的剑拔出来罢了。”
黄芝鹤笑着说道。
赵桢士捋着胡须:“那便等这小子在千阶云梯中压过我大道宗诸多弟子再说吧。”
“若是连入大道陵的资格都夺不得,那哪怕太华剑仙亲自,也说不得什么。”
远处。
方浪见到老人一锤镇压四位强大的大道宗长老,亦是松了一口气。
尽管方浪用扫描,知晓了这位前辈实力绝对不弱。
但是,毕竟对抗的是大唐第一宗,大道宗啊。
尽管有太华剑仙的威慑在前,可是,大道宗若是真的撕破脸一战,也是够呛。
既然倪雯和黄前辈无恙,方浪便跟随着大道宗的弟子洪流,朝着古色古香的石径前行。
安梵和李元真不由飘然出现在了方浪的身边。
“没有想到,这么快,你我便又再度见面了。”
安梵看着方浪,笑着说道。
在资源战上,方浪一系列的设计,硬是把他给捅伤,安梵也是不曾预料到。
李元真盯着方浪,神色莫名的复杂。
他被方浪给打出了心理阴影。
“不过,你的到来,让大道陵提前开启,我们倒是要感谢你,不过千阶云梯一争,你定然是没有希望的。”
安梵如沐春风的和方浪笑着聊天。
两人一边聊,一边来到了大道宗的圣地,大道陵脚下。
举目眺望,可以看到一座隐藏在云层之间的山峰,那山峰瑰丽无比,被无尽的霞光所笼罩,散发着独特的意蕴。
山脚之下,有一巨大的牌坊门户,牌坊之上,写着“大道陵”三字。
越过那牌坊门户,便可看到长达千米的青色石阶于袅袅云气中若隐若现,平铺直入那云层中的山峰。
密密麻麻的穿着湛蓝色道袍的大道宗弟子于牌坊前的空地汇聚,人头攒动,热火朝天。
对于大道宗的弟子而言,每一次的大道陵开启,都是一场盛会。
因为下四品境的大道宗弟子,唯有等待大道陵开启,哪怕是安梵这样半步入五品的天才,亦是如此。
赵桢士徒步而来。
远处,倪雯搀扶着黄芝鹤,亦是停驻在远处,安静眺望。
一位位大道宗的长老亦是出现,盯着隐藏在云雾下的阶梯,以及大道陵的山峰。
赵桢士抬起手招来了十几位弟子,安梵亦在其中。
这十几位弟子,都是大道宗四品九段法域境的弟子,修为都与安梵相同。
赵桢士眼眸深邃,带着几许期待:“你们应该清楚此次大道陵开启的缘由吧?”
“方浪此子不过三品,你们皆是在宗内修行多年,此次登梯,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前十名额。”
“与方浪比起来,你们应该是有优势的!”
“此次登陵,方浪一人敌半个大道宗,若是败了,便罢,若是他赢了,你们可就全都成了笑话!”
一位位大道宗的弟子皆是笑了起来。
他们都是四品境巅峰,如何会输给方浪?
“去吧!给我碾压了此子!”
赵桢士严肃道。
众弟子没有在嬉皮笑脸,皆是拱手作揖。
牌坊门户之下的空地,大道宗二品,三品,还有四品的弟子纷纷立足,皆是摩拳擦掌,等待攀登。
方浪一席白衣背负剑匣,在其中显得有几分夺目与另类。
安梵来到方浪身边,深深地看着方浪,他的脸上,没有了笑意。
“在资源战中,你依靠计谋赢了我,但是,此次登陵,我会让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
“三品……终究只是三品。”
远处。
赵桢士手捏一枚符箓,猛地抛起,符箓炸裂,瞬间,袅袅云雾似是帘布般被掀开。
“开山,登陵!”
话语落下。
安梵收回了注视方浪的目光,蓝衣道袍飞扬,一步踏出,踏足在那长千米的青色石梯之上。
大道宗千名弟子,皆是同时迈步。
仿若水天相接的一线江潮,翻起的惊天巨浪!
而方浪则是在这一线蓝中的,一抹白。
李元真扭头,隔着数十位弟子的身位,盯着方浪。
一次次的失败,让他饱受打击,但是,这一次登云梯入陵,考验的乃是对术阵的理解,这是他李元真最为擅长的,他不会再败给方浪!
方浪只是个剑修,他懂个屁的术阵!
李元真中心中难得涌现出一抹与之一较高下的勇气,随后,迈步登梯。
……
……
“系统,开启五羁绊状态!”
“叮,羁绊状态已切换成功,祝您修行愉快!”
方浪切换了羁绊状态,背负着手,白衣猎猎,踏足第一阶云梯,霎时,只感觉有术阵被触发。
青色石阶上布满了青苔,落尽了灰尘,若是仔细看,可以看到密厚的青苔下,那宛若缝隙般的线条,这些线条交织,形成了深奥的术阵。
眼前画面变换,一个复杂的术阵于他识海中交织成型,术阵的纹路复杂而多变,方浪需要找到术阵中的错漏,方可登梯。
方浪灵念扩散而出,笼罩住了术阵,他虽然对术阵了解不多,但是,方浪毕竟灵念不弱。
很快,他用灵念排查之下,找到了术阵中的漏洞。
抬起手,以灵念为笔,在术阵之上落下一笔。
轰!
术阵消弭,一缕微不可查的灵念卷入方浪的识海之内,让灵念更加的牢固。
登云梯本就一场机缘,有极大的好处。
方浪心头一喜,眼前第二块青色石梯浮现而出。
而方浪踏足第二梯,举目眺望,却是微微色变,却见第二梯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站着至少不下五百位弟子。
再往上,第三梯,乃至第四梯上,都已经有弟子安静的站立着。
方浪看到了安梵,却见安梵气定神闲,伫立在第四梯,在他身边还有几位大道宗四品境的弟子。
而安梵之下,第三梯上,李元真微微蹙眉,正在尝试破解术阵。
这还怎么玩?!
方浪虽然术修境界不弱,但是对于术阵的研究并不多。
哪怕开启了羁绊状态,解题速度比寻常弟子稍好,但是和真正的天才比起来,可就吃力太多了。
远处。
赵桢士捋须,周围几位大道宗的长老,看着才踏足第二梯的方浪,不由的露出了开怀的笑容。
方浪此子,嚣张过头了吧。
真以为千阶云梯那么好登?
也敢与大道宗专门研究术阵的天才弟子们争锋。
虽然方浪辅修术道,但是方浪真正主修的还是剑道,区区一介剑修,懂什么术阵!
就方浪这解术阵速度,还妄图登前十,简直是痴心妄想。
赵桢士吐出一口气,心中也是笑自己太重视了,居然还担心方浪能染指前十。
尽管方浪的速度比起寻常弟子稍快些,但按这速度下去,方浪能前百都是运气不错了。
而另一边。
看着方浪的速度,赵无极一巴掌糊脸上,仿佛不忍直视,看不下去。
倪雯抿着嘴,攥紧拳头。
黄老则是摇了摇头:“赵桢士可真是老狐狸,能兵不血刃的逼退方浪,不让他拔剑,倒是合了大道宗的心意。”
方浪毕竟是剑修,登千阶云梯,破解术阵,倒是为难他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染着青苔的石径之上。
方浪驻足破解,他的周身仿佛有五道虚影浮现,找寻着术阵中的漏洞。
术阵破解,第八十二梯,一缕灵念再被他吸收,方浪感觉自己的灵念又增强了许多。
而方浪眺望,安梵已经登临一百五十梯,李元真也达到了一百梯……
差距越来越大了!
方浪也明白这样下去不行,他的破题速度还可以,但是和大道宗弟子相比,只算处于中上游。
前十肯定没戏!
“怎么办?!”
方浪蹙眉。
看来,得加倍努力了!
他一个人破阵实在是太慢,既然如此……
“系统,使用双修卡!”
“双修对象……倪雯!”
方浪道。
“叮,双修卡已使用。”
“祝您修行愉快!”
嗡嗡嗡……
随着双修卡的使用,方浪的身侧,隐隐约约间,似乎凝聚出了一道模糊的身影,那身影与倪雯类似。
当然,周围人都看不见,唯有方浪能看到。
方浪对于术阵研究不多,但是小雯子可不一样,在剑蜀宗中,为了研究术剑之道,可是研读了不少术阵,而且,倪雯还有血脉天赋灵瞳,破阵速度更快!
我方浪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冲刺吧,少女!
PS:周一,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ptt-第九十六章   兇人出世【第三更!萬字更新求月票!】看書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天地飘小雪。
深院宫墙,一株株披着小雪的枝丫,安静的垂落压在宫墙的黑瓦之上。
院内小筑,长廊曲折,流觞曲水间,漫天雪絮纷飞,倒是颇有几分诗情画意。
三皇子李连城安静的行走在庭院长廊间,赏着深秋的第一场漫天飞雪,他很懒散,赤着脚,穿着睡时的白衫,哪怕在深秋之际,亦是未曾系绳,任由睡衣不蔽体。
“这种放荡不羁的模样,学的是年轻时候的父皇,那时候吾还小,父皇便是这般放荡不羁,处理朝间事物,天下间的一切都尽在父皇的股掌之间尽数掌握。”
李连城伫立在池塘畔,看着池水中的游鱼,脸上带着几分恍惚间的追忆。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见不到了父皇,那个无敌于天下的父皇似乎从人人敬仰,隐匿到了幕后,世人都见不得他的面容。
他仿佛缥缈超脱于世间,只留给世人一个遐想的身形。
那个伟岸无比的男人,将铁律推到了世人面前,用皇子皇女的皇族鲜血来浇筑这无上的铁律,延续着笼罩大唐天下,威慑无数修行人的铁律的威严。
李连城爬起来,名贵丝绸编织的睡衣迎着深秋第一场雪的微风而起伏着。
曾经那般耀眼,那般伟岸的人,选择隐匿到背后,将规则推到明面上来……
他猜测过无数个可能,最终只总结出了两个。
一个可能,是那个伟岸的人,已经超越了天地的界限,无惧天地之间的一切,哪怕有再多的变数,再多的可能,都能于翻掌之时,尽数磨灭。
而第二个可能……那个伟岸的男人。
不再伟岸。
……
……
朱雀门前。
一柄又一柄飞剑悬浮,这是裹挟着奏章的飞剑,从大唐各处边塞,各处镇守的妖阙中来,许多奏章中更是蕴含着精血,精血化作了意志虚影,宛若真人降临。
天地的雪,似乎倏地就变得浓厚了起来。
天地阴沉而压抑,那充斥着厚雪的黑云,不断的下压,下压,黑云压城城欲摧!
白玉广场之上,一位位民众有些毛骨悚然,不少江湖客更是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臣等,求见圣皇!”
话语声炸裂在白玉广场的内外,萦绕不休,似是激荡上了九天。
各大宗门的宗主疑惑望来,眸光顿时变得意味深长。
朝小剑抱着剑,眉头微蹙,凝重无比:“阿思荦山,哥舒太行,宋仙芝……”
“这都是大唐天下镇守边塞和边塞妖阙的那些异族大将,他们为何出现于此?”
这些都是大唐天下出了名的强大修行人,哪怕是朝小剑都不得不重视的那种。
千翡阁宗主苏云雨环抱着胸膛,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手肘:“以精血携奏折而来,这是弹劾的节奏。”
“弹劾谁?”
朝小剑白发白眉,嘴角一抽,扭头看向了深邃而巍峨的太极宫。
不会吧?
这小子……刚成状元,就搞事情?
崔院长和温庭站在一起。
温庭抱剑,满是凝重和疑惑:“这是逼宫?”
崔院长轻捋胡须,摇了摇头:“不,是试探。”
白玉广场一隅。
披着红氅的王妃裴氏眼眸一缩,看着朱雀门前跪下的一道道异族大将虚影,震撼莫名。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裴寥则是抱着皮质长刀,酷酷无比的吐出两个字。
“大事。”
“不过,问题不大。”
王妃裴氏顿时恼极,你说了跟没说有区别?
……
……
“圣皇陛下,微臣阿思荦山,坐镇北疆二十年,镇压罪血异族,屠杀妖阙冲境妖魔数十万,为大唐保北疆太平,忠心耿耿,为大唐立下赫赫功劳,绝无二心,科考状元方浪之言论,辱臣清白,请陛下替微臣做主!”
“陛下,微臣宋仙芝,镇守西域十载,日日夜夜以唐人自居,无功劳亦有苦劳,听闻新晋状元之言论,一时悲愤交加,请陛下主持公道!”
“微臣哥舒太行……”
朱雀门前,声音浩浩荡荡,宛若字字泣血,掷地有声。
震的白玉广场前的所有人,面色泛白,难以言语,谁能想到这些异族大将万里飞奏折,目的居然是弹劾新晋状元方浪!
只因方浪在科考策论中的一席言论。
太极宫中。
鸦雀无声。
哪怕是刚骂出口的李浦一亦是话语僵在了喉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瞪着眼,气喘吁吁,听着从朱雀门传来的声音,眼眸不由一缩。
急了……
太急了!
李浦一突然恢复了平静。
原本想要呵斥方浪的言论的话语,到了喉头,便皆是缩了回去。
所以,他只是抛出了个“一派胡言”,便重新回到了右相站位,垂手而立,默不作声。
李浦一很清楚三皇子想要什么,可是太急了,尽管有方浪一篇动摇朝野的策问,但是,李浦一有信心压下这股风,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
而三皇子或许是在方浪身上连番的失利,失去了平常心,他有些急了,亦或者说,这些年过的太顺风顺水,有些肆无忌惮。
他想要试探,试探一下那位高高在上的圣皇,是否依然伟岸。
李浦一微不可查的以余光看了一眼高坐在太极殿高位的那道伟岸的身影。
那张脸……太模糊了。
模糊到李浦一都有些忘了圣皇的样子。
李浦一叹了一口气,三皇子性格嚣张,霸道,好掌控,但是……也容易搞出些幺蛾子。
李浦一瞥了眼垂首而立,静若处子的大皇子。
这位大皇子脸上挂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方浪眉毛微调,他刚将自己的理论阐述完,外面就传来弹劾自己的声音。
不仅仅如此。
文武百官中,因为大唐一统天下,诸多纯血异族国臣服为附属国,两百多年来,亦是有异族入朝为官,尽管官居不大。
此刻,这些异族朝臣纷纷出列,“噗通”跪伏在地,哀嚎声,诉苦声此起彼伏。
甚至,众多官员中,还有属于唐人的御史出列,高声称弹劾方浪。
李浦一眸光深邃,这些御史不是三皇子派系的人……
李浦一知道了,原来想要试探的,不仅仅只有三皇子。
方浪伫立着,周围一位位异族朝臣跪伏,还有一些御史的弹劾,让方浪觉得有些无言。
不过,他没有畏缩,亦是没有任何的胆怯。
如今这种情况,让他愈发的确定,若是按照节度使制度发展下去,大唐天下的未来……势必会走向一个动荡的情况。
所以,方浪面对诸多跪伏的异族朝臣,以及口诛笔伐弹劾他的御史。
他自冷冷一笑,依旧站的笔直,犹如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一根翠竹。
姜灵珑面色冷如冰山,但是眼眸中的忧虑之色却是遮不住。
如今的情况对方浪而言,十分不利。
魏胜亦是肃然无比,他怎么都不曾想,科考三鼎甲的面圣仪式,会变成这般。
他想起他来长安前老师给他的叮嘱,嘴角不由泛起苦涩。
老师啊……
方浪给的再多,这情况……他魏胜也扛不住啊。
太极殿中,那道伟岸的人影身旁,高公公面无表情,霜鬓垂落。
他听得从朱雀门传来的诸多异族大将的弹劾之声,眼眸中不由闪过一抹讥讽之色。
高公公心知肚明,这些所谓的异族大将早就想要试探什么。
或许正如方浪所说,这些异族大将,拥兵太久,其心有异。
太极殿内沉静了太久。
久到许多人额头上都滴淌着出汗珠。
一些御史跪伏在地,一动不敢动。
终于,那端坐高位的伟岸声音,缓缓开口,声音充斥着无边的威压,一双眼眸似乎穿过重重虚空,落在方浪的身上。
“方浪,你心可惧?”
“朕可以不予这些弹劾奏折,给你一个收回言论的机会。”
没有理会朱雀门外的弹劾。
没有理会太极殿中跪伏的群臣。
圣皇语气平和,淡如秋水,反而继续询问方浪,询问这位新科状元,会作何回答,是否会改变他的言辞。
在如此多异族大将的飞奏折弹劾,如此多御史的口诛笔伐的情况下。
方浪会有什么反应。
诸多目光皆是扫来,落在的方浪的身上。
方浪其实也知道,他应该是一不小心卷入了一场旋涡,事实上,从他在科考文试中写出那篇策论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身不由己的卷入。
成为可怕旋涡中的一叶浮萍,随时会被倾覆。
而此刻的他,还有选择么?
方浪伫立在太极殿中。
抬起头,直视圣皇。
竟是有几分洒脱,缓缓笑道:“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间。”
声音朗朗传开,不断的传开,激荡出太极殿,回绕在白玉广场,萦绕在朱雀门前。
“陛下,这便是我的答案。”
太极殿中,无数的目光汇聚而来,落在方浪的身上,听得青衣少年掷地有声的话语。
许多人皆是怔住。
吕太玄捋着胡须,笑了笑,迈出一步,拱手,作揖。
“陛下,老臣觉得,状元郎所说甚有道理,节度使制度及重用异族大将之举措,当……三思。”
大殿之中,嘈杂再度恢复。
不少异族朝臣忍不住开口。
与此同时。
朱雀门外跪伏在地的一位异族大将阿思荦山的虚影,豁然起身,抱拳厉喝。
“方浪小儿,侮吾等清白,不当人子,你也敢称清白?!”
“陛下!”
……
然而阿思荦山的话语刚刚响彻。
霎时!
太极殿内,传来了一声雷霆炸响。
“够了!”
天地仿佛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死寂。
精血所化的阿思荦山的虚影,眸光闪烁,站直身躯,盯着那仿佛要风云色变的太极殿。
……
皇城深处。
宫闱长廊。
三皇子仰着头,盯着太极殿的方向,眼眸闪烁着有几分期待的精芒!
然而,很快,他瞳孔一缩。
扭头看向了长安城,武王府方向,骤然目眦欲裂!
“姜无神!”
……
就在各方都等待着圣皇的态度的时候。
蓦地!
长安城,武王府。
“放肆!”
一声低沉如山岳般的厉喝之声,从武王府内炸响。
无形的天地灵气波动滚滚汹涌而开,如浪潮于长安城内席卷,犹如地动山摇。
武王府大开的门户。
一道披头散发的人影迈步踏出,踏足长安青石街,整座长安大街似乎微微动摇。
宛若绝世凶人出世,恍若有血海尸山!
此人迈出一步。
出现在了朱雀大街。
再一步,莅临朱雀门前。
阿思荦山的精血虚影眼眸紧缩,盯着那骤然出现的姜武王。
“姜无神!”
“你在遮掩什么……你在掩……”
阿思荦山精血波动剧烈。
然而,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的人影,伸出一只手,五指猛地一攥。
嘭!
阿思荦山精血所化,战力并不弱的虚影,直接被捏爆。
那滴附着在奏折飞剑上的精血,骤然被可怕的气血蒸发为了黑气,灵念被彻底碾碎!
“太极宫前,圣皇脚下,也容得尔等异族大呼小叫。”
“圣皇容得下尔等,本王眼里却最容不得尔等。”
披头散发的姜武王,淡淡道。
随后,他在朱雀门前,朝着太极殿走去。
行走之后,跪伏于朱雀门前的宋仙芝,哥舒太行等异族大将精血纷纷默不作声的爆碎。
只不过,爆碎之时,他们纷纷盯着姜武王,眼眸中有几许深意,有几许冰冷。
白玉广场鸦雀无声。
一隅之地,王妃裴氏却是捂着嘴,激动的俏脸通红,小腿原地跺脚不断。
“夫君!”
“是夫君呐!”
“好酷!”
就差没蹦跳起来。
裴寥面无表情,酷酷的揉了揉耳朵。
呵,女人。
……
……
披头散发的姜武王一路踏至太极殿,跨过门槛,在所有人呆呆的目光中,在异族朝臣瑟瑟发抖中。
一路行至殿中央。
殿内,鸦雀无声。
姜武王对着高座上的伟岸身影,拱手。
随后斜视了一眼身侧一席青衫的方浪,淡淡道:“诗不错。”
随后扭头,正对圣皇,道:“陛下,臣亦支持状元郎的言论。”
姜灵珑眸光熠熠生辉。
方浪看着这位魁梧的人影。
只觉得……此人好酷好犀利!
PS:本来想在十二点前写完,但是一直修修改改,写到现在,求下月票,求下推荐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