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死神之攪弄風雲


優秀都市异能 死神之攪弄風雲討論-第三百五十七章 知敵又不知閲讀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白色的羽织下摆随卷起的风浪上下翻飞,宏江的背影好似矗立在海中央的孤峰,任凭风撕浪袭击却屹立不倒。
只看背影有那么点小帅,莉露卡不禁低下了头脑海中想到宏江那张脸,如果眼睛再大点再有神点,就真的很帅了……
活下来了,遝泽桐子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这一瞬间他好像全然忘记了所谓的敌友关系,对宏江完全放下了戒心。
乒!刀刃与刀鞘摩擦发出清脆的响声,打断了二人短暂的失神。
而将他们拉回现实的,则是月岛那柔和却略显恐怖的话语:“银城都为你们创造这么好的机会了,你们怎么能用来发愣呢?”
“月岛你这个混蛋在说什么?桐子可是差点被银城那个家伙给杀了!”莉露卡大声斥骂道。
被指责的月岛倒没什么惭愧的表情,反而理所当然地说道:“你,你们不是没事吗?而且……”
“我应对的方式无非三种。”
宏江打断月岛的话,语气平静地接着说道:“一是躲闪,这样就会再次带着桐子移动,桐子也自然没什么危险。”
“二是硬接,情况也就是刚刚那样,同样没什么危险。”
“三也是硬接,不过可能会先拿桐子当挡箭牌,你应该会说银城完全可以及时收手,也可能是莉露卡出手偷袭我,及时救下桐子还能,杀了我?一石二鸟的好计策。”
宏江没说一句,莉露卡的脸色便难看一分。大家不都是同伴吗?这个银城口中代表冷漠的死神当时或许有很多选择,但对我们不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救下同伴吗?
遝泽桐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目光在银城和月岛身上游移,他很清楚所谓的第三条,以这两人的实力恐怕很难做到。
贾姬皱着眉头脸色同样不好看,银城和月岛不算好人,或者说他们这些人都没把自己当做什么正义之辈,但如此轻描淡写的背叛未免让人寒心。
众人这些表现全都落在宏江的眼中,而他不介意再动动手,在这些人心上的小裂口上撒一把盐。
“仁慈和善良是对敌时的大忌,无论这份善良对谁都是如此。所以,从这点上说我应该对你们称赞几句,真是正确的思维。”
话虽如此,可看宏江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称赞,紧接着他话锋一转:“可如此随意得利用同伴的生命,视他们为工具且无半点惭愧之意,真是如恶鬼一样的行径,你的复仇注定是孤独的失败,一场引人发笑的玩闹罢了,银城空吾。”
银城那张脸此时阴沉得可怕,但先出手的却并非是他,更不是他身边的月岛,而是……
雪绪,这个外表最让人放心的孩子,如果细心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表情从始至终就没有过太多波动,对宏江的话更是一副不以为然,颇不认同的样子。
熱門都市异能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三百五十七章 知敵又不知讀書
此刻他更是突然的选择了出手,不是接着银城的攻击偷袭,而是选择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时间点。
难道小鬼以为我现在放松警惕了?右手虚握,掌心浮现出点点晶莹,头也不回地向后一抛:“缚道十九,白扇!”
白色的冰柱一根接一根凭空出现,缓缓张开犹如一扇打开的巨扇挡在宏江身后。
雪绪发出的像素箭头撞在上面打出道道细纹,待到攻击全部落下后,那冰扇轰然粉碎,在它背后则是比寒冰更冷的宏江的目光。
“可怕的是居然有人心甘情愿被利用,或者,更可怕的是……”
雪绪对这样的眼神表现得很淡然,甚至打断了宏江的推测,自己接着说道:“我只是想提醒某些笨蛋,你可是突然闯进来的敌人,面对你当然要有死的觉悟了。”
“这就和游戏一样,少一两个成员总好过GAME OVER,从这点上来说银城没有错。莉露卡、还有你们都给我清醒点,现在可不是玩扮家家酒!”
“你!”
被单独点名的莉露卡自然不爽,可要反驳却又词穷了。雪绪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就像他说的,最先闯进这发难的可是眼前的死神,而对方,也似乎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真不知道该评价你是个听话的孩子,还是个自作聪明的臭小鬼好。”
“这不是拜你们所赐吗?”沉默许久的银城终于说话了,语气不屑地道:“将人视作低贱的牲畜,之后却又谴责我们亮出獠牙,这自以为是的样子这么多年还真是从未变过。”
宏江看得出,先前有些动摇的莉露卡等人,或许内心还有疑惑与不满,但整体还是被银城拉了回去。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三百五十七章 知敵又不知推薦
所谓内部的矛盾有时间内部解决,外敌当前最重要的是团结,而现在这个外敌就是他。
“我们最根深蒂固的劣根性,是对异类的恐惧与排斥。因为恐惧,所以早早立好了墙壁。因为疏远,为先前的恐惧与排斥暗暗庆幸。而这源头究竟在谁身上,倒成了个死循环。”
宏江自说自话,苦笑着摇了摇头,感慨道:“可浮竹却并非这样庸人自扰的人,他要亲眼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心里的滋味想必是不好受的。”
“闭嘴!不用再装出这幅假惺惺的模样,你和那个男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虚伪。”
“不不不。”宏江连忙否定道:“瀞灵廷只有一个浮竹十四郎,我和他可不一样。”
火熱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 起點-第三百五十七章 知敵又不知展示
“而且,你也搞错了一点,我先前那些话并不仅仅在说你和我,你们和我们。”宏江说着突然转过身去,环视在场的其它人:“更是在说你们,你们对彼此何尝不是在恐惧和排斥?”
“先生是又想用言语分化我们吗?还真是执著。”月岛出声提醒其他人,雪绪忍不住笑道:“还是精神攻击吗?你这个boss的手段还真是单一。”
宏江不屑地轻哼一声:“至少超过两千年历史的瀞灵廷,现任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重国更是亲自见证了这段时光。”
“斩术、白打、瞬步、鬼道,以这四个大方向,死神在这蛮长的岁月中不断地磨炼自己。而最终究竟到达了怎样的高度?”
宏江眯着眼扫视过每个人,轻声问道:“这些事,银城空吾可曾告诉过你们?”
没有人回答,宏江那愈显冷漠的声音就再次响起:“只知道敌人是谁,却不知道他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没关系,我现在就让你们看到……”
话音未落,雪绪便眼前一黑,抬头看去正对上宏江那古井无波的双眸。
“先从你开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