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漢家楓竹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起點-429、【邀請】推薦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于是他们一同冲上去,吆喝着,七手八脚扶住绳子,而后小心翼翼地往上拽,同时出言安慰桶里的娃娃。待木桶终于从井中升上来之后,其父母赶紧从旁边冲过来,抹着眼泪抱住。
围观的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这井应该围上个栏杆。
也有年长者凑过来,对方长说道:“公子好武艺,多谢援手,不然这孩子着实危险了。”
旁边娃娃父母也带着孩子过来道谢:“多谢恩人神技,救下了我家娃娃,且去家中坐坐。”
于是便邀请方长和周围乡亲们去家里吃酒。
正好现在是饭时,有这种好事儿,村民们自然不会拒绝,他们纷纷朝这家涌去,口中说着确实应该压压惊。
方长便应了邀请,随他们一齐走进去。
村民们将他让到主座,而后一起看着刚刚从井里救出来的小娃娃。娃娃的母亲生火下厨,蒸炒烹了几道菜肴,接着温了酒,将酒菜一起端上来。顿时席间觥筹交错,村民们各自捉对划拳行酒令不停。
而两个年岁稍长的人,则坐在方长旁边作陪,防止冷落了客人。
席间菜肴倒也简单,却并不简陋。
年关刚过,备下的过年食物还未吃完,所以席间的硬菜,是过年时候紧好还在表皮涂了薄风靡炸好的过油肉,切大薄片码好,放进碗里以地薯铺底,上锅蒸透。还有炸的豆腐肉丸子,豆腐多肉少,但是掺了两个鸡蛋上劲儿,也同样蒸熟,接着在小锅里面用油酱葱蒜熬些酱汁,朝丸子上面上一浇。
余下的,便是些炒鸡蛋、炒蘑菇,和萝卜白菜之类,倒也算得上丰盛。除此之外,则是一大盆酸菜,虽说叫酸菜,但其实一点儿都不酸,反而清脆的很,冬日里很耐储,且十分爽口。
酒虽然是从外面买来的,但应当为周边的私酿,十分浑浊,味道虽烈但微微有些酸。
不过这对村民们来说,也是罕见的好物,于是众人吃酒吃的兴高采烈,谈话聊天兴致很高。当然,他们的话题往往还是以刚刚的事儿起头,然后从给村里的井加栏杆,聊到各种各样的地方去。
方长饮了一口浊酒,问旁边的老者:“村里这个年关过得如何?”
老者美滋滋喝了口酒,额头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了些,听到方长的问题,他笑意盈盈面带希望地回答道:“去年收成挺好,今年过得挺不错,你看柱子家年货剩了这许多,还能拿出来请咱们吃酒。放在我小时候的荒年,哪能有这样子啊。”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当然,也是去年上面收的皇粮少了一点点,收粮食商人给的价格也好。”老者慢条斯理地说道,“放在以往,哪年收成好,粮价就跌了下去。缴粮时候那些官人们,也会想方设法多收一些,最后在手里算算,吃用会充足些,但换钱还是亏得。”
“听说今年上面换了波人,自称是‘义军’,前不久我还看到过兵哩,反正混乱了一阵子,收粮税甚至耽搁到了冬日。虽然镇上和县里收粮的还是那波人,但不知为何收敛了许多,用我听那个读书人说的,是‘吏治清明了一点’。只是不知道这幅样子,又能够延续多久?毕竟人还是那波人,希望明年还能这样。”
说到这里,老者摇头感叹,挟菜不语。
方长暗自想到,义军们的速度着实够快,自己下山前看到他们的兵锋在山下经过,如今已经到了中原北面,如此算来,已经占据了天下大半。天心得自民心,义军们正统性已经在手,只是不知道皇都那边情况如何。
他对老者说道:“改朝换代了,终归会好上几年的,后面如何,就看这新朝运道了。”
老者立刻来请教,这义军是怎么回事儿,来自哪里,为何起兵。
方长将天下间乱象告知,并讲述了下义军们的起兵位置,目前势力,还有他们的旗号。桌上在闲聊的人,都停下交谈仔细听着,但直到他说完,也没有人发表一言半语。
毕竟,对于桌上这些庄稼汉子们来说,万里千里之外的事情,终究是太过遥远了,超出原有的认知。
席毕,方长拒绝了村民们的挽留,继续上路。
这里离着官道不远,之前方长也是在官道上行走时,听到了远处村里的呼救,才过来将那坠井的娃娃救下。沿着官道行了不远,方长找了块大石,走过去将包里的一张地图掏出来,铺在上面。
地图上,已经画了四条墨线,它们虽然未相交在同一处,但是四条线的五个交点,所在的地方很接近。
这是从敌人们的四处训练堂里,找到的通讯法器方位,所确定的位置。之前他已经将这个区域的情况,发给了柳元德和于青菱他们,而两位大劫主角也表示,会调集力量着重侦查那片区域。
方长认了认方向,将地图重新揣好,继续沿着官道行走。
他准备亲自去那里看一看,寻找下敌人的总部。
虽然从情报中,能够得知敌方有件能够遮蔽位置的至宝,但只要存在,便会有踪迹,这个总部只要存在,便必然与周围有交互,不可能做到真正与世隔绝。
熱門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起點-429、【邀請】看書
毕竟它们还要朝天下间各处下属势力,发放命令、施加影响力,而且作为总部,在这对抗时期里,人员、物资来往定然少不了。
这时候,天空又飞来一封信。
方长展开这只纸飞机,仔细阅读上面的信息。
最近他和柳元德的书信来往很是不少,俱是交流天下间事情的。从柳元德那里,他知道了些天下目前的形势,以及一些在柳元德看来比较重要的情报。而柳元德,也用请教的态度,询问方长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意见。
当然,两人交流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有关于敌人的位置。
信纸上写到,义军们的修行人和探子,已经成功在方长告知的那片区域,发现了一些端倪。所以柳元德已经开始抽调各地精干人手,朝那边集中,隐蔽起来,准备在一个半月后的某天,发动突袭。
他邀请方长过去参与。


精彩都市小说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笔趣-428、【井】分享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火红的太阳挂在天上,只是由于阳光的角度十分斜,即使在正午时候,能感受到的热量也稍显轻微。
方长按落云头时,已经进了中原,他便从中原的边儿上,缓缓朝南行走。
優秀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線上看-428、【井】展示
村镇远近分布,身旁田埂连绵,道路如同织网那样贴在大地上,间杂着树林水塘,以及土岗和缓坡。同样是冬日,中原的北方,也和他之前去的极北之地完全不同,这里充满了活泼和生机,而极北冰原上,目力所及只有肃杀。
当然,最大的区别还是这阳光。
屋外的狗儿也从窝里跑出来,找到干燥地方,卧在那里晒太阳。而明亮的太阳照耀下,大人们袖着手出来交谈,孩童们更是四处奔跑玩耍,不惧寒冷,红扑扑的脸上满是笑容。
他继续往前走时,忽然停住脚步。
远处的天边,有一粒微不可查的白点,朝这边飞来,而后越来越近。
到了几里外时候,已经能够看出白点的高速度,其目标正是方长,用远超飞鸟的速度凌空疾驰过来。随着白点儿接近,它也越来越大,终于变得可以看清楚形状。
却是一只传讯用的纸飞机。
看来柳元德和于青菱收到了他的信,并做出了回复,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情况如何。
方长利落地将纸飞机展开,阅读上面的回信。
“致方先生:”
“知道您极北之行如此顺利,我和青菱才放下心来。先生已经消灭掉了敌人的玄武训练堂,真是值得高兴的好消息。”
“如此,敌人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个训练堂,或者说短时间内,他们只剩下首领,是最为薄弱的时候。即使您回信中所说的,妖怪们准备重新设立新的训练堂,也绝非一朝一夕之事情,毕竟他们在天下都节节败退。”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句,义军如今兵锋更盛,在天下势如破竹,已经占据了天下五分之四的地盘。剩下的那些敌人势力,已经节节败退,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重塑整个天下……”
后面,柳元德和于青菱还告诉方长,对于敌人策乱天下的总部,他们已经有了眉目,并拜托方长方便的时候,去中原助他们一臂之力。
对此方长自是没有意见。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愛下-428、【井】熱推
他从包裹里面抽出笔墨,趁着天冷但砚中墨汁尚未凝固的时候,蘸墨唰唰唰写了个大字“好”,而后将纸飞机叠起,重新扔回天空。这纸飞机将会穿过云层、跨越小半个中原,寻找新的传讯对象。
方长看了会儿天空,仔细感应了下灵觉。
当然,什么收获都没有,但方长隐约感觉到,解决此次大劫的机会,已经很近很近了。
他将双肩包背回背后,从其中拿了个斗笠盖上,继续南下。
忽然,远处有处村落里面,传出了“救命!”的焦急呼声,方长听到后,微微一愣,脚下便转了方向,瞬间出现在那村落的村口。
正好有农闲时候窝在家里的青壮们听到惊呼,纷纷从院落里面涌出来,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找寻过去。似乎是方长的亲和力,让他们下意识放低了对这个陌生白衣外乡人的警惕,只是朝着呼救声音来源的方向摸过去。
却见前方,有个半大少女扒着村里井沿,使劲儿看向里面,焦急地说些什么。
妙趣橫生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愛下-428、【井】推薦
“怎么了怎么了,佩儿?”
有人冲的靠前,赶忙朝那个井边的半大少女问道。
“阿弟顽皮,掉进井里去了啊!快救救他!”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428、【井】讀書
众人一听,马上焦急起来,立刻围到井口朝里面看去,却发现里面情况十分危急:有个小娃娃掉在里,正坐在水桶中,在冬日也不结冰的井水中晃晃悠悠,看起来十分危险。
旁边少女焦急地有些哭泣,原来她刚刚出门,就看见邻家的娃娃在和伙伴们玩耍时候,举着水桶往井里面扔,结果自己也不慎跌了下去。于是她赶紧呼救,将大人们叫出了门。
“这可怎么办!”旁边人焦急的有些麻爪。
毕竟这井乃是砖砌的,口小肚大,里面生了多年的青苔,滑溜无比,便是成年人也不可能爬的上来。更何况井里面水深,又是个小娃坐在水桶里面,随时有倾覆的危险。
“你可别动,千万别动!”有小娃娃的亲属喊道,旁边他父母已经涕泪满面,焦急万分。井里的小娃娃明显被吓住了,待在桶里半声不吭,待到上面人呼唤吩咐,才终于哇的哭出来。
还好他年龄不算太小,已经知道了恐惧,待在桶里不敢乱动。
但刚刚被水桶砸下来带起涟漪的井水水面,依然在来回荡漾,将水面上的木桶带来带去,不时地在这边井壁撞一下,而后慢慢漂到对面再撞一下,看的上面诸人揪心不已。
他们已经七嘴八舌地开始讨论,如何才能将孩子救上来,有人立刻取来扁担,几人一起抓着伸进井里。但冬天水位低,总是差一点儿,扁担上的铁钩子够不到那个木桶。
加绳子延长不是好选择,毕竟下面水桶在晃悠,若是不小心撞翻了桶,或者扁担落下砸到孩子,那可就祸事了。
见到这种急事,方长自然不会袖手旁边。
他从背包里掏出绳子,想了想又从怀里抽出小玉刀,绑在绳子一端上,而后走上前去,说道:
“且让我来试试。”
众人闻声,转过头来有些狐疑地看着他。
不过有稳重的老人马上问道:“客人准备用什么方式救这孩子?”
方长笑着说道:“我是个江湖人,将这柄飞刀用的出神入化、从不失手,且看我拴住下面的桶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旁边人看他拿着玉刀走到井边,俱都紧张得很。
毕竟这个白衣人虽然看起来很面善,但没人认识他,出现的也突然,焉知对方会不会失手?不过众人正没办法,不如让他试一试,所以众人只是使劲叮嘱,千万不要伤到或者吓到孩子,方长只是点头。
他走到井边,状似随意地将栓有小玉刀的那端,往井口里面一抛。
这个看起来有些悠闲地动作,让许多村民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下面,接着噗通不已。有那围着井口的人,则清晰地看到小玉刀落向下面,而后在木桶提手里面穿过去,复又回来,到了方长手里。
“成了!”旁边有人欢呼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