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聽說你很拽啊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聽說你很拽啊 線上看-157、【名動青州】(求月票!)相伴


聽說你很拽啊
小說推薦聽說你很拽啊听说你很拽啊
“呼”,周围刮来了一阵冬日里的冷风。
穿着黑色长衫,头戴发冠,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中年儒士看着空中云卷云舒,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以他的境界,不止感知到了这一剑所蕴含的剑意,已至第三层,他还摸清了路朝歌的修为。
“第二境大圆满,离第三境还有一线之隔。”中年儒士喃喃自语。
“若是让师弟知晓了此事,怕是又要来无名峰找我喝茶。”他摇头失笑。
毕竟这个年轻人如今已不只是在第三境前领悟剑意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达到了第五境之上的剑修,都不一定能抵达的剑意第三层。
以季长空的性子,若是得知此事,肯定会立马跑去无名峰。
见中年儒士不在无名峰,他肯定还要下山找寻一圈。
如果实在是找不到,他很可能就会去无名峰的黑色竹林内久坐,直接守株待兔。
“师兄又错了!师兄大错特错!师兄错得离谱,错到极致!哈哈哈哈哈!”黑色竹林内怕是会时不时响彻起类似的话语,以及那舒爽的笑声。
而他对于路朝歌的【好感度】,怕是会因此再次猛涨。
人氣連載小說 聽說你很拽啊 起點-157、【名動青州】(求月票!)熱推
当然,肯定也少不了那句:“此子不弱我当年!”
中年儒士待人接物一向温和,他似乎就像是一个不会发脾气的人,中正平和,温润如玉。
因此,哪怕他自知因为这个年轻人的存在,自己可能还会持续被师弟给嘲讽,但也并不会觉得因他而丢了面子,也不会感到不悦。
相反,他的遗憾更重了。
他很欣赏这个至今为止也没有见过一面的年轻人。
“他若是早生百年,那该多好。”中年儒士苦笑了一声。
剑道乃是通天大道,既是大道,自然路宽且长。
而这样一条路上,只有他独自一人走在最前头,的确寂寞了些。
“俞月,你倒是幸运。”中年儒士有点羡慕自己的剑侍。
在他看来,俞月有一个一直当作对手,视为一生之敌的神秘师兄,如今还有一个横空出世的路朝歌,有人作伴,有人砥砺,有人激发你的斗志,这样的剑道之路,才走的畅快。
——与人斗,其乐无穷。
中年儒士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
“师弟曾言,路朝歌之所以不愿拜他为师,是因为他已有了师父。”
“而他这斩尽妖修的十年一剑,还真有点洛前辈的味道。”
“许久没去拜访洛前辈了,今日便去打扰一下他老人家吧。”
一念至此,中年儒士的身影便在山鬼谷内消失不见。
过了半个时辰后,俞月与陈霄才姗姗来迟。
这二人自然不知,剑尊大人在半个时辰前也曾来过这里。
由于二人的实力还不够高深,所以此地残留的“意”、“气”、“势”等,他们能感知到的并不多。
对他们造成最大的视觉冲击的,自然是地上那道深深的沟壑,以及山鬼谷那被剑气斩裂的裂痕。
“这……这…….”陈霄看着剑痕,嘴巴张得老大。
太离谱了,这也太离谱了!
第二境的修为,竟可挥出这普通大修行者都做不到的一剑!
俞月则双眸睁大,双拳紧握。
“好强。”他在心中道。
这给他带来了无尽的兴奋,以及无尽的压力。
那个在童年时期,一次又一次把他头给打歪的师兄,如今终于在世人面前,真正的展现了自己的峥嵘!
光是这一剑,便足以让他名动青州!
不,以第二境的修为斩出这一剑,这一剑配得上名震天玄!
十年一剑,恐怖如斯。
“这一剑,我何时才能接得下?”俞月忍不住出声。
但一时之间,他心中没有答案。
而就在他走神之际,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小俞月,你还差得远呢。”
说话者是一个眼睛眯起,背也很驼的老人。
季长空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此处。
“季师叔!”俞月连忙行礼。
陈霄也立马跟着行礼道:“弟子陈霄,见过副宗主。”
季长空随意地挥了挥手,道:“小俞月,这一剑,初入第五境的你,也绝对接不住。”
此言一出,俞月身体一震。
“哪怕入了第五境,也不配吗?”他越发失神。
季长空没有理会心中波澜万千的剑尊剑侍,而是如剑尊一样,在此处探查了起来。
很快,他便停留在了剑尊先前所站的位置。
下一刻,这个老顽童瞬间就兴奋了起来。
“剑意第三层!剑意第三层!哈哈哈哈哈!这小子竟临场突破,入了剑意第三层!”老顽童季长空激动到不能自已。
下一刻,他连招呼都没打,就瞬间在此处消失不见。
等不及了,我等不及了!
老夫一刻也等不下去!
俞月与陈霄只听到了他离去时的高喊声。
“师兄何在!师兄何在!!!”
此情此景,徒留俞月与陈霄面面相觑。
隔了许久,陈霄才艰难开口道:“俞月师兄,副宗主的意思,该不会是路掌门已经明悟剑意第三层?”
俞月同样对于此事感到难以接受,但他深知,季师叔不会有错的。
“应该就是如此了。”俞月愣愣开口道。
他连剑意第二层的门槛都才刚刚触碰到,距离到达第二层,还有一段时间。
可路朝歌已然在这方面将他甩远,直接就到了第三层!
“明明朝歌师兄只比我早几天剑意成型。”
“如今,我在剑意一道,竟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俞月心中五味杂陈,有一种怅然若失,整个人都坏掉的感觉。
他意识到自己唯有继续拼命,才配在剑道之路上与朝歌师兄一同前行。
“练剑!练剑!练剑!”俞月就像受了刺激一样,在心中呐喊,宛若疯魔。
陈霄看着脸色变化不定的俞月师兄,开口试探道:“此事……要做隐瞒吗?”
作为与俞月师兄有着共同秘密之人,这是陈霄最关心的。
“瞒不住的。”俞月摇了摇头。
他都想象到季师叔回宗的那一刻,朝歌师兄达到剑意第三层之事,便会传遍整个剑宗上下!
俞月甚至怀疑,季师叔这个老顽童,可能还会做得更为夸张。
事实的确如他所料,季长空刚腾挪到剑宗附近,便用灵力传声,声音传遍了整个剑宗,嚣张到了极致。
甭管剑尊在不在山上,先嘲讽一波再说。
“师兄,给本师弟出来认错!”
这话惊得宗主李隋丰与一众高层们连忙腾空把季长空围住,然后,便是一番七嘴八舌的交流,以及此起彼伏的惊呼。
宁盈站在人群中,不知不觉间,便挺起了胸脯,为路朝歌感到骄傲。
这个路朝歌的头上之人,那双媚意十足的桃花眸子里眼波流转。
“朝歌啊朝歌,你还真是时不时的就要吓宁姨一次啊。”
与此同时,她也大概能猜到,路朝歌既已本命剑出鞘,那么,很可能就是大仇已报了吧。
“你们在天有灵的话,也会很欣慰吧?”宁盈低着头,在心中想着。
“这些年,苦了这两个孩子了。”宁盈不由感到有些心疼。
……..
……..
另一边,中年儒士自然不知自己的师弟竟如此效率,已经回到宗内搅动风云了。
他此刻正跨过山川湖海,来到了距离山鬼谷路途遥远的一座小乡村内。
小乡村的村民们看着从村门口处走来的中年儒士,自然不知这个气质儒雅的男子,是青州真正意义上的最强者,是人尽皆知,但没有多少人见过其真容的剑尊大人。
中年儒士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读书人,身上书卷气很重。
而对于这种偏僻的小乡村来说,读书人也是很稀罕的。
所以,他的出现还是导致了村民们纷纷侧目。
几个胆子比较大的村妇,看到他时更是两眼放光。
中年儒士虽然说不上多么英俊,但这气质和自家的糙汉子根本不一样,有着天壤之别。
在她们眼中,这已经算是很小白脸了。
因此,比较放得开的村妇还会故意大胆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以及那磨盘般的圆满臀胯,有意无意地调戏一下这位明显来自于外乡的读书人。
中年儒士对此也都是面带温和的笑意,给人如沐春风之感。对于无知村妇们的大胆挑逗,他也没有丝毫的不悦,哪怕从身份上看,双方当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只是不知这几位村妇真的知晓了来者的真实身份后,会不会吓到当场晕厥过去。
天呐!老娘居然在剑尊面前扭屁股了!
中年儒士就这样在小乡村内慢悠悠的走着,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小破院前,并恭敬守礼地敲了敲门,还在门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长衫,抬手正了正自己的发冠。
“进来吧。”屋内传出了苍老的声音。
对方无疑知道来者是谁。
可哪怕是面对剑尊,对方似乎也并没有要起身相迎的意思。
因为此人辈分很高,与此同时……..
——他没有腿。
……..
(ps:第一更,运营官小九儿帮忙弄了两个活动,有粉丝称号和起点币拿,在书评区里,感兴趣可以参与一下。月初求月票,希望能在总榜前十多呆几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