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優秀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愛下-第四十四章 暗潮(劃掉)仙子蹦迪!閲讀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地字叁号。”
“这里。”
“天字贰号。”
“给。”
挂满黑布的大殿角落,一阵阵白烟中,吴妄和季默穿着兽皮缝制而成的防护服,脸上戴着由珍贵墨晶打磨出的墨镜,正全神贯注地操作。
吴妄明显处于主导的位置,季默在旁不断递着一只只‘封号法器’,神态同样无比专注。
一旁泠小岚身周包裹着一层又一层法力,时不时会以气御手帕,帮吴妄和季默擦掉脸上的汗水,以防他们将汗水滴落。
侧旁的竹篓中,已经堆满了手帕。
“熊兄,”季默有些担心地问,“这次,会不会爆?”
“不会,相信我。”
吴妄低声道了句,双眼微微一眯,端着工具的手,更显沉稳。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必须有人站出来主导一切、承担一切,身为男人,也必须有这个觉悟和责任感,不能退却、不能退缩。
英雄与狗熊,往往就在那一念之差……
“成了!”
泠小岚和季默精神一震,立刻从侧旁凑了过来;吴妄咧嘴一笑,将面前那上宽下窄的金属圆筒抱了起来。
“只需注入清水,开启此地阵法,就能随时随地纵享欢乐的五行灵光自热火锅!”
泠小岚和季默顿时双眼放光。
吴妄大手一挥,三人跑到角落中的座位处,泠小岚隔空悬坐、季默和吴妄坐在板凳上,加入特制的底料,季默加水,泠小岚加菜,吴妄随手冰镇星神牌修士快乐水。
不多时,热腾腾的水汽翻涌开来,一盘盘食材下了进去,泠小岚轻轻眨眼,率先捞了些青菜,小心翼翼地送入口中。
“味道怎么样?”
季默小声问了句,泠小岚轻轻眨眼,捂嘴嗯了声。
两个男人赶紧撸起袖子开始涮肉吃肉,场面一时不亦热乎,泠小岚却只能退出战斗。
吴妄含糊不清地道了句:“已经解决了持续稳定可调节供热问题,稍后给仙子打造一款专用餐具!”
泠小岚当即笑眯了眼,得意地看了眼季默。
季默:……
这攀比心怎么就这么重。
“熊国师!熊国师!”
殿外传来一阵呼喊声,那位美丽与胸怀并重的正牌国师匆匆跑来,掀开黑幕一角,对里面齐齐看向自己的三人,激动地喊了声:
“听到了!我刚才听到了!”
吴妄最初还没能反应过来,突然想到了什么,端着饭碗就冲了出去,张开星翼贴地飞行,径直跃过了国师。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季默瞪眼道:“听到什么了?”
“先王陛下的说话声!我刚才用神念听到了!”
哐当几声,季默身形带翻了桌椅,径直追向了吴妄的背影。
季默赶到时,神像脚边已是站满了人,吴妄站在神像的脚边,额头闪耀着紫色的月牙,手掌不断攥拳又不断松开。
季默也听到了……
像是风儿在低语,灵识捕捉到了那一丝神念波动,心底响起了那熟悉的嗓音:
“……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像是进入了一个小小的花园,长满了花朵,这花园每天都会慢慢增长。
王冠给我的压力越来越小,现在已经有力气可以外放神念。
谢谢你,谢谢大家,大家为我做的一切,我都能感受到,谢谢……”
“嘿!”
季默攥着拳向前挥了挥,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心底堵着的那块石头放下了大半。
三十六日,仅仅三十六日!
吴妄转身,大吼了声:
“祭祀!来几个神念较强的祭祀,把陛下的话说给大家听!注意封锁消息,此事决不能传出王宫的宫门!”
周围立刻传来阵阵欢呼声,武者们和祭祀们大多相拥跳跃,赶来的国师也是不由眼眶泛红,走去季默身旁,轻轻搀扶住季默的胳膊。
季公子浑身一颤,倒是没太过反抗。
女王迦弋的传声,着实让吴妄松了口气。
起码,他这条路没有走错,集念造神,是切实可行之法!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四十四章 暗潮(劃掉)仙子蹦迪!閲讀
而他们本就不需等待女王凝聚神格,正式成为神灵,那天或许太过遥远,
他们只需要确定,此法是可行的,女子国就不必再有献祭者,不必再有因此受伤害者。
这天,吴妄陪季默喝得烂醉,当然,是季默喝得烂醉。
能看出,季默经过女子国一行,整个人沉稳了不少,少了些冲动、多了几分成熟。
吴妄倒是挺替他……感到遗憾的。
毕竟像季默这般世家公子,太过深沉反而不如浪荡些快活。
待季默酒醒,吴妄喊来了女子国此时的决策者,除却原班人马,还多了一位长相与迦弋有几分相似的少女。
这是新任国主,此前被秘密藏起来的迦弋之王妹,此时明显还没适应国主之责,虽然坐在主位,却十分拘谨。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将女子国全境的信仰之力,集中到王宫!”
吴妄双手比划了一个圆:“大阵,我们需要一个大阵,还需要一个汇聚信仰之力的法宝,大家各抒己见,有没有什么想法?”
真仙许木道:“阵法贫道可以尝试下,聚集信仰之力,与聚集灵气,应该有诸多相似之处。”
季默默默收起了自己准备了几天几夜的阵法设计图。
泠小岚道:“熊兄已找出了对信仰之力感应灵敏的宝材,女子国现存的这类宝材不知能否给我们来用。”
吴妄道:“我前些时日已经命几位将军带上我的亲笔信,让她们去北野求购这几样宝材,不过这需要一段时日。
我现在帮你们做出一个样本,稍后由你们逐步铺设。
这般聚集信仰的阵法和法宝,必须列为女子国不传之秘,不然会给你们惹来许多麻烦。”
国师忙道:“熊国师放心,我们女子国有结界存在,对外封锁消息不会有任何问题。”
吴妄看向许木,后者却是略微沉吟。
许木道:“此事自是瞒不过四海阁,但可以通过季家对他们施压,让他们莫要打女子国的主意。”
“这没问题!”
季默定声道:“我二姑和三姨已经在路上,来了我就告诉她们。”
吴妄问:“两家高手何时能赶到?”
“大概还要半个月,”泠小岚轻声道,“因为要避开中山,自西海绕行,消息此刻应该刚传回去。”
吴妄含笑点头,主动点了下新女王,将议事的主动权送了过去。
在西野女子国得到的这些宝贵经验,都是未来星神教腾飞的重要财富。
这可不是摸着女王的肩头过河,这是双赢,双赢之局。
吴妄心情越发舒畅了起来。
于是,又半个月后。
……
‘最近怎么,感觉自己修行感悟……越来越少了呢?’
女子国国都,一座高阁的飞檐上,人域真仙许木前辈正负手而立,注视着王宫中蒙上了布匹的女神像。
里面在进行神像改造,在总设计师北野神使、女子国名誉国师熊霸的主持下,女王迦弋的神像正在三期大改造。
许木沉吟几声,感受着自己这修道感悟。
‘奇怪,此前还记得的一两点灵光,怎么反而模糊了?’
是最近与熊道友玩太多的缘故吗?
许木抬手扶着额头,轻轻吸了口气;他这都一把年纪了,最近又仿佛找到了刚拜师修行时的乐趣。
每天喝喝酒、聊聊天、下下棋、听听曲,生活乐无忧,何须思家愁。
就是……
许木轻轻一叹,觉得这日子当真不是他这般修士该过的。
“许木啊许木,你还有护卫人族、证道天仙之指,岂能在这里这般颓废下去。”
宫门处传来一声呼喊:“许木前辈——那边都弄好了!”
许木顿时打起精神,压下杂念,抬手、运气,对前方推出一掌,一阵狂风大作,精准又温柔地将神像上蒙着的大布吹去天际。
负责回收这块大布的一群武者立刻开始跟着奔跑。
阳光照耀下,那座巨大的玉像映出层层光晕,神像背后那巨大的宝轮映出层层光亮。
这看似是一只宝轮,实际上也是一只宝轮,但它内部的构造颇为复杂,安置了上百个特殊聚灵阵。
许木满意地点点头。
他的阵法造诣,熊道友那天马行空的构思,季默没事的小添乱,在这座大阵上得到了完美融合。
看着就很有美感。
忽然,许木耳尖微微颤动,听到了一声呼唤。
他略微皱眉,灵识捕捉到了王都角落那一闪而过的身影,道一声“麻烦”,负手驾云而去。
不多时,一处僻静的院落中,许木皱眉看着面前的三道身影,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
这是两男一女,有个中年面容、身着铠甲的男修,有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还有个身着修身黑裙、戴着面纱的女子。
三人修为以那身着铠甲的男修为主,与许木相近,那老者次之,黑衣女子最弱,大抵是刚成仙之境,身周总有抑制不住的仙光。
许木笑道:“三位找贫道不知有何贵干?贫道记得,辞呈此前已是递上去了。”
“许木执事,”为首的男修正色道,“我们奉命前来,只是想问询执事,季默为何退出试炼?”
“道心崩溃,觉得自己无法承受试炼的压力。”
许木笑道:“这般事此前也有发生,想退出便退出就是,贫道总不能逼着他去做违心之事。”
“许木执事可知……”
“喊道友吧,”许木提醒道,“我已非四海阁之人。”
“先生可知,季默是阁主看好的苗子?”
“他自己想退出又能怎么办?”
许木道:“四海阁若是对此不满,可以直接去找季家。贫道小小真仙,可担不起四海阁责难。”
“罢了。”
那男修拱拱手:“关于季默之事,我会如实禀告上面,还有一事想问道友。”
“女子国之事?”
“不错。”
这人道:“女子国似乎在行集念成神之举,根据我们掌握的讯息,似乎已经走通。”
“是,”许木道,“四海阁莫非不允?”
“并非不允,集念成神法人域原本也尝试过,但效果并不显著,如今只是想得知此法,以备不时之需。”
中年道者低声道:“许先生,可否帮我们请一下那位熊神使?”
许木不由默然,正色道:“我先提醒各位,北野乃人域之外人族势力最强盛之处,更是人域三成炼器宝材采买之地。
这位熊神使的母亲,虽然也只有几百年寿岁,但其实力可不好招惹。”
“我们只是想请熊神使去四海阁指点集念成神之道,”那老者笑道,“人族一家亲,熊神使想来也不会拒绝才对。”
许木:……
他轻轻一叹,低声道:
“最近这几百年,四海阁为何让贫道感觉如此陌生。
要请你们去请吧,只要你们礼数周全、以礼相待,熊道友应该会传授经验给你们。
他对人族二字,也是颇为看重。”
言罢,许木拱拱手,身形向后退了两步,踩云而起。
一旁那黑衣女子向前逼近半步,被侧旁伸来的大手阻住。
“不可对许先生无礼。”
许木淡然一笑,身影飘然回返王宫,心底却在思量,稍后该如何提醒吴妄。
……
是夜,一朵巨大的莲台自女子国边境升空,一路风驰电掣,抵达国都上空。
着重打扮了一番的季默,转身对身后数十道人影做了个道揖,笑道:
“玄女宗几位前辈,姑母、姨母,这里就是王都了。
泠仙子与熊兄就在王宫中,应该是在准备庆功宴,稍后我引各位一同过去,也算给泠仙子一个惊喜。
我当真,已是迫不及待想为你们引荐这位北野少主,他实在是……”
季默身后,一位中年美妇轻笑道:“行了行了,你都夸一路了,二姑知道你难得交到知心好友,但人无完人,你这般夸,反而对你这挚友没什么好处。”
“嘿嘿,”季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挚友这两个字,着实……太过舒服了些。
他驾着法宝莲台接近王宫外的大阵,大阵自行开启,宫墙上巡逻的众侍卫齐齐低头行礼。
季默背后这数十人,大多都是女子,只有最后面那队身着战甲的男子,修为算是最低的几个。
季家男丁多驻守边疆,无法跋山涉水赶来女子国相助。
而天衍玄女宗根本就不收男弟子。
赶来此地的这批强援中,以两位白发苍苍的女道者修为最高;
她们身周散发着淡淡祥和气息,自身威严已可随心收敛,仙躯蕴着清雅之韵,应当已是在天仙之境。
她们是天衍玄女宗两位长老,得了圣女的求援信,就立刻赶到了此地,此刻也都对那季默口中‘翻了天’的熊兄好奇不已。
临近黑幕遮着的大殿,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律动极强的鼓点,期间还夹杂着锣、三弦儿等各类乐器。
季默兴奋道:“诸位,听!这就是熊兄所创的乐曲,是不是让人耳目一新,别具一格!”
众仙含笑点头,落地后齐齐向前,而季默已是大手一挥,将那黑幕直接拉下,转身看向殿……内……
“呃。”
一颗硕大的法器灯球在殿中乱闪,女子国新国主、众大臣武将在不整齐地乱跳,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
角落中,小小的高台上,摘下面纱的泠小岚在法力包裹下跳来跳去,嘴边带着开心的笑容,还不断敲打身旁的铜锣,喊一声:
“各位道友!今日庆功!嗨起来!”
季默张张嘴,看向了另一个角落,坐在软榻中优雅喝酒的吴妄。
啊这……
那两名天仙境道者嘴唇轻颤,一人跺脚大喊:“小岚!你这是在做什么!”
一人却是紧紧闭目,整个人向后软倒,竟直接昏了过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