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韓娛之崛起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韓娛之崛起討論-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 燙傷閲讀


韓娛之崛起
小說推薦韓娛之崛起韩娱之崛起
打架一定是需要两个人互相配合的,否则一方怂到底,这终归也打不起来呢。
而无疑李梦龙现在就是怂的那一方,反正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占到便宜了,见好就收嘛。
于是乎任由金泰妍在那边百般挑衅,李梦龙依旧是唾面自干,让一旁准备随时过来劝架的徐贤松了一口气啊。
金泰妍眼看着确实是打不起来了,整个人也颓废了不少。
最惨的不是在赌桌上输了一切,而是对方连个回本的机会都不给,这就很是可恶了嘛。
“李梦龙,你真不是个男人!”
“呃,这种话由你来说合适吗?要不然你打电话问问李顺圭去?”
徐贤诧异的向四周看了看,怎么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呢,金泰妍她们又为什么会脸红?
虽然有些不解,但徐贤也知道问题出在李梦龙身上,所以上前悄声问道:“你刚刚都说了什么呀!”
这下轮到李梦龙脸红啊,偶尔开开车算是幽默的体现,但当着徐贤的面反复解释,这就是不要脸了!
无疑李梦龙在徐贤面前还是相当顾及脸面的,所以也没有解释,直接落荒而逃。
原本被李梦龙说的脸红的几人,看到这狼狈的一幕后,不由得笑了出来啊,这家伙还有惧怕的东西就好。
“别看我啊,我也什么都不懂呢!”
允儿几人纷纷拒绝道,连李梦龙都没脸解释的事情,她们就有脸对徐贤说了?
再说什么都不懂的徐贤才代表纯洁嘛,她们属于已经被轻微污染的那一种了,就别再带坏了孩子呢。
“还是想想舞蹈视频的事情吧,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金泰妍在这边懊恼的说道。
双手都高高的抬了起来,接下来仿佛要把地板拍碎一般,只不过这高高举起但轻轻放下是个什么意思?
“这不是怕疼嘛。”金泰妍尴尬的解释道:“我也知道这次算是我连累了你们,我金泰妍必有厚报!”
“你还能怎么样啊,以身相许吗?”帕尼撇了撇嘴吐槽道。
只是这时允儿又小声嘀咕了一句,让房间里再一次安静了下来:“以身相许?那不是恩将仇报嘛!”
徐贤率先走了出去,也没敢走太远,毕竟她一来是不想参与到房间里暴力事件中,二来则是看门啊,这一幕不太适合被外人看到呢。
她现在很是庆幸事情发生在练习室里呢,但凡是换个普通的房间,现在允儿的惨叫声说不定会传多远的。
其实徐贤现在很想一走了之呢,毕竟二楼那边她也有个工位的,和所有人为了一个目标共同努力的感觉也不赖。
可惜的是这边离不开她啊,就不说打起来需要个劝架的了,小分队里也有她这一号人物啊,早知道当初把这个机会让给允儿就好了呢。
不过这想法如果被允儿知道,她估计会跳起来的,这是想要干嘛?
左边金泰妍、右边黄美英,中间放上她林允儿,这合适吗?这不合适啊!
单单身高就不合适呢,身材上也略微有点差距,最关键是的唱功上那差距就更明显了。
不是说允儿的唱功有多差,而是少女们这边的几个主唱都有些逆天啊,这一点是很多业内人士都承认的。
允儿平日里在九人的团队打打酱油还好,负责一些歌曲的过度段落还不容易被听出来。
不过一旦和这两位组成小分队,别的先不说,一首歌里要唱的时长足足多出了三倍啊,还要和另外两人对比,这是生怕她林允儿没人骂吗?
再说看看这团队的组成,她作为二忙内过去,下面连个兜底的人都有,这是去伺候两位老佛爷的吗?
总之徐贤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边练舞吧,允儿留下这句话之后就果断跑了下去呢,她真的不想离金泰妍那个女人太近,她委屈!
徐贤再次进来后,看到的就是神清气爽的金泰妍呢,把怒气都发泄在了允儿身上,这样真的不好呢。
只是让徐贤直接过去说出这番话那是一定不敢的,徐贤虽然正直但又不傻。
非要让金泰妍把自己也揍一顿才好吗?她可没有什么受虐的习惯!
“允儿呢?这小丫头还敢跑了是不是?还是打的不够狠!”
虽然不敢替允儿伸张正义,但替允儿遮掩一番还是可以的:“没有的,我不是上来练舞嘛,所以允儿欧尼去接替我的工作了。”
“替你?她能干什么啊,不是吃就是睡的,过去不添乱就谢天谢地了!”
看着金泰妍这不屑的样子,徐贤觉得是不是对方把允儿看的有些过于不堪了,允儿还是足够优秀的呢,除了吃和睡,貌似……
徐贤端着下巴沉吟了一会,短时间内竟然没想到其余的优点呢,这就有些恐怖了,难道说金泰妍的说词才是真相?
不得不说这帮人的意见还是比较统一的,楼上的徐贤正在被金泰妍说服中,而楼下的李梦龙则说出了同样的话。
允儿原本还想着下来找找安慰呢,结果李梦龙上来就是一套组合拳,还涉及到人身侮辱的那一种,这还能忍得了?
眼泪扑簌簌的就掉了下来,尤其是砸落在桌面上时,仿佛一粒粒珍珠一般,特别的唯美。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允儿那张本身就美的惨绝人寰的面庞,只有这种容颜配上此刻的委屈后,才会让人心生不忍啊。
哪怕是李梦龙这种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吃了多少亏的人,依旧对这一招没什么抵抗力,红颜祸水多半指得就是允儿这种人了。
“行了,收了你的神通吧,我就是随口说说,我没用还不行吗?”李梦龙一面检讨自己一面上前温柔的给丫头擦着眼泪。
允儿也不反抗,只是默默的伫立在那边吸着鼻子,眼睛里得意的目光很是明显呢。
李梦龙再老奸巨猾,还不是要喝她林允儿的洗脚水,男人,哼!
其实李梦龙现在还是有些被迫的嫌疑,尽管他确实对允儿的眼泪没什么抵抗力,但也不至于如此卑微。
还不是周围那帮人愤怒的眼神,就连李梦龙都遭不住的场面,指望这帮人能保持理性?
就允儿那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估计随便言语一声,这帮人就能冲上来把他李梦龙给撕了。
这种情况下李梦龙也不得不屈服于现实啊,倒不是怕和这帮人打一架,不过之后呢?
他本人到没什么,但那帮和他动手的估计就落不得什么好下场了,哪怕是李梦龙再大度,但公司也容不下一帮公然殴打社长的人啊。
为了维护这帮人,李梦龙也算是煞费苦心了,至于说允儿那点小得意,他就权当看不见好了。
“要不要我派人开车送你回家?”李梦龙直接开始赶人了,毕竟允儿留在这里也是碍事。
知道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吗?尽管允儿这尊大神不是他李梦龙请来的,但想要送走也没那么容易。
“你是讨厌我,觉得我在这里没用对吧?”
允儿如果只是说上这么两句也就罢了,偏偏眼泪却连带着再次涌了出来,公司的纸巾难道不要钱吗?
为了解约一下公司的运营成本,哪怕是价值微薄的几张纸巾,但聚沙成塔嘛,要从小事做起!
于是乎允儿成功的在徐贤的位置上坐了起来,至于说李梦龙的打算,她其实也看得一清二楚。
无非就是把她林允儿当作摆件嘛,放在对面看着还能养养眼,但她林允儿是来当花瓶的吗?
虽然之前下来确实没打算做什么,但此一时彼一时嘛,就算是为了给自己正名,允儿也要切切实实的做点什么呢。
于是乎一杯滚烫的咖啡被摆在了李梦龙的手边,在没有任何提醒的情况下,李梦龙反手就把咖啡给打翻了。
杯子碎裂的声音很是刺耳,滚烫的咖啡则把李梦龙的手背烫的通红,不过这些都顾不上了,李梦龙第一反应是把桌面上的文件抢救出来。
允儿站在对面看着一帮人忙乱成一团,她连过去收拾的打算都没有呢,实在是愣住了啊。
她真的没有给李梦龙刻意添乱的意思,她也知道自己对于现在的动作不熟悉,所以已经很是理智了,只是选择送杯咖啡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即便是这样,依旧能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此刻允儿自己都不由得在想,难道她真的除了吃和睡之外就一无是处了?
直到纸巾划过她脸庞时,允儿才意识到她又哭了出来,不过这一次就要真诚不少了。
“公司的纸巾也是要钱的,所以能克制一下不?”
李梦龙温柔的声音让允儿越发的委屈呢,尤其是当看到李梦龙那红彤彤仿佛被煮过的手背时,这眼泪更是止不住了。
不敢再让那帮人继续看热闹了,毕竟之前是允儿故意的,但现在却是真的狼狈呢,允儿这丫头过后会害羞的。
把允儿带了出来,准确说是允儿把他带去了洗手间,在那边不停的用冷水冲着他的手背:“还疼吗?”
“怎么着,是想要给我吹吹?”李梦龙嫌弃的说道:“拜托,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吹吹就不疼了?”
允儿确实是打算给李梦龙来个“爱的呼呼”呢,毕竟电视剧里就是这么演的嘛。
但事实再一次证明,智商这种东西电视剧里的人没有,但现实中的大家还都是具备的。
李梦龙的一句吐槽直接把允儿的话语堵在肚子里,而且还有些丢人:“那我现在要干嘛,给你叫救护车吗?”
“这就对了,脑子这种好东西为什么不多用用?没事少看电视剧!”李梦龙敲着允儿的脑袋:“楼下常备着烫伤膏的,你去借点上来,那玩意比吹气靠谱!”
“知道了!”允儿拖着长音,最后实在是没忍住,在李梦龙的脚背上又踩了一脚,这才小跑了下去。
李梦龙皮糙肉厚的也都习惯了,反正这帮小丫头开心就好,至于他的手背真的没什么事情的。
当年刚开始和老板娘做炸鸡的时候,热油的烫伤那才叫痛,这热咖啡权当是洗温泉了。
不断挥着手臂让凉风掠过手背,李梦龙则悠然的走去了三楼,打算看看金泰妍三人练得怎么样了,不会是在偷懒吧?
别看金泰妍嘴上抗拒的厉害,但只要是工作,她的态度都还是足够认真的,否则最后坑的不还是她们自己嘛。
小心翼翼的推开一道门缝,房间里的三人明显已经练了有一会了,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浸湿。
三个人现在正坐在地板上,看着刚刚跳舞时拍摄的视频,一起讨论着哪里需要改进。
这种练舞日常对于她们来说太过于熟悉了,更不用说舞蹈本身也不是全新的,现在只是需要找找回忆而已。
而且练习室的舞蹈版本因为不需要演唱,所以相对而言对舞蹈的要求就更高了,说一句死扣细节绝对没错的。
这也是金泰妍一开始比较抗拒的原因,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跳上几遍就可以的事情。
大家需要一起反复练习,一起寻找细节,跳上几十遍说不定才能有一遍让所有人都满意,这运动量想想都觉得恐怖啊。
毕竟她们的歌曲那么多,而且因为她们人多的缘故,歌曲里面走位几乎就靠飞啊。
都不用跳舞呢,普通人过来单单把位置全程跑下来,估计都能累的够呛,她们的运动量可想而知。
就在李梦龙偷窥的正爽时,背后轻轻的被人拍了一下。
果然人就不能做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饶是李梦龙也被吓了一跳啊,整个人直接推开门窜了进来。
面对三个少女们审视的目光,李梦龙都不用回头呢,也知道刚刚吓唬自己的人是谁了。
“我可以解释的!”
“我们这不是在听嘛,你可以开始狡辩了!”
“别啊,我这还没开始呢,就直接下结论了?”
“不然呢?我们三个妙龄少女在这边劲歌热舞,你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扒门缝,这结论还需要思考吗?”
李梦龙犹豫了一会,不得不说金泰妍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如果他不是当事人的话,一定也要谴责对方。
只是现在还是有挣扎的必要呢,他说自己是来检查工作的,这个理由有人相信不?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